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寒門小地主
寒門小地主 連載中

寒門小地主

來源:google 作者:東一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湘雲 李玄

李玄神色誠懇,說道:「岳父的話句句在理,之前是小婿太糊塗了」「這不是一句糊塗就能解決的」葉擒虎大袖一拂,頗有些不耐煩.........展開

《寒門小地主》章節試讀:

今天給朋友們帶來東一方寫的《寒門小地主》,刻畫了精彩內的故事。
小說精彩片段:...「愣着幹什麼,回來得正好,坐下來吃飯。」
李玄笑着說話。
葉湘雲回過神,心中有些驚喜,問道:「夫君,這是你做的?」
「家裡也沒有其他人,不是我還能是誰?」
李玄神色輕鬆,說道:「家裡沒什麼吃的,就剩下一點米和面,我熬了粥烙了餅,今晚上咱們簡單吃點。」
葉湘雲歡喜的坐下,看着李玄給她拿碗筷,看着李玄給她盛飯,心中更滋生出異樣的感覺。
更開朗了。
更體貼人了。
這是葉湘雲此刻的最大感觸。
曾經葉湘雲嫁給李玄,李家有丫鬟時,家裡處處有規矩。
夫妻兩人坐在一起,沒有夫妻間的那種溫馨交流,只有夫為妻綱的上下關係,淡漠而疏離,生活一板一眼的。
等到家裡徹底破敗後,宅子沒了,兩人在這破屋生活時,葉湘雲仍是伺候着李玄。
吃飯是葉湘雲準備好碗筷,洗臉洗腳是葉湘雲親自伺候。
而且李玄和葉湘雲的交流很少,關係是夫妻卻又很疏遠。
葉湘雲覺得,生活就該是現在這樣,雖然平淡卻很好。
這樣的日子,才有奔頭。
葉湘雲收起歡喜的心思,拿起碗喝了一口粥,眼前一亮。
粥的味道很好,即便是陳米熬粥,可是米粒徹底散開,混合在水裏面,早已經不分彼此,入口柔和,而且米香味也激發出來。
葉湘雲又吃了塊麵餅,麵餅薄而軟,吃起來軟軟糯糯的,更是美味。
李玄看着這一幕,也是笑了。
兩人呼啦啦的喝粥,本就不多的粥和麵餅,全都進入兩人肚子裏面。
葉湘雲擱下筷子,一臉震驚的模樣,雀躍道:「夫君什時候學會做飯的?
妾身也會熬粥,就是沒有夫君做得好。」
李玄臉上浮現出一抹自傲神色,他十多歲就出門學藝,先當學徒再當墩子切菜,然後慢慢上灶炒菜。
做菜做飯這樣的事,對他來說太簡單。
這一餐,太普通不過。
「本來就會,以後我會做更多好吃的,讓你嘗遍山珍海味。」
李玄看着葉湘雲回答。
葉湘雲被李玄灼熱目光看着,竟有些小嬌羞,她不怕苦,也不怕累。
如果怕苦怕累,就不會嫁給李玄,更不可能一直堅持到現在。
她看着眼前李玄,只覺得之前所有的付出和煎熬都值了,心中充滿希望。
「夫君,今天我去洗衣服,算上之前的活,一共結了二十文錢,你收好。」
葉湘雲取出了一個小袋子。
哐當!
哐當!
一枚枚銅錢落在破舊的小桌上,二十文錢堆堆疊疊的在一起。
葉湘雲像是土撥鼠般,一點點扒拉銅錢,仔細又數了一遍,確認無誤才朝李玄推過去,再度道:「夫君,你是男兒,身體恢復後出門在外得有錢傍身。
這些錢,你收好。」
李玄笑着推回去,說道:「男主外,女主內,錢你收好,我也沒什麼用錢的地方。
湘雲,我經歷了一回生死,看透了也看明白了許多。
我,不會再自暴自棄,會重振李家,一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葉湘雲點頭,心中卻想着。
李玄是真的變了。
昔日的李玄,巴不得手中的錢多點,才好結交狐朋狗友,拿去呼朋喚友打造所謂的人脈關係。
