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黑夜中的守護者
黑夜中的守護者 連載中

黑夜中的守護者

來源:google 作者:八戒賣烤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八戒賣烤肉 翟天韻 都市小說

這是一本戰神文,卻又是一本不一樣的戰神文,三觀正他實力強勁,是一名遊走於黑白兩道的兇徒,崛起於東南,以撣北為跳板,逐步建立起遍布藍星的龐大勢力……世人辱他毀他謗他,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幹什麼的,雖耕耘於黑暗,卻服侍於光明,他始終是一名默默前行的共和國守護者展開

《黑夜中的守護者》章節試讀:

走出來的是一個足有兩米多高的壯漢,褐色的囚衣掩蓋不住他那如虯龍盤繞的肌腱,給人一種力量絕倫的感覺。

壯漢黑髮披散,眸光懾人,看着如臨大敵的黑衣人,嘴角微微揚起,不屑一顧。

他一個人或許不是這些人的對手,但車廂內人才濟濟,哪一個不是聞名一方的兇徒,既然已經破開了車廂,那接下來將毫無懸念,從此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壯漢抬頭看天,入眼一片翠綠,綿延不絕,眼裡是對自由的嚮往與欣喜。

「滾回去!」

一聲爆喝,打斷壯漢的美好遐想,長刀自遠方而至,殺氣滔天,直挺挺的插在壯漢身前。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壯漢準備邁出去的腳步還停留在半空,後背直冒寒氣,戰戰兢兢,腿腳發軟,他差一點就被立劈了,靠扶着破敗的車廂才沒有倒下去。

「還要我說第二遍嗎?」

老陳走上前,拔出插在地上的長刀,毫無感情的看着壯漢,就像看一個死人。

壯漢看向老陳,瞳孔收縮,頭皮發麻,怎麼會是這尊殺神,押送他們這些小嘍啰,至於如此興師動眾,動用這個活閻王嗎。

壯漢像個受委屈的小媳婦,怯怯的看着老陳,這件事就特么不科學,有這大魔王在,那一切謀劃都將付之東流。

他又向車廂內探了探,看向角落裡那被玄鐵囚籠困住,渾身被厚重鋼材包裹的人型生物,聯想到剛從那裡散發出令人近乎窒息的氣息,不禁咽了咽口水,這一切或許都是因為他吧。

「嗯?」

老陳臉色一變,長刀迸發出讓人透骨寒的殺意,這壯漢有點獃頭獃腦,居然還傻愣愣的在原地,他感覺受到了冒犯,莫非真的在找死不成。

壯漢亡魂大冒,額頭上布滿密密麻麻的汗珠,手腳麻利,很快的,嗖的一下竄進車廂,生怕再晚一步就被眼前的魔神砍殺。

老陳走進車廂,車廂內除了壯漢外還有十五名囚犯,面對老陳,他們或冷眼,或驚懼,但都再也沒有任何的異動。

他來到角落一個鐵籠子前,看到完整的玄鐵囚籠,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這才是他們這次押運的主要目標­——「惡虎」。

「惡虎」被單獨關押在一個鐵籠子里,全身被特製的鋼材包裹,脖子和雙手雙腳都被鎖鏈鎖着,只露出一雙眼睛。

「別浪費力氣了,沒用的,這鋼材就是為你量身打造的,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你掙脫不了。」

老陳古井無波,盯着惡虎的眼睛,似乎在說一件稀疏平常的事。

「老陳。」

車廂外傳來中年男子的聲音,他看着無人機傳來的畫面,又是一大批武裝分子在向這邊靠攏,顯然這是早有預謀。

老陳走出車廂,目光凝重,遠處密林至少有七八十道強大的氣息,正在快速逼近。

「我們的援軍還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到達?」

老陳問道,這裡離邊境線非常近,對方早有安排,形勢對他們非常不利。

「最快也還需要三十分鐘才能到達。」

中年男子回答,這還是在中途沒遇到什麼阻攔的情況下。

「我記得這夥人裏面應該有狼皇的太子吧,這些人大概都是沖他來的,大手筆啊,為了這麼一個人,居然敢進入境內劫囚車。」

老陳看着不斷靠近的武裝人員,若有所思。

「沒錯,狼皇身為金三角地區的霸主,本身實力強橫,行事霸道,憑着自身強大的力量以及手裡令人忌憚的武裝,連當地**他都不放在眼裡。」

「他的長子有着極高的武學天賦,因此格外看重,不出意外的話他就是下一任的狼皇,可惜出意外了,竄入我國行兇,被我們逮着了。」

中年男子悠悠一嘆,似乎在惋惜,嘲諷拉滿。

「哼,想要救走他的太子,簡直痴心妄想,事不可為,就把所有人犯就地處決。」

「老唐,我們許久沒有並肩作戰了,外界都傳聞我們泯然眾人了,再不出手,再過幾年,外頭不得儘是我們陣亡的流言,今天就讓咱殺他個血流成河。」

老陳語氣冰冷,殺氣騰騰,命人把車廂內的犯人又加固了幾層枷鎖,由專人看護,隨時處決。

「哈哈哈,這些年來,我們培養後輩,訓練軍士,外界都快忘記了我們的傳說,今天就幫他們回憶回憶。」

中年男子慷慨激昂,沒有絲毫畏懼,戰意十足,彷彿又回到了激情燃燒的年輕時代。

年輕的戰士們眼神堅毅,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他們依舊不假顏色,在隆隆槍炮聲中堅守,任何一個敵人都休想突破他們的防線。

