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詭異:這個鬼娃不好惹
詭異:這個鬼娃不好惹 連載中

詭異:這個鬼娃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白忻雨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煤球 懸疑驚悚 沐靈

『靈異➕都市➕輕恐➕膽小可入』提前避雷:1⃣️:第一人稱寫的,因為這樣才能更好的寫出來2⃣️:主角不聖母,不白蓮,成長型你相信世上有鬼嗎?我信因為我能看見他們你要問我怕不怕?其實……比起鬼,有的人要可怕得多展開

《詭異:這個鬼娃不好惹》章節試讀:

小白快速的爬向了我,然後跟着我跑回了土屋裡。

我關緊房門,將屋裡的木桌推到門口堵着,這才翻身坐了上去。

小白像往常一樣爬進我懷裡,立着腦袋,吐着舌頭緊緊的盯着門外。

直到虎子被來人急匆匆的帶走,剩下的兩個小孩也哭哭啼啼的走了後,我才癱倒在木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心裏沉重的彷彿壓了一塊石頭。

我總感覺,我可能闖禍了!

這種不安的感覺直到門外傳來了媽媽的聲音。

她去山上撿菌子回來了!

我跳下木桌,將木桌推開後打開了房門。

媽媽將背上的背簍放在井邊,正在整理裏面的東西。

我跑過去緊緊的抱住了她,只有在媽媽的懷裡才能感覺到些微的安全感。

媽媽先是拍了拍我的背,聲音跟平時一樣溫柔:「小靈,怎麼……」

話還沒說完,她一把扯開了我,將我的衣服卷了起來,眼淚一下就流了出來:

「小靈,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青一塊紫一塊的?」

看着媽媽心疼的樣子,我癟了癟嘴:「媽媽,鬼娃子是什麼啊?」

「為什麼村裡的人……」

媽媽卻緊張的看着我:「你去村子裏了?」

我委屈的抿着嘴,剛想說我沒有,屋外卻傳來嘈雜的聲音。

我抬頭看去,屋外的小路上浩浩蕩蕩走來一群人。

那些人脖子上掛着大蒜,手裡拿着鋤頭鐮刀還有棍子什麼的。

媽媽趕緊將我護在身後,看向人群里走在最前面的那個人:「虎子爹,你們這是做什麼呀?」

我從媽媽身後伸出腦袋,偷偷打量着虎子爹,發現他沒接媽媽的話,只是看着媽媽發愣。

我奇怪的看着他,媽媽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虎子爹?」

虎子爹好像這才回過神來的一樣,怒氣沖沖的回頭喊了一聲:「小磊,你說說怎麼回事!」

「嗚嗚嗚……」

小磊哭哭啼啼的,鼻涕快流到嘴裏的時候又被他吸回了鼻子里:

「我們想去山上掏鳥窩,沒想到遇到了這個鬼娃子……」

「嗚嗚嗚……我們已經躲着走了,她還好端端的拿條蛇出來咬我們!」

這不對啊!

我趕緊解釋:「胡說!明明是你們先按着我打的!」

說著,我還把手伸了出去,瘦弱的手腕上紫青一片:「這都是你們打的!」

「哼。」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可是鬼娃子!這幾個普通的孩子能按着你打?」

我看向說話的那個人,是一個滿臉溝壑,看起來很蒼老,眼裡卻閃着精光的老太婆。

之前如果不是她突然出現,我肯定還要把虎子和那兩個臭小孩揍一頓的。

我咬了咬牙,剛想辯解,媽媽卻一把拉住了我,看向那個人:「王婆,那蛇咬傷人了嗎?」

「哼!」王婆冷哼一聲,走上前來:

「沒咬傷人我們來這幹嘛?」

「你以為我們稀罕來這嗎?」

「要不是我趕了過來,鬼娃子估計已經把這幾個孩子生吞活剝了!」

虎子爹聽到這,咬牙切齒的看着我媽:「快把鬼娃子和咬人的蛇交出來!」

媽媽死死的把我護在身後:

「咬傷人先送小診所要緊,該我們負責的,我們不會抵賴的。」

王婆一聽,手指都快戳到媽媽臉上了:「負責?你能負什麼責?」

說完,她回頭看向人群:「我早說這個鬼娃子是禍害,你們就是不聽!

