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顧總別虐了,夫人已經被你逼瘋了
顧總別虐了,夫人已經被你逼瘋了 連載中

顧總別虐了,夫人已經被你逼瘋了

來源:google 作者:白濯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星辰 現代言情 顧驍墨

【偏執+追妻火葬場】顧驍墨恨冷星辰,六年前冷星辰的媽媽和顧驍墨的爸爸私奔了,帶着顧家最重要的產業,而顧驍墨的媽媽不堪忍受這些最終選擇離開了這個世界,於是他將冷星辰困在身邊六年,讓她為她母親贖罪,在他心裏她就是和她母親一樣賤的存在六年的時間,讓她對他的恐懼植根在靈魂深處,她想逃,想要擺脫這無止盡的痛苦,可卻不知他早已為她丟了魂失了魄……展開

《顧總別虐了,夫人已經被你逼瘋了》章節試讀:

顧驍墨感受到她的異樣,冷冷一笑:「怎麼了?被嚇到了?難道你和那個男同學有什麼不一般。」

「沒,沒有!我們只是普通朋友關係。」

看着她這麼急於否認的樣子,顧驍墨更加不爽,臉上的陰鬱更甚:「哦?是嗎?」

「是,我們真的沒什麼。」冷星辰慌張地說。

「最好這樣。」他嘴角冷冷一勾,「冷星辰,你記住了,你是一個罪人,你一輩子只能在顧家做傭人贖罪,什麼戀愛、婚姻、自由你想都不要想,那不是你配擁有的。」

她聽着他這些殘忍的話,心一瞬間低沉下去,有一股憤懣在胸腔徘徊,難受、痛苦、絕望將她填滿,握着浴球的手收緊,最後卻慢慢放了開:「是,少爺。」

這樣乖順聽話?怎麼都覺得虛假,這個女人被他打壓了六年心裏應該很多怨氣吧?可卻不表現出一絲一毫,某天如果說她要拿把匕首殺了他他都信。

顧驍墨默了默,面無表情地說:「繼續給我搓澡。」

她拿起了浴球繼續給他搓背,無意間指背碰到了他的肌膚,引得他肌膚一陣輕顫,氤氳的水汽繚繞到他精緻的臉龐,將他的情緒掩藏了起來,讓人看不真切。

冷星辰卻並沒有意識到什麼異樣,繼續像個機械人一樣做她一個下人該做的事,後背擦完了,她又移到前面替他擦身子,從脖子的地方往下擦,一直挪到他勁·實的胸前,溫熱的觸感讓他的肌膚輕輕顫抖,當她細膩的指尖一次又一次碰到他的肌肉時,顧驍墨呼吸一窒,扣住她的肩膀就將她帶入了溫熱的水中。