老陳和中年男子帶領十個黑衣人直面八十多名統一着裝、氣息強大的來犯之敵。

「陳頂天?唐鵬雲?」

灰衣老者臉色微變,狐疑道。

他是這五十名小隊的領頭,更是狼皇麾下四大金剛十二法王之一的轉輪王,擁有着恐怖的實力,在金三角地區也算是號響噹噹的人物。

「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當初的手下敗將,怎麼,來自首了?」

老陳人狠話還多,他曾和轉輪王有過交手,可惜讓他敗逃,再次相遇,沒忍住奚落一番。

「看來囚車中有非常了不得的人物,勞煩兩位親自押運,我現在倒是越來越好奇了,你說我要是把他一併救走會怎樣?或者,我只要把他放出來,就夠你們折騰了吧。」

灰衣老者根本不接老陳的茬,他對陳頂天和唐鵬雲的實力有着清晰的定位,自家太子份量當然也不輕,但要說能讓這兩位親自押運,他還不夠格。

「嘿嘿,大言不慚,這麼多年不見,你也老了,正好,相逢是緣,今天我們給你送終。」

老陳不再廢話,猛然爆發,如一發炮彈般與老者碰撞在一起。

老者的實力也很可觀,否則他當初就不可能從老陳手中逃脫了,這些年來他又有了小幅度提升,戰力不俗。

始一接觸,雙方就進入白熱化階段,老者灰衣爆開,露出古銅色肌膚,一塊塊如拳頭般大小的肌**有強烈的視覺衝擊,看起來根本就不像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

老陳手持長刀,老者手裡握着寬厚的大劍,刀光劍影,刀光與劍鋒碰撞,周邊的大樹一棵接着一棵的斷裂,僅僅瞬間,老陳就與老者交鋒了幾十個回合。

狼皇作為遊走在金三角地區的地下霸主,有着普通黑道勢力所不能比擬的強大底蘊,他派出來的八十人小隊個個都是一頂一的好手,戰鬥經驗豐富,個體實力極強,要不是有着唐鵬雲殺進殺出,他們僅憑十個黑衣人,根本擋不住這強烈的攻勢。

唐鵬雲的武器是一把標準的制式匕首,匕首鋒利無比,冷氣深深,他一個人幾乎吸引了大半小隊成員,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幾十個回合下來,他的腳下就已倒下成片的屍體,艷紅的血液昭示着他恐怖的實力。

老陳與老者之間的戰鬥也漸漸明朗,畢竟硬實力擺在那,灰衣老者逐漸落於下風,疲於應付。

「撤退!」

老者用盡全力一劍劈砍,煌煌劍威如決堤洪水般將老陳逼退,隨後如喪家之犬般迅速沒入密林,狼狽逃竄。

唐鵬雲已經解決了地上的戰鬥,見狀,匕首猛的投擲出去,就像一脈神聖箭羽洞穿老者的肩膀,鮮血淋漓。

機會難得,既然轉輪王自投羅網,老陳自然不想辜負他的美意,循着痕迹追擊。

老者始終留意身後的情況,邪魅一笑,他雖然負傷,可依舊行動自如,迅捷如風,他戰力上打不過,但在逃跑這一塊,他敢稱第一,就沒有人敢稱第二。

轟隆隆~

宛若天塌地陷,車廂方向火光衝天,發生大爆炸。

老陳心頭一沉,這麼劇烈的爆炸聲,可不是簡單的火箭筒能夠引起的,再也顧不上灰衣老者,火速趕回車隊。

灰衣老者如同幽魂般出現,保持着一定的距離,遠遠的吊在身後,這次真的太驚險了,萬萬沒想到會遇到陳頂天與唐鵬雲,幸虧他足夠謹慎,聯繫了其他地下勢力,囚車上也有他們的重要人物,各方緊密合作,展開營救。

「怎麼回事?」

老陳詢問,他追出去並不遠,本來已經解決了,怎麼又起變故。

「有其他勢力潛入,實力很強,我們的戰士忙於應付正面之敵,他們趁後背空虛,直接偷襲,情況緊急,只處決了幾名人犯。」

「戰士們不得不退守,他們隨身攜帶着大量的烈性炸藥,可能是臨時改變了決定,全部堆積在『猛虎』旁邊,並引爆了炸藥,而我們的戰士也因此避免了大規模傷亡。」

武裝分子得逞後,並沒有戀戰,快速撤退,唐鵬雲沒有命令戰士們追擊,目光緊緊的盯着早已殘破不堪的車廂,惴惴不安,這裡近乎被夷為平地,唯有變形的囚籠和人型生物還在屹立。

「放心,鋼材採用最頂尖的工藝打造,經過數次試驗,無比堅硬,沒那麼容易崩碎。」

老陳看到唐鵬雲緊張兮兮的樣子,習慣性出口安慰。

唐鵬雲眼皮一抽,覺得老陳還是不要說話的好,每次說沒事、放心之類的話,最後都會出事,一次比一次嚴重。

硝煙中,玄鐵囚籠已經斷裂了好幾根,人型生物身上鋼材也出現細密的裂痕。

人型生物氣勢如虹,巨大的車廂殘塊翻飛,特質鋼材的裂痕被不斷放大。

咔嚓~

一聲清脆的聲響。

哪怕是經過萬千工藝打造的鋼材,也終於承受不住摧殘,由內而外,徹底被崩碎,囚禁的人型生物也終於露出了他的廬山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