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黑霧王座
黑霧王座 連載中

黑霧王座

來源:google 作者:哪有什麼不平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哪有什麼不平凡 奇幻玄幻 許居安

許居安拿起菜刀打開室友的房門,昏暗的房間里,眼神陰鷙地站在床前「唔....嘶嗬.....唔..」女室友面目猙獰的想擺脫繩子的束縛,看見許居安後更是發出了急不可耐的嘶吼聲「美女,你叫什麼名字來着,住了快半年了,我都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十分不好意思,向你借點東西,我知道你想吃我,你一定也很餓了吧」說到這裡許居安臉色更加陰沉,整個人都像是藏在陰影里展開

《黑霧王座》章節試讀:

阿德里安十分後悔沒有早點時間下決定,在一年前整個德安尼亞世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動,首先是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個黑色的星球,大家都紛紛猜測是哪位邪惡陣營的真神高舉神座,竟然一點消息都沒有,各個真神教會卻保持異常的沉默。

不久各個真神教會突然發出神諭,所有高舉神座的真神竟然封鎖神國,短時間之內只能通過特定程序由各自的教會牧首與神靈溝通。

這個時候大陸的所有生靈都隱隱感覺有些不對,之後大陸便開始有人類在晚上發生獸化癲狂,不管你是一個勞苦的農民,一個平凡的手工藝人,一名高高在上的超凡者,還是一名真神的信徒或者眷屬,都會有獸化癲狂的風險,在某個夜晚,在那個不知名黑色星球的照射下會變成一名喪失理智,身體畸變卻威力異常的獸人,然後在每天晨曦升起時又變回人類。

之前有一名農民有着幸福的家庭,在晚上獸化之後,屠戮掉全家,第二天清晨變回人類後,經受不住打擊便上吊自殺。

還有的超凡者在晚上獸化之後毀了半座城池,獸化者的能力越大,造成的危險就越高。

現在很多城市自治領或者貴族領主都會組建巡夜者小隊或者守夜人組織。

也有很多信徒改信暗夜之主、永夜女神、月神、夜與安眠之主等真神,至於藉此騙取信仰的半神、假神那就更多。

隨着點燃神火的真神進入沉睡,高舉神座的真神封閉神國,死亡系真神中的死神還有死亡與亡靈法師之神等真神都不再隨便響應信徒的祈禱,更別說像阿德里安這種信徒都算不上的傢伙。

阿德里安之前因種種原因信仰過一名「死亡讚頌者」的存在,之所以用存在是因為死亡讚頌者是一名連神火都未點燃的半神或者假神,阿德里安甚至懷疑其都不是一名傳奇階法師,所以不知道怎麼來形容。

後來死亡讚頌者被其他高等級存在獵殺,整個死亡讚頌者結社隨着分崩離析,阿德里安又變成無主的浮萍,本來阿德里安有機會成為死亡與亡靈法師之神的牧師,可是捨不得自己辛辛苦苦攢下的晶石與一名高等戰士學徒的屍體,便隨之作罷。

再想成為死亡與亡靈法師之神的牧師時,真神已經封閉了神國,連一般教堂的主教的祈禱都不再回應。

與此同時,以往藏在暗處、謹慎小心的半神、假神以及其他高等級存在都紛紛出來展現「神跡」,深淵裏的惡魔也是躍躍欲試,時常有惡魔突破現世和深淵的界限進入人類世界作惡的傳聞。

整個德安尼亞世界一片惶惶不安。

面對自己的窘境與整個德安尼亞世界的風起雲湧,阿德里安準備拚死一搏,重新建起祭壇,在祭壇符號周圍擺上12枚晶石,四象方位擺上索拉達草根製作的冥想香,將自己最重要的資產,一名高級戰士學徒死靈戰士擺在祭壇的正中間。