冷星辰本來坐在浴缸的邊緣,突然被這麼一帶,她一個不穩摔進了盛滿水的浴缸中,噗嗤!浴缸中的水四濺開來,她整個身體瞬間濕透。

「啊!」她尖叫起來,伴隨而來的是滿臉的驚恐。

男人卻在她慌亂不已的情況下攬住了她的腰身,讓她穩穩地坐到了他的雙腿之上。

冷星辰臉上的驚恐更盛,立即掙紮起來:「你幹什麼?你放開我!」

「別動!」他略帶低啞的聲音卻響了起來,臉上的警告之意明顯。

她再也不敢動彈,緊張地看着他的臉心提到了嗓子眼兒,她甚至能聽到自己的心跳。

顧驍墨的眸色越來越深,見她一副受傷小鹿般的模樣,托起她的下巴一下子吻了下去,另一隻手扣住她的後腦勺讓她無法動彈。

冷星辰呼吸一窒,想掙扎卻使不上一絲力氣,氤氳的水汽將她包裹,腦子也一瞬間變得不清醒,呼吸間全是濕潤的空氣,讓她感到無力而絕望:「顧……驍墨……你放開……」

「別動,不然有你好受的。」

她的心驀然跌入谷底。

他不知吻了多久,當他終於將她放開時,冷星辰立即從他身上爬了起來,帶起一浴缸的水從裏面站了起來,然後略帶驚恐地退出好遠。

他看到她這副樣子,邪氣地輕笑一聲,驀然從浴缸里站了起來,扯過一旁的浴巾裹在身上。

此時的她就像一隻落湯雞,弱小又可憐。

他卻轉身離開了浴室,也不知幹什麼去了。

沒過多久,他又折返了回來,手上竟拿着一套她的乾淨衣服。

他將衣服放到旁邊,然後就去脫她的衣服,解開第一顆扣子時卻被她扣住了手腕。

「你幹什麼?」她害怕地問。

「替你換衣服怎麼了?」他漫不經心地說。

「不需要我自己來。」

他的眉微微一蹙:「你在違抗我的意思?我今天就是想將你全身看光你又能怎樣?」

冷星辰的眼眶一紅,有史以來第一次懟了他:「你一定要如此羞辱我嗎?你不如讓我去死。」

他臉上閃過一絲詫異,沒想到她竟然敢這麼對他說話,可很快陰鬱和冰冷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臉上浮現出來,他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惡狠狠地說:「冷星辰,別以為我不敢對你怎麼樣!你這樣的賤人我羞·辱你又怎麼了?別忘了你就是和你媽一樣的下等貨,我能將你囚禁到死就是對你最大的寬恕了!」

「啊!」她因為恐懼而尖叫起來,脖子上的窒息感一瞬間讓她惶恐地睜大了眼,她抓住他的手腕想讓他鬆開鉗制,但是顯然只是徒勞。

她感覺胸腔里的空氣越來越少,額上的青筋暴跳了起來,內心的惶恐也越來越甚,顧驍墨就是一個惡魔,一個向她索命的惡魔!

當她以為她的小命就要交代在這裡時,顧驍墨突然鬆開了手,將她甩在了地上。

「既然你不想換那就這麼穿着,給我好好地待在這裡!什麼時候我氣消了再出來。」說完他就走了,攜着滿身的怒氣。

她見他走了,整個人都蜷縮了起來,緊緊將自己抱住,這種惶惶不可終日的生活到底還要過到什麼時候?

……

當天晚上,冷星辰就發燒了,因為穿着濕衣服在浴室里待了三個小時,還因為被顧驍墨驚嚇到了。

半夜她做起了噩夢,夢到了許多可怕的東西,而這些無疑都與顧驍墨有關,他就是她最大的噩夢。

大雨滂沱的夜晚,她跪在荒無人煙的墳地,周身有一個巨大的鐵籠將她困着,而顧驍墨就在這樣的夜晚里,打着一把黑傘走到了她面前。

他蒼白着一張臉,低沉而幽冷的聲音突然響起:「冷星辰,我能囚禁你到死就是對你最大的寬恕。」

「不……不……」

「你就好好待在這裡為你母親贖罪吧。」說著他轉身就走了,打着那把黑傘再次消失在了夜雨中。

而隨着他的消失,周圍墳頭卻一個個冒出無臉的人影,在青煙中一個個向她飄來。

她尖叫了起來:「不!不!顧驍墨你不能拋下我,你救救我,求求你了……你不能這麼殘忍!」

而在極度的惶恐中她就那樣醒了,冷汗淋漓的她睜開眼,然後就看見了昏暗雜亂的保姆間,是她睡覺的保姆間。

原來是一場夢,而她此時冷汗淋漓,頭腦昏脹竟是發燒了,因為畏寒她身體輕微地發抖,而腦子裡卻盤旋着夢裡的那句話,冷星辰,我能囚禁你到死就是對你最大的寬恕,冷星辰,我能囚禁你到死就是對你……

「不!不!不要!」她突然捂住了耳朵拚命地搖起了頭,「不!我不要一輩子活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

她要離開顧家,她要逃離顧家!第一次她生出了逃離的想法。

可就在這時,房門突然被人打開,顧驍墨竟忽然出現在了房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