今天是放蛇咬傷了虎子,我看明天就敢進村放火了吧!」

媽媽臉色難看的瞅着王婆:「王婆,大家鄉里鄉親的……」

王婆啐了口口水,打斷了媽媽的話:「呸,誰跟你們這些禍害是鄉親!」

「好了!」

虎子爹大喝一聲,然後看着媽媽:

「虎子已經送去診所了,現在你把鬼娃子和蛇交出來,我就不為難你。」

媽媽拉着我往後退了一步:「你們想怎麼樣?」

虎子爹有些不耐煩了:「那條蛇不能留,鬼娃子更不能留!」

媽媽拉着我又後退了幾步:「只是幾個孩子間的打鬧,沒必要這樣吧?」

王婆往前走了幾步:「孩子間的打鬧?我一看你就不是什麼正經東西!

長得一張狐媚臉,勾引我們村裡的老實人,生下這個小鬼娃!還……」

「住口!」

我聽不下去了!

是虎子他們要拿木棍把我打死,我忍無可忍才放的蛇!

蛇是我放的,又關我媽什麼事!

我不明白為什麼我不能跟別的小孩一樣生活在村子裏。

我更不明白村裡人要叫我鬼娃子,還要罵我媽。

難道就因為我出生的日子不好,出生的時候還沒有哭,是睜眼笑的嗎?

所以我生氣的看着王婆:「我不許你罵我媽媽!」

王婆的聲音戛然而止,手指顫抖的指着我:「大夥看啊!看這個鬼娃子!這麼凶!她這是要吃了我啊!我的天吶!」

人群里有人拿起手上的傢伙就要衝過來打我,虎子爹趕緊攔住了他,然後看着我媽:

「十年前你和大良說你們永遠不會讓這個鬼娃子進村。」

「可是現在,她就算不進村也傷了人,我們迷霧村不能留你們了!」

媽媽咬了咬牙:「那我們搬走,等大良砍柴回來我們就搬走。」

虎子爹思索了幾秒剛想說話,王婆不依不饒的尖叫起來:

「哎呀!你們看那個鬼娃子那麼凶,說不準已經記仇了!」

「誰知道她會不會半夜去村裡放把火啊!」

「我一把老骨頭,沒了就沒了!」

「可村裡還有那麼多人啊!」

村裡人一聽,場面立馬失控,吵鬧成了一團。

「對啊!我們不能冒這個險!」

「打死這個鬼娃子算了!」

「還有那條蛇!」

「對,全都打死!」

王婆又道:

「我看這個女人也不是個什麼好東西!肯定是個專門勾引人的狐狸精!」

「不然大良怎麼可能為了她和這個鬼娃子,不要咱們這些鄉親啊!」

「我看大良就是着了她的道了!」

人群開始異常的團結,異口同聲的說著相同的話。

「打死她們!」

「打死她們!」

媽媽拉着我不停的往後退。

我們退一步,人群就往前走一步。

我能感覺到媽媽拉着我的手心全是汗,媽媽的手也在微微顫抖。

這時,一直安安靜靜的小白突然從我袖子里鑽了出來。

我低喝一聲:「小白,快回來!」

小白第一次違反了我的命令。

它扭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在人們發愣的空檔,一溜煙爬到王婆身上,一口咬住了王婆的嘴。

王婆頓時慘叫了起來,直接痛出了兩行眼淚。

人群徹底亂了,有去抓小白的,也有要過來抓我的。

媽媽趕緊拉着我跑了起來。

我一邊跑一邊回頭看,發現一把大剪刀出現在小白身旁。

那一瞬間,我驚恐極了,急忙大喊:「小白,快回來!」

可是……

已經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