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鬼王炭治郎
鬼王炭治郎 連載中

鬼王炭治郎

來源:google 作者:子諾燈眠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子諾燈眠 遊戲動漫 灶門炭治郎

曾經以賣炭為生,在一次賣炭歸家只後發現家人被無慘屠殺殆盡,只剩下變成鬼的妹妹禰豆子,於是帶着妹妹拜師通過選拔加入了鬼殺隊,與同伴執行多次任務後,後來身為鬼的妹妹克服了陽光鬼殺隊總部遭到無慘襲擊,進而前往無限城與其最終決戰在與無慘的最終對決中最後無慘被陽光消滅,但自己被無慘注入了所有細胞與血液,變成了鬼,後又克服了陽光成為真正的鬼之王注射珠世小姐所研製出的解藥的時,自己無意識的打碎注射器,導致解藥只打進去了一半,無法完全變回人類,保留了自身意識和人類時期的記憶,還有無慘意識的碎片為了不傷害到曾經的隊友只好在自己還能控制住食慾之時奪路而逃,居住在自己曾經的家裡(緣一曾經居住過的)繼續着自己的賣炭生活,因為不想傷害他人,一般只會效仿珠世在醫院購買或者竊取血液,因為自己現在的身份和無慘所殘留意識,對於鬼和人類保持中立,除非對方對自己先發起攻擊,不會把對方殺死,因不想讓妹妹和曾經同伴看到自己現在這幅樣子,在自己家周圍布置了類似珠世布置的幻陣,直到自己的同伴和妹妹找到了自己....展開

《鬼王炭治郎》章節試讀:

「這裡….是哪裡?」我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的周圍一片漆黑,自己則是躺在這片黑暗之中,剛想坐起來,卻發現自己身上的衣服變回了還未參加鬼殺隊時穿的衣服,自己的身邊還放着一個竹筐,我愣住了…不敢相信眼前一切,這時,無慘的聲音再次從腦海里發出聲響「炭治郎!你為什麼就是不肯繼承我的意志!?」我聽到以後下意識想開口反駁,但是發現自己根本張不開嘴,隨後又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在無盡的黑暗中,我看到了一束光,我伸手想觸摸,卻發現怎麼也摸不到,於是我就從地上爬了起來,用盡全身力氣向著光明奔跑而去,跑了很久很久,我也不知道有多久…我來到了一片滿是白色覆蓋的樹林,疑惑的看了看四周,發現這是自己家附近的樹林,心裏一驚,正想繼續向前走去的時候,身後的一個聲音引起了我的注意,回頭看去…瞳孔一震,渾身顫抖的看到了父親帶着面具,在家門口的雪地上跳着火之神神樂,眼中的淚水像決堤了一樣洶湧的涌了出來,我顫抖着身體跑向父親,剛跑了沒幾步一下摔倒在了雪地之上,我掙扎着想站起來,可是雙腿好像已經不是我自己的了一樣,怎麼都站不起來,我滿眼淚水,聲嘶力竭的對着父親大聲呼喚,可是父親好像不知道我的存在一樣,喊到了我沒有了力氣為止父親也沒有回應我的呼喚,我只能無力又絕望的趴在雪地上,不斷流出的淚水打**我身下的積雪,正當我不知道該怎麼做的時候父親溫柔的聲音傳了出來…「炭治郎,男子漢大丈夫是不可以經常哭的。」我猛地抬起頭,就看見父親站在我的身前,他的目光是那樣的溫暖…我顫抖着聲音叫了聲「父..父親。」父親什麼也沒說,那溫柔的目光一直看着我滿是淚水的臉頰,正當我想跟父親說些什麼的時候,父親的身影正漸漸的離我越來越遠,「父親!請不要離開我!」我喊的撕心裂肺,淚水止不住的流,可是怎麼樣也阻止不了父親的遠去,攥緊了拳頭狠狠的砸在地上,正當拳頭要挨到地面的那一刻,我的面前出現了無慘出現在我

家門口的場景,我就站在不遠處,握緊了拳頭想要衝過去阻止這一悲劇,可是我動不了…只能對着無慘憤恨的怒吼,但是…怒吼能改變什麼嗎?…過了許久,家中傳來母親和弟弟妹妹們的慘叫聲,只見無慘從家中走出,不屑的回頭看了一眼「才這麼點血液就承受不住死掉了,廢物!」說完這些便甩手離去,我對着無慘離去的身影聲嘶力竭,直到他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漫天大雪的樹林之中。腿可以動了…我幾乎是一路爬過去的,到了家門口,猛的推開門,眼前的一幕讓我的心臟疼到無法呼吸,跪倒在地上絕望的哭了出來,此時母親和弟弟妹妹們的聲音傳了出來「炭治郎,一定要做一個男子漢哦,你可是長子。」母親溫柔的捧起了我的臉頰,我的哭喊聲猛的就停了下來,只是愣愣的看着母親,過了一會反應過來,眼淚又流了出來…我猛的把腦袋磕到了地上,鮮血順着額頭流下..蓋住了我的視線。「對不起!母親,我沒能保護好弟弟妹妹,也沒能保護這個家!」這時弟弟妹妹們的聲音傳了過來「我們不怪哥哥,哥哥已經做的很好了!請哥哥一定要好好生活下去!替我們好好的活下去!」我緩緩抬起腦袋,伸手想摸摸眼前的弟弟妹妹們的臉頰,可是還是什麼都摸不到…母親蹲下用手帕拭去了我的淚水,我剛想抱住母親,確是又抱到了眼前的空氣。

