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冠上珠華
冠上珠華 連載中

冠上珠華

來源:google 作者:蘇邀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蘇邀 阿禮

分明是真千金卻死的落魄的蘇邀重生了上輩子她忍氣吞聲,再重來她手狠心黑誰也別想吸着她的血還嫌腥膻了重來一次,她要做那天上月,冠上珠,光芒萬丈某人跟在她身後一面替她挖坑,一面苦心孤詣的勸她:不用這麼費力的,瞧見我頭上的冠冕了嗎?你就是上面最華麗的那顆...展開

《冠上珠華》章節試讀:

  「沈家夫妻來了太原的事兒,誰告訴的幺幺?」賀太太的聲音似是籠着一層霧,輕飄飄的:「她怎麼會知道?」

  桑嬤嬤渾身一凜,早就已經在心裏打好了的腹稿脫口而出:「姑娘她…..向來心細如塵,也一直很牽掛養父母,前些時候,京城來人送節禮,許是漏了口風,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姑娘就心事沉沉,以至於病了…..」

  賀家養了蘇邀幾年,對她不可謂不盡心,饒是這樣,蘇邀竟然還這麼惦記養父母,抓緊各種機會關注養父母的事,賀家可是三太太的娘家,對於蘇邀的這種做法,能高興嗎?

  賀家不高興,賀太太不高興,自然就會慢待蘇邀,自然就會把這件事告訴京城的蘇家。

  經過了賀家人的口,這件事才真是板上釘釘。

  蘇邀還沒進京城,就先讓蘇家的人覺得她終歸是在商戶人家被養壞了,已經養不熟。

  賀姨母神情晦暗,看着桑嬤嬤的表情有些複雜。

  真的只是奴大欺主嗎?

  賀太太呵了一聲,喜怒不辨的問她:「那幺幺讓你出去,還讓你跟沈家夫妻說些什麼?」

  桑嬤嬤察言觀色,小心翼翼的道:「姑娘的意思…..想見他們一面…..原本姑娘是打算今天就去的,可我覺得這不大好,又沒經過長輩,沈家也不是咱們家的客人,這怎麼好私底下再見呢?再三的勸了姑娘,姑娘才同意讓我先出去給沈家人送個信,約個時間想法子見一見,好一家團圓。」

  一家團圓?

  賀太太忍不住笑了一聲。

  殺人誅心,這桑嬤嬤可真不像是個當奴才的,這些話,若是在蘇邀來之前就說了,那她們會怎麼看待蘇邀呢?

  原本以為她只是貪圖些好處,指望用沈家夫妻的事情威脅蘇邀,在蘇邀那裡撈些好處,蘇邀脾氣好,好拿捏,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但是現在看來,桑嬤嬤圖的好像遠比想像中的要多。

  賀太太已經許多年沒有動怒了,這麼多年長伴青燈古佛,連她自己都忘記了,她原本是個什麼樣子,桑嬤嬤少見的讓她有了怒氣,因此她眯起眼睛看了桑嬤嬤一眼,輕飄飄的放下了茶碗:「是么,你也做不了幺幺的主?」

  沒等桑嬤嬤反應過來,賀太太臉上陡然陰沉下來:「你手腕上的是什麼?!」

  桑嬤嬤吃了一驚,今天喝多了,來之前又匆忙,沒有想到要把這東西給藏起來,她下意識的把手腕抬起來遮掩。

  可已經藏不住了。

  賀姨母將手緩慢的伸了出來,露出一隻跟桑嬤嬤腕上一模一樣的鐲子,厭惡的皺了皺眉頭:「你可真是,膽大包天啊,這是什麼東西,你竟然也配?」

  這是她們姐妹出嫁之時的陪嫁,是祖母留下來的東西,賀姨母跟蘇三太太一人一隻,蘇三太太給了蘇邀,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可現在,這鐲子卻在桑嬤嬤手裡。

  蘇邀若是個輕狂的也還罷了,可她素日對於回歸蘇家何等嚮往,怎樣努力,大家都看在眼裡,蘇三太太給的東西,她怎麼可能會給一個下人?

  既然不是蘇邀給的,那鐲子是怎麼到的桑嬤嬤手裡,這簡直不言而喻。

  賀太太的眼眸簡直要噴出火來,好半響才冷冷的笑了一聲。

  桑嬤嬤被她笑的肝膽欲裂,直到這個時候才覺得不對,後背出了一身的冷汗,整個人都徹底清醒了,那一點酒意也早就消失無蹤。

  她顧不得去細想心裏的疑惑,只是急忙朝着賀太太和賀姨母磕頭:「太太,姨太太,這鐲子是姑娘給的,我本不敢要,可姑娘非要給……」

  她說不下去了,賀太太眼裡的冷光幾乎凝成了實質。

  然後賀太太輕輕拍了拍手,早有準備的黃嬤嬤便朝着外頭喊了一聲,幾個粗壯的婆子湧進來,一擁而上將桑嬤嬤壓在了地上,順手連嘴都堵得嚴嚴實實。

  「押下去。」賀太太眉目動也沒有動一下,又說:「讓老大媳婦過來。」

  桑嬤嬤睜大了眼睛,直到此刻才覺得不對。

  是這個鐲子!

  這個鐲子蘇邀向來看的比命還重,平常連睡覺都不會脫下來,當時她只覺得蘇邀病的糊塗了,又被這鐲子的價值所吸引,以至於她竟然忘了,蘇邀是怎麼一個人。

  是啊,這麼懦弱這麼無能的蘇邀,她怎麼可能會主動提起要見沈家夫妻?

  桑嬤嬤心中靈光一閃,渾身上下的血液霎那間都僵住了。

  她上了蘇邀的當!

  這麼幾年順風順水,她竟然在這個時候上了蘇邀的當!

  可是已經不容她辯解了,粗使婆子們惡狠狠的把她拖了出去,她連掙扎都沒有機會,只來得及看見賀太太臉上的冷光。

  賀大奶奶到的時候,賀太太已經又恢復成了平日里慈和的模樣,見了她來,淡淡的讓她坐,又問她:「沈家夫妻那邊,老二問清楚了嗎?怎麼說的?」

  賀大奶奶有些詫異。

  她沒想到賀太太還會親自過問此事,不過她很快就反應過來,斟酌着告訴賀太太:「二叔已經打聽過了,沈家夫妻遇見了些麻煩,他們是做生意的,但是自從幺幺走了之後,他們的生意就接連被打壓,以至於連在當地立足都難,他們去過京城,但是卻並沒什麼用處,因此…..聽說了幺幺的事,就找上門來了。」

  賀太太挑了挑眉,抬眼看了賀大奶奶一眼:「打壓?」

  賀大奶奶的話說的委婉,但是賀太太不難猜出她話里蘊含的深意,否則沈家夫妻為什麼不遠千里要去京城。

  打壓沈家的人,是蘇家?

  蘇家倒也真是出息了,找回了自家親生的姑娘,又捨不得沈家親生的女兒,乾脆就閉着眼睛一路把沈家打壓到底…..

  她嗤笑了一聲。

  賀大奶奶不想得罪小姑子,笑了笑就又道:「伯府根深葉茂,想是下頭的人胡亂揣摩上頭的心意,做錯了事,也是有的。沈家夫妻找到這裡來,是走投無路了,我聽二叔說,他們連住店的銀子都是借的,怕是破釜沉舟,下定了決心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