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豪門戰神/鐵血戰神
豪門戰神/鐵血戰神 連載中

豪門戰神/鐵血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二雷大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雨真 江寧 都市小說

十五年前,他是豪門棄子,流落街頭,一個小女孩把自己的糖果送給他十五年後,他是東方第一戰神,權財無雙!王者歸來,甘當大齡上門女婿,只為那一顆糖果的恩情,當我牽起你的手時,這天下,無人再敢欺負你展開

《豪門戰神/鐵血戰神》章節試讀:

冬日。

寒風蕭瑟。

除夕。

寧鎮一席單衣站在古樹下看着身前的山間別墅,別墅外,車水馬龍,處處張燈結綵。

雄壯的屋檐上幾十隻高高掛起的大燈籠火紅一片,時不時被夜晚的寒風吹動,明暗的火光映照出寧鎮陰晴不定的臉龐。

「寧哥,我……要嫁人了,我……不愛他,甚至不及你萬分之一。但他老實,憨厚,雖然木納卻值得我託付終生。這輩子,我知足了,也認了。只可惜,來不及邀請你喝一杯喜酒,我喜歡你,可我要嫁人了,這杯酒來日定要補上。」

「寧哥,我看錯了人,瞎了眼,我萬萬沒有想到那樣一個木納老實的男人卻暗藏虎狼之心,我們伍家隨時都可能萬劫不復。我悔,我恨,可是為時已晚,但我伍翎羽絕不認輸。」

「寧哥,我輸了,輸的一敗塗地。我不想死……但我不得不死,否則,我怎麼能對得起伍家十餘年的奮鬥,對得起伍家的列祖列宗……」

三封信。

一封比一封孤苦,一封比一封凄涼。

信紙上早已乾涸的淚痕凝固成片片褶皺,哪怕不去想,寧鎮也能夠看到那個記憶中笑起來很好看的姑娘在寫信時候的無助和彷徨。

寥寥幾行娟秀的字跡,不斷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伍翎羽,他的妹妹。

自小跟在寧鎮的屁股後頭長大,捕魚抓蝦,童趣無限一直伴隨着伍家發家。

兩人雖無血緣關係,卻情同兄妹。他甚至清楚的知道這個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妹妹,那一抹暗藏在心底的情愫。

這丫頭,最怕水,卻選擇了跳河輕生。

寧鎮低着頭,看着信。

這三封信,最早一封來自百日之前,然後是兩月,最近的一封卻是來自於三日之前。可是這三封信卻在上午戰爭結束後,才堪堪送到寧鎮的手中。

短短半日,寧鎮跋涉萬里,遠道而歸。

看到的卻是身前這一棟原本屬於伍家的山間別墅早已改名換姓。

而就是那個一手將伍家推入深淵,名叫做李追的男人此時正在原本屬於伍家的別墅中大擺宴席,舉行的卻是和別的女人訂婚的晚宴。

這時候,伍翎羽的死還未過百天。

「為什麼!」

一聲質問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從他嘴裏蹦出來。

寧鎮雙眸猩紅如血,他手掌猛的捏緊,信紙被指尖刺破,如刀削一般的臉上湧起病態的紅。

「寧帥,保重身體。」

一個身如鐵塔的漢子為寧鎮披上大鰲。

超過一米九的個頭兒卻矮着半截身子,似乎生怕因此搶去了寧鎮的鋒芒,白虎滿眼顫顫,似乎許久也未見到眼前這一位驚人人物如此動怒。

白虎還記得,十年前就是眼前這個初來乍到的青年因犯錯被送入行伍,成為他麾下衝鋒陷陣的戰士。

十年生死縱橫,氣吞萬里如虎。

寧鎮從普通小卒子做起,戰無不勝,立下赫赫功勛。

白骨鋪就了最強的王座。

鐵血鑄就了不屈的英魂。

寧鎮浴血重殺,十年躥十級,已然站在了頂點,成為他白虎的頂頭上司,整個北方當之無愧的最強。

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彈壓四方,兵鋒所向,無敵於天下。

「無妨!」

寧鎮抹去嘴角的血跡,他眯起眼,眼含銳利鋒芒。「東西可準備好了?」

「寧帥放心,一切妥當。」

白虎低着頭,他身後幾排花圈立在一旁,白的刺眼。

「走!」

寧鎮點頭,大步走過馬路,徑直站在了別墅門前。

「站住,停腳!」

「哪裡來的野小子?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今日可是我們李爺和東城霍家的聯姻晚宴,不想死的就趕快走開,否則小心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滾,滾,滾,趁爺爺還沒發火之前趕快離開,小心自己的小命。」

幾個守在門外的保鏢護院臉色一變張口呵斥道。

寧鎮身材纖弱單薄已然被無視。

只是他身後的白虎身如鐵塔,虎背熊腰,幾排花圈抗在背上,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就給人無與倫比的壓迫感。

「殺!」

寧鎮腳步不停。

身前嚴陣以待的保鏢頓時大怒,他們對視一眼就朝着寧鎮抓來。除夕夜宴,更是訂婚宴,主子李追和東城霍家千金的訂婚宴,推杯換盞間名流無數。

豈能讓區區宵小而擾了興緻?

只是他們的手未碰到寧鎮辦法,撲來的動作戛然停止。

脖頸上,一道微不可查的血線顯現出來。

鮮血緩緩彪出,幾個保鏢們瞪大了雙眼,彷彿不可置信一般。他們拚命的伸手想要捂住離開身體的鮮血,只可惜生機已逝,只留下嗓子眼裡咳咳咳的聲音。

「寧老大今天火氣不小?」

一個青年身影顯現,幾乎與黑夜融為一體。

「閉嘴!」

白虎瞪了青年一眼,後者縮了縮脖子再不多言。

當代戰神麾下率領四戰區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各區鎮守以華夏四神獸為名,每一人都是悍將,名鎮一方。

他為白虎,這青年則叫青龍。

而此時,寧鎮的腳步已然站在了別墅敞開的大門前。

堂皇富貴的大廳中,賓客無數,使者們穿梭在寬闊的大廳之中帶着卑微的笑意。大廳正中的吊頂上一盞富貴晶瑩的水晶吊燈層層疊疊,明亮的光芒灑落下來,照耀在推杯換盞的賓客間顯得雍容華貴。

「恭喜李先生和霍小姐喜結連理,兩家強強聯合實乃我東城喜事,該昭告天下。」

「李先生儀錶不凡,霍小姐美麗動人,兩人皆是人中龍鳳,喜結連理,真是天作之合。」

「恭喜,賀喜!」

恭賀的聲音不斷傳來,一個西裝革履的青年手挽着一個穿着婚紗的年輕女子遊走在賓客中間欣然接受着恭賀。

青年臉上帶着恰到好處的笑容,仿若上流社會的精英。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李先生喜結連理,恭喜賀喜。可寧某遠道而來,略備薄禮!」

寧鎮抬腳入門,聲音起。

賓客被聲音吸引,以為是宴會的主人來了新朋友,可他們扭頭望去,卻見一個鐵塔般的壯漢手一抖,幾排花圈直接落在了大廳兩旁。

結婚送花圈?

這……

賓客們目露驚駭之色。

寧鎮大步入廳,他盯着目露凶光的李追,目光桀驁:「今日小妹伍翎羽百日,李先生,我來送你上路。」

「除夕夜,大團圓,一家人就該整整齊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