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秘老公纏不休
詭秘老公纏不休 連載中

詭秘老公纏不休

來源:google 作者:孟小白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孟小白 懸疑驚悚 禹末鄉

孟小白打從娘胎裏面就得了一雙陰陽眼鬼打牆、鬼壓床、夜半驚魂等小把戲,對已經習慣了的孟小白來說早已經是家常便飯了從恐懼到淡然處之,甚至是見了鬼魂視若不見但是,算命先生的話終究還是在二十年之後應驗了鬼夫深夜來,背後帶來的秘密令人匪夷所思她步步為營,卻還是陷入了一個巨大的謎團之中無法逃脫展開

《詭秘老公纏不休》章節試讀:

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極致的痛苦與絕望,才會染兩個此生都不會再相見的人笑着揮手說再見?
孟小白想不明白,但卻越來越不敢去想。
禹末鄉臨走前說得那些話,如今細細想來,竟讓孟小白感覺有些細思極恐。
但願,但願孟小白將來的那個人,會是一個身披七彩祥雲而來的人。
但是,孟小白卻又希望對方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平常人,是一個能夠陪她細水長流一輩子的人。
正當孟小白出神兒之際,眼前赫然出現了一瓶檸檬味的蘇打水。
抬頭望去,發現正是王宇軒。
王宇軒見孟小白回了神兒,臉上的笑容溫柔卻又不乏着幾分的孤傲。
如此看來,便覺得舒心了不少。
接過王宇軒遞來的蘇打水,孟小白笑了笑,隨即說道:「謝謝你的水。」
王宇軒往旁邊一坐,看了眼玻璃窗內的工作進度,問道:「等毛毛雨?」
擰開瓶蓋兒,大大地喝了一口蘇打水的孟小白點了點頭,「你們快忙完了嗎?」
王宇軒一笑,「舉辦晚會可不是一件簡單的小事情,籌辦不僅耗費精力,手工也需要大量的精力跟體內才行,裏面一時半會兒也忙不完,你要是着急的話,我可以先送你回去。」
王宇軒的建議,倒是讓孟小白猶豫了起來,隨即便拿出了手來撥通了毛毛雨的電話。
很快,玻璃窗裏面的毛毛雨拿出了手機一瞧,隨即便轉頭向外面望來。
接通電話,孟小白說明了自己先回宿舍了,毛毛雨看了眼孟小白身邊的王宇軒之後,當即悻悻地點了點頭。
拿了包,只王宇軒的陪同下,兩個人很快便走出了體育場。
這個時候,正巧是晚會剛剛散會不久,仍舊還有很多同學拉幫結夥着熱熱鬧鬧地往外走。
兩個人走在人群中,難免會碰上同院系的同學,經過兩個人身邊的時候,大家難免會起鬨。
孟小白蒼白着一張臉,一直沉默不語地走回了宿舍。
停在宿舍樓下,孟小白突然間轉頭,望向王宇軒,說道:「我希望你不要誤會,大家都不了解實情,才會誤以為我們是情侶關係。」
似乎並不在意孟小白一番話的王宇軒,臉上也總是保持着一種笑容。
隨即回答說道:「是或者不是,我都不會介意的。」
孟小白一愣,不知道為什麼,他似乎能夠在王宇軒的眼睛當中看到禹末鄉的影子。
但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無論是性格還是身份,都有着天差地別的距離。
孟小白搖了搖頭,再次解釋說道:「我的意思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的意思是……」
不等孟小白繼續說下去,王宇軒插話接著說道:「我知道,我們是同學,是朋友,難道不是嗎?你認為是怎樣?」
再次愣在了原地的孟小白,實在是搞不明白眼前這個看似笑容滿面的天真大男孩的心思。
分明在前一秒,從他口中說出的那番話,帶着幾分的表白與挑逗意味。
但是到了此時,卻將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縷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最後,似乎還帶着一點兒反問她的意味。
孟小白尷尬一笑,隨即便轉身,「當然,謝謝你送我回來,真是麻煩你了,再見!」
說罷,孟小白便一溜煙兒地跑回了女生宿舍樓大門。
始終站定在原地的王宇軒,看着消失在宿舍樓門的孟小白,燦爛笑容的眸子在那一瞬間便斂了下去。
一雙晶亮的眸子在黑夜當中神采奕奕,其中蘊含著的似乎不止是一個世紀,彷彿更是藏着一個宇宙。
這晚,毛毛雨果然沒有回宿舍,聽說組織部的人忙活到了半夜,順便組團去了校外聚餐去了。
孟小白也是一夜未眠,腦海里回憶着的儘是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一切事情。
一切事情穿插聯結起了一張巨大的密網,讓身處大網之中的孟小白,就像是個迷了路的孩子一樣,吃不到糖,同樣也找不大回家的路。
第二天,毛毛雨被人送回了宿舍,一身酒氣的毛毛雨回了宿舍倒頭就睡。
這下,可是忙壞了孟小白,跑前跑後,跑進跑出地伺候着毛毛雨。
