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鬼滅:破碎之拳
鬼滅:破碎之拳 連載中

鬼滅:破碎之拳

來源:google 作者:三流的鹹魚刺客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三流的鹹魚刺客 遊戲動漫 神里天宮

在自己世界被斬殺的死靈法師意外的重生到了鬼滅世界被斬殺後的死靈法師發現自己的能力被大幅度削弱,在變成鬼之後就被抓進了藤襲山啊!你們這些鬼好可怕……數年後——啊……你們這些上弦鬼好可怕……被貶為下弦之一的墮姬:明明你才是那個魔鬼好吧!展開

《鬼滅:破碎之拳》章節試讀:

感受到異樣的目光,神里天宮和煉獄火花子同時將視線放到了花樓上。

花樓上的花舞月連忙迴避自己的目光,試圖將兩人的目光轉移走。

「剛剛是不是有人看我們?」

兩人沉默不語,過了一會神里天宮先開口了。

「管他呢,說不準是因為我長得太好看了才看我的。」

煉獄火華子也沒怎麼在意,她對自己的顏值非常的自信。

夜色已深,螢火幽美的月牙高懸在天空,晚上正是花街的主場,花街的重場節目均在晚上進行。

現場的觀眾很多,氣氛也非常的熱鬧,其中最熱鬧的地方則是一個叫做花舞姬的花樓。

一位身材高挑,身材**,扭動在舞台上的傲人曲線讓人眼睛發福。

高挑的女子手中拿着一把油紙傘,脫手而出的油紙傘伴隨着女人的舞步而行。

「這個人的舞技挺不錯的,她的傘就跟活的一樣,這是怎麼做到的呢?」

神里天宮在人群中好奇的打量着環繞在女子身邊的油紙傘。

「切,那有什麼?要我上我也行,不就是跳舞嘛,誰不會呢。」

煉獄火花子傲嬌的說道。

夜色漸深,就連花街的氛圍都變得安靜了不少,只剩下一個穿着白袍的醉漢正拿着一個巨大的葫蘆在大街上遊盪。

「唉……今天有沒有收穫,這隻鬼還挺能藏的。」

煉獄火花子有些懊惱。

「算了吧,時間也不早了,我們該回旅館了。」

神里天宮也感受不到那個女鬼的氣息,他的身上沒有任何殺意。

「不要,我才不要回旅館誒,那住宿費超貴的啦。」

一想到一天就要花那麼多錢去住,煉獄火花子甚至想睡大街。

「怎麼?你想睡大街啊?」

神里天宮回應道。

「不要,地板上太冷了。」

煉獄火花子鬱悶的說道。

正當兩人打算離開時,意外發生了。

只見之前那個穿着白袍的醉漢居然跳到了正準備收拾走人的花舞月的舞台上。

花舞月也被這個突然跳上舞台的男人給嚇到了。

「這位小姐,在下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你說說你臉色那麼蒼白,我怎麼感覺你隨時都要死了一樣呢?」

身體搖搖晃晃,臉上通紅的醉酒大漢左手拿着裝酒的葫蘆,右手指着花舞月傻笑道。

在聽到醉酒大漢說自己不是人的那一刻,花舞月感覺汗如雨下,她已經猜測是不是自己的演技不夠精湛,還是說自己的身份早就被識破了。

「神經病!」

不過她也不確定有沒有暴露,所以她罵了這個酒鬼一句就想離開這裡。

不過正當她剛想離開時,那個男人就攔住了她的去路。

「哎呦,姑娘不要走嘛,今天陪爺樂呵樂呵?」

醉漢想要將手搭在花舞月的香肩上,不過卻被後者一臉嫌棄的躲開了。

「不想死就給我滾開。」

此時的花舞月已經被磨去了信心,她已經青筋暴起,下一秒就可能讓這個不知死活的醉酒大漢人首分離。

不過在她看到晚上那兩個人之後,她有些心生退意了。

「以後別讓我碰到你!」

花舞月瞪了醉酒大漢一眼之後,一個閃身消失在了原地。

花街,漆黑昏暗的屋頂上站着一道身影,在月光的照耀下只能隱約看到一點模糊的輪廓。

「喂……那個舞姬消失了,你剛剛有沒有看到一道身影飛過了去?」

煉獄火花子並沒有太注意,不過她還是察覺到了有東西跑了過去。

「廢話,剛剛那個舞姬絕對是鬼沒跑了,人類怎麼可能那麼快?趕緊追啊!」

神里天宮說完便率先沖了上去。

而煉獄火花子打了個哈欠之後便散慢的追了上去。

沒有發現神里天宮的身影,煉獄火花子只好獨自尋找剛剛的身影。

而此時的煉獄火花子渾然不知自己身後的情況,她的身後四面八方几乎同時出現了幾條紫色的緞帶向著煉獄火花子緩緩的伸去。

緞帶悄無聲息的靠近了煉獄火花子,猶如蛛絲一般的布條密密麻麻的圍繞在了少女的身邊,然後唰的一下迅速地收縮了起來。

即使任何時候都馬馬虎虎的煉獄火花子已經發現了這些緞帶,可是也已經晚了。

完全來不及做出反應,僅僅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煉獄火花子就被活活的捆成了一個粽子。

