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豪門總裁惹不起
豪門總裁惹不起 連載中

豪門總裁惹不起

來源:google 作者:11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沈夢 王亞鳳

「林楓不會死的,他才27歲,還那麼年輕,不可能就這麼死了……」「女士,你在聽么?林楓已經失蹤四十八小時,生還的幾率幾乎為零」電話那頭聲音冷靜而淡漠,電話這頭的沈夢悲傷而絕望展開

《豪門總裁惹不起》章節試讀:

白天使人理性,夜晚使人感性,孤獨將沈夢緊緊束縛,無法掙脫。拿出手機,按亮屏幕,靜靜的看着手機屏保上林楓的照片,哭幹了眼淚。

屏幕上彈出新聞頭條,沈夢手指顫抖着點開,醒目的標題讓她移不開眼睛。

海城城建因偷工減料導致重大傷亡世故,已導致32人死亡,目前仍無一人生還。

沈夢的眼睛裏有一股怒火在熊熊燃燒,她憎恨這些人的貪慾,如果不是他們,林楓也不會死在那裡。

渾渾噩噩的睡著了,睡衣被冷汗浸透,她頭暈得厲害,身體發冷,本就白皙的皮膚更是紙一樣的慘白。

王亞鳳嫌棄的看着沈夢:「幾點了還睡?豬都比你勤快,裝死呢?趕緊起來,別浪費我時間,我還要做美容呢,你快點啊。」

說完一把將沈夢從床上拽起來。

沈夢發燒了,一點力氣用不上,腳步虛浮,感覺喉嚨特別痛,倒了一杯水想要潤潤喉。

王亞鳳一把將玻璃杯子搶了過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玻璃杯杯摔得粉碎,在清晨陽光的照耀下,格外的璀璨耀眼。

沈夢看着摔碎的杯子,清醒了一些,服從了她的安排。

王亞鳳帶着她來到了星海購物廣場,連拖帶拽的讓沈夢試衣服,配飾品,買了一大堆。

也沒問過一句沈夢是否喜歡,王亞鳳就是這樣,從她來到沈家就喜歡自作主張,不論事情大小,她就是要彰顯自己的能力,只要是能穩固她沈家女主人的地位,吃屎她都願意。

沈夢如同提線木偶一般,誇張的拿着8件裙子,已經折騰一上午了,由於高燒臉色已經從蒼白變成了嫣紅色。

她看着衣服不禁笑了,真是無事獻殷勤,母親?王亞鳳從嫁進沈家開始,連一雙襪子都沒給她買過,真是諷刺,如今要替她女兒出嫁,居然給她買起了衣服。

這是王亞鳳第一次給沈夢買衣服,真是下了血本。

沈夢一件一件的試穿,王亞鳳就坐在沙發上端着咖啡指指點點。

「這衣服,你穿真是可惜了,如果不是看你要替我女兒出嫁,我會給你買衣服?妄想。」

這句話還真是提醒了沈夢,商業聯姻就是強強聯手,如果有這麼好的事情怎麼會輪到自己呢,沈夢知道自己的運氣差,天上掉餡餅即使砸到自己頭上,也可能會被砸死。

林楓也這麼調侃過自己,運氣差。如今林楓死了,嫁給誰都一樣,哀莫大於心死。

正午十二點,外面的太陽毒得厲害,王亞鳳終於逛夠了,沈夢手裡提着購物袋暈暈沉沉,腳步踉蹌,高燒沒有絲毫退去的跡象。

「沒用的東西,想給多你買點東西都拿不住,還能幹點什麼。」王亞鳳從牙縫中擠出了幾個字走的更快了。

沈夢緊緊的跟着王亞鳳上了車。車上的冷氣十足,沈夢頓時打了一個大大的寒顫。

王亞鳳在車上又扮演起了好母親的形象,對司機說:「把冷氣開大一點,太熱了,陪着夢夢逛了一天商場,累死了,女大不中留了,終究是要嫁人了。」

說著親切的拉着沈夢的手,語重心長的說:「女兒,你要嫁人了媽媽是最捨不得你的,但是家族聯姻不能悔婚,媽媽要囑咐你幾句,你記好。」

沈夢秀眉緊蹙,眼睛盯着王亞鳳油膩的手,想要掙脫。

「嫁入豪門不比自己家,規矩也很多,餐桌禮儀是重點,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千萬不能讓人家看了笑話,以為我們沈家是多麼沒有教養,傳出去會給我們沈家丟人的,沈家顏面往哪放?」

沈夢無奈,實在是太能聒噪了。

「別不愛聽,媽告訴你這些都是過來人的經驗,知道么?不過這些都是次要的了,你只要肚子爭氣,什麼都好說,給他們家三年生兩胖小子,保證你地位穩固,家庭和睦,知道了吧?」