一上午的時間過去了,孟小白也跑斷了腿,直接癱在了床上一刻也不想動彈。
好容易等毛毛雨酒醒過來,孟小白這才鬆了口氣兒。
將宿舍里里外外順便打掃了一番之後,孟小白意外地從外套口袋之中抖出了一張明信片來。
撿起一瞧,這才響起是禹末鄉昨天晚上給她的。
想到這裡,孟小白才打定了主意,拿上了包直接出了門。
在手機上搜索了半天也沒有找到明信片上的地址,萬般無奈之下,孟小白只好先一條街一條街地打聽着。
花了整整一中午的時間,孟小白陰差陽錯地找到了一個叫白迦的小區,將明信片一對,突然間發現竟找對了地方。
心中一陣兒狂喜,孟小白這才發現自己此時正在海邊的一處海景別墅小區外。
海風夾雜着淡淡的鹽水氣息撲面而來,讓孟小白這個徹夜未眠的人感到了一絲的清爽。
走進小區,把守在小區門外的保安隊孟小白的出現似乎仿若未聞。
孟小白晃悠着進了小區之後,心中卻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兒。
找着明信片上的門牌號,孟小白很快便找到了一個黑灰色格調的歐式別墅。
想了想,孟小白按響了別墅的門鈴。
不出多時,別墅門便被人從裏面打開,出現在孟小白面前的卻是一個看起來年紀不大,容貌美艷的年輕女人。
「這裡是禹末鄉的家嗎?」
孟小白看着女人,尤其是人家胸前驕傲,再餘光瞥了瞥自己的 ,心中竟有些自卑感覺。
「你是哪位?」
女人愣着眼睛看着站在門外的孟小白,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後,方才說道:「是孟小姐?」
孟小白一愣,隨即說道:「我是孟小白,可不是什麼孟小姐。」
「馮夢茹,請進。」
馮夢茹將細細且嫩白的小腿兒往旁邊一退,直接給孟小白留出了一個空間來。
頗有些受寵若驚的孟小白,在馮夢茹大美女的迎接下,一進門一眼見到了端坐在沙發上的禹末鄉。
今天的禹末鄉,一身的黑色西裝,看起來頗為正式,是打算出門?
「禹末鄉,我沒打擾你吧?」
禹末鄉這才轉頭過來看向孟小白,淡然說道:「我等你很久了。」
孟小白坐在禹末鄉對面的沙發上,四顧環視了一圈兒房子內部的裝修,心中一邊感嘆着豪華奢侈,一邊又猜測着這個禹末鄉究竟是個什麼人。
「你先回去吧,馮家的事情與我無關,但是馮家仍舊不罷休的話,我禹末鄉也無可奈何。」
這個時候,禹末鄉突然間開口,讓一旁的馮夢茹臉色鐵青了下來。
馮夢茹的眉頭緊鎖,似乎對禹末鄉剛才的這一番話十分不滿,直接說道:「您可不能說這樣的話,我姐姐怎麼辦?」
禹末鄉沒有回答,馮夢茹直接冷眼笑道:「馮家世代根基多年,您不會不知道,既然我來瞞不了您,但還是希望您能夠尊重馮家,因為只有尊重了馮家,馮家才會尊重您,難道不是嗎?」
馮夢茹的咄咄逼人,就連孟小白這個局外人都能夠看得出來。
雖然不知道他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孟小白還是對眼前這個叫馮夢茹的女人感到吃驚。
馮家究竟是怎樣的一種世家,竟然能夠牽制住禹末鄉這個半人半鬼的傢伙?
馮夢茹丟下一番話之後,便扭頭離開了別墅。
禹末鄉的表情始終淡定萬分,分明剛剛二人的唇槍舌戰頗為激烈,但卻仍舊沒有激起禹末鄉臉上的絲毫波瀾。
房間再次回歸了平靜,孟小白打破尷尬氣氛,率先問道:「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能超度小玫?」
黑灰風調的歐式別墅大到離譜,一樓客廳中的氛圍變得莫名愈發緊張了起來。
孟小白看着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心中竟閃過一絲悵惘。
馮夢茹,她雖然不知道身份是誰,但是從他們二人的對話當中,孟小白能夠明白馮家跟禹末鄉的牽制關係不淺。
但是為什麼,孟小白心裏那不服輸的盡頭愈加強烈。
禹末鄉渾身上下透着一種莫名的清冷來,就連望向孟小白的眼睛當中,也看不到絲毫的感情。
「有些東西不知道是幸運的。」
聽罷,孟小白一顫,緊接着追問說道:「我已經不幸了,不在乎再繼續不幸下去,這是我的命運,不是逃避就能夠逃脫的。」
禹末鄉目光鄭重地看着坐在對面,似乎一臉不服輸的孟小白。
隨即便將身子往後面的沙發上一靠,似乎對眼前的這個女孩兒感到了那麼一絲絲的興趣。
「那老頭可是有了通天的本領,竟然能讓你被封印了二十年。」
孟小白聽後,只是覺得萬分吃驚。
她當然能夠聽明白禹末鄉話中的意思,二十年前突然間造訪的道士對她做了些什麼,孟小白不是沒有從家裡人的口中聽說。
只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家裡的親人離開的離開,遠行的遠行,對她這個瘟神唯恐避之不及。
孟小白都習慣了,天下所有的孤單寂寞她都習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