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孤單又孤單的永生花
孤單又孤單的永生花 連載中

孤單又孤單的永生花

來源:google 作者:路遊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承 現代言情 璐瑤

她因為被最愛的人背叛,死後被詛咒,獲得了不斷輪迴的能力,和時有時無的強大能力每一世的輪迴,都有不一樣的命運,她投胎過各種身份,賣身葬父的可憐女,攪弄風雲的官場女,風花雪月的賣身女,養豬場的養豬女、孤苦無依的乞丐……只有活到二十歲,她才能帶着記憶蘇醒過來,所以她基本活不過二十歲他,是她的詛咒者,一個不死不滅的永生人只因一千年前見她被傷的體無完膚,竟給她下了詛咒展開

《孤單又孤單的永生花》章節試讀:

不要因為一葉障目,而不見森林。

「是誰啊,一大早就這麼吵,在樓下打球,擾我清夢。」我右手伸出棉被,氣的想掐破那個球。

樓下突然傳來「bong」的一聲,籃球好像爆炸了,我一驚,跳下床跑到窗戶往下看,樓下的籃球場有幾個孩子莫名其妙地抓着頭,「咦,這籃球怎麼爆了?」

籃球場離我家那麼遠,我竟然能聽到他們打球和說話的聲音,我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昨天何承說的能力,就是這個能力?

窗戶外飛來一隻小鳥,我伸出右手,閉上眼睛,腦子裡只有一個意念,我想抓住這隻鳥。眼睛一睜開沒想到這隻鳥真的瞬移到我手裡了,太棒了,這能力,這一次我有點喜歡這個神的詛咒了。高興之餘已讓我忘了前面四十九世的凄慘。

那麼何承會的,我應該也會。

我閉上眼睛,聚精會神想知道我媽在幹嘛,靈敏的聽力,讓我聽到剁菜的聲音,我媽在廚房。

很好,這能力足夠了,等我找到那個人渣,就有能力可以親手剝了他了。

手一伸,衣服立馬飛到璐瑤手裡……

「媽媽呀,今天煮什麼好吃的?」我走過去環抱着媽,臉蛋靠在她的背上。

她還能在我身邊,真好。我無比滿足想着:

雖然她不記得前塵往事,對她來說也是一個好事,那記憶太痛了,我一個承受就好。

「臉洗了沒有?往我衣服上蹭?」

「我天生麗質,不需要洗。」

「也不自己照照鏡子,臉上的口水都成鍋巴了,你等會扣下來當午飯吃。」

我……

母親拿起手機,戴上眼鏡,照例打開股票,我無意間看的她媽買的股票,凝神一聚,想預知它明天的走勢。

「媽,賣掉它,不然明天要虧錢了。」

我分明看到它冒着綠煙,明天要跌百分之十,封在跌停板上,跑都來不及。

我媽戴着個眼鏡,仰起頭來看路遙,一雙眼睛裏彷彿有星辰大海,除了眼角流露出歲月的痕迹,媽媽還是和以前一樣那麼美。

「真的假的?」媽媽疑心不已。

我沒跟她說我能預知,馬上轉移話題。

「媽媽,你才四十歲,還這麼年輕貌美,再找一個吧,再找找你心目中的那個他,讓他和我一起照顧你。」我又抱住了她,真是讓人依戀,讓人心疼。

我想,我想我父王了,是不是因為我們死的地方不一樣,導致分離?還是他那麼好的人,會不會已封神?我能不能找到他?我媽的意中人,是不是他?我在心裏碎碎念。

「今天怎麼啦?嘴巴這麼甜,人這麼黏?我問你啊,你剛才說這個股票明天要跌是什麼意思?」

「額。」

不能讓媽知道我有強大的能力,這事科學都沒辦法研究的出來。

我趕緊編了個理由:「你忘記我是學金融的啦?你相信我,要不然你就留下一百股驗證真假?」

媽媽有點不可思議,又有點半信半疑。

「好啦,相信我,輸了我賠給你。媽媽,你喜歡錢,以後都會有的,你女兒強大啦。」我再次伸開雙臂,擁抱了她。

「本事有沒有學到位啊?你看它的K線走勢,還很健康,這時賣了,有點可惜,萬一漲了……」她有點捨不得。

「真的,你信我。」我再次保證。

在她的半信半疑中,忍痛賣了那隻冒綠煙的股票,只留下一百股。

自從有了這身能力,只要意念所及,皆能到達,為了不影響到別人,讓其他人知道,畢竟現代社會都是相信科學的,如果發現我和何承這些例外的人出現,怕是會被抓去做實驗。

趁着母親睡覺,我走進房間,反鎖着,意念一轉之瑤閣。

「不錯嘛,能力剛剛傍身,你就輕車熟路了。」何承照例斜眼毫無感情波瀾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現的我。

