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旱災逃荒:從山大王到千古一帝!
旱災逃荒:從山大王到千古一帝! 連載中

旱災逃荒:從山大王到千古一帝!

來源:google 作者:會崛起的豐七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會崛起的豐七 軍事歷史 陳升

【種田+搞笑+空間+旱災逃荒+建立王朝】時逢大旱,民不聊生,餓殍遍野陳升魂穿至大奉王朝,成了馬蹄山山寨的寨主這個寨主當的相當不容易,幾百號小弟跑的只剩三個,陳升原打算一了百了,結果竟然觸發了……展開

《旱災逃荒:從山大王到千古一帝!》章節試讀:

眾人都看愣了。

那麼大個碗從哪……

嗯?!!

碗里是什麼?

全部視線集中在高出碗面那幾塊兒紅燒肉上。

「竟然是肉!」

「不可能!」

「我沒眼花吧?!二虎你快掐我一下。」

「肉!爺爺,是肉!」

數聲驚呼響起。

隨之大堂內不約而同響起咽口水的聲音。

陳升所見,有幾個人眼睛瞬間就紅了,就像着魔了般,恨不得撲上來將所有肉通通吃掉。

就連方瑤這樣的冷麵美人看到紅燒肉的那一刻,腳步都不由自主的前移了半分。

老黑和大虎的口水當場不爭氣的從嘴角流出來。兩人渾然未覺,眼睛死死盯着瓷碗。

紅燒肉散發的誘人香氣在每個人的鼻間來回遊盪。

令人呼吸都變得粗重。

色澤深紅,肥瘦相間的肉塊兒安靜躺在那裡。

簡直比一個赤身落體的美人還要使人心動。

「肉……」

少年孫武彷彿被無形的鎖鏈牽引,一步步向陳升的方向走去。

等到孫傳山察覺,孫武距離長桌僅剩一步之遙。

「小武!別犯傻?!快回來!」孫傳山厲聲呵斥。

孫武仿若未聞,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紅燒肉!

一步,兩步……

「唉!」孫傳山心急如焚,頓時不顧酸痛的身子,上前就要把孫武拉走。

陡然間。

破空聲起。

一道寒芒乍現!

伴隨着巨大悶響。

一柄雁翎刀斜插在少年身前。

他再上前一步。

必定身體某個部位會被削下!

