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拐個皇子相公去種田
拐個皇子相公去種田 連載中

拐個皇子相公去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胖胖魚頭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宮瑾 溫半夏 現代言情

溫半夏被強逼着嫁到蕭家沖喜,誰知還沒拜堂成親她的便宜相公就一命嗚呼了!惱羞成怒的蕭家祖母把她送進棺材裏陪葬就在溫半夏在棺材裏等死的時候,她那個死去的相公突然動了……媽啊!你為什麼活過來了?你不要吸我的血!救命!就在溫半夏接受了這個相公,準備和他一起發家致富時,突然發現他的身份並不簡單……展開

《拐個皇子相公去種田》章節試讀:

  溫半夏的廚藝其實還不錯,家裡就只有溫爺爺和她兩個人,她很早就學會做飯了。

  溫半夏往鍋里添了些油,然後先把放在碗里的一些生肉扔進去翻炒,再放進去切好的馬鈴薯片,放入佐料,一盤馬鈴薯片燒肉就做好了。

  做好馬鈴薯片燒肉之後,溫半夏又炒了一個燒青菜和麻辣豆腐,最後又做了碗湯,今日的晚飯就完成了。

  蕭陳氏在一旁看到溫半夏的手腳還算利索,勉強滿意地點了點頭。和溫半夏一起把菜端了出去。

  不過想到蕭南瑾的身子還沒好,溫半夏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從廚房裡又找了兩個雞蛋出來,專門給蕭南瑾做了一碗蒸雞蛋。

  「去叫南瑾出來吃飯。」蕭陳氏又對着溫半夏吩咐道。

  溫半夏點了點頭,就朝着他們倆的房間走去。

  一進去,溫半夏就看到蕭南瑾坐在書桌旁正在看書,身上之前的紅衣已經脫下去了,換上了一身白衣。看到溫半夏進來,蕭南瑾笑着放下了手裡的書。

  「忙完了?累嗎?」蕭南瑾站起來給溫半夏倒了杯水。

  溫半夏坐下來一口氣把一杯水都給喝光了,怨念地盯着蕭南瑾說道:「你倒是舒服,一直坐在這裡休息。我在外面忙着做飯,還要一直聽着你娘一直跟我說什麼三從四德,她說的那些我根本就理解不了,聽不明白。」

  「三從出自《儀禮·喪服·子夏傳》,是指女子要未嫁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四德出自《周禮·天官·九嬪》,是指婦德,婦言,婦容,婦功。這些都是先祖對於女子訂下的道德規範,但我覺得這些實在有些過於嚴苛了。」

  溫半夏覺得自己像是在聽天書,她絕望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我在外面聽你娘念叨的已經夠久了,為什麼回房間了還要繼續聽你念叨啊?我不要聽!」

  看到溫半夏這個樣子,蕭南瑾好笑地搖了搖頭:「好吧,既然你不喜歡聽,我不說了。你不是叫我進來吃飯的嗎?走,出去吧。」

  蕭陳氏看到溫半夏去叫蕭南瑾吃飯去了這麼久,有些不太高興,等溫半夏和蕭南瑾出來的時候,其他人都已經坐上了桌。

  「哎呀!沒想到今天的晚飯還有肉呢!我們蕭家的飯桌上有多長時間沒有見過肉了啊!」趙菊花暗戳戳的諷刺道。

  雖然他們蕭家在村裡的條件並不差,有幾十畝良田和這幾棟青瓦大房,但是錢桂花那個老太婆為了給蕭南瑾治病,花了很多錢,所以平時的生活過得十分緊巴,除了蕭南瑾別人根本吃不上肉。

  現在蕭南瑾回來了,錢桂花就讓蕭陳氏去買了一小塊肉回來慶祝,趙菊花看到錢桂花這麼偏心,心裏很不舒服。

  趙菊花看到蕭南瑾面前還放了一碗雞蛋羹,心裏更是惱火,前幾天她的兒子蕭茂才還因為吵着鬧着要吃一個雞蛋,而被錢桂花給打罵了一頓呢!這個錢桂花心真是偏到沒邊了!都是她的孫子,她怎麼就不能一視同仁呢?

  「你給我閉嘴!吃你的飯去!再廢話今晚的飯你別吃了!」

  看到錢桂花發火了,趙菊花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閉了嘴。

  蕭家是分桌吃飯的,女人一桌,男人一桌,所以蕭南瑾和蕭光行坐在一桌上面吃飯,他們的飯菜明顯要比女人這桌的飯菜要好一些,肉都在那裡,還有幾個白面饅頭。

  而溫半夏這邊的桌子上就只有兩個粗面饅頭,錢桂花拿起兩個饅頭分成了好幾份,自己拿了最大的一份,其他的才分給了她們。

  溫半夏對於蕭家這麼階級分明有些不適應,一家人就應該坐在一起吃飯啊,為什麼還要分得這麼清楚?女子的地位憑什麼這麼低啊?她嚼着自己手中的粗面饅頭,有些食不下咽。

  「祖母,讓半夏來我這邊吃吧,我身子現在有點虛,讓她過來伺候着我。」蕭南瑾放下了手裡的碗筷,突然溫聲說道。

  錢桂花聽到蕭南瑾這麼說,有些吃驚。

  以前蕭南瑾最注意這些繁文縟節了,還說什麼男女七歲不同席,怎麼現在想法突然改變了?不過錢桂花也沒有多想,她覺得蕭南瑾可能真的身子不舒服,溫半夏坐在旁邊可以伺候他吃飯。

