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婿
詭婿 連載中

詭婿

來源:google 作者:五斗米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陸平 顫巍

說出來你們可能不信,我這條命,是爺爺用嗩吶救回來的……展開

《詭婿》章節試讀:

天快黑的時候,村子裏的人基本都走了,只留下了八個嬸子。
  我親眼看到我爸爸去和鄰居溝通過,本來爺爺是定的今晚上山,村子裏的人也該送送,可現在全都回家了,我發現爺爺的喪事充斥着一種怪異。
  我聽到幾個嬸子在小聲議論,說她們怕什麼的,可農村的人,說到底還是有膽子的,更何況這麼多人一起,怕也能壯壯膽。
  「幾位嫂子,一會兒就有勞了。」
這時候,我爸走進人群中,手裏面的信封一個個遞給那八個嬸子。
  這事兒肯定得給錢,如果是男人,大家幫襯很正常,但是讓人家女人抬棺,不給錢人家鐵定不願意。
  看到信封里的錢,幾個嬸子臉上也就自然而然的露出笑容。
  「孩子他叔,按理說這錢咱們不能收,但這活兒我們是真的沒做過。」
幾個嬸子還客氣的說著,我爸連忙出聲,說都是應該的,她們能答應幫忙就很好了。
  爺爺的喪事辦的格外倉促,晚上十點左右,那八個嬸子被幺公帶進堂屋,棺材杠子也被綁好。
  「大致就是之前給你們交代的,你們放心就行,不會有什麼事兒。」
  開始前,幺公又對着幾個嬸子交代。
  這時候,幺公拿起地上的公雞,直接掐破公雞的雞冠,開始在棺材的四周畫符,口中還念念有詞。
  我知道,這叫繞棺,繞棺完成就能起棺上山。
  一切就緒,幺公從桌子上抓起一把東西朝着堂屋大門口一丟。
  「五穀來把陰路鋪,陰人上路莫糊塗,起……棺。」
  話音落下,幺公手中的鈴鐺一搖,發出一陣清脆的聲音,手中的公雞放在棺材上,那公雞一動不動的站着。
  我爸端着爺爺的靈位,我端着爺爺的遺像跟在幺公身後。
  同時身後傳來一陣咯吱的聲音,爺爺的棺材被抬了起來,起棺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按理說爺爺這口棺材應該不輕,就是八個壯漢也得廢點力氣。
  但是八個嬸子表現的臉不紅氣不喘的,好像很輕鬆,就連她們自己都有點兒不敢相信。
  不等我多想,前方幺公一手撒着紙錢,一邊喊着『陰人借路』朝着前方走去,我連忙跟上。
  上山的途中,一切都很順利,並沒有出什麼岔子。
  爺爺的墳就在奶奶旁邊。
  回來的路上,有嬸子好奇的問幺公,那棺材咋個那麼輕巧?
  幺公瞪了那嬸子一眼,讓她莫要多問。
  一路回到家,八個嬸子各自回家休息,幺公給我們打了聲招呼也走了。
  我爸讓我早點休息,明天起來幫忙收拾一下家裏面。
  看着我爸,我總覺得他有什麼沒告訴我,但我爸之前就說過,等一切都弄好,他就告訴我。
  最終,我只好回到房間裏面。
  倒在床上的我怎麼也睡不着,就在我躺在床上半小時左右的時間,一聲驚雷將我嚇一跳。
  外面突然下起傾盆大雨,我敢說我活了十八年,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雨,還有那麼大聲的雷。
  這不由讓我想起我娘小時候給我說的,當年我們村子的那場大雨,也就是在那場大雨之後,第二天死人坑就出現。
  更奇怪的是,我們縣的天氣預報根本沒有半點兒雨,現在網絡很發達,天氣預報也能直接在手機上查。
  這突如其來的大雨讓我更加沒有半點兒睡意。
  腦海中亂糟糟的,什麼都在想,不知不覺,當我看時間的時候,竟然已經凌晨五點過,天快亮了。
  我聽到外面的雨聲逐漸變小,幾分鐘的時間,雨好像停了。
  這時候,一陣輕微的響動從門外傳來,這大晚上的,我爸或者我娘起來幹什麼?
  或許是因為這兩天發生的事情,竟然讓我變得有點兒多疑。
  我輕輕的爬下床,透着門縫往外面看,農村的老房子門板上都有縫隙。
  外面沒開燈,我隱約看到一個黑影從門口走出去,看身高只能是我爸,家裏面現在就我們一家三口,我娘沒那麼高。
  我看到我爸走出去之後,我輕輕打開門,跟着出去,卻沒看到我爸的身影。
  黑夜之中,應該下過大雨,地面顯得極為濕潤,我順着門口看去,地上有一串腳印,一直吵着外面延伸。
  我爸出去了?
  可是大晚上的,他出去幹什麼?
  「跟上去看看。」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腦海中就突然浮現出這樣一個念頭。
  來不及多想,我趕緊順着地上的腳印跟了出去,一路上,我發現這腳印竟然是朝着爺爺下葬的地方趕去的,前方看不到我爸的身影,不由加快腳步,當我快到爺爺墳前的時候,我看到黑暗中竟然有一抹亮光。
  「狗ri勒,不要跑。」
  一聲怒喝傳出,這是我爸的聲音,遠遠的我就看到黑暗中前後兩道身影在追逐,我心中一跳,這是怎麼回事?
  我趕緊拿出身上的手機電筒,快速的朝着前方跑去,當我走到爺爺的墳前,我發現爺爺的墳竟然被人刨開了,甚至都已經看到泥土下的棺材。
  我被眼前的這一幕震撼到,剛剛,有人在挖我爺爺的墳?
  然後被我爸撞見了?
  「阿平,你咋個在這兒?」
這時,身後傳來的聲音嚇得我身子一抖,轉身看去,我爸喘着氣站在我身後不遠處。
  我連忙告訴我爸,說我剛剛是跟着他來的。
  隨後,我指着爺爺的墳,問我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爸陰沉着臉不說話,一步步走到墳前,然後拿起一旁的鏟子開始填墳。
  「爸,剛剛那個人到底是誰?
他為什麼要挖爺爺的墳?」
看到我爸不說話,我有些不甘的繼續詢問。
  我爸手中的動作一頓,他背對着我說,等這幾天過去,就告訴我。
  我一下子被我爸這話給堵死,他也沒說不告訴我,但為什麼就是要過幾天?
  直到我爸將爺爺的墳填好,我這才和他一起回家。
  回到家的時候,天已經快亮了,身上都是泥土,我趕緊回房間準備換身衣裳。
  剛把衣服換好,我突然看到我的床上竟然有一個紙團,我看了一眼窗戶的縫隙,這紙團是從窗戶丟進來的?
  我趕緊將紙團拿起來,雖然不知道是誰給我的,但我很想知道紙團裏面是什麼內容。
  打開紙團,我的眼皮子一跳。
  上面寫着:想知道真相?
明晚後山大坑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