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古仙庭之九界歸一
古仙庭之九界歸一 連載中

古仙庭之九界歸一

來源:google 作者:古仙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古仙庭 奇幻玄幻 張涼

本書分為上、中、下三卷上卷主要講張涼在成年之前與同學之間的成長,是一個不斷提升自己,打好基礎的時期;中卷主要寫張涼在成年後創立古仙庭並不斷發展,壯大古仙庭,參加各類比賽,帶領古仙庭走向強大;下卷主要寫在世界的驅動下,九界在分裂萬年後再次合併,在淚與火的戰爭中,張涼帶領古仙庭幫助人界統一九界人界沒有國度之分,就是一個整體我構築了一個繁榮開放的盛世整個世界有大量秘境環繞,這個世界的人在秘境中穿梭,提升自己,而秘境,就是一個小的世界展開

《古仙庭之九界歸一》章節試讀:

老師首先是做了一個自我介紹,說道:「大家好,我叫月魚,是一名八階木屬性元素操縱者,你們可以叫我小魚老師。」

做完自我介紹後,就是對剛剛這件事的總結。一邊安慰受傷的學生,還一邊警告同學們不要隨便將家長的東西拿到教室里來, 同時狠狠瞪了聶墨一眼。

然後就是講關於開學的一些事情,嘰里咕嚕講了一大堆,張涼表示一個字也沒聽懂。

這時,聶墨突然轉過來對張涼說:「同學,你叫什麼名字啊?我以前怎麼沒看見過你? 你住哪裡的啊? 你認識我嗎?」

張涼直接說了一句:「你說的什麼?我聽不懂。」

見張涼說了一句自己聽不懂的話,立刻又問道:「你該不會是腦子有問題,不會說話吧?我記得之前熊大叔有個兒子就是腦子出現了問題,說的什麼連他自己也聽不懂。」

張涼沒想到自己這一句他聽不懂的話能讓聶墨回這麼一長串來,想必是自我介紹吧。便回答道:「呃,你好,我叫張涼,是…呃…是城主的兒子。」

聶墨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說道:「既然你得了這種胡言亂語的病,那你應該能寫吧!」隨即從他的書包拿出了紙筆,放在張涼的課桌上。

張涼一愣,這是個什麼意思?看我太帥找我要簽名?這話說的連他自己也啞然失笑。不過也沒有什麼可以寫的,張涼便簽下了自己的大名。

聶墨看着紙上用中文寫着的飄逸的「張涼」兩個大字,陷入了沉思。過了半晌,才說道:「兄弟你也太慘了吧!腦子不只有一個地方壞掉了啊!字也寫不了了!不過看你回答了我這麼多次,應該不至於聽不懂我的話吧!」

張涼很疑惑,他怎麼又說了這麼多?莫不非是在說我的字寫得好看?於是回答道,「其實也不是特別好看,我還是有進步空間的。」

聶墨突然身子一顫,用抬高了八分的聲音說道:「對了!你難道是說我可以教你說話!?」然後聶墨指着自己,說了一個「我」字,又指着張涼,說了一個「你」字,又重複了幾次。

張涼心中一驚,這絕逼是在教我說話啊!便學着聶墨,按照他的發音,指着自己說了一個「我」字,又指着聶墨說了一個「你」字。」

聶墨見狀,握拳大喊:「太棒了!」仔細想了想,再幹些什麼呢?那就教「紙」「筆」吧!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

這時,一道小女孩的聲音從張涼身後傳來:「那個你們兩個夠了啊!」這句話她說了兩次,一次是本土語言,一次是張涼所熟知的中文。

張涼當即一驚,立刻扭過頭去,說道:「你竟然會說中文!」

聶墨被打斷了教學,很不樂意,說道:「你幹什麼呢?沒看見我在教他說話嗎?」

面對兩個人,女孩頓了頓,先用本土語言對聶墨大喊;「你個傻子,連他說的是中文都不知道!」又用中文對墨說道:「我用空餘時間學了中文,怎麼樣?哼哼。」

張涼驚嘆道:「真厲害!六歲就學會了一門外語。她立刻露出得意的表情,說道:「那當然」。

聶墨當即「切」了一聲,撇過頭去。做老師的興奮感蕩然無存,聶墨表示很難受。不過生性不安分的他,又去勾搭前排的小妹妹了。

張涼感覺,知道話語的意思了,好像就沒有什麼可以和這些小屁孩說了。看了看台上一直碟碟不休像是在完成任務般的老師,說道指着月魚說道:「那個,你能給我翻譯一下她說的話么?」

小女孩靈機一動,說道:「可以啊!但是要給我小錢錢。」

張涼如同條件反射般,一手拍在課桌上,近乎吼道:「要錢?絕無可能!」

小女孩都被嚇了一跳,身子向後一縮。

這時,不知老師說了什麼,教室里瞬間安靜了下來。張涼當即一驚,轉過身來,正襟危坐。

張涼在內心大喊:不是,我特么都高中畢業了,這靈魂深處的戰慄感是什麼鬼啊!這難道就是萬界老師都一個樣嗎?都能讓學生感到恐懼。

畢竟是熊孩子,不過兩三秒,教室又重新充滿了歡聲笑語。

月魚輕輕嘆了一口氣,知道這是無可避免的,然後拿出一張紙,上面畫好了空白的座次表,說道:「同學們把自己的名字寫在上面好嗎?」

月魚將紙遞給另一組第一個學生,說道:「你們先把這個寫了,我去喝口水。」於是走出了教室,胸口起伏不定的離開了。

座次表很快就傳到張涼手上,上面寫着字體很接近的兩個名字。張你心想:難道異界的字體都一樣?這怎麼可能!大膽猜測一波,前面有一個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那我寫什麼呢?寫中文?

沒辦法的張涼只好轉過頭去,說道:「那個…那個…我這是本能反應知道嗎?」

小女孩遲疑了一下,說道:「你也挺喜歡小錢錢的嘛。」

身為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優秀青年怎麼能容忍被打上貪財的標籤呢?於是張涼便使出他的瞎雞兒亂扯之道,說道:「這你就不懂了吧,在我們那裡有伙人專門騙錢,我這就是新型防詐騙方式。只要不管別人說什麼,我就是不給錢,我就不會被騙。」

小女孩無奈地說:「好吧,我在學習中文時也聽過什麼詐騙之類的。」

見小女孩相信了,張涼便將紙遞給她說道:「所以你能幫我寫下名字么?」

小女孩輕哼一聲,回答道:「你叫什麼?」

「張涼,你呢?」

「含清凝。」

……

月魚重新回到教室,不知道說了什麼。張涼發現教室里其他人都已坐好,似乎是進入了修鍊狀態。

整個教室就只剩下張涼和前排聶墨沒有修鍊了。在這個整齊的教室里顯得很突兀。

月魚一眼就注意到了張涼和聶墨,便向他們走去,問道:「你們兩個在幹什麼?」

聶墨:「老師,我不會!」

張涼:「阿巴阿巴。」

月魚捂臉,說道:「其實我懂中文。」

張涼有點尷尬,說道:「啊這…我不會。」

月魚無奈嘆了一口氣,用精神力牽引張涼和聶墨體內的靈力流動。

張涼發現,靈力流動的十分順暢,身體在自然而然地完成這一過程。彷彿已經經歷過無數遍似的,想必就是掣之前控制這具身體弄的。

張將感受着這新奇的修鍊,只覺得靈魂都得到了升華。

再看月魚,遊走在教室中,不斷修正學生們的錯誤。八階的她,教導一群未入階的學生還是很簡單的。

《古仙庭之九界歸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