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詭秘事件簿
詭秘事件簿 連載中

詭秘事件簿

來源:google 作者:不咕的少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不咕的少年 姬寒 都市小說

空無一人的街道上響起的悠揚歌聲,大教堂上方逆時針旋轉的時鐘,沒有身體獨自飄行的頭顱,藍色的月光照耀大地,誰將成為迷濛月光下方的見證者?吸血鬼,惡魔,妖族,消失在過往的文明時代,黎明的背後是默默無聞的守護者平靜的紙面被戳破後,污濁的世界開始展露它的真相瘋狂,殘酷,平和的世界與詭秘的暗流並存相擁,而其中的一些故事,就如同現在這般被記錄下來展開

《詭秘事件簿》章節試讀:

」嘖。」姬寒皺着眉。

這個距離已經超出了霰彈槍的有效傷害區域,以對方那種速度直接躲開子彈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們此行前來還是有意義的,起碼證明了調查的方向沒有出錯。

但是他很快就發現那個傢伙繼續開始行動了,他的身體迅速在牆壁上移動着,以違反重力的方式迅速登高。

他的目光在迅速掃視,而後似乎確定了某個目標,身體再度繃緊成了某個姿勢,將手中的棍子握緊。

」咔–」

腳下的牆體發出些許破碎聲音的同時,他的身體已經再度衝刺了出去,朝着慌亂逃跑的學生群中沖了過去。

在對方觀察的期間裏面,姬寒就再度從自己的背包裏面掏出來三截東西組裝了起來,所以這傢伙背包是什麼都能放進去是嗎?

巫女捂着自己的耳朵站起來的時候,姬寒已經揮舞着手中的東西砸向了那道身影,那玩意…是個三叉戟吧?

然後她就看到姬寒的身體順着地面滑行了出去,一路滑行到了走廊的另一邊。

黑衣人朝着她這邊看了一眼,雖然看不到對方的眼睛,巫女仍然不自覺打了個寒顫,不過他似乎並沒有理會的意思,慢慢的走近了地上已經癱坐的幾個人。

」啊啊啊啊!不要過來!啊啊啊!」

這是叫的最清楚的聲音,剩餘的幾人都已經開始發出奇怪的聲響了。

他停在了那些人的面前,舉起了自己手中的棍子。

」啪!」

木屑在他的耳邊紛飛,斷裂的桌腿掉向了旁邊,儘管被椅子直接砸在了頭上,他看上去卻沒有半點損傷。

黑衣人慢慢的轉頭過去,他身後站着的女生似乎已經愣住了,有些獃獃的看着前方。

」喂,你在看着哪個方向呢?」

黑衣人猛然回頭過來,姬寒拿着像是白色蛋糕一樣的東西直接扣在了他的臉上,隨後對着後面吼道:」還不跑在這裡縮着幹什麼?等死嗎?」

一邊吼着他就以身作則的奔跑了起來,後面的幾個人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迅速朝着他的方向一同跑過來。

路過巫女站着的樓梯邊上的時候他還一把抄起了地上的背包和其他東西,巫女一併跟着跑了下去,身後的幾個學生也一併跑了過來。

雖然直到現在他們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是從剛剛的狀況來看姬寒顯然稍微值得信任一些。

就是實在沒想到他居然這麼能跑,一路跑到操場上的時候除了他和巫女其他幾個學生已經全部躺下了。

噢,還有一個例外,就是剛剛那個時候還敢拿着椅子去砸的那個女生。

」那個到底是什麼東西?」

」惡魔。」姬寒的回答也非常簡潔。

」你不是說這些東西是不能讓普通人知道的嗎?」

」見鬼,難道我願意讓他們知道嗎?誰知道那玩意大白天也會出來行動啊?」

任何反常的事情都必定會有其存在的原因,姬寒轉身問道:」你們有誰認識李茵嗎?」

」他。」幾個學生全部都將手指向了地上躺着的某個人:」這是她男朋友雨平峰。」

」都說了跟我沒關係啊!」他抱着頭喊道:」誰知道她能出這樣的事情,不是我做的啊!那真的只是一個意外啊!」

」那個惡魔…」旁邊那個女生忽然開口道:」難道是她的靈魂化身成為的東西嗎?」

」你可以暫時這麼理解,起碼和她的關係不小,說起來,你在那時候還有勇氣動手還真是出乎意料啊,而且一路跑到這裡似乎也沒有多累的樣子。」

」我是田徑隊的。」她皺着眉頭看着地上被迅速孤立出來的男生,隨後將目光轉回來:」也是李茵的朋友。

但是說實話,剛剛到現在發生的事情已經不是隨便解釋的通的,你剛剛說它是惡魔,那你又是什麼?那種傳說中的驅魔人嗎?你手中那個也是真傢伙吧?」

」差不多是一個性質的東西吧。」

」等等,喂!」巫女從旁邊打斷道:」話說我們為什麼跑到這裡來啊?這裡不是操場中間嗎?目標很大的吧?難道不應該繼續逃跑嗎?」

」你剛剛沒有注意到那個傢伙的行動嗎?」姬寒說道:」雖然這把霰彈槍沒辦法直接解決它,但是能夠暫時造成一定的麻煩。

他的行動模式也是規避了槍口的方向,但是這裡不是走廊那樣狹窄的空間,我就不需要有所顧忌了。」

還有一點他沒有說,那個傢伙的移動方式很明顯還需要身體扭曲借力,沒敢過多扭曲自己的身體。

這很明顯是剛剛成為次生惡魔才會有的癥狀,而在這片廣闊的地方他不會有能借力的地方。

」嘎吱–嘎吱–」

有些奇怪的聲音從旁邊響起,他們的目光落在了旁邊的旗杆上面,黑色的不明液體順着旗杆流淌下來。

在獵物看過來的時刻,就是最合適狩獵的瞬間。

姬寒自己當然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在那片刻之間他已經做出了決定,手中的霰彈槍只來得及橫在身前,下一刻槍械就直接斷裂,他如同炮彈一樣滑行了出去,將沿途的草皮都全部磨平了。

巫女的身體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下意識的想要掏出自己的槍,但是很快就意識到這種行為是多麼愚蠢。

那快要將她耳膜震破的霰彈槍都起不到作用,她這破手槍到底能做什麼?

黑衣人慢慢轉過了身體,舉起手中的棍子對準了雨平峰。

」別…別著急啊。」姬寒有些顫抖的聲音從那邊傳了出來:」這可還沒有結束呢。」

你已經在吐血了能不能就先躺在那裡裝死啊?

但是下一刻,黑衣人忽然發出了一聲慘叫,身體瞬間倒在地上開始瘋狂掙扎,旁邊的那些人見狀迅速逃離開來。

」都…都說了。」姬寒含糊不清的開口,同時慢慢爬到旁邊拖過來自己剛剛掉在地上的背包,慢慢從裏面拿出幾個零件開始組裝,但是在這個過程之中,地上的黑衣人忽然一個箭步跳了起來,直接落在了已經扭曲的旗杆頂上。

這時候地上的那些人才隱約看出他身上有白色的像是融化一樣的東西迅速蔓延下去,他並沒有再做出更多的動作,直接一躍就跳出了十幾米遠,順着學校的圍牆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