眼前場景又變了,變成了當年在錆兔師兄和義勇師兄在參加鬼殺隊選拔的場景,我看到了小時候的義勇師兄和錆兔師兄,義勇師兄已經受傷了暈倒在一片空地上,正當有危險的時候我想撲上去保護他,但是一個帶着靈狐面具的褐發少年救下了義勇師兄,這個人就是錆兔師兄,只見錆兔師兄將義勇師兄安頓好,自己去獵殺惡鬼,短短兩天,錆兔師兄幾乎斬殺了所有的惡鬼,除了那隻手鬼..我當然知道後面會發生什麼,可是錆兔師兄已經跟手鬼遭遇了…

我想阻止,可是卻無濟於事,我吶喊,想讓錆兔師兄趕緊撤退,可是他聽不到…直到手鬼的最後一擊落到了錆兔師兄的頭上…血濺到了我的臉上,我站在原地愣住了,看着地上沒有腦袋的屍體,腦袋裡一片空白…..我就這麼愣愣的看着地上的屍體,此時一個溫柔的聲音跟我說「你已經很優秀了炭治郎。」我抬起頭看到了錆兔師兄對我溫柔的微笑,我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錆兔師兄溫柔的微笑跟我當時在狹霧山劈開他面具的時候一模一樣,他又說了一句「炭治郎,照顧好義勇,拜託了。」我立刻點頭答應,錆兔師兄拍了拍我的肩頭消失了…

眼前的場景再次切換到無限列車,斬殺了下弦之一——魘夢之後的場景,只見煉獄大哥已經滿身傷痕,血跡已經蓋住了他的右眼,但是依舊雙手持刀對着眼前的上弦之叄——猗窩座,我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心臟像被人捏住了一樣,痛到無法呼吸,我想攔住煉獄大哥不想讓他衝上去死斗,但是我…移動不了…「為什麼…為什麼…我當時那麼弱小…我當時如果再強一些,可能就能避免煉獄大哥的陣亡…為什麼!?」我跪在地上瘋狂的捶打着地面,雙手已經血跡斑斑,煉獄大哥開朗的聲音傳了出來「灶門少年!不要自暴自棄!站起來!還有新的挑戰,我能做到現在這樣已經很滿足了!」只看見眼前的所有場景都定格了,只有煉獄大哥完好無損的站在我的面前,我上前就緊緊的抱住了煉獄大哥說什麼都不肯放開,在人的肩膀上放聲大哭,邊哭邊說著「對不起煉獄大哥!對不起我當時那麼弱,我沒能幫上忙…全都是我的錯,對不起….」煉獄大哥只是輕輕拍了拍我的脊背,讓我在他的懷裡發泄出心裏的所有悲憤…隨後對我柔聲說「炭治郎,你已經做的很好了…」,

此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炭治郎,你這樣可不行啊,像什麼樣子?」我抬頭看去,眼前站着很多人…煉獄大哥,無一郎先生,伊黑先生,甘露寺小姐,悲鳴嶼先生,煉獄大哥,玄禰,蝴蝶忍小姐,錆兔師兄,珠世小姐,父親,母親,竹雄,茂,六太,花子…還有緣一前輩…煉獄大哥看我不哭了把我輕輕放在的地上,站到緣一前輩的身後,緣一前輩此時開口了「對不起啊炭治郎…讓你承受了那麼多本不該是你承受的擔子,我…」緣一前輩的話還沒說完我就開口打斷了他的話語,「緣一前輩,請別這麼說,如果不是您和珠世小姐還有大家的努力,光靠我一個人我們在無限城的戰鬥完全沒有獲勝的可能!」緣一前輩聽到之後對我露出了一個微笑,走過來輕輕的把我攬入他的懷中,輕輕的用手撫了撫我的後背,這時大家全都走了過來,以我為中心抱在了一起,我心裏的痛苦在這時彷彿釋懷了,大家的懷抱真的好溫暖…我真的不想離開你們…過了一會大家鬆開了懷抱,我擦了擦眼角淚水,緣一前輩剛想說話,此時我身後有一隻手抓住了我,用力的把我拉向深淵,那隻手後穿出了無慘的聲音,「炭治郎,你是我也是神選中的人!繼承我的意志是你唯一的選擇!」我努力的掙扎着,就在我快被拉進深淵之時,緣一前輩拉住了我的手,無慘叫喊道「你這亡靈!可恨至極!」緣一前輩只是淡淡說了句「放開這個孩子!」「做夢!」只見緣一前輩的身後站着那些我的家人們,他們都很用力的拉住了我,我在快被拉回去的時候,又有很多帶着利爪的手從深淵伸出抓住了我,我被兩邊拉扯的十分痛苦,感覺自己快要段成兩節了,這時我聽到了禰豆子的聲音。「哥哥!不要放棄希望!」,此時緣一前輩和在他身後的家人們也都齊聲對我說「炭治郎,不要放棄希望!」聽到了這些世上最溫暖話語,我感覺身上充滿了力量,一下掙脫了無慘那些魔爪的束縛重新回到了家人們的身邊,緣一前輩和我的家人們此時一把把我推向了他們身後的那一道光,「炭治郎,還有你的家人在等你,我們會一直守護着你的,請不要放棄希望,努力的好好活下去!」大家那溫暖的話語使我的速度越來越快直到眼前出現了一點點的光芒。我的眼前浮現了一張熟悉的面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