可是這些人脈,在李家崩塌的那一天,沒有一個人來探望過幫扶過。
葉湘雲迅速收起所有的銅錢,說道:「這些錢我暫且收着,我們得攢錢。
今天攢一點,明天攢一點,遲早能存到錢,爭取把李家的老宅買回來的」「放心吧,會做到的。
我會讓你,有無數的土地和住宅,會有數不完的錢。」
李玄豪氣干雲說話。
葉湘雲輕笑着點頭。
李玄的話,她其實不怎麼相信。
對她來說,夫君變好了,她就很滿足。
如今要買回老宅,必定遙遙無期。
其他的,葉湘雲想都不敢想。
「李玄,給我滾出來。」
忽然,凶神惡煞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李玄眉頭一挑。
聲音是他老丈人葉擒虎的,這是青山縣的商人。
葉湘雲面色大變,她迅速道:「夫君,你留在家裏面,我去和爹爹說,千萬別出來。」
「我也去。」
李玄直接站身。
兩人剛準備去外面,葉擒虎帶着一眾隨從直愣愣進入。
葉擒虎年近五十,身穿一襲黑色長袍,殺氣騰騰。
他掃了眼女兒,就死死盯着李玄,咬牙道:「李玄,好歹你是個帶把的老爺們兒。
當初湘雲嫁給你,老子就不同意,小丫頭不知道怎麼的,非你不嫁。」
「嫁人也就罷了。」
「你如果爭氣,也還好。」
「可是你呢?
聽人一說,就把老宅賣了,把家產土地賣了,連湘雲陪嫁的嫁妝都賣了,你還有沒有腦子?
作為一個男人,活到你這份兒上,真是丟人。」
「一句話,你們和離,各自體面。
你李玄愛怎麼樣就怎麼樣,老夫帶走湘雲。」
葉擒虎極為強勢,甚至他的隨從,都已經是躍躍欲試,要準備抓走葉湘雲。
「爹,我不同意。」
葉湘雲一步就站出來。
她所有的柔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倔強神情,擲地有聲道:「我嫁入了李家,就是李家的人。
我寧死,也不會離開夫君的。」
「你傻啊。」
葉擒虎更是恨鐵不成鋼,氣得跺腳,憤憤道:「你身邊的這個混賬,自詡國公後人,可是蜀國開朝至今快兩百年,國公後人還有個屁用。
偏偏他自鳴得意,還眼高手低,瞧不起這瞧不起那,他就是個廢物。」
「這樣的一個廢物,你還跟着他?」
「圖什麼呢?」
「你看看自己的臉,蒼白中透着一抹蠟黃,可還有昔日羊脂白玉般的光澤?
再看看自己的手,可還有昔日的纖細柔軟?
你在家裡,一向是十指不沾陽春水,你的手是撫琴弄墨的。」
「如今,你的手都幹了些什麼?
真當我這個當爹的,不知道嗎?」
葉擒虎呼吸急促,憤怒道:「跟着這樣的人,一輩子窩囊,沒有前途的。」
葉湘雲毫不遲疑道:「爹,路是女兒自己選的,不論將來如何,我都會走下去。
夫君如今落魄,可是他年,未必沒有輝煌的機會。
我知道爹爹寵女兒,是為了女兒好,可是我無悔選擇。
您要帶我回去,就只能帶着我的屍體回去。」
她直接拔出簪子,擱在脖子處。
李玄頗為尷尬。
前身的鍋啊!
李玄一步站出來,神色謙遜,拱手行禮道:「岳父。」
葉擒虎怒目而視,很不待見李玄,強勢道:「別喊岳父,我承受不起。
還是那句話,你要真的是個男子漢,就放湘雲一條生路。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
你能給她幸福,老夫也不阻攔。
可是你摸着良心說說,你對得起湘雲丫頭嗎?」

《寒門小地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