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海難,流落荒島
海難,流落荒島 連載中

海難,流落荒島

來源:google 作者:老包家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蔚 秦凌池

作為一個熱衷於荒野求生的新青年女性,林蔚做好了一切登入荒島戶外裝備,本想跟着表姐他們公司包的輪船出海,結果悲催的遇上海嘯,這不徹底實現了她荒野求生的願望本以為很快就會有救援,結果卻告知這是一片不存在在藍星上的海域,好在求生者都有一個金手指,每生存滿一個月,就可以選擇三種東西作為求生者們在荒島上生存的保障展開

《海難,流落荒島》章節試讀:

林蔚又繼續朝秦凌池翻了一個白眼,「那麼多豬肉,你一下子能全吃的完?白天那麼熱,豬肉不得壞了?自然是拿鹽腌制之後做臘肉啊。」

「嗯,應該有不少,不夠的話,可以叫林清玄他們去礁石那邊看看有沒有海鹽,我記得我之前去那邊挖貝殼的時候,有發現很多海鹽的。」

「嗯,行吧,你記得和他們說下,不行了,我得繼續躺着,肚子太疼了。」林蔚說完又捂着肚子跑進了帳篷裏面。

秦凌池皺着眉頭有些擔心的看着林蔚鑽進帳篷里,糾結了一下,要不要進去問問她怎麼才會舒服點。

「咳,那什麼你肚子很痛嗎?」

秦凌池鑽進帳篷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關心林蔚的身體狀態。

「嗯!」

林蔚已經痛的都不想講話了。

「怎麼樣你才會舒服些?」

「有溫熱的東西敷在肚子上,就會好點,可咱現在也沒有那個條件呀。」

秦凌池遲疑了一下,用他的手鑽進她的衣服里,貼在她肚臍眼的皮膚上。

然後,兩個人都紅了臉。

「那個…怎麼樣?好點沒?」

林蔚:阿這…讓我怎麼回答?很羞澀好不好,雖然咱也不是古代人,沒有那麼多男女授受不親之類的,可是第一次和異性這樣親密接觸,還是很羞恥的好不好。

「嗯?」

林蔚無語的望了望帳篷頂,「好,好點了。」

「那就好,雞湯還有很久才能好,我先幫你捂着點肚子,一會我去盛雞湯的時候你自己拿手先捂會,等我回來…再繼續幫你捂。」

林蔚:為什麼周圍那麼多粉紅色的心形泡泡?

秦凌池:會不會認為我在吃她豆腐?萬一把我當色狼了怎麼辦?怎麼也不回我一句話?這樣讓我好尷尬啊。

「…」

兩人就這樣,一個人看着帳篷頂,一個看着帳篷外,秦凌池的手還在林蔚衣服里貼着她的肚臍眼放着。

等陳思文過來打開帳篷的時候就見到了這一個畫面,和秦凌池四目相對,然後,秦凌池的想法是: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陳思文先是懵逼了一會,然後,「啊,啊,對不起,對不起,你們繼續,繼續!」

隨後退出帳篷,走了兩步又覺得不對。

「嘿,我說對不起幹啥?」

然後又返回帳篷內,這次是六目相對,秦凌池和林蔚都看着她。

「…」

「…」

「…」

陳思文:好尷尬啊,你們怎麼不開口說話呀?

林蔚:尷尬癌都犯了,算了,隨緣吧!

秦凌池:反正尷尬的不是我!

