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海賊商店,開局惡魔果實幻獸種
海賊商店,開局惡魔果實幻獸種 連載中

海賊商店,開局惡魔果實幻獸種

來源:google 作者:紅燒白糖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楚墨 遊戲動漫 紅燒白糖

【惡魔果實,異能覺醒,都市廢土】廢土之上,努力活着永遠是第一法則隨着異能的覺醒,一些人的目標不僅僅局限於活着楚墨,在來到這片大陸之後,得到了一本海賊漫畫書沒想到漫畫書裏面的東西通過做任務,獲取「貝利」來購買【人人果實.幻獸種.尼卡形態】:永久效果【雷鳴八卦】:限時3小時【閻魔】:限時5小時【娜美】:夢裡什麼都有展開

《海賊商店,開局惡魔果實幻獸種》章節試讀:

「哎,去吧!一定要安全回來。」

「嗯,我會的村長爺爺。」

楚墨用力的點了點頭。

接着村長又艱難的選了九個村民。

囑咐了一些東西。

……

四月的天氣,已初顯燥熱。

昏黃的天空又增添了幾許煩悶。

一支連綿的車隊正行駛在荒原上。

楚墨坐在車隊的卡車上望着荒原里。

剛剛。

兩隻交配的巨蜥。

因為車隊的經過。

嚇得迅速逃離。

他們好像怕人類對它們有不好的想法。

「小墨,進山之後牢牢跟在我們身邊,不要亂跑。」

坐在車廂最前面的於老六對着楚墨說道。

「雖然你有在荒原上狩獵的經驗,但是大山裡的野獸可不是荒原上那些比得了的。」

於老六是梨村進山最多的人。

也是最熟悉雞抬煤山的人。

對楚墨的囑咐。

是怕他不知道大山的兇險。

雞抬煤山是個野獸橫行的地方。

雖然吃掉劉大郎的那種強大變異獅虎獸不常見。

但是只要遇見就沒有能逃脫的。

隨着車隊的前進。

已經在遠處就可以看見雞抬煤山了。

雞整個卧在地上。

雞頭處因為風沙的聚集形成了一個球形山包。

路過雞頭。

雞身則長滿各種樹木。

四月的季節。

使得整個山更加蒼翠。

……

「下車。」

雞抬煤山綿延數十里,這次來的是位於雞腹部的位置。

楚墨他們在聽到命令後,先後下了卡車。

山腳下,要塞外各個村落的人聚集在此處。

楚墨觀察着各處。

人群前站着一排持槍的士兵。

而村民們手裡則拿着鏟子與柴刀。

身上則背着要塞派發下來,裝煤精用的背包。

裏面有準備的三天用量的水和食物。

楚墨也有相同的配置。

三天後他們就會下山。

將煤精交給等待在山下的士兵。

煤精是類似於鑽石一樣,需要細心尋找的東西。

在這座山的各處都有。

一般在地表下四五十公分的地方。

村民需要用鏟子掘開各處的土地來尋找。

楚墨不知道為什麼只有中旬後三天的時間可以採集煤精。

問過於老六他們,他們也都不知道。

於老六因此還說了楚墨一句。

「要塞說什麼咱們就做什麼,你難道想在這吃人的大山裡多待幾天?」

楚墨自然是不想的。

他想的是只需要熬過這三天,保護這二十個村民的安全就夠了。

這樣他就能得到那任務獎勵的三萬貝利。

可以買下那顆果實。

吃下它,自己就可以成為橡膠人。

可以開一二三四五檔。

然後。

腳踢凱多,手擒大媽。

想着,不自覺的微笑就在臉上洋溢了起來。

「你還有心情笑,態度放端正。」

已經代入漫畫的楚墨,被於老六的當頭一擊,給打回了神。

此時於老六正一臉嚴肅的看着他。

「跟在我身邊,別自己亂走,聽見沒!」

「知道了,於叔。」

楚墨訕訕的摸了摸自己被打的地方,又把手伸進懷裡摸了摸。

懷裡有他這次進山的信心來源。

可不能弄丟了

「這次的區域是巨峰石到白花溪,出了這區域出事了後果自負,沒出這區域出事了後果也自負。」

這說的不是屁話嗎?

「還有別想着私藏煤精,後果你們也清楚。別想着偷懶,得到煤精的多少,可是關乎着你們村落的資源供給量的。」

「知道了嗎?」

眼鏡男站在人前,語氣嚴肅,凝視着前方,告知着這次搜尋的區域,同時警告着村民。

「一村一隊。」

「進山!」

隨着話聲,士兵們分開立在了兩側。

大概二三百名村民,在士兵目光的注視下,拎起鏟子,自然而然的進山了。

進山後,每個村都分別走了不同的路。

去了不同的方向。

楚墨跟隨在梨村人的身邊。

周圍的樹木擋住了些許陽光,被多次踩踏形成的上山路,略顯斑駁。

聽說山裡野獸多。

只是楚墨並沒有發現有野獸走過的痕迹。

「就這裡吧,大家不要分開太遠,相互之間可以照應。」

於老六是這次梨村的領頭人。

同時見到這片空地,視野開闊,可以事先察覺危險。

並且這種樹木生長不多的地方很可能有煤精的存在。

所以他選擇讓大家在這片空地停了下來。

梨村的村民們就在這處沒有樹的空地上停了下來。

接着都把包放在了地上。

從包里拿出水,喝了一口。

就各自的拿起鏟子在地上挖了起來。

楚墨見大家都很自覺的幹上了活。

也將鏟子拿在手上挖了起來。

「知道煤精長什麼樣嗎?你就挖上了。」

於老六走到了他的身邊,問道。

「不知道。」

楚墨很乾脆回答了一聲。

「先跟我身邊,我教你怎麼挖。」

於老六知道楚墨第一次上山,干這種活可能不熟練。

所以特意過來向他教導道。

這就是被剝削之人的覺悟嗎!

楚墨不禁想到。

楚墨就拿起鏟子跟在了於老六的身邊。

於老六每從地里挖出一鏟土。

都會細心的翻看一下。

就這樣。

當於老六挖到第六個坑的時候。

終於。

在一鏟子的土裡,找到了一顆煤精。

楚墨是第一次看見這東西。

顏色上。

比鑽石晶瑩剔透。

大小上。

與一枚硬幣差不多。

「就是這東西了,這東西在要塞里可是非常重要的東西。」

於老六給楚墨展示道。

「於叔,有多重要?」

楚墨好奇問道。

他也想知道要塞用這東西幹什麼。

「嗯…嗯…!你知道那些幹啥,就很重要就完事了,私藏會死人那種。」

於老六嗯了半天,一下子被問住了,臉上有些掛不住,氣急的說道。

他也不知道這東西是幹什麼的,就知道有一次跟他一起進山別的村的。

將煤精塞進了菊花里。

被檢查出來之後。

被弄的那叫一個慘。

想起來都有些打哆嗦。

「知道了,於叔,我去了。」

「嗯,別走太遠。」

「好的,於叔。」

轉眼。

就到了晚上。

楚墨他們聚集在一片小溪處。

升起了幾堆篝火。

楚墨和於老六幾人,坐在火前。

火上此時架着一口鐵鍋。

鍋里臘肉與胡蘿蔔一起煮出的香氣,縈繞周圍。

楚墨一直處在提心弔膽中。

這又是溪邊,又是點火做飯產生香味。

怎麼總感覺是作死的節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