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鬼怪世界:開局加載炎柱模塊
鬼怪世界:開局加載炎柱模塊 連載中

鬼怪世界:開局加載炎柱模塊

來源:google 作者:安樂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安樂閑 趙煥 都市小說

平行世界,陰陽輪轉,鬼怪出現於人世中,他們揣着遠大理想,瓜分這個世界龍鬼:此方人類,將被吾等鎮壓為奴喪氣鬼:讓這個世界感受痛楚吧!子夜鬼:這個世界將要屬於我們到這個禮樂崩壞的世界,趙煥開啟模塊加載系統,帶領曙光重回這裡加載煉獄杏壽郎模塊,一刀斬下,燒盡百鬼加載柳齋重國模塊,抬刀之時,萬鬼避讓加載宇智波斑模塊,開眼之際,方圓百米無鬼怪出現三者合一,燃火的百丈虛影,成為了萬鬼心中的噩夢展開

《鬼怪世界:開局加載炎柱模塊》章節試讀:

翻過巷牆,兩人來到另一條街道上。

指着不遠處帶有院子的居民樓,女子俏生生說道:「那就是我的避難點,我們快過去吧。」

抓住女子潤滑的手,趙煥和她來到院門前。

尚未推開院門,趙煥就聞到了一股屍臭味,不自覺抽了下鼻子,他裝傻充愣說道:「姑娘,這是什麼味道?」

生怕少年被這屍臭味嚇跑,女子嬌憨的說道:「我也不清楚,要不我們進去看看吧。」

這話一說出口,她就後悔了,這個世道,誰會如此沒腦子信了這話。

可沒想到下一秒,少年就推門走了進去,他甚至還不忘,回頭招手示意自己進去。

女子心中竊喜,臉上卻擺出十分平靜的樣子,走到院門內,從角落裡拿出鐵鏈,將門給鎖死。

她這一連貫的操作,都被少年看在眼裡。

拍了下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樣子,女子轉身時,以為會得到少年的質問,卻沒想到他說出了這般話。