被紫色緞帶五花大綁的煉獄火花子已經有些站立不穩,隨後便是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她試圖劇烈的掙扎,可是緞帶捆得實在是太緊了。

正當她想辦法掙脫捆在身上的緞帶時,一把油紙傘徑直的向著煉獄火花子的臉上飛過來,而那傘邊全部都是鋒利的刀刃,若是被划到,不死也至少毀容了。

看到即將撞向自己的油紙傘,她在房頂上滾了好幾圈,但是束縛着自己的紫色緞帶卻是擠壓的越來越緊,甚至快要被勒的有些喘不過氣了。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為了保命,煉獄火花子向著屋檐滾去,最後重重的從房頂摔了下去。

雖然從那麼高的樓掉下去可能會很疼,但至少也比被切成兩半要好得多。

當她快要摔在地上時,一雙大手將她摟進了懷裡。

雖然醉酒大漢救了煉獄火花子,不過他身上的酒味真的是讓人作嘔。

而那醉酒大漢感受着懷裡的溫香軟玉,面部依舊猶如一潭死水一般,沒有任何心動的感覺。

「唰!」的一聲,捆綁煉獄火花子的緞帶被醉酒大漢腰間的佩刀一刀斬斷,而在那一瞬間她腰間的日輪刀也被取走了。

「借你刀一用。」

男子留下一句話之後便將煉獄火花子放到了地上。

煉獄火花子被放在地上之後,先是愣了幾秒,隨後像是想開了一樣,伸了個懶腰之後便找個地方坐起來看戲。

她知道這個男人應該不是壞人,所以才放心讓他拿走自己的日輪刀的。

有人幫自己工作,自己還能領工資,何樂而不為呢?

你好我也好,一舉兩得。

男人之所以取走煉獄火花子的日輪刀,正是因為他知道只有日輪刀才能殺死惡鬼。

「好久不見了,熒惠。」

平時無時無刻都面如死水的醉酒大漢用着一絲略有感情的語氣說道。

「哦?你是什麼人?我可不是什麼熒惠,我的名字叫花舞月。」

花舞月臉上略帶不屑之色,她不明白這個鬍子拉碴的像流浪漢的落魄男子在說什麼。

「唉……居然連記憶都失去了嗎?」

男子嘆了口氣。

這位醉酒大漢名叫宮本武藏,他還有個腎虛公子的稱呼。

他雖然有着高超的劍術,可是他們家族的人無一例外的,身體都非常的虛弱。

但他們的家族人全部都是練武之人,而大多數都是練劍。

因為一場意外,井島熒惠碰到了在山下購買食材的宮本武藏,當時的她被野獸追趕,若不是宮本武藏的救助,她可能已經成為棕熊的食物了。

井島熒惠的家人全部都被鬼給禍害了,無依無靠的井島熒惠最終還是跟着宮本武藏回去了。

而就在一次,井島熒惠下山採購食材之後卻再也沒有回來……

這些年宮本武藏一直在尋找着井島熒惠的下落,即使因為腎虛不斷的咳嗽,咳出血,他都沒有停止尋找。

在此期間他也遇到過食人鬼,不過都被他給活活的拖死了,從那以後他便尋找能夠消滅鬼的方法。

那就是太陽和日輪刀,不過他從來沒有搶奪過鬼殺隊成員的日輪刀。

所以宮本武藏都是在一次次危險中尋找着井島熒惠,他無時無刻都有遇到惡鬼的風險。

直到今天他才終於在花街中找到了井島熒惠的下落。

「熒惠,你還記得我們初次相遇的時候嗎?」

醉酒狀態的宮本武藏此時格外的清醒,他藉著酒勁讓自己不會咳出來,這樣會影響戰鬥

尋找井島熒惠的這些年裡,為了在戰鬥中不影響到自己,他都是靠酒來度過的。

「我……我都說了我不叫什麼井島熒惠……等一下……我為什麼會知道……」

花舞月此時想到了點什麼,眼神有些躲閃。

「跟我回去吧,熒惠。雖然你變成了鬼,但我還是愛你的。」

宮本武藏也知道自己的身體活不了幾年,不過他會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陪着自己的愛人的。

「喂!這可不行!她是我的任務目標,你帶走她我怎麼辦?」

此時本想看打鬥戲的煉獄火花子一聽到這個男人要帶走惡鬼,她頓時不樂意了。

萬一自己看着惡鬼的事情被發現了,自己不僅會被狠狠地訓斥一頓,而且還可能會發生更恐怖的事情。

「她是我的女人,我做什麼還得你管嗎?」

聽到煉獄火花子的話,宮本武藏突然轉身將日輪刀指向了煉獄火花子,質問道。

《鬼滅:破碎之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