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骨笛之陰陽魄
骨笛之陰陽魄 連載中

骨笛之陰陽魄

來源:google 作者:~葫蘆不要糖~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塵卿 懸疑驚悚 玄念桃

玄念桃出生的時候,是一個沒有胳膊沒有腿的鳳凰蛋,後來被父親玄焱和母親桃垚兒送到九尾狐族族長白庭那邊醫治,白庭將她帶到情人谷,閉關救治不巧的是,在她即將生長出雙臂之時,桃花谷忽然坍塌,白庭身死,念桃竟然陰差陽錯的帶入到了黃泉,自此,黃泉路上,奈何橋畔,孟婆身邊,多出了一個小跟班........展開

《骨笛之陰陽魄》章節試讀:

晚上吃飯的時候,念桃看着白庭問道:「爺爺,這個地方有出口嗎?」

白庭點了點頭:「當然有出口,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地方是沒有出口的,哪怕是絕境,都會有個出口,」

念桃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那爺爺,咱們什麼時候能出去呀?我想回家了,我這個胳膊……是不是沒什麼希望了?」

白庭搖搖頭:「不是的,爺爺年紀大了,之前又經歷了一些事情,所以能力不太夠,而且你的狀況有些意外,所以不能做尋常的事情處理。念桃,爺爺會一直陪着你,幫你醫治你的胳膊的。」

小念桃低着頭,將魚腦袋吃完,然後看着白庭說道:「爺爺,那你給我講講你和我爹爹娘親之前的事情吧,我很想知道你們的故事。」

白庭放下手裡的念桃啃剩下的魚刺,擦了擦手,開始講了起來:「你娘親,是個很厲害的人,她遇見你爹的時候,身上帶着詛咒,後來一路過關斬將,不僅將自己的問題解決了,還解決了這個世上的很多問題,懲惡揚善,爺爺就是那個時候遇見你爹和你娘的。」

「那……爺爺,我爹和我娘為什麼不陪着我一起進來。」

「因為他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且爺爺告訴你,就算你爹和你娘進來,也只能是乾瞪眼,他們救不了你,反而會因為擔心你耽誤了咱們救治的進度。」白庭耐心的解釋道。

「好吧!爺爺,我知道了!我會努力,做爹爹和娘親那樣的人,我要努力地好起來。」念桃信誓旦旦的說道,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眼睛裏亮晶晶的。

「念桃,吃飽了嗎?一會兒你準備一下,爺爺給你針灸,咱們現在已經進來有五個年頭了,今天是最後一次施針,成敗……就看今天了!」白庭伸手幫念桃擦了擦嘴,認真地說道。

「好!,爺爺,我先去洗澡,一會兒過來找你,今晚還是酉時施針嗎?」

「對!」

申時的時候,白庭坐在椅子上,將全身的靈力都凝聚在了眉心,他灰白色的頭髮都隨着身上的力量飄了起來,衣角也飄了起來,整個人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

屋子裏面隱隱閃出光亮,念桃洗完澡往白庭的房間走過來的時候,就看見了這片光亮,念桃沒進去,站在門外,看着外面的這一片桃林,桃花一片一片的飄在空中,月亮也亮亮的,好像…..比之前更亮了一些。

念桃坐在門口,低頭不知道想着什麼。

過了一會兒,白庭屋子裏面的光亮消失了,他臉色有些蒼白,站在屋子裏面,一隻手扶着桌子,輕聲開口道:「念桃,進來吧!咱們可以開始了。」

念桃起身,邁着小腿兒往屋子裏面走去。

進門的時候,她看見白庭額頭上面的汗珠,關切地問道:「爺爺,您這是怎麼了?沒事兒吧?是不是累着了?歇一會嗎?」

白庭搖搖頭:「不用,快開始吧,爺爺沒事兒,不然一會兒耽誤了給你救治,就沒時間了。」

念桃點點頭:「好!爺爺,我知道了!」

白庭抱着念桃躺在了床上,念桃閉上眼睛,最近這幾次治療,每次都會比上一次疼,念桃沒說,怕白庭擔心,今天也是,白庭剛開始施針,念桃的五臟六腑都開始泛起了輕微的痛感,念桃努力地咬着牙,沒有表現出來。

白庭將自己眉心凝聚的那顆珠子,慢慢地取了出來,然後放在了念桃的胸口處,那珠子像是感應到了念桃一樣,竟然開始排斥她,往白庭的眉心裏面鑽,白庭皺眉: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白庭掏出銀針,將一根五六公分長的銀針輕輕的**了念桃的頭頂,念桃悶哼了一聲,然後繼續堅持,也就是瞬間,她的額頭上也開始瘋狂冒汗,念桃的小腿兒開始不安分的蹬了起來。

「念桃,忍忍。」白庭輕聲囑咐道。

念桃努力地控制住自己,五臟六腑像是抽筋了一樣,在肚子裏面錯位的疼,那顆銀白色的珠子依舊沒有進到念桃的體內,白庭將珠子放在手裏面碾碎,就在念桃承受不住睜開眼的那瞬間,珠子化成的銀白色的粉灑落在了念桃的身上。

念桃的兩個肩膀下面爆發出一股強烈的酥**麻的感覺,身上的痛感也稍稍減小了一些,念桃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打**,她睜着眼睛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鮮空氣,白庭踉蹌了幾步,倒在了地上。

念桃昏睡過去。

她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了,念桃猛地坐起身子,下意識的開口問道:「爺爺,結束了嗎?」

「……」

沒有人回應。

念桃扭頭看向四周,白庭倒在了地上,念桃急了,從床上軲轆到了地上,朝着白庭挪了過去,白庭臉色蒼白,頭髮全都白了,眉宇間再也沒有了那種仙風道骨的感覺,臉上也生長出來了很多皺紋。看着特別蒼老。

念桃用小臉兒貼了貼白庭的臉,着急的哭喊道:「爺爺,您怎麼了?醒醒呀,我是念桃呀爺爺,您醒醒呀。」

白庭沒有睜眼,念桃的胳膊的**感依然還在,只是稍稍有些減輕,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空蕩蕩的袖子,一頓挫敗感湧上心頭。

「爺爺,您醒醒呀,我不治了,我不治了,咱們回去吧,姨姨還等着您呢,您醒醒呀,別拋下念桃。」

念桃坐在白庭身邊哭了起來,可是任憑她怎麼叫,白庭還是沒有醒。念桃靠在白庭的身邊,感受着白庭身上還有溫度,稍稍安下心來。

門外忽然一陣風,將門吹開了,「吱呀」一聲,嚇得念桃一個激靈。

「誰呀?別嚇唬人啊,姑奶奶可是很厲害的,有本事你出來,別在這兒裝神弄鬼的。」念桃抬起小腦袋,看着門外,裝模作樣的說道。

「……」

門外沒什麼迴音。

念桃自己給自己壯了壯膽子,起身往門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