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何必悲歡慰寂寥
何必悲歡慰寂寥 連載中

何必悲歡慰寂寥

來源:google 作者:凌沛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沛然 凌沛然突然 現代言情

預產期還沒到,我羊水就忽然破了,我忙叫凌沛然送我去醫院看到我xiashen血流個不停,他說的第一句話不是問我好不好,而是不耐煩的翻身下床:「真是煩死了,大半夜的,還要不要人睡覺了....展開

《何必悲歡慰寂寥》章節試讀:

我醒來時,鼻子聞到了濃重的消毒水混合著血腥的味道,身體有種撕裂的疼痛,手不由自主地撫上肚子,隆起的肚子平坦了許多。

我驚坐起來,失聲道:「孩子,我的孩子呢?」

病房裡一個人也沒有,回應我的只有空寂。

我心裏十分惶恐,一種不祥的預感幾乎要將我吞噬。

我急於知道答案,顧不上身體的虛弱和腦子裡的眩暈,出去找凌沛然和婆婆。

我踉踉蹌蹌地走在空蕩蕩的走廊上,卻沒有看到人,直到即將走到走廊的轉角處,才聽到樓梯口的位置傳來窸窸窣窣的說話聲,隱約是凌沛然和婆婆的聲音。

「當初你要娶那個女人的時候我就不同意,之前就為你流過一個孩子,現在這個孩子又沒保住,只怕以後都很難再懷孕了,你趕緊和她離了,好娶婷婷,我們老凌家的種可不能流在外面!」

婆婆的話包含了太多的信息,我還來不及消化孩子的死訊帶來的震驚和悲痛,就又被凌沛然出軌,還有了另一個孩子的的消息而震動憤怒!

我從未想過,我愛着戀着的丈夫竟然會背着我做出這樣的事來!

哪怕婚後他對我不似戀愛時的溫柔體貼,甚至常常給我臉色對我不耐煩,我也拿婚姻不是戀愛,總要歸於柴米油鹽的平淡和一地雞毛來安慰自己,可我卻不知,真相卻是這般的殘忍,生生地將我的整個兒身心撕碎殆盡!

緊接着凌沛然的聲音傳來,「媽,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婷婷我肯定是要娶的,莫依依我早就不想要她了,只是現在她剛死了孩子,我就和她離婚,傳出去怕是有損我們凌家的臉面,這件事我們怕是要先規劃一下才好。」

「這有什麼難的,就對外誣陷說她和你在一起之前就和別人亂搞,結了婚之後私生活又不檢點,現在事情敗露,你不願再被她欺騙,要和她離婚就行。」

凌沛然一拍手掌,高興道:「媽,我看這樣可以,只是空口無憑,還要弄些什麼可以證明的東西才行。」

哐!

聽了這兩個人一來一去的話,我身體如置冰窖,凍得我血液凝固,四周冰冷。

這就是我的婆婆,這就是我的丈夫啊。

我才為他們凌家闖過一次鬼門關,他們卻在齊齊商量着怎樣對付我,怎樣將我逐出家門。

呵!這就是我愛着的人嗎?這麼多年來,我竟不知道他是這樣虛偽陰毒的人!

凌沛然,你好狠!你怎麼可以對我這麼狠?!

我心中憤然,險些痛得吐出一口血來,從牆後一步邁出,婆婆正好回過頭來,看到我身子猛的踉蹌,顯然被我嚇得不輕。

拍着胸脯,尖利的嗓子穿透了整個走廊,「你要死啊,三根半夜像個鬼一樣的站在這裡想嚇死誰啊!我們老凌家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才會娶回你這樣一個女人……」

婆婆罵罵咧咧,我不說話,眼睛卻從她臉上掃過,落在凌沛然的臉上。

他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走上樓梯,卻已是心頭瞭然,「你都聽到了?」

我喉頭艱澀,差點就要落下淚來:「你就只想和我說這個?」

凌沛然淡淡地道:「既然你都聽到了,我也不和你廢話了,我們趕緊把手續辦了吧。」

我不可遏制地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臉上,悲憤地說:「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凌沛然明顯愣了一下,婆婆看到我打了她的兒子,快步跑了上來,衝過來猛的將我推到一旁,「你發什麼瘋,你這個不乾不淨的女人,懷了別人的野種還敢對我兒子動手?!」

呵。

還沒到撕破臉皮的地步,他們這一家人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按照剛才的計劃污衊我,往我身上潑髒水了么。

我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婆婆就氣急敗壞的朝我沖了過來,對着我一通打罵,我身子虛弱毫無招架之力,抬眼就看到一個巴掌朝我落下。

但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婆婆那雙手被一隻修長有力的手抓住了,那隻手一看便是男人的手,他袖口的藍寶石袖扣微微在我的眼前閃了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