幾人看到陳思文站在帳篷門口像個雕塑一樣,好奇的走過來,然後,現場又多了4個雕塑。

四周一片寂靜,過了十分鐘左右,還是林清玄先開口打破這份寂靜。

「那啥…我什麼都沒有看到,我去弄豬肉了。」

「呵呵呵…我也什麼都沒有看到,我去看看那個土窯怎麼弄哈。」

「哦,我也一起去看看那個土窯。」

「啊哈哈,我柴還沒有劈完,我繼續去劈柴了。」

「我…嗯,我要去做什麼來着?」

幾人都各自找到借口開溜,就剩下何穎一個人在這裡,不知所措。

「我怎麼知道你要做什麼?你要是有空就去幫我看看雞湯燉好了沒有吧。」

秦凌池面無表情的對着何穎說。

林蔚覺得自己已經尬出天際了,而秦凌池居然還能這麼淡定,不虧是能做一個大公司總裁的人,臉皮不是一般的厚。

「咳,你是不是忘了什麼事?」

「什麼事?」

林蔚繼續翻白眼,「臘肉的事情。」

「哦,那不是你現在肚子不舒服嗎?」

林蔚深吸一口氣,露出她自以為很完美的微笑,對着秦凌池說,「我沒事了,你先去處理這件事。」

「好!」

等到秦凌池出去之後,林蔚終於鬆了一口氣,她覺得他要繼續在這裏面,到時候其他人一定會想入非非的。

結果,秦凌池出去五分鐘後,又打道回府,把手繼續伸進林蔚的衣服里貼着肚臍眼。

林蔚:「…」

先讓我死一死吧!

等雞湯好了,秦凌池扶着林蔚出去吃飯的時候,就感覺周圍異樣八卦的眼神在他們兩個人中來來回回的。

林蔚只好狼吞虎咽的趕緊把東西吃完,繼續回到帳篷里躺着,秦凌池以為她肚子還是很不舒服,也快速的吃完東西就跟着進了帳篷。

林蔚見秦凌池進來先是一愣,「你進來做什麼?一會我姐她們還要不要進來睡覺了?」

「啊,那個,蔚蔚啊,沒事,姐今天跟你何姐睡外面,不着急。」

「我…!」

林蔚臉紅的跟猴屁股一樣,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被陳思文他們誤會了覺得臉紅。

反正最後林蔚對着秦凌池哼了一聲,轉過身去拿個後腦勺對着他。

秦凌池也不惱,而是嘴角輕輕上揚,大手一直貼在她肚臍眼上,也不曾離開。

直到耳邊傳來林蔚均勻的呼吸聲,他才由坐着,慢慢的躺下來,轉過身用胸膛貼着林蔚的後背,閉着眼睛睡著了。

半夜的時候,因為林蔚穿的是短袖,覺得越睡越冷,不由自主的不斷往身邊唯一一個發熱體靠近,感覺不夠暖和還轉過身,直接把頭埋進的他的懷裡。

秦凌池睜開眼睛看了看在自己身上拱了拱身子的女人,知道她一定是冷了,只好用一雙手把她抱緊往自己懷裡靠過來。

於是早上醒來,林蔚就發現自己正睡在秦凌池的懷中,他還緊緊的抱着自己,就感覺很不真實,以為自己在做夢。

「醒了?肚子還痛嗎?」

秦凌池感覺到懷中的小人有了動靜,沙啞的嗓音開口問道。

估計是剛剛才醒,所以秦凌池的嗓音雖然沙啞卻不難聽,還帶着些許的鼻音。

「一大早的,要不要來這麼一場聲音盛宴?不知道人家不僅是顏控而且還是聲控嗎?」

林蔚自以為小聲的嘀咕,秦凌池聽不到,可卻一字不落的輪到了他的耳里。

「嗯?說什麼?」

「沒什麼,好多了,你可以放開我了。」

秦凌池也沒有說什麼,很乾脆的放開了林蔚,就走出帳篷,準備去洗漱了。

「???這麼乾脆的嗎?不再磨嘰會嗎?所以,撩完就跑?」

林蔚覺得自己簡直快要被秦凌池氣瘋了,不過今天是大姨媽的第三天,肚子已經不痛了,加上昨晚又喝了一碗暖烘烘的雞湯。

當林蔚走出帳篷的時候,其他幾人看見林蔚都是露出曖昧的眼神,盯着林蔚雞皮疙瘩起了一地,只有何穎欲言又止的看着她。

林蔚也沒有那麼多心思想有的沒的,就想跟他們解釋下,「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啊?我們想的哪樣?我們可什麼都沒有想喔!」

啊…林蔚抓狂,這事能不能過了?就很煩,本來就沒有什麼,結果,這一解釋就跟沒解釋一樣,越解釋越說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