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寒門崛起
寒門崛起 連載中

寒門崛起

來源:google 作者:周大番茄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妍 李公子

穿越第一個月,被架去縣府任女人挑選怎麼辦?一個素未蒙面的女人,竟然要當我老婆?還要給我生猴子,還要給我納小妾?這麼開明的老婆哪裡找?朝代混亂,時局動蕩,身在鄉野指掌千里之外又怎樣?外敵入侵,想搶我的錢?做夢!展開

《寒門崛起》章節試讀:

  「孫叔經常進山,對山裡的環境比較熟悉,我需要你每天進山幫我挖石頭!」
  「取石的地點,一天可以兩趟來回。
每次不需要太多,只三十斤即可。」
  石頭不是動物,背的太多,每天這麼跑,即使孫天賜身強體壯也吃不消的。
所以李豐年把份量定在了三十斤左右,不重不輕。
  「稍後我會帶你去取石的地方!」
  李豐年看向張鐵頭,「張叔幫我去山腳,伐些手臂粗的木材來,我要在院子里蓋一個草棚子,以及架設兩座大翁!」
  張鐵頭是村子裏地地道道的農人,搭建草棚子什麼的,他比李豐年要更加專業。
幾乎李豐年一開口,他就知道該怎麼做了,提起柴刀就去砍樹。
  李豐年則是帶着孫天賜,前望那條有岩鹽礦石的裂縫。
一行還帶了鋤頭,柴刀。
孫天賜並不知道那些石頭裏面含有岩鹽,就算知道,也不知如何提煉。
  炒菜總不能放幾個石頭進去吧?
  到了地方,兩人一起把裂縫周圍的雜草清理乾淨。
裸露地表的岩鹽石塊是很小一部分,大頭還在地底下。
眼下用鋤頭能挖出來一些,到了後面就應該需要專業的挖礦工具才能開採了!
  兩人一人背着一個籮筐,一人背着布袋,加起來五十斤左右,便往回趕。
等到了小院,正好是中午。
按照時間來算,下午還可以去一趟。
  小院東邊,是劉妍開墾的三塊菜地。
西邊的籬笆被張鐵頭推平,現在一根根的木樁拔地而起。
張鐵頭搭建的草棚子,至少有五十個平方大小,只是做了樁,還沒有封頂。
  「張叔,你幹活可真快!」
李豐年感嘆道,要他一個人搞這些木樁,怕是一天都搞不回來。
  而這一切,都只是用廉價的一個銅板買來的!
  在這僱傭的勞動力,比現代要廉價百倍。
而且沒有什麼勞動保護法,要是出現受傷,死人的情況,絕不會有家屬找主家的麻煩。
  景朝的風氣如此,已經刻在他們的骨子裡。
  「那是,這村子有好幾家房,都是我親手搭的嘞!」
張鐵頭得意的說道,「明天應該就能上房頂鋪茅草了!」
  李豐年搖搖頭,「先吃飯,吃完飯我和孫大叔幫你,搭好草棚子,架起大翁,我晚上要用!」
  劉妍已經做好了飯,還有一斤排骨悶在飯里。
她看李豐年滿頭大汗,心中不忍,怯生生的把他拉進屋子,「當家的,給你擦擦,幸苦啦!」
  她沒有李豐年高,踮起腳尖挺起胸膛,輕輕給李豐年擦拭,也許是靠的太近,讓他有些被頂到。
  這該死的壓迫感!
  「公子**,可要小心些,明天還能進山背石頭嘛?」
  「公子何等人物?
怎麼能天天跟你去背石頭?
不過小娘子,還是要照顧公子身體打緊!」
張鐵頭兩人的笑聲傳來。
  唰~劉妍臉上當即浮現一抹紅暈,滿是嬌羞!
畢竟初經人事,她一早上走路,鋤地的時候姿勢都極其彆扭。
  都怪昨天晚上米飯吃太飽了!
  「當家的,我能幫你什麼?」
看着李豐年忙裡忙外,她心裏很想幫忙,可又怕幫倒忙。