王亞鳳說完看着沈夢眉毛高高挑起,曖昧的笑了。

沈夢覺得耳鳴眼花,因為感冒有些乾嘔,她望向窗外,看見了廣場對面有賣糖人的,她作勢乾嘔的更厲害了。

「快停車,你要是吐車裡,我還怎麼坐了。」

「對面有賣糖人的,正好我下車給浩然買一串回去。」沈夢看着王亞鳳聲音很低,似是哀求。

王亞鳳不耐煩的白了她一眼:「你那個傻弟弟,就知道吃,你願意買自己去,我可不下車,你快一點啊,我還要去美。」

沈夢啞然失笑,一口一個傻弟弟還真是讓人覺得刺耳,剛好能夠躲開聒噪的聲音,索性再不看母親一眼,朝對面馬路走去,車從她身後飛馳而過。

糖人已經能看到了,五彩繽紛的,沈夢想着買個喜羊羊回去給弟弟,他一定能喜歡的。

沈夢覺得自己的血液像是被燒得滾燙的開水一般,正在沸騰。頭好像要爆炸一樣,頭暈目眩,臉頰燒的緋紅,嘴唇卻是一片慘白,她的眼睛已經看不到對面的紅綠燈了,只是踉蹌的走着,想給弟弟買一個糖人。

三秒。

沈夢往前邁出了第一步。

二秒。

踉蹌的再走一步,離糖人更近了一些。

一秒。

糖人已經近在咫尺,沈夢微笑。

岔路快速的駛出來一輛勞斯萊斯敞篷,車裡傳出來的是一陣重金屬搖滾的歌聲,司機一邊哼唱一邊開車,手指有節奏的敲擊着方向盤。

猛然間,他看見了站在斑馬線上晃晃悠悠的沈夢。

天啊!!!他的神經一下緊繃起來,死死的踩下了剎車。

「吱——」一聲輪胎摩擦地面的響聲劃破長空。

為時已晚,黑色的車頭還是撞到了沈夢的身上,沈夢手中的背包飛了起來,那墨色的長髮如海藻一般的柔軟飄散,身體像旁邊重重的倒了過去。

整個人躺在了馬路上。

權縝打開車門,匆忙下車。

馬路對面,王亞鳳也被那聲長長的剎車聲音吸引,她搖下車窗,朝着對面馬路看去。

親眼目睹了沈夢被撞,司機想要下車急救,被王亞鳳攔住:「幹什麼?別動,我看得清楚,她沒有被撞的多嚴重,沒看見車上下來人了么。」

司機沒敢反駁,王亞鳳看到了下車的男人,先是一愣,然後回過神來,心中竊喜,嘴角都是掩飾不住的笑容。

王亞鳳看出了這個男人是權縝,權縝正是要和沈家聯姻的對象,既然權縝陰差陽錯的與沈夢撞上了,她當然不會阻止,正好可以替沈希文擋掉這門親事,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搖上車窗,再也不管沈夢是死是活,王亞鳳急忙吩咐司機:「開車,越快越好,去美容院,我約的時間到了。」

權縝半跪在地上,輕柔的扶起沈夢的頭,搭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急切的在沈夢的耳邊呼喚:「小姐,小姐你醒醒,你沒事吧?」

沈夢頭疼的厲害,昏沉中聽到了好像有人在叫她的名字,那聲音就像四月的微風,沁人心脾。

這是林楓的聲音,沈夢委屈的抱住了權縝,失聲痛哭。

「林楓,你怎麼才回來,林楓,再也別離開我……」

沈夢的雙手緊緊的扣在權縝修長的脖頸上,頭深深的埋在他的胸口,嘴裏不斷的嘀咕着:「林楓林楓,你回來真是太好了。」

權縝看了一眼懷裡的女孩,身體滾燙,抱着她去了就近的醫院。

病房裡很安靜,權縝的瞳孔里是沈夢的影子。

沈夢淺淺的呼吸着,眼角還掛着晶瑩的淚水,因為高燒,臉頰緋紅,她應該是太累了,終於沉沉的睡著了。

她就安靜的閉着眼睛,狹長的眼睛緊閉着,漆黑濃密的睫毛不時的顫動幾下,像個白皙的瓷娃娃一般惹人憐愛。

櫻桃一般紅潤的嘴唇嘟着,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呢喃,可愛至極。

小巧的鼻翼上竟然有一顆不起眼的黑痣,仔細靠近才能發現。

沈夢的身體縮成了小小的一團,像是一隻熟睡的小奶貓,好像這樣的睡姿才能給她帶來安全感,她極度的不安。

權縝站起來,想要幫沈夢蓋好被子,手剛噎了一面的被角,就被沈夢死死的拽住。

「別離開我,我害怕……」沈夢軟軟糯糯的聲音傳了出來。

權縝低着頭,距離沈夢的臉只有幾厘米的距離,看着她額前毛茸茸的碎發,溫柔耐心的撫摸着,趴在耳邊輕輕的安慰道:「別怕,有我在。」

聽到了沈夢滿意的「嗯哼」聲音,權縝放鬆了一些,鼻腔里充斥着沈夢淡淡的體香,看着眼前這個溫婉可人的少女,權縝差一點想要親吻她的臉頰。

心跳漏掉了一拍,權縝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隨即露出了大大的笑容,這笑容如太陽一樣溫暖。

「如此深情的女孩,我怎麼能乘人之危,她男朋友該有多幸運,能遇到這樣美好的女孩子,老天還真是不公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