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豪門第一少
豪門第一少 連載中

豪門第一少

來源:google 作者:方知的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玉 牛力 都市小說

「我只想過普通人的生活,家族有再多錢都和我沒關係」作為全球頂級豪門的繼承人,方知很煩惱展開

《豪門第一少》章節試讀:

第10章:方知不能開除

「陳莉,你這樣做,對得起林天嗎?」

兩人已經到了快要結婚的地步,方知實在是沒有想到,陳莉竟然背着林天做出這種事情來。

被當場捉姦,陳莉情緒很複雜,驚慌夾雜着羞憤。

「方知,這事跟你沒關係,你就當什麼都沒有看到。」陳莉羞憤地說道,目光狠狠地瞪着方知。

「林天是我的兄弟,你說這件事和我有沒有關係?」

「我警告你,你別告訴林天,管好自己的嘴巴。」

「林天有知道的權利。」

「你個臭窮鬼,自己老婆被撬走了,非得把我和林天的感情也破壞掉是嗎?」

「你——」

周玉的確是方知的恥辱,僅僅一句話,就把他氣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張旺華很是不爽,本來很好的氣氛,硬生生被方知給攪和了。

他站起身指着方知,道:「沒有我的允許,誰准你進來的?立馬滾出去!」

張旺華人很瘦,像是發育不良一樣,站起來還沒有陳莉高,相比方知更是矮了一個腦袋。

方知本身就在氣頭上,張旺華這番話,無疑是在火上澆油。

隨手抓起煙灰缸,方知直接就砸了過去。

嘭的一下。

煙灰缸砸在桌角上,四分五裂,沒有砸到張旺華,卻把他和陳莉嚇得都夠嗆。

「把嘴閉上,有你什麼事兒?」方知厲聲道。

張旺華是個色厲內茬的主兒,氣勢瞬間弱了下來,不敢再跟方知叫板。

方知徑直走到陳莉面前,道:「林天對你這麼好,你哪怕有一點兒良知,都不該做出這種事情來。」

陳莉沒有說話,方知也不知道她心裏怎麼想的。

話落,方知轉身離去。

看到方知快出門了,張旺華這才敢開口說道:「來我這裡鬧事,你完了,等着被開除吧!」

方知停下了腳步,又重新看向張旺華,眼神異常冰冷。

頓時,張旺華嚇得一個激靈,簡直慌得不行,生怕方知衝過來給他一頓暴揍。

「你可以試一試,看能不能開掉我。」

方知走出辦公室,點上了一根煙。

他想不明白感情這玩意兒為什麼這麼操蛋,如今林天算是和他成為了難兄難弟。

方知有點猶豫要不要告訴林天,畢竟他那麼愛陳莉,知道以後肯定受不了。

嘆了一口氣,方知先是給李大富打去了電話。

李大富看到來電顯示,心裏七上八下的,生怕是手底下的人又得罪了方知。

「方少……您找鄙人是有什麼事嗎?」

「沒事,跟你打聽個事兒,希翼公司跟你有關係嗎?」

聽了這句話,李大富如釋重負。

「方少,希翼公司並不是鄙人的,而是您們方家旗下的產業,不過鄙人在裏面也有些許股份。」

方知微微一怔。

希翼公司是方家的?

感情是在自家公司上了幾年的班,這也太尷尬了吧!

不過方家旗下產業無數,像這種不知名的小公司多如牛毛,倒也不算稀奇。

「咳,我在這邊上班,有人想要開除我。」

李大富也無語了。

這位方家少爺癖好也太特殊了,居然跑去方家旗下的小公司上班。

而且還面臨著要被開除?

想要開除他的人,恐怕是不要命了吧?

李大富不敢多問。

「那我幫您聯繫希翼公司的董事長?」

「不用了,你不是股東嗎,幫我解決一下。」

「好的,方少。」

視線來到張旺華這邊。

自從方知離開過後,陳莉就梨花帶雨的,這可把張旺華給心疼壞了。

張旺華把她摟在懷裡,安慰道:「我的心肝寶貝,你可千萬別哭了,把我心快都給哭碎了。」

想到方知離開時的囂張模樣,張旺華也是氣的不行,這個膽大包天的東西,老子一定要把他給開除掉。

張旺華給人事部長陸福打去電話。

「陸部長,幫一個小忙,把我們部門一個叫方知的開除掉。」

「方知?」

陸福剛接到上面的電話,說是一個叫方知的職員,就算是天王老子都不能動他。

因此一聽到這個名字,他頓時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你確定是他?」

「對。」

「不好意思,方知不能開除。」

張旺華一下子愣了,方知就是他部門一個小職員,怎麼還不能開除了?

「陸部長,為什麼啊?」

「沒有為什麼,不行就是不行。」

話一說完,陸福直接把電話掛了。

張旺華臉色難看極了,不行就不行,拽什麼拽!

希翼公司,除了高層外,要開除職員必須通過人事部。

既然陸福不同意,那張旺華也沒有什麼辦法了。

只是他想不明白,之前找陸福開人,從來沒有遇到過問題,怎麼這次連原因都沒問,就直接說不行呢?

難道,方知上面有人?

這下子,張旺華緊張了,如果方知上面真有人,招惹到了他,那麼自己部長的位置豈不是要不保了?

這個時候,陳莉湊巧看到了方知之前放下的合同,不由發出了驚呼。

「張部長,你快看啊,萬富公司的單子竟然簽下來了。」

張旺華接過陳莉手裡的合同,看了一下,也是十分地詫異。

這個單子今天才下達給冷清溪,說期限內完不成開除,也只是嚇唬一下她而已,藉此機會要挾冷清溪做點什麼。

沒有想到竟然簽下了,簽約合同的還是方知。

難怪人事部不讓開除方知。

想到這裡,張旺華感覺庸人自擾了,方知根本就沒有什麼後台,不過是因為簽下了和萬富公司的合作,所以人事部那邊才不讓開除的。

不着急,來日方長,這個小雜碎,老子有的是機會整你。

只是,錯失了這次對冷清溪下手的絕佳機會。

張旺華對冷清溪太着迷了,已經到了一種病態般的地步。

每天上班想的不是怎麼工作,而是怎麼樣才能得到這個尤物。

時間過的很快。

下班過後,方知開着車,駛出公司大門,準備去接方小町。

畢竟是勞斯萊斯幻影,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姜慧看到這一幕,頓時激動的不行,但沒有看清楚開車的人是誰。

宋玲詫異的說道:「姜慧,車裡的人你看清了嗎,我怎麼感覺是方知啊?」

「方知?你別逗了好吧,他就是一個窮鬼,只配騎電瓶車。」

「也是哦。」

姜慧這麼一說,宋玲感覺自己應該是眼花了。

到了幼兒園門口,方知一下子就看見了女兒。

但是情況不對,方小町被班主任白雪護着,臉頰有着巴掌印,還有兩道濕漉漉的淚痕。

周圍有不少人圍觀,方知從人群中擠進去,立即來到了女兒身邊。

一見到方知,方小町立馬從白雪的懷抱,撲到了方知的懷抱里,傷心地哭喊道:「爸爸……」

女兒這個樣子,讓方知心疼地不行。

方知安慰了方小町幾句,正想要問是怎麼回事,只聽旁邊響起了刻薄的聲音。

「喲,這不是我那好妹夫嘛,你怎麼才過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