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鬼道谷
鬼道谷 連載中

鬼道谷

來源:google 作者:林生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珂 林生

六歲那年,村裡最有名的算命先生意外死亡,村裡屍體接連屍變!我想起爺爺臨終前說的,鬼谷回來了展開

《鬼道谷》章節試讀:

林珂把我喊進了屋裡,坐在椅子上,從包里拿出了石墨、毛筆還有幾張黃色的紙,林珂拿起毛筆蘸了蘸磨,唰唰幾下,就畫好了,他指着這張紙告訴我:「這呢,叫做六丁六甲符,粘在粽子的額頭上可以讓他停住一段的時間,也是小白一開始畫的符。」
沒想到一張紙這麼厲害。
「那師父,這符怎麼畫?」我誠懇的眼神看着林珂,畢竟小孩子的眼神是最能秒殺人的。
林珂沖我笑了笑:「畫符講究一筆畫成,畫時心要城,想着為什麼而畫這張符,心無雜念,這符就成,畢竟你師父剛開始學的時候也是畫了兩個月才勉強會畫。」說完,林珂又拿出了磨斗?,紅線,從旁邊的飯桶里抓起一把米。
「師父,抓米幹什麼,難不成請他進來吃頓飯,和他做個朋友?」
難道粽子都喜歡吃糯米嗎?
林珂抓起一小把糯米,指着它說:「這糯米,可以驅邪避煞,對一般的殭屍作用還是不錯的。」
準備近一下午,接近黃昏,爺爺曾經說過,這粽子,晚上才出現,晚上沒有了太陽,粽子就可以出來為所欲為。
林珂給了我一把糯米,叫我把他撒在離棺材一米遠的地方,撒成一個圓形,門檻那裡多撒一點,他又把村長叫過來,告訴他:「村長去給我多喊幾個壯實的人來。」
村長聽見後,照做去了,這個地方也就只有我師父有把握,不聽他的等進了棺材才後悔?
沒過多久,來了幾位一身肌肉的大漢。
「屬雞,屬牛的都回去,剩下的留下來。」那些人聽到,索性又走了幾個,還剩下一些比較老實的。
夜幕降臨,林珂叫他們把棺材蓋掀開,一開始沒有幾個人敢上去掀棺材,大夥互相瞅了瞅,無奈的走了上去,或許是如果今天不把它掀開,明天就是我們躺在這裡了。
幾位大漢緩緩地打開棺材蓋,裏面的黑氣顯然比早上的多得多!正往外冒,我一看就害怕了,跑到林珂的身後,林珂安慰我,對我說:「別怕,有師父在。」
就在棺材蓋掀開那一瞬間,裏面的屍體突然站立起來,那幾個人一下子被彈開了,有一些甚至重重的摔在地上。
粽子從棺材裏跳了出來,朝着離他最近的一個人身上撲了過去,那人急忙往後爬,但為時已晚,粽子已經跳在了他身上,正準備用他長長的指甲刺激他的身體時,林珂一腳就把蹬開了,手中揮舞着一把小木劍。
「所有人都到圈外,我需要你們時自會叫你們。」林珂揮舞着木劍朝那隻粽子刺了過去。
只見木劍刺入他的身體,粽子不僅任何反應都沒有,那木劍竟斷了!林珂退後幾步,在那抱怨:「娘的,這什麼牌子的桃木劍,真差勁,以後我再也不買了!」
林珂拿出他在傍晚畫的六丁六甲符,大吼一聲:「鬼刀一開!」
粽子也不弱,用指甲狂戳林珂的身體。
「走位,走位。」林珂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而響叮噹之勢,躲開了粽子的強力攻擊,一個「回首掏」結束了戰鬥。
林珂還不忘擺個pose,走過來對那幾個已經被嚇傻的人說:「快去找木材來,趁着沒天亮把他給燒了……」
話還沒說完,粽子一個突如其來的攻擊把林珂打倒在地動彈不得,林珂被粽子死死的壓着,隨時都有性命危險。
為了救師父的命,我糊裡糊塗地在地上隨手抓了一把糯米,往那粽子扔去,粽子被糯米撒到後,慘叫起來從林珂的身上跳了下去,林珂背對着我說:「謝了,我的徒弟。」
林珂又拿出一把桃木劍,難道他是賣桃木劍的嗎?怎麼這麼多把。
他把一張符穿在劍端,嘀嘀咕咕的不知念些什麼,就聽見一句:「急急如律令!」
話音剛落,插在劍端的符開始燃燒起來,林珂手持火焰桃木劍沖向了粽子,一開始,看起來林珂非常厲害的樣子,沒想到還沒到粽子身邊,那火就滅了。
林珂又退回原來的地方,尷尬的重新念了一遍:「急急如律令!」
這次沒再出差錯,精準的插在粽子心臟的位置,接着冒着一身黑氣便消失了。
「師父,明明可以用劍擊殺,為什麼要用火烤?」能用武器殺死的東西還要去燒掉,那不是傻嗎?
林珂卻對我說:「紅燒殭屍不了解一下?」
紅燒殭屍,難道殭屍還可以吃嗎?
林珂拖着滿身的疲憊緩緩走進屋子,一下子倒在床上,長嘆道:「累啊,累啊!」
打着呼嚕就睡著了。
這也才來沒幾天,該見識的都見識了,不該見的也看見了,李大媽的謎卻一直未解開,想這麼多幹什麼,不如睡覺。
早上,林珂就把我叫醒了,帶着我走出了院子,一路上都在和我說巫蠱術的來歷和用法,不免讓我眼前一亮。
前方不遠處,圍着許多人,一向愛湊熱鬧的林珂,一抬腿就像風一樣的男子跑了過去。
走進一看,正是隔壁李大媽,他穿着一件白衣裳,拿着一個牌子寫着「村長請來的道士連我兒子的屍體也不放過」,一邊哭着一邊對着周圍的村民們說:「你說,你說這人死了就算了,那屍體就放在院子里,昨天還在的,今天怎麼不在了,我看他就不是個好道士,是不是把我兒的屍體……拿去煉什麼喪盡天良的邪術啦!」李大媽故意把這裡說重,看見林珂來了哭得更厲害了。
人們開始紛紛議論林珂。
「這人怎麼能這樣,人李大媽也不容易啊?」
「他兒子都死了,死了就死了吧,還拿去做壞事。」
「就是就是。」
林珂這暴脾氣,衝進人群中,把李大媽的牌子摔在地上,指着李大媽說:「你怎麼這麼不要臉?是誰把你兒子害死的心裏沒點d數嗎?自己練了巫蠱術,還嫁禍給我?」
大夥看見林珂來了,個個都閉上了嘴,或許是怕林珂用邪術害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