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和大佬閃婚後馬甲掉光了
和大佬閃婚後馬甲掉光了 連載中

和大佬閃婚後馬甲掉光了

來源:google 作者:梁希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梁希 霸道總裁 顧司寒

「今天是黃道吉日,我們離婚吧!」「顧少,我就是個惡女,我配不上你!我們離婚吧!」「顧少,我……,我們離婚吧?」為了繼承遺產,她隨便閃個婚,卻不小心招惹到大佬從此纏她入骨,寵她上天…怎麼甩也甩不掉!頭疼,說好的臨時老公呢?說好的一拍兩散呢?梁希成天變着法作妖,就為了離婚結果卻被他反手擒住:「結婚容易離婚難想離婚,下輩子吧!」梁希慘兮兮地哀嚎:「你到底看上我啥,我改還不行么?」某男含笑:「超級黑...展開

《和大佬閃婚後馬甲掉光了》章節試讀:

  梁希驚慌地看向顧司寒,卻見他看着車窗外,面無表情,壓根兒就沒注意她。

  梁希暗暗鬆了口氣,看來大墨並沒有告訴他太多細節。

  不過,這個該死的大墨,她都和他說過多少回了,她很忙,近期不要接任務!

  她只是需要一個男人幫忙註冊結婚,完事就踹開。

  隨便花點兒錢找個男人就行了啊!

  怎麼獨獨挑上了這個祖宗?

  「你想繼承梁氏,其實不必三個月。」顧司寒終於收回目光。

  梁希大喜:「對!我覺得一個月就夠了!」

  「但是,家兄的手術期排在三個月後。所以,我們會做三個月的夫妻。這三個月,我們各盡其責。」

  「顧司寒,其實不必這樣。既然大墨答應了你,他就一定會請無雙去給你哥哥做手術的。我們的婚姻意思意思就行了,我會儘快解決家裡的麻煩,早日還你自由身。」

  「不必。家兄什麼時候做完手術,我們什麼時候離婚。」

  梁希剛剛升起的希望,又破滅了。

  她懊惱的低着頭,苦思對策:如何把契約婚期縮短!提前去給顧司寒的哥哥做手術?不,不行,前面還有好幾台手術等着她呢,根本忙不過來。

  「顧司寒,你被禍害了!我告訴你,千萬別被我今天的高冷反應給矇騙了,其實我就是一個渣女!我媽病了,我一天都沒回來盡孝。前幾日我還把我繼母從樓梯上推下去,可惜沒有摔死她……」

  「我大學沒畢業,你知道是為什麼嗎?因為我在學校打架了,我親手廢掉了兩個男生,然後被開除了。那兩個男生被我一腳就踢成了太監。」

  「……」

  顧司寒靜靜的聽梁希說話,不質疑不恐慌,淡定自若。

  梁希說了一會兒,自己也覺得沒意思,便消了音。

  該死的大墨,辦差變成挖坑,坑死姐姐了!回頭非扒他一層皮不可。

  「我要回梁家!」

  「好。」

  車子往前疾馳,路上的風景在如浮光掠影一般從車窗外閃過。

  車裡的氣氛像極了暗涌的波濤,司機老楊不時偷瞄顧司寒和梁希的神色,心裏暗嘆:為了大少爺的病,二少爺的犧牲真是太大了。

  不久就到了梁家。

  梁家別墅是梁雪的,白色三層別墅被雕花欄杆圍起,遍植薔薇。

  此時正是薔薇開放的季節,一朵朵或白或粉的小花盛放在綠葉之間,淡香襲人。

  老楊停了車,下去開車門,畢恭畢敬:「少奶奶,請下車。」

  「叫我梁小姐。」梁希眼角抽了一下。

  「少奶奶,請下車。」老楊同志很執着,畢竟這是二少爺交代的。

  梁希服氣的不再申辯,氣沖沖的大步進家門。

  王媽看到她,激動的跑過來:「小姐,你終於出獄了!」

  梁希還沒來得及答話,喬建業就氣勢洶洶的從家裡衝出來:「逆女,你還敢回來!你把你唐阿姨都氣得要流產了!」

  「關我什麼事!」梁希看到喬建業手裡提着一個待產包,嘲笑道,「爸,你還真是賢惠,情人要流產,趕緊回家搬東西。」

  喬建業氣得直發抖:「你還敢說!我好不容易有個兒子,你要真把他氣沒了,我饒不了你!」

  「那你趕緊去醫院吧,說不定就是見你兒子的最後一面了。」

  「逆女!你在詛咒我兒子!」喬建業一巴掌呼過來。

  梁希輕而易舉的抬手接住,冷笑:「爸,你打不過我。」

  喬建業氣得渾身發抖,可是,他竟然真的被梁希鉗制着,動不了分毫。

  他想縮回手,梁希冷笑一聲,突然鬆了手,喬建業一個屁股蹲摔在了地上。

  他氣得暴跳如雷:「梁雪怎麼把你教成這個樣子?十足的混混,小太妹……」

  「閉嘴!」

  梁希倏的沉下臉,眼中涌動起濤天盛怒,聲色俱厲,「你不配提我媽!」

  喬建業被她殺人般的眼神嚇到,縮了縮脖子,又裝着鎮定的樣子,「你個逆女!你難道還想殺了我?」

  「你不要以為有個便宜老公給你撐腰,我就怕了你,我是你爸,我隨時可以管教你!」

  「我就說你們就是為了遺產假結婚,要不然故顧司寒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喬先生很喜歡看到我?」

  顧司寒冰冷的聲音突然傳來,喬建業驚了一下,急忙偏頭。

  顧司寒就站在薔薇花架下,不知道看了多久的熱鬧了。

  「我……」

  喬建業迅速重新組織語言,「寒少…我…我去趟醫院,你們隨意,隨意。」

  趁顧司寒沒有動作,喬建業趕緊拎東西走人。

  「小姐,快進門吧!」王媽說。

  「王媽,你今天不去吃喜酒?」

  梁希笑了笑,面對小時候帶過她的王媽,她終於卸去冰冷,溫和了起來。

  「呸,我才不去!」王媽恨恨的啐了一口。

  「姓喬的不是好東西,姓唐的更下賤。吃他們的喜酒我嫌噁心的慌。」

  「王媽好風骨。」

  梁希纖細的手指飛快的點擊着門口的密碼鎖,不一會兒就換上了新密碼。

  並且,她迅速地刪除了喬建業、唐淑蘭和喬薇的指紋記憶。

  王媽目瞪口呆:「小姐,你爸回來會生氣的……」

  「我沒打算讓他回來。」梁希聳聳肩,笑得雲淡風輕。

  「對了,王媽,這是我的臨時老公顧司寒。」

  顧司寒皺了皺眉。

  臨時老公?

  王媽當下就哭了:「小姐,你受委屈了。為了繼承公司,這代價真是太大了……」

  顧司寒:「……」

  不遠處的老楊:「………………」

  您家小姐真的不委屈,委屈的是我家二少爺才對啊!

  「王媽,我和寒少是公平交易,契約婚姻。等三個月後我接盤了公司就離婚。」

  「哦。」王媽一秒收了哭,好奇的打量着顧司寒。

  顧司寒的臉色陰沉沉的,身上似有殺氣,王媽瑟縮了一下,不敢再多看。

  梁希走進家,卻發現原本掛在客廳的梁雪和喬建業的結婚照,被替換成了喬建業和唐淑蘭,她的臉色沉了下去。

  「小姐,這都是姓唐的讓換的。」王媽解釋道。

  梁希目光四掃,目光一寸冷過一寸。

  家裡到處都是喬建業和小三、私生女的照片和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