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鬼滅:我是無慘親兒子
鬼滅:我是無慘親兒子 連載中

鬼滅:我是無慘親兒子

來源:google 作者:當是春風得意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當是春風得意 有厘 遊戲動漫

無慘:有厘是我親兒子,讓上弦一當他貼身護衛沒毛病吧?黑死牟:有厘少爺這麼有天賦,我教他個月之呼吸沒毛病吧?墮姬:有厘少爺這麼帥,我稍微黏着他點沒毛病吧?有厘:………啊,對對對展開

《鬼滅:我是無慘親兒子》章節試讀:

有厘的血鬼術是系統發放的。

沒錯,系統!自古以來穿越者的標配,有厘也有着自己的系統。

但是作為宿主,有厘自己也對這個系統的行為和獎勵感到有些無語。

叮!宿主助墮姬獲得養成系的快樂,獎勵破洞的襪子一雙!

叮!宿主得到來自猗窩座的友誼,獎勵不知道被誰用過的鞋墊一對!

叮!宿主得到來自半天狗的恐懼,獎勵鬼舞辻無慘用款帽子一頂!

……

叮!宿主走路姿勢超帥,獎勵小雨傘五個!

有厘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因為幹了某件事而獲得些沒有用的獎勵。

直到有一天……

叮!宿主談吐頗有氣質,獎勵專屬血鬼術•構造現實!

有厘終於收到了一份聽名字就高端大氣的獎勵。

不過……構造現實?這是個啥,原著里有誰的血鬼術是這個嗎?

叮!回答宿主,此血鬼術並非原著所產,乃是系統獨家創造,專屬於宿主的精緻血鬼術!

有厘:……

被系統尬住一陣後,有厘才默默問起這個血鬼術的作用。

叮!回答宿主,個人眼中的現實是由個人以眼睛為首的感官系統所呈現。

而此血鬼術可以使宿主以眼睛作為媒介作用於其他生物單位。

而被此血鬼術影響到的生物眼中呈現的景象將由宿主自行定義。

作用的時長及其效果將由對方對幻術的敏感程度,及對宿主的警惕程度等一系列不確定因素所導致。

有厘:……

還真是雞肋啊……不過,這個血鬼術如果好好使用倒也還算不錯,本身自己也沒打算靠血鬼術來打輸出。想到這裡,有厘向系統問道:

「系統,我這個血鬼術可以對我自身發動嗎?」

叮!回答宿主,可以。

既然如此,有厘便又琢磨了起來,可不可以用此血鬼術來脫離無慘的監視呢,雖說自己的父親無慘無法察覺到系統有關的存在。

可一想到自己除了系統以外的一舉一動都暴露在無慘眼裡,有厘還是感到非常不自在。

有厘沒敢多想,除了系統出現提示的時間左右,無慘可是連自己的思想都能窺視的。

直到有理十七歲時,系統終於又發了一份大禮。

叮!檢測到宿主穿越已滿十七年,獎勵被動:木偶人格!

有厘:!!!

叮!此被動依舊為系統獨家創造!專屬於宿主的精緻被動!

有厘:……

又聽到熟悉的語氣有厘仍免不了要尷尬一會兒才詢問作用。

叮!回答宿主,人格此詞意原本為舞台上演員的面具。

而此被動可在宿主腦中在不覆蓋原本的思想的前提下,添加一種如同擺在台上的木偶一般可被宿主自行定義的思想人格。

此思想可用於外來者查探宿主思想時,遮蔽宿主原本思想使其看到宿主想讓其看到的想法。

有厘:……

還真是一如既往的雞肋啊,有厘再次無語。不過倒是有了這個技能,再加上自己原有的血鬼術,便可以徹徹底底地脫離無慘的監視了。

所以,無慘在這一整天所看到的不過是有厘在童磨的邀請下,一起去吃了一個普通的鬼殺隊小女孩而已。

無慘眼裡這簡直是太正常不過了,甚至無慘還比較欣慰,自己兒子的行為還符合一隻鬼的。

另一邊,群山之中,在一處印有紫藤花紋的院子里。

「大家好啊,今天天氣非常不錯啊。

一位面容俊秀,雖然有着爬滿了臉的上半部分,甚至蔓延埋沒了一隻眼睛的猙獰紫色潰爛,但依舊遮蔽不了眉宇間溫柔的年輕男子,在兩個白髮女孩子的攙扶下,看着下方跪俯着的眾位柱級緩緩說到。

而他正是鬼殺隊的當代主公–產屋敷耀哉!

「能在成員未發生變化的情況下舉行半年一次的柱合會議,我真是感到太高興了。」

「您言過了,主公大人,能看到主公大人的貴體康健,在下感到無比欣慰。在下真心祝願主公大人多福多幸,康樂永續。」

一位臉上布滿了猙獰可怖的傷疤,面相桀驁不馴的白髮男子半跪在地上恭敬說道。

此人正是鬼殺隊的柱級隊員之一,風柱–不死川實彌!

耀哉微微一笑,對實彌表示感謝。

「謝謝你的關心,實彌。」

「今日將大家召集過來目的,是為了為了我們的花柱–蝴蝶香奈惠。」

「她在幾天前的晚上,遭遇到了十二鬼月中上弦鬼的襲擊,在經過一番激烈艱苦的交戰過後,香奈惠身受重傷,所幸當時太陽升起,惡鬼因顧及陽光而撤離,才並無大礙。」

眾柱聽聞此後皆是一驚!

「他長什麼樣子?現在在哪裡?趕緊告訴我,老子這就去宰了他!」

實彌第一個按捺不住心情,跳出來問道。

「啊啊啊……南無阿彌陀佛……還望請你講出惡鬼的能力。」

雙手合十,長相高大的岩柱–悲鳴嶼行冥流着淚詢問道。

「快快華麗地說出關於惡鬼的一切情報吧!」

忍者打扮,背負雙刀的音柱–宇髓天元也倉促催道。

「……」

而始終安靜站在一旁的水柱–富岡義勇雖然什麼話都沒說,但也默默注意着這邊的情況。

這時,始終微笑站在一旁的產屋敷耀哉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唇邊。

霎時,眾位柱級立刻安靜了下來恭敬等待主公的下文。

「還是讓我們來聽一聽花柱的說法吧。」

蝴蝶香奈惠蒼白着臉,哪怕是以柱級的身體素質及呼吸法的輔佐,受到了如此嚴重的傷勢也沒有完全恢復。但還是柔聲說道:

「我遇到的上弦共有兩隻。」

「什麼?!」

眾柱又是一驚!

自古以來鬼殺隊柱級隊員與上弦鬼月實力差距就大,平均一隻上弦鬼就需要三位柱級聯手對付,而香奈惠在同時遭遇了兩隻上弦的情況下還能一直拖到天亮,不得不使一眾隊員震驚。

「其中一個,是一位名叫童磨的鬼,他是上弦之二。」

「那是一隻,好像頭上淋過血的鬼,臉上掛着無憂無慮的笑容,面相和藹,語氣溫柔,使用的武器是鋒利的成對鐵扇。」

「而其血液帶有劇毒,他可以將自己的血液凍成粉末從而通過扇子傳播,使對手吸入體內導致肺部壞死。」

「而另外一個……」

香奈惠低垂着眼眸,好似在回憶。

「則是被那位上弦之二稱作為有厘少爺的上弦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