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古董商的尋寶之旅
古董商的尋寶之旅 連載中

古董商的尋寶之旅

來源:外網 作者:血蝠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血蝠 都市言情

一個古董商人兼古玩藏家帶着幾十年的從業經驗,回到80年代中期自己年輕時。然後,他發現想要找好藏品是如此簡單;至於發財?不好意思,還得一步步來......(血蝠自《蘇聯英雄》後六年,我回來了。這些年一直在兼做古玩生意,所以這書還是比較貼近現實的,望書友支持。)...展開

《古董商的尋寶之旅》章節試讀:

天才壹秒記住『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健衛10,好象是華夏第一種成功出口的小口徑民用步槍,15發彈匣供彈,50米散布能控制在5公分之內。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性能是不錯,但樣子丑得都有點讓人無語! 真不知道那個礦主當初怎麼想的,買這玩意打兔子:按照關興權的猜測,可能是因為彈藥夠便宜,相比12號獵槍彈彈彈彈,小口徑運動步槍彈要廉價的多。 至於槍支本身的價格,幾年前華夏國內賣三四百,出口的就算加上經銷商利潤,估計也就100多美元打死了。 槍上還有個添加的小型2.5倍的瞄準鏡,也不知道哪國生產的,之前關興權試過,歸零距離50米,指向精確性調試得不錯。 敞篷的英吉普,至少20年前的貨色,但照樣跑得歡。 很快跑出幾公里,之前用大型拖拉機操作的農田野草還不多,車子一路開過去,冷不丁就會有野兔竄出來。 停車,開槍! 打-飛機,子彈天曉得飛哪去了。 連着兩個機會,張楠都打掉了一個彈匣的子彈,連兔子毛都沒打下來一根。 火了! 「該帶雙管來,這玩意不好使!」 牢騷發發,但也就到這為止。 連張楠都知道,兔子不是這麼打的,要步行才可以,不然就是高射炮打蚊子。 其實也是張楠槍法不行的原因,可比不得關老大幾個。 開車的扎克剛想起動汽車,一隻兔子突然從三四十米外的一處小草叢裡竄出來,斜着往前跑。 坐在張楠邊上的關興權端起手裡的56沖,同時已經拉動槍栓上膛。 「砰」的一聲,遠處的野兔整個跳了起來。 卸彈匣,拉槍栓、接子彈,重新裝進彈匣,再一氣呵成裝回槍身。 不用說,那隻兔子完蛋了。 在這個距離上被m43彈擊中了腦袋,還是穿透力比蘇聯綠殼彈大得多的華夏產覆銅鋼殼彈。 別說兔子,連大象都得完蛋! 從車上下來,走一段就看到了那隻倒霉的兔子。 腦袋缺了半個,連着一隻耳朵也不知飛哪去了:它運氣不好,鑽出來的位置地勢稍微高點,差不多和關老大的槍口持平。 子彈巨大的衝擊力敲掉了腦殼、撕飛了耳朵,所以張楠看到的是兔子似乎是被子彈「打得跳了起來」,其實是被子彈巨大的衝擊力拋起來一截。 「這兔子長得也太難看了!」 阿廖沙隨口一說:不是因為腦袋只剩一半的問題,而是這兔子的「身材比例」不好看,完全沒有華夏野兔或家兔的那種圓潤感。 這個頭還不小,長得「粗枝大葉」的。 張楠用手裡的槍頭播弄了一下地上的野兔,道:「這應該是非洲草原野兔,華夏的野兔體型相對較小,這種非洲草原野兔體型相對粗曠得多,據說適應能力非常強。 我記得有本書上說,這物種體型的差異可能和環境有關係,在華夏大部分地區,這野兔常年能找到的食物相對比較豐富,但是天敵也多,個體較小應該是利於躲藏。 非洲這邊草原植被季節變化明顯,野兔生存環境惡劣,個體大一點大概有利於防衛……」 扎克下車,想着把兔子丟車裡,但被關興權制止了。 「算了,都是跳蚤,這死兔子一丟,跳蚤滿車都是。 再說現在夏天,寄生蟲太多。」 跳蚤這事扎克知道:這動物一死,身上的跳蚤不用多長時間就會離開動物的屍體、四下到處尋找新的宿主。 但扎克還真沒在夏季狩獵過,在美國夏季是禁獵的。 張楠掏出煙盒,自顧自抽一根:其他人壓根不抽煙。 抽了兩口道:「扎克,這裡是高原,雖然海拔也就1500不到,但還是高原。 關哥他們在老家的時候,這華夏西部的高原上也到處是兔子,但關哥幾個從來不吃夏天的野兔。 不然扒了兔子皮,都可能讓你渾身不舒服……」 張楠沒這種經驗,但以前姐夫說過很多次:野兔,那必須要紅燒徹底煮熟、燒透、煮爛! 還得是冷天的野兔才能吃,不然扒了皮,都能看到皮下脂肪和肉里有寄生蟲在動! 想想都不寒而慄! 不過很奇妙,到了冬季那些寄生蟲似乎就消失了,至少是看不見了…… 冬季的野味才好吃,有沒有寄生蟲不知道,至少心理上相對能夠接受。 野兔不是保護動物,一個不留神數量還會爆發,特別是在農墾區,因為天敵少了。 張楠這趟來打兔子就是為了好玩,不為吃,就為個樂子。 這一帶的地底下都是鑽石沖積礦層,上頭的一切野生動物到時候要麼搬家,要麼在若干年後被徹底殺絕。 還好,礦區範圍內連只羚羊都看不見,等鐵絲網陣連起來,礦區範圍里估計也就會剩下點野兔和野貓。 而那些小動物如果要搬家,還是能從鐵絲網下邊鑽走的。 鐵絲網就是個警告,不是圍牆。 當全世界都知道這個巨大的超級礦區的情況後,別說鐵絲網和圍牆,地雷陣能不能擋住窺覷者都是個問題。 安全得靠人,而不是單靠鐵絲網。 留着兔子在荒廢的農田裡,自然會有小型的食肉動物來處理。 正準備開車離開,車上的報話機傳來呼叫。 是項章生在呼叫張楠,喇叭里說的是方言。 拿起報話機,按下通話鍵。 「我是張楠,章生,什麼事?」 「老闆,你最好到一號工地這來一趟,我們有點發現。」 在津巴布韋,這剡縣方言算是超級密碼,這項章生還搞得神神秘秘的,一定是有情況。 「明白,我在兩三公里外,馬上就到。」 放下報話機,這一上車,一旁的關興權就對開車的扎克道:「去一號工地。」 一號工地,那是將來的選礦場,為了不佔鑽石礦沖積層的地方,先期的地質勘查員把地方放在了礦區靠西邊矮山的位置。 那裡有快兩三萬平方米的位置地底土層下都是普通的花崗岩,一邊還有條小河,用來建造選礦廠正好。 而且距離生活區也有個三四百米,還有片樹林隔開,噪音污染小。 車子一到工地,看到一台360的大型挖掘機附近站着好幾個工程隊的人,全是華夏來的夥計。 「什麼情況?」 張楠一下車就問。 項章生拉着人就往前邊走,貼着山腳了。 「挖了個山洞出來,有人為的痕迹。」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古董商的尋寶之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