  「溫半夏,沒聽見你相公說的嗎?坐過去吧,小心伺候着他。」錢桂花瞪了一眼溫半夏,說道。

  溫半夏聽到錢桂花這麼說,樂呵呵地端着碗就去坐到蕭南瑾身旁了,與其面對錢桂花和趙菊花尖酸刻薄的臉,她寧願看蕭南瑾這張賞心悅目的臉。

  而一旁的蕭陳氏這時候臉色有些不好看,她猶豫了半天,最後小聲說道:「娘,這樣不好吧?古人有雲,男女七歲不同席,這樣不符合祖訓。」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這些狗屁不通的話?你以為你還是以前的那個千金大小姐嗎?沒看見南瑾身子不舒服嗎?溫半夏身為他的娘子去伺候一下怎麼了?」錢桂花一看蕭陳氏這個唯唯諾諾的樣子就來氣。

  「娘說的對!大嫂,你可別賣弄你自己的那點才學了!也不看看我們現在是在什麼地方?這裡可是鄉下!雖然我從來沒有讀過書,但我也聽說過一句話,叫女子無才便是德。」趙菊花添油加醋道。

  她最看不慣蕭陳氏擺出這有學識的樣子了!以前是千金大小姐又怎樣?現在不還是和她一樣待在這個小村莊,永遠只能做個村婦!

  「我不是……」蕭陳氏想辯解什麼,但又不知道怎麼說,「對不起,娘我知錯了。」

  溫半夏坐在另一張桌子上觀察着那邊的事態發展,覺得這蕭家的人都好奇怪,聽她們的意思,蕭陳氏的來歷不簡單?

  溫半夏坐過去之後,錢桂花端着碗筷也坐過來了,瞪了一眼蕭光行,說道:「你還坐在這裡幹嗎?幹個活都干不好還有臉吃飯!去,去跟你媳婦坐一起去!」

  蕭光行撓了下頭,衝著錢桂花笑了一下,聽話地端着碗坐到了趙菊花的旁邊。

  趙菊花簡直要被自己這個過分老實的相公氣死了!她當初怎麼會瞎了眼嫁給了這個廢物呢?

  趙菊花氣得飯都吃不下了,在桌子底下使勁地掐了幾下蕭光行,而蕭光行不明白自己媳婦為什麼突然生氣了,納悶地看着她,這讓趙菊花更加生氣了。

  就在這個時候,蕭家的大門突然被人推開了,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了過來,「娘!我聽說南瑾活過來了?」

  走進來的是蕭南瑾的小叔蕭光俊,二十歲出頭,雖然名字里有一個俊,但是長得卻是鼠目獐頭,個子也很瘦小。

  付郎中因為愧疚,所以從蕭家一出去,就在村裡挨家挨戶地敲門,向他們解釋蕭南瑾沒有死,是他診斷錯了。現在整個雲來村的人知道蕭家的那個秀才公蕭南瑾又活過來了,沒有死。

  錢桂花對自己的這個小兒子還是寵愛的,她假裝生氣道:「你還知道回來啊!家裡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了你現在才出現!你又去外面鬼混了?」

  蕭光俊走過來坐到了錢桂花的身旁,嬉笑着回答道:「娘,你別生氣嘛!我去外面玩不就是為了想給你找一個漂亮的兒媳回來嗎?這不是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嗎?兒子這可都是為了你啊!」

  錢桂花拍了一下蕭光俊的腦袋,笑了起來:「就你會說!好了,趕快吃飯吧!」

  蕭南瑾看着眼前這個行事荒唐的男子,知道這就是他那個還沒有娶妻的小叔了,他溫聲叫道:「小叔。」

  蕭光俊看了下蕭南瑾,對視了一眼很快就移開了目光,無所謂地說道:「南瑾啊,沒死就好,沒死就好,小叔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蕭南瑾沒有說話,蕭光俊又把目光移到了他身旁的溫半夏身上。

  蕭光俊上下打量的目光讓溫半夏十分不舒服,她往蕭南瑾身後側了一下。

  蕭南瑾注意到了溫半夏的不適,有點不高興道:「小叔!」

  「好了,光俊,趕快吃你的飯去!」錢桂花見蕭南瑾不高興了,急忙又拍了一下蕭光俊的腦袋。

  蕭光俊不屑的收回了目光,不看就不看!不就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嘛!他還不稀得看呢!

  吃過晚飯後,溫半夏準備扶着蕭南瑾往房間里走去,蕭南瑾突然叫住了蕭凝琴:「凝琴妹妹。」

  蕭凝琴沒想到自己這個金貴的秀才哥哥竟然會和自己說話,他以前連看都不會看自己一眼的,紅着臉扭過頭問道:「怎麼了,哥哥?」

  蕭南瑾溫和地笑了一下,然後拜託道:「你嫂嫂現在沒有可以替換的衣服,你可以先借給你嫂嫂幾件嗎?」

  溫半夏有些詫異地看了一眼蕭南瑾,沒想到這個傢伙心還挺細!她現在的確是在苦惱這個問題,她身上紅色的這件嫁衣已經不能穿了。

  蕭凝琴急忙點了點頭:「好的,我回房間找幾件衣服,一會兒給嫂嫂送去。」

  溫半夏繼續扶着蕭南瑾往房間里走去,有些彆扭地說道:「謝謝啊!」

  蕭南瑾笑了笑,低聲道:「不用謝,只要你別再沒事有事一直想着離開我就行了,你分明知道我現在離不開你的。」

  「誰說要離開了?我溫半夏答應的事情就絕不會反悔,你少誣陷我啊!」溫半夏被蕭南瑾有歧義的話說得一下子紅了臉,不過打死她她也不會承認,她今日的確是無數次地想要離開蕭家。

  看着溫半夏嘴犟的樣子,蕭南瑾笑着無奈地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