孫武嚇得渾身一抖。

整個人全然清醒,冷汗直流,傻傻待在原地。

深深的恐懼感充斥腦海。

孫傳山趕忙摁着孫武跪下,拚命磕頭。

「大王饒命!小孩子不懂事兒,您大人有大量,千萬別和他一般見識,我孫兒他也是太久沒有見過葷腥,一時沒忍住,您……」

連珠炮似的求情從孫傳山的嘴裏說出來。

陳升也未阻攔,由着孫傳山說到口乾舌燥,筋疲力竭。

二女看不下去了,寧萱兒望着陳升水汪汪的眼睛帶着一絲就這樣吧的乞求。

方瑤面色更冷,想把陳升千刀萬剮的心都有,雙手攥成拳頭,骨節凸顯。

老人家那麼可憐,你還無動於衷。

沒回應她們任何一人。

許久後,陳升緩緩開口。

「想吃肉,不是不行。」

孫傳山呼吸一滯,斗膽抬頭看着陳升的臉。

這位山大王面相年輕,不似凶神惡煞之輩,可對方一直面無表情,實在猜不透在想什麼。

他也不懂這句話的意思。

老黑三人只是期待的搓手手,他們對大哥那是一萬個信任,不可能沒他們的份兒。

「在我這裡,年齡,長相,甚至背景一概沒有用。」

「想吃肉,很簡單。」

「忠誠於我,且證明你的價值。」

「換句話說。」

陳升攤開雙手。

「廢物是沒有資格享用資源的。在我的字典里,沒有不勞而獲幾個字。明白嗎?」

孫傳山似懂非懂點點頭。

陳升旋即看向老黑幾人。

「老黑,來!」

陳升抄起筷子,夾了一塊兒紅燒肉在空粗碗里,之後接連夾了四大塊兒才停手。

「謝謝大哥!」

老黑激動的接過粗碗,立即捻起一塊兒丟進嘴裏。

閉上眼慢慢咀嚼,享受這曼妙的一刻。

「香,真是太香了!能吃上這一口,讓老黑我砍自己一斧子我都願意!!」

接着盛給大虎,二虎。

三人碗中份量幾乎一般。

就是有差距,以三人的感情,也不會在乎那一星半點。

「大哥,你這紅燒肉哪弄的?!」大虎一邊吃着,一邊含糊不清問道。

那桶山泉水的出處,他本就好奇,結果大哥又拿出一碗紅燒肉!未免太驚世駭俗。

「少管,吃你的。」陳升沒好氣,一巴掌拍在大虎腦袋上。

大虎嘿嘿一笑,繼續悶頭吃肉。

大哥說啥,聽就對了。

看着三人大塊朵頤,其餘兩手空空的幾人皆是狂咽口水。

眼看還有半碗的紅燒肉尚未分配,繞是方瑤清冷的性子也不由急了。

只是一時間不知道如何開口。

兩分鐘後。

孫傳山率先張嘴,「大……大王,老朽我且會一點醫術,可以給寨子里的人看病,不知道有沒有資格……」

說到最後,孫傳山也沒太大底氣。

這個山大王性情難猜,能不能信任他,看不看的上他那點微薄醫術,都很難說。

陳升裝作感興趣的模樣,「哦?那你都擅長治哪些病?」

孫傳山的相關信息,真實之眼已經全部告訴他,陳升現在發問,主要是想看他有沒有耍心眼。

「回大王,一般的頭疼腦熱,風寒體濕正常都能治好,要說最拿手,還是治療骨折,脫臼等等。除此之外,最近幾年自學了點針灸手法。」

「如果大王不信,我現在可以給大王紮上幾針,保管去疲提神。」

孫傳山說著,一臉誠懇。

陳升搖搖頭,「不必了,信得過你。」

講罷,掂起筷子,咵咵咵,三塊兒紅燒肉加放到新的粗碗中。

孫傳山顫抖着手接過了粗碗,彷彿掉進夢裡,有種不真實感。

他先輕輕捏住一塊兒,油滋滋的觸感,肥瘦相間的紋理。

蹲下身子。

孫傳山將肉遞到孫武嘴邊,少年想也不想一口吞下,嚼了幾下,強烈的滿足感溢於言表。

老人接着自己吃了一小塊兒。

吃完後又將手指的油星吮吸乾淨。

陳升目光投到方,寧二女身上。

小姑娘家家要臉皮是共識。

不待她們說話,陳升先掏出兩隻碗,分別裝入三塊兒紅燒肉。

「這碗紅燒肉是今兒上午你們倆救我的報酬。」

「但也僅限這一回。」

「之後無論什麼食物,要是沒點本事,不作出貢獻,就別來我面前丟人了。」

寧萱兒雙頰微紅,向前一步,弱弱說道,「我……會做飯可以嗎?」

陳升笑眯眯道,「當然可以!雖然現在沒食材,但說不得以後會有。」

寧萱兒的來歷陳升清楚,馬蹄山最近一座城池,長野縣城外的一戶貧苦人家。和那些五指不沾陽春水的大戶小姐不一樣,自幼吃苦,性子溫和,為人善良。

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姑娘。

寧萱兒聽完,柳眉彎彎,靈動的眼睛中透着一股喜色。

上前雙手小心翼翼接過碗,陳升順勢摸了一把她那柔弱無骨的小手,搞得小姑娘臉色紅的如同熟透的蘋果。

「我的好萱兒就是美。」

逗寧萱兒,那是陳升每天的必備課,小姑娘太容易臉紅了,一紅就讓陳升忍不住心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