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國公養女名嬌嬌
國公養女名嬌嬌 連載中

國公養女名嬌嬌

來源:google 作者:醉墨流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尚和 尚嬌

「本公的女兒,自當千嬌萬寵,是以取名尚嬌」一陣龍捲風過後,尚嬌一睜眼就成了短胳膊短腿的尚國公養女外界傳聞尚國公心狠手辣,唯獨對養女嬌寵無度,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只有尚嬌清楚,從她入宮以來,風波不止,暗殺花樣層出不窮……然,她尚嬌也不是吃素的,短短十五年,手掌四國財運,打臉太后、皇上和着急認親的女帝,輔佐兩代權臣展開

《國公養女名嬌嬌》章節試讀:

皇上見她遲遲不肯開盒子,心底焦急,不免催促道:「快打開看看啊。」

尚嬌被嚇得手一哆嗦,檀木盒子打翻,紫色夜明珠滾落。

好巧不巧,珠子正好滾落到了床底。說是床,其實只是平常休息時用的羅漢床。想來暖妃也不想自己睡覺的時候做噩夢吧。

「你……」皇上眼見珠子跑了,指着尚嬌,愣是一句話也沒說出來。而後,堂堂一國之君竟然要親自爬床底找夜明珠。

暖妃忽然意識到什麼,急忙攔住他,「皇上,這事交給妾身就好了,您坐那兒等着。」

「可是……」

「皇上,請注意你的身份。」國公適時開口。

暖妃頗為感動,心想一定是郡主在國公面前替她說了好話,否則他怎會開口呢。

只是幸福不過三秒,國公話鋒一轉,冷冷對揚琴道:「你去找。」

暖妃的臉色唰地就變了,「國公,我……我自己找就可以……」竟連說話聲音都變得顫抖起來。

揚琴可不管這些,國公吩咐,那就是鐵令,除非她死,否則必定執行。

「暖妃娘娘,得罪了。」走過暖妃身邊時,她輕聲說道。

暖妃還是不放棄地阻攔,「這裡是本宮的寢殿,本宮看你們誰敢!」說這話,她朝皇上深情地望了一眼。

皇上頓時失了威嚴,轉頭對國公道:「阿和,你看……」

「咦?」正蹲在床腳邊的白糰子發出不大不小的疑惑聲,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暖妃臉色又慘白了幾分,特意保留的長指甲深深掐入肉里。

「又怎麼了?」皇上不耐煩地問。

尚嬌抬起頭,無辜又懵懂地眨眨眼,指着床下道:「皇上,我發現好多玩偶。」

「玩偶?」皇上不明所以,徵詢國公意見。

國公沖揚琴使了個眼色,揚琴二話不說,找人幫忙挪開羅漢床。

「皇上你看,好多玩偶啊。」尚嬌歡喜地走過去,伸手就要拿。

「別碰!」皇上幾乎怒吼了一聲,尚嬌頓時呆住了,僵住的手停在半空,與其中一個玩偶只有三寸的距離。

她清晰地看到布偶上綉着三個字——姜承禮。這是當朝太子的名字!

揚琴撿回紫色夜明珠,及時把她抱走。

原本為自家娘娘慶賀的宮人也都斂了臉上了喜色,知趣地閉緊了嘴。

看着貼牆角站立的一排白布娃娃,有些上面還插着針,皇上本就陰鬱的臉上更顯陰沉,用黑如鍋底來形容,不是很貼切,卻很形象。

「暖妃,這是怎麼回事?」他指着布偶,似乎憤怒到極點,低低地咆哮道。

暖妃嚇得腿軟,當場跪地,爬到皇上腳邊,哭哭啼啼道:「皇上,這些不是嬪妾做的,真的不是啊。」

已經被交到國公懷裡的尚嬌心裏冷笑,這會兒不自稱妾身了?不叫她暖暖了?弄得油膩又親密,還不是因為此事,就要翻臉?