阿德里安擺設的這種祭壇是召喚冥冥中死靈系莫名的存在,成功率也只有百分之一,而且死靈系的高等級存在基本上都比較危險,除了真神比較看重吃相之外,其他的死亡系高等級存在更看重的是奴役。

阿德里安這種召喚祭壇有兩種結果,一種是沒有召喚到目標,十二枚晶石全部浪費掉,或者自己真的召喚到某一名存在,又在第一時間給自己落下奴役的禁制。

阿德里安咽了口吐沫,便開始圍着祭壇吟唱,四周的火炬呼的一聲燃燒的更加劇烈,十二枚晶石發出刺眼的光芒,從周邊開始點亮祭壇的召喚符號,四象方位點燃的冥想香釋放出來的淡白色煙霧開始在空氣中瀰漫,阿德里安從袖帶里拿出一把精鍊過的伊阿達草碎屑,一邊圍繞着祭壇吟唱,一邊灑向祭壇,伊阿達草碎屑和煙氣混合,產生一種迷幻的香氣,伴着晶石發出的光芒直衝虛空。

阿德里安吸入香氣後便手舞足蹈如同夢遊般的高呼:「莫名的至高至上,我願稱之為主,您在凡間的僕人祈求您的注視!」

在阿德里安獻祭召喚的同時,許居安當時注視德安尼亞世界的目光穿越重重時間與空間來到德安尼亞世界的虛空中即將消散。

「莫名的至高至上,我願稱之為主,您在凡間的僕人祈求您的注視!」

………………..

許居安從睡夢中猛然驚醒,睡夢中許居安夢見一名身披黑色長袍的中世紀巫師在黝黑的山洞中,圍着一圈複雜的祭壇,手舞足蹈的吟唱,吟唱許居安聽起來很陌生的語言,但是吟唱的意思卻能準確無誤的被自己的大腦所理解。

許居安已經沉寂的心跳在這一刻也微微跟着跳動。

「莫名的至高至上,我願稱之為主,您在凡間的僕人祈求您的注視!」

莫名的祈禱聲在許居安醒來後還是持續不斷且微弱的傳入許居安的腦海。

許居安緩緩的閉上眼睛,回應了莫名的呼喚,一瞬間許居安感覺自己的靈魂透過一面無邊的鏡子,將自己的影像透了過去。

阿德里安在無數遍吟唱之後失望的趴在祭壇前,就在阿德里安準備起身收拾的時候,整個洞窟的火炬變成慘綠色且巨大的火炬,整個洞窟像是被拉入到異空間中,整個洞窟無限延長擴展,直至變成一間看不到邊際的大殿,整個大殿雕刻着無數亡靈哀嚎的浮雕。

一股股黑色的黑霧從祭壇中飄出,在半空中盤旋,殿堂的大地不知何時變成了一堆堆腐肉和白骨,一具具屍體在祭壇下堆積,形成一座高聳入雲的平台,祭壇化作一張由無數屍體掙扎攀爬而組成的王座,盤旋在空中的黑霧落在王座上飄蕩,凝聚起來像是一團黑色的太陽。

在黑霧落下的同時,整個大殿迴響起極其詭異凄慘的哀嚎,好像要把所有生靈受到的苦難都宣洩出來。

阿德里安目瞪口呆看着這一切,這就不算是半位面,也是傳奇階超凡者的領域,至於真神的神國倒影,阿德里安都沒想過,畢竟真神也就數過來的那些,沒有聽過哪位真神的神國是這個樣子的。

凡是能夠在現世具現能力領域的偉大存在,必定是擁有極高維度層次的力量源泉,哪怕只有一點,也能接近法則、掌握法則、影響法則,不過這位存在所具現出的景象,顯然看着不是個好人。

殿內突然響起的哀嚎,讓本來就心驚膽顫的阿德里安,瞬間頭疼欲裂,腦海中本來就不是很堅固的精神符文就要破碎。

阿德里安匍匐在至高王座下,凄慘的向至高王座上的無限黑暗高喊:「我主,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