「有這身能力真好,如果能遇到那個人渣,我有能力將他碎屍萬段。」

「我忘了跟你說第二個副作用了,你不可以殺人,殺了人,不需要拔劍,你也會煙消雲散,受輪迴的詛咒,必不可破壞輪迴法則。」

「我永生永世,活着的目的就是無論如何都會殺了他,這是我在千年前立下的誓言。我本就是一介死人,我活着的意義就是讓他死。我將追殺他到天涯海角,此生他不現身,我將永生永世找下去。」我咬牙切齒道。

「得得得,說到這事你就起勁,你要記得你這命是我做了滅絕師公換來的,別一個勁兒的想死,留我一個人在世間會多無趣。不要因為一葉障目而不見森林,其實人間還是不錯的,你前四十九世都沒有好好享受過。」

「我這一世過得還行,起碼我有我娘。」

「對啦,你也快開學了,這學期過完,你就大學畢業了?有什麼打算?」

「找我父王,找那個奸賊。」我一來氣,手敲在桌子上,桌子上的茶杯瞬間往上飄起來,懸浮在半空中。

何承急了,立馬伸出手,用意念控制茶杯不讓他們掉落下來,再用他的手一塊杯子一塊杯子小心翼翼地收起來,生怕刮到,再心肝寶貝似的將它們放在茶席上,深呼了一口氣。

「這可是東陵時期我們家用的茶杯,一千年了,你溫柔一些,怎麼跟以前那個知書達理的你怎麼差那麼多?還有控制你的情緒和能力,特別是在外面,讓別人知道我們有這樣的能力是會被當成妖怪抓去實驗的,OK?」

「有酒?喝兩口?」我也不管他聒噪的聲音響個沒完。

「沒有,喝完了,你該回去了。」何承假裝氣呼呼。

我學着他之前拿錢的動作,對着牆上一排柜子其中的一個一勾,柜子隨即一開,裏面沒有酒,是一些書籍,看起來年代已久。下一個柜子再一勾,柜子開了,裏面裝了一柜子的酒。

「切,騙我。」

「切,有樣學樣啊,又學喝酒又會吸煙,你要成為不良少女了。」

我自顧自的找杯子準備倒酒,何承一伸手,一個杯子就到他手上,他遞給了璐瑤。

有了這些能力之後人也變懶惰了,勾勾手指動動意念就能做到的事,為什麼要非要動身子呢?

「這可是東陵的漢白瓷酒杯,整整一千年啦,小心啊。」何承又交代着,手誇張地比划著「1」。

「哪個杯子有我金貴呢?我還是一具千年殭屍呢?」

自從知道何承為我做了那麼多,我瞬間覺得眼前的人瞬間變得可愛起來。

將一口直接酒悶進肚子里,爽。

喝得有點醉醺醺,何承也不送送我,一個勁兒讓她走,他要關門大吉,動動手指頭就真把我趕出來門了。

他這座之瑤閣地方很大,像北京那種四合院,可是傭人並不多,除了一個男管家,其他都是女傭。有幾個女孩子長得倒是不錯,據他說是看着他們無家可歸可憐她們,從小養在身邊,已跟了他很多年了,早已習慣何承的生活方式和能力,見怪不怪。見璐瑤來也從不多嘴,何承將她們養的好懂事啊,不出意料,她們將會在這裡終老一生了吧。

何承也不是那麼的絕情。也許,是當了自己的愛情吧。

千年來,不知不覺,我還真是欠了他不少債了。

能看的出來,他撿的女孩子當中有一個叫婉兒的,看他的眼神里總帶有一絲愛意。

怎麼會看上這麼一隻千年老妖呢?我不解。

回家,眼睛定了定神,我意念一閃,掉在了一張床上,正準備拉被子睡覺,突然摸到一個人,我嚇了一跳,床上的人也嚇了一跳,迷迷糊糊問道:「你誰啊?」

一個男性雄厚的聲音響起來。

死了死了,喝多了,我是六棟的805,我給自己定位到哪兒呢?剛才好像念的是九棟805,完了完了,趁他還迷迷糊糊正在揉眼睛之際,我趕緊轉過去背對他,屁股慢慢地挪下床,從他眼前正大光明地、躡手躡腳走到外面的客廳,想製造他做夢的場景,再次聚精會神,溜……

《孤單又孤單的永生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