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瓜田地里的傻半仙
瓜田地里的傻半仙 連載中

瓜田地里的傻半仙

來源:google 作者:緣上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林 梁梅 都市小說

梁梅的瓜田地,自從雇了傻子姜林看瓜,生意特別火爆,形形色色的人不斷湧來,演繹了一幕幕人生的善惡美醜,傻子有傻福,被人人爭寵……展開

《瓜田地里的傻半仙》章節試讀:

梁梅一聽話音就知道村霸段老虎來了,他倚仗老子是磚廠廠長,有花不完的錢,惹事生非也能用錢擺平,所以在村裡就胡作非為,鄉親們敢怒不敢言,他對梁梅早就動過歪心思,但一直沒得逞。

「快放開我,不然我就喊人了!」梁梅氣憤的說道。

「你一個寡婦家,多寂寞啊,今天我要和你好好玩玩,嘗嘗你的西瓜味道……」段老虎的手伸向了梁梅豐滿的胸部。

「段老虎,快放手,你不要在我身上打主意,回家找你老婆玩去。」梁梅猛的回身想掙脫村霸亂摸的雙手,但正好和他來了個面對面,看清了段老虎放蕩的嘴臉。

段老虎也看清了梁梅愈加漂亮紅潤的瓜子臉,還有因為撕扯而半裸的美景,變得更加瘋狂起來,用力把梁梅死死的壓到了床上。

「姜林,救命,救命啊!」

梁梅開始大聲呼救。她本來想:段老虎住手這事也就算了,聲張出去對自己一個寡婦家也不好,誰是誰非也說不清楚,沒想到這小子得寸進尺了。

傻子正在摘熟透的香瓜,聽到急切的呼救聲,一手拿着一個瓜就跑了過來。

當看到一個大男人在欺負梅姐,怒火中燒,把手裡的瓜左右開弓,都狠狠的拍在了那人臉上。

兩個香瓜在段老虎的臉上開了花,瓜瓤瓜子濺的他滿臉都是,當時就有點懵了。

傻子隨即又抱住了他的腰,用盡全力猛的往地上摔去,段老虎仰躺着重重的摔了一跤。

可當他看清眼前站立的傻子,馬上不屑起來,「姜傻子,你壞了我的好事,我今天要打得你滿地找牙。」

段老虎飛起一腳,踹在了傻子的肚子上,傻子躲閃不及後退幾步跌坐在門外,段老虎又撲了過來,傻子乘勢抱住了對方的雙腿,把他抱摔在地上。

兩個壯漢滾打在一起的,時而傻子被壓在身底,時而段老虎又趴在了地上,梁梅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喊着,「別打了,別打了,打壞了誰都得花錢看病啊!」

段老虎平時好吃懶做,也沒有干過啥力氣活,一會兒就明顯佔了下風,被傻子掐住了脖子,動彈不得。

此時,二人的撕打驚動了和村霸一起來的幫凶,原來他以為自己的哥們「好事」辦完,就一起開車去縣城喝酒去,沒想到聽到的是一片打鬥聲,他拿出了車上帶的粗木棒。

「注意,木棒——」

梁梅的呼喊,還是太遲了,帶着風聲的木棒打在了傻子的腦袋上。

傻子撲通一聲倒了下去,血流滿面,昏死過去。

段老虎看大事不好,爬起來就和同夥駕車揚長而去。

「姜林,你醒醒啊!」梁梅抱着傻子連聲呼喊。

她害怕了,這要是出了人命,瓜田就得荒廢掉,薑母就這麼一個兒子,雖然傻但也沒法交代,自己和段老虎的關係村裡的長舌婦又會怎麼議論……想到這些,她的眼淚流了下來,比流血還痛。

傻子的一滴滴鮮血落在了千年老榆的樹根上,他的眼前迷茫一片,恍惚中,看見一個滿頭銀髮的老者坐着祥雲,手拿三卷書籍,翩翩而至。

一個滄桑的聲音進入了他的腦海:我是在這棵樹下修道成仙的空穀道長,與你有緣,接通了龍脈,因你滿腹善念,我要把《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奇峰山武功秘笈》的精華,意念傳授與你,讓你醫治百病救人於苦難,希望你發揚光大,渡人渡己,善行天下。

空穀道長說完,靈光一閃,人就不見了。

姜林的大腦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文字: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

又是一波文字:今時之人不然也,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御神,務快其心,逆於生樂,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

鋪天蓋地的文字似乎刻在了腦海。

……

姜林再次睜開眼睛時,卻發現自己躺在了梁梅的懷裡,梁梅抱着他嚶嚶啼哭,他一下想起了剛剛過去的場景。

他要起來,卻被梁梅軟綿綿熱乎乎的山丘壓着。

「梅姐,我沒事了。」

傻子無奈的說話了,把梁梅倒是嚇了一跳,因為剛才傻子還人事不醒呢。

「你真的好了么?」梁梅鬆開手,驚訝的問。

「沒事了,沒事了,我大腦清醒着呢。」傻子站了起來,感覺自己神清氣爽,精力十足,但他沒有把空穀道長傳經的事說出來。

傻子眼睛閃着光亮,梁梅總覺得哪兒不對勁,怎麼一棒子下去,人還精神起來了,不會是人要死之前的迴光返照吧。

「你快躺下,快躺下。」梁梅有點怯怯的說。

「梅姐,不用擔心,我真的好了。」傻子又晃了晃腦袋。

「你不會也不傻了吧?」梁梅小聲說了一句。

姜林的大腦脈絡已通,已經是正常人了,但他想自己還要裝傻下去,能看看人間真相。

「姐,那我就到那個瓜棚睡覺去了。」姜林還如從前一樣,天黑離開時傻傻說上這句話。

梁梅沒有吱聲,慢慢走到傻子面前,用嫵媚的眼睛看着他,撩了撩長發,伸出纖纖玉手,摸了摸他寬闊的胸膛,「好弟弟,今晚就不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