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孤俠驚鴻
孤俠驚鴻 連載中

孤俠驚鴻

來源:google 作者:暗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從之 奇幻玄幻 陳碧安

無名小鎮里,百姓的生活恬淡適然,可一支梅鹿金釵的偶然出現,卻讓原本波瀾不驚的的江湖風波再起,一段武林中追尋已久的迷案就此浮出水面……懵懂少年頃刻間捲入血海深仇,而紛至沓來的英雄戰帖讓沸騰的江湖更是烈火烹油,各大門派屢屢受挫,一場中原武林的覆滅驚然襲來,權利與陰謀,慾望與殺戮,忠誠與背叛,身處亂世紛爭,少年該何去何從?最終誰又能站在武林巔峰笑看眾生?展開

《孤俠驚鴻》章節試讀:

驚鴻劍,俠義鞘。游遍滄海凌霄,天不公道,人心存公道。莫欺英雄此年少,誓與青天比高,勝負誰知曉?

世人哭,獨我笑。萬般柔情如刀,蒼天不曉,千古痴人曉。縱使一生情錯付,世間獨有你好,何須人知道?

魑魅叢中,忘卻乾坤正道,命運玩笑,多予後人瞧。

溫柔鄉里,只記百媚千嬌,蒼天捉弄,古來幾人逃?

苦樂可拋,生死忘掉。一世孤獨飄搖,英雄盡折腰,誰敢稱笑傲?

滾滾江河東流去,不見昔日英豪。春風如故舊,紅顏彈指老,恩怨成敗盡歸一曲簫。醉卧滄海看浮潮,寒梅煮酒,才是不盡逍遙。

——《展眉笑》

十月初十這日夜裡,安定鎮的大雪漫天飛舞,寒風呼嘯似冤鬼哀嚎。

鎮南五里外一座小小土屋裡點着一盞昏黃的燭燈,燈火忽明忽暗映出幾人的身影,柳木桌前圍坐着三五個漢子,靠着牆根還蹲着幾個,衣着鮮艷的女人盤着腿,坐在炕上磕瓜子,頭上一支金釵泛泛發光。

搖曳的燭光照亮了一個禿頭漢子的臉,他面如枯骨,歪着頭緩緩道:「樹瘤子,啞巴是怎麼說的?」

「歪樹哥——」頭戴臟油氈帽的漢子道:「啞巴說,他伺候了周家八九年,周家男人叫周蔭,會些武功,女人很少露面,有個十三歲的兒子,一家人從沒下過首陽山,平日買辦的事都是啞巴下山做,周家在山上有兩處宅屋,一處在地上面,一處在地底下,那些金銀寶貝他也不知道藏在哪一處……」

屋外的雪冰『啪啪』打在窗門上,疾風嘶鳴聲響如餓狼嚎叫一般。

「兩處宅屋,咋會一處在地上一處在地下?」歪樹皺起了眉頭。

「對」樹瘤子壓了壓氈帽低聲道:「一處在山腰上,姓周的和他兒住,總共七八間房,一個小院,另一處在南面一些,有一個地道通到地下,下面還住着女子,金簪子就是女子給的他——」

「呸——」女人狠狠吐了一口瓜子皮到地上:「他把簪子給俺,俺就知道這不是一般的東西。」說完,女人看了歪樹一眼,拔出頭上的金簪。

那金簪整體是一隻舒展奔躍的梅花鹿,鹿口銜着一枝盛開的梅花為簪頭,後腿又細又長是簪尾,通身打造的栩栩如生,做工甚為精湛。

右邊一個大鬍子道:「這麼好的金簪子隨隨便便就賞給下人,沒錢才怪嘞!」

「看這簪子,到像是山西陸家的東西——」歪樹皺着眉,眼睛裏儘是擔憂焦躁,問道:「鳳仙,那啞巴說的都是實話吧?」

女人得意的笑,手裡得簪子熠熠生輝。

「啞哥跟俺認識一年多,他身上有幾個痦子幾根毛俺都知道,人瓷的很,心眼子也實,好幾次說要贖俺,要不是俺有了你,還真想就嫁給他咧——樹瘤子,你審歸審,可不能弄傷了啞巴,唉,他也是個苦命的人……」

「鳳仙,那啞巴干那事的時候咋叫的,給咱們學學唄!」牆根的一個黑臉漢子笑道,一旁蹲着的幾個人都跟着笑起來。

「放屁,想聽回家問你娘去!」

女人一把瓜子皮扔到那男人臉上,叫道:「歪樹,你是死人啊?」

歪樹倒着頭怒道:「二毛子,你在跟老子這胡說就滾家去,好歹你師父也給了你個『霸山猴』的名號,一點樣子都沒有,既然事有準了,今夜就讓小山子去張家說一聲。」

幾句話說的二毛子閉了嘴,歪樹又道:「魁山,陸家和蕭家都送了信了吧?這姓周的要真是陸蕭兩家要尋的仇家,那這人的武功可不低。」

「都送過了,估計人後天就到——」扇風耳魁山道:「來了有小山子領着他們過去,放心吧!」

牆角一個瘦小的漢子道:「歪樹哥,還不如直接讓陸家蕭家的人去干,咱們吃現成的,咱們幫陸家蕭家尋着了大仇人,他們得千恩萬謝,懸賞的十萬銀子還得給咱們些……幹嘛非要咱們動手,既然姓周的是個硬手,咱們可別都折在裡頭。」

大鬍子氣道:「瓜慫鼠輩,陸家蕭家要是先去,那金銀財寶不都歸了人家了?還能有咱們的份?」

「不是還有懸賞的十萬兩呢嘛!」

大鬍子叫道:「人家自己辦完了事就說『你們又沒動手,人是我們自己殺的』,就不給你賞銀,你能咋樣?……反正老子是干夠了這下等的營生,這回成了,後半輩子也做上等人……」

「鐵干,你成日里殺豬宰羊,現在要殺人嘞!」黑臉漢子笑道:「你那兩柄刀只有染了人血,你『吃血刀』的稱號才算名副其實。」

鐵幹道:「這屋裡的除了鳳仙都是拜過師練過武的人,當年歪樹一把鬼頭刀,砍翻了西瓜山風麻子四五號弟兄,『狼山歪樹』這個名號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魁山是『五熊幫』出來的好漢自是不必說,樹瘤子、老鬼、山裡青也都是上過山靠過窯的人,哪個手裡沒有幾條人命?現如富貴到了眼前,不過是多添上三五條人命罷了,不拿還等什麼?」

幾句話說的屋裡的幾個漢子都隨聲附和。

那女人聽了,連忙放下瓜子,低頭閉眼的念了幾聲『阿彌陀佛』。

歪樹道:「那就說定了,都把兵刃備齊了,不等陸家蕭家人來了,咱明天晚就上動手。」

——

作者有話說:

喜歡的話,歡迎支持加書架,萬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