不過暖妃太惡毒了,竟然用這種方式詛咒他人,若不是她發現的及時,估計自己也在其中了。

正想着,暖妃身邊一個近身宮女又捧出兩個布偶,與地上那些不同的是,這兩個都是綵衣。

一個較大一點的穿着紫色衣袍,另一個是鵝黃色,同賞花宴那日,她和國公的穿着吻合。

只見那宮女是直接跪在國公面前,雙手捧上布偶,「國公,這是暖妃娘娘昨日開始縫製的,今早才做完。」

國公沒去接,淡淡瞥了一眼,冷聲道:「你倒是勤快。」

宮女身子抖了抖,俯首懇求道:「只求皇上和國公可以不要牽連暖怡宮的宮人們。」

國公抱着尚嬌的手收緊,只有尚嬌知道,他的視線在穿鵝黃色衣服的布偶上多停了兩三秒,似乎就起了殺意。

旁邊,暖妃嬌嫩的粉唇已經咬出了血,依舊不停地哀求。

「夠了!」皇上忍無可忍,將那些娃娃的名字挨個看了一遍,諷刺道:「你下一個要扎的,是不是就是朕了?!」

「皇上,你相信嬪妾,真的不是嬪妾做的。一定是有人想栽贓陷害我,……」她眸光幽怨,冷冷投向尚嬌。

尚嬌蹙眉,自己造孽,還怨別人揭穿?

國公更是用大袖把她從頭到腳遮了個遍。

「皇上,如何處置啊?」

皇上聽見阿和居然主動跟他說話了,心裏鬱悶之氣頓時消散一大半,怒斥暖妃:「你使用巫術,設計陷害太子,皇后及其他嬪妃,……最可恥的是,你竟敢詛咒尚國公,罪不容恕!按照大辰律法,明日午時,宮門外,凌遲處死!」

「皇上!」暖妃不可置信地扯他的龍袍,「皇上!不要啊。您忘了嬪妾對你的好了嗎?您忘了您也討厭那些嬪妃了嗎?您……」

「夠了,拉下去!」皇上暴怒,一腳踹飛她。

暖妃當場咳出一口血,金釵步搖落地,雲髻散亂,劈頭蓋臉,那副陰鷙的眸子狠狠刮過國公護着的小人兒,惡狠狠道:「尚嬌,我詛咒你……」

「啊——」她的話還未說完,一塊兒軟綿綿的血肉從她嘴裏飛了出來,「啪」地貼在雲石地板上。

皇帝心中微凜,抬眸看向國公。就見他勾唇,恣意邪魅,本就削薄的臉頰卻肉眼可見地冷厲七分,「本公,先開了這第一刀!」

暖妃雙手捂着嘴,粘稠的血液抑制不住地往下流,嘴裏發出「嗚嗚嗚」的模糊聲。

聽不清她說什麼,但很快,她就沒了聲音。

地上,徒留長長的一道血痕,一直延伸至宮外。

「這飯是吃不上了,本公先帶嬌嬌走了。」國公輕描淡寫,邁步朝殿外走去。

皇上一想起自己曾和這樣可怕的女人住在一起,心裏一陣陣噁心,又後怕。自然不願多待,讓李山監督宮人,將所有布偶燒掉後再復命。自己則顛顛跑了出去,追上國公,「阿和,你看,夜明珠……」

「皇上要是不覺得晦氣,隨便拿。」他那還有一顆。

皇上大喜,捧過紫色夜明珠,孩子般在上面親兩口,自言自語道:「洗一洗就乾淨了。」

面對這樣的皇上,尚嬌都替大辰子民感到氣憤。

她視線再次落到珠子上,心疼地道:「爹爹,是我的錯。」

國公垂眸,看自家糰子緊盯着夜明珠不放,失笑道:「喜歡?」微揚的語調透出幾分歡愉。

《國公養女名嬌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