  李豐年摸了摸她的頭,這般親密的舉動,劉妍現在還很不適應,覺得渾身觸電一般。
  「你能管賬嗎?」
  等未來發展起來,資金分配管理非常重要,而且財務工作不能交予外人之手,李豐年又不可能天天做財務。
  可頭疼!
  劉妍是管財務的最佳人選!
  「我~」劉妍面露難色,「公子,我沒上過學堂~」  這個朝代重男輕女思想非常嚴重,普通女子根本沒有資格上學堂,也沒有那麼多的錢給她們上學。
只有貴族,才有一線可能讓女孩讀書認字!
  「這個好辦,我會抽空教你的!
眼下張叔他們的酬勞,你會算吧?」
  劉妍點點頭,她是沒上過學,但不是蠢。
基本的運算,平日里耳濡目染也就會了!
  「公子,再不出來飯都涼了~」  「瞎說什麼?
咱們公子是那種一頓飯時間的人嗎?
我看他得一個小時!」
  「一個小時?
那是牲口!」
  「咳咳!」
李豐年滿臉黑線的走出房間,瞪了兩人一眼,「好好吃飯,你管我多長時間?」
  當天下午,有李豐年和孫天賜的加入,草棚子的進度很快。
本來也就是四角打上木樁,做好頂梁,再蓋上一層層編織好的茅草即可。
  到了傍晚的時候,一個幾十平方的草棚子就搭建好了。
而且地面還用石頭,濕泥,壘起了兩座大灶台,上面放着兩個能容下兩桶水的水缸。
  李豐年十分滿意,拍拍手裡的灰塵,笑道:「小妍,給二位叔叔今日酬勞!」
  劉妍轉身給他們兩個,一人拿了兩塊銅板,「公子說兩位叔叔盡心儘力,這多出來的一個銅板,是多謝二位叔叔幫忙!」
  多出一個銅板,是李豐年讓她給的。
儘管一天一個銅板,已經讓兩人滿足,但他還是覺得酬勞太低,心中有愧!
  商人重利,但他不單純是商人,他還是個有血有肉的人!
  「這?
~公子,您給的太多了!」
張鐵頭驚道。
  「是啊公子,我們說好了酬勞,再多要您的,心裏不踏實!」
  多麼樸素的鄉民啊!
  李豐年故意板著臉,「二位明天如果還想來,就收了錢,速速回去休息好!」
  看他像真的生氣,兩人嚇的一激靈。
  「多謝公子好意,那明日我二人,一定準時!」
  送走孫張二人,李豐年找來柴火,要生火燒水。
劉妍趕緊攔住他,「當家的,燒水這種粗活怎麼能你來干?
讓我來!」
  多好的媳婦啊!
  李豐年讓她來燒兩座大水缸,而他則拿了一把柴刀,敲擊那些背回來的石頭。
含鹽高的石塊,大多很脆,一敲就基本能敲碎。
把石頭敲成細碎的小塊,能讓岩鹽更好的溶於水中。
  今晚就要煮兩缸滷水!
  白天的時候還跟張鐵頭借了個大缸,一根中空的竹竿,架在大缸上頭。
還有一層細密的輕紗布,包裹在大缸口的位置。
  這是李豐年做的過濾裝置。
  只要把滷水倒入竹竿,順着竹竿經過紗布過濾,流入大缸裏面。
  這樣就不用他天天抬來抬去那個煮滷水的大翁!
  後續他還打算製造一個岩鹽生產的流水線,批量生產!
  「公子,原來製鹽那麼簡單!
那些鹽號還把鹽的價格定那麼高,真是可惡!」
劉妍氣鼓鼓的說道。
  「並非如此,鹽號的鹽是從內陸海,以海水曬鹽等方式提煉出來的。
而且儲藏,運輸成本高,定價高也正常。」
  「你只是把製鹽看的簡單,你事先可知道哪些石頭有鹽含量?
你可知道煮滷水,鹽就會析出?」
  歷史上很多發明都是非常偶然的,比如火藥,誰也不知道硫磺和芒硝加在一起會爆炸。
誰也不知,草木灰和豬肉混合能製作肥皂。
  這個朝代也沒人知道,哪一塊石頭有岩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