「那個鬼怪在哪?別讓他藏了。」

女子先是一愣,然後冷笑道:「世道崩殂,還有如此作死之人,真得是有夠新奇。」

「不好好惜命,非要找死。」

拔出腰間的長刀,趙煥一改之前的淳樸老實,冷漠爬滿了整張臉。

「說完了嗎?那就抓緊時間,我還要回去收集物資。」

「哼。」

女子冷哼了一聲後,跪倒在地,輕聲喊道:「主人,快點出來,我給你帶回新的靈者了。」

哐當一聲,屋門被撞了開來,一個鬼怪帶着四五個人,從中飄了出來。

懸浮在半空的這些人,低聲哭嚎着,全身裸露的地方都是淤青。

筋骨盡斷的他們,手臂緊緊摟着膝蓋,蜷縮成一團,遠遠望去就像是個球。

把這些人折磨成這樣的鬼怪,從上到下沒有一絲毛髮,皮膚白的如同白化病人。

從那本手冊中學來的鬼怪知識,讓趙煥很快認出了這個身材矮小的鬼怪,擁有什麼樣的能力。

宅鬼,喜歡折斷活物的四肢,將其丟在地上拍打。會使用念力控制周圍的刀器,進行攻擊。

「那,那,那位靈者在哪?」

「我要把他變成皮球。」

「我很擅長拍皮球的。」

宅鬼繞着舌頭說話,顯得有些滑稽,但跪倒在地的女子,沒有半點笑話的心思。

她滿臉驚恐說道:「主人,他就在我身後,他還殺了破面主人。」

「他殺了破面鬼,太好了,太好了,這樣就沒人跟我搶玩具了。」

宅鬼像是八歲幼童,手上做着殘忍的事,臉上卻是一臉天真。

看着這兩人,一個是鬼,一個似鬼,趙煥沒有言談的心思。

右手握緊刀柄,將其刀尖朝向背後時,腳尖用力,整個人以前傾的姿勢沖了出去。

壹之型·不知火

借用此招產生而來的爆發速度,趙煥迅速逼近了宅鬼,刀刃帶火狠狠斬了下去。

念起,萬物動。

一念之下,數百把餐刀從屋內魚貫而出,如蛇般蜿蜒盤踞於宅鬼的周身,擋住了纏火的刀刃。

抽刀折身,趙煥準備下一刀時,數十把餐刀齊齊豎起。

在宅鬼的控制下,這些餐刀從四面八方,朝趙煥扎去。

停下前沖的姿勢,雙手握住刀柄,趙煥將長刀掄了半圈。

肆之型·盛炎漩渦

以自身為中心,火之旋渦騰空飛出,把那些餐刀彈了出去。

一刀防守後,趙煥順着刀勢,自下向上斬去,上升炎天出。

熊熊烈火般的刀刃,砍開那些作為護體的餐刀,但還未傷到宅鬼半分。

連出兩刀的趙煥,眉間疲憊顯露,氣力消耗過大,讓他握刀的手都有些顫抖。

不夠,還不夠,永遠不夠。

我要殺死他。

我一定要殺死他。

風聲出,殺意起。

趙煥心中發出如野獸般嘶吼。

鼻孔之下,白色熱氣呼出,全身血液高速流轉,體內有股灼熱感傳來。

抓住這種必殺的感覺,趙煥氣息暴漲,朝身前的宅鬼,在不換氣的情況下,斬出了第三刀。

叄之型·氣炎萬象

弧形火炎斬擊,彈開了那些再度直刺而來的餐刀,同時也切開了宅鬼半個腦袋。

刀刃上火焰熄滅,宋金寶恰逢時機的跑了進來。

他看到地上,那些被折磨的不成人樣的同胞,抖了下嘴唇,走到趙煥身邊,低聲說道:「趙煥,那個女人怎麼辦?」

所謂主人被一刀斬死後,這個女子就陷入了獃滯狀態中。

她遲遲不敢相信眼前的畫面,直到宋金寶的這句話點醒了她。

跪倒在地上,女子雙手合十,瘋狂搓動,以此做出求饒的姿勢,哭喊道:「兩位,兩位好人,我是被逼得,我是被逼的呀。」

「如果我不這麼做,他們就要殺了我,殺了我。」

「我也是為了活命,才沒有辦法的啊。」

「你走吧。」

趙煥這三個字一出,兩人都呆住了。

特別是那女子,本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想到這位少年,居然真被自己說動了。

此刻她內心中重燃希望。

回過神來的宋金寶,想要出口說些什麼,卻被趙煥用刀尖堵住了嘴巴。

「還不快走,跑快點。」

女子聽着趙煥的話,立馬起身,喜出望外從院內健步如飛的跑了出去。

收回長刀,用雙指給自己的臉,勾勒出小丑般的笑容。

帶着這樣的微笑,趙煥向一旁心中有些發顫的宋金寶,問道:「你覺得人在什麼情況下是最絕望的?」

宋金寶好似想到了什麼,低頭桀桀怪笑道:「重燃希望那刻。」

昏暗的街道上,有條火線貫穿於此,斬滅了盛開不久的惡之花。

女子倒地之時,下半身丟失的痛苦,讓她無法再多說一句話。

新生的希望在那刀之下,演變成了萬丈絕望。

趙煥拿刀離開後,宋金寶走到那些苟延殘喘的人身邊,打開了火機,面無表情將其扔到了地上。

一地的可燃物,瞬間將這座樓燒得濃煙滾滾,火勢迅猛。

背對着火光,宋金寶走了出去,看到正好走回來的趙煥。

兩人四目相對,趙煥先出聲問道:「着火了?」

「恩,着火了。」

宋金寶這話說得輕描淡寫,但顫抖着的手,卻顯示出他內心的不平靜。

頓了幾秒,趙煥說道:「那走吧,下一次我會用這火燒死他們。」

八面玲瓏的宋金寶,知道趙煥的言下之意、。

他嘴中的他們,永遠都是鬼怪。

兩人最後回頭看了一眼這場大火,就離開了這裡。

這一年以來,這樣的畫面,他們見過太多了。

血流成河,伏屍千里,白骨皚皚。

有城堆滿了顱骨,有山種滿了活人,有河鋪滿了臟器。

鬼怪們因折磨活人變得強大,而這些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終成他們踏上王座的血肉階梯。

對於這些醒着被折磨的人而言,被燒死反而成了渴望至極的歸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