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黑之潮
黑之潮 連載中

黑之潮

來源:google 作者:牙耳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宇寰 奇幻玄幻 牙耳君

當世界的另一面如同畫卷般鋪開,黑暗如潮水般席捲而來,天空終將失去光明千萬條道路之中,這唯一一條,救贖之路展開

《黑之潮》章節試讀:

「媽!我出去鍛煉鍛煉身體!」周宇寰朝着周母的房間大喊了一句,就匆匆出了門。

「行吧,早點回家!」周母大喊了一句,對於這種要求,周母倒是不會拒絕。

周宇寰一邊走着,一邊大聲地回應了一聲,也不管周母聽沒聽到。

這是周宇寰的慣用伎倆,他只要出門就會用到這個借口,百試不爽。

有的時候他是單純的不想呆在家裡,小房間里壓抑的空氣有時候會讓他感到很寂寞,久了就會有點兒憂鬱的調兒了,每當這個時候他就會找借口出門,呼吸一些新鮮空氣。

有的時候他會穿過超市旁邊的小巷子,小巷的另一邊是一個小小的社區活動場,裏面有着一些公園器材,還有一個很大的沙坑。周宇寰會坐在鞦韆上發獃,呼吸着四周草木散發的新鮮空氣,一坐就是一下午。回家晚了也沒關係,周父周母不會等他一起吃飯,自然也不會發信息催促他回家。但是他們會為他留好飯菜,就是每次都少不了幾聲念叨。

不過這次不一樣,他出門是為了赴約。

「宇寰!」咖啡店裡,一個胖子癱坐在椅子上,衝著朝自己走過來的周宇寰歡快的打着招呼。

周宇寰笑着點了點頭,在這個胖子身邊坐了下來。

這個胖子叫做向明,是周宇寰在甫清少有的朋友。二人的熟悉是一種必然。他們有着同樣的愛好,當了五年的室友做了三年的同桌,得益於此,哪怕是周宇寰這個在學校里沒什麼存在感的人也交上了朋友。

向明的背景就不像周宇寰這麼衰了。哪怕在學校眾多富家子弟之中,向明都是有着一席之地的。提到向明,就不得不提到向家了,而向家就是這個城市最有名的日月集團的掌舵者。日月集團的觸手遍布了整個W市大大小小各種產業之中,可以說是這個城市背後的皇帝。整個城市裡能和日月集團扳手腕的存在也不多了。

不過在學校里,他卻並不像那些囂張跋扈的紈絝子弟,相反,他特別低調,也沒有什麼奇奇怪怪的愛好,每天無聊了也就是打打遊戲。

學習方面,向明和周宇寰也只是半斤八兩。不過向明不用為自己的前途擔心,這點倒是和周宇寰不同。周宇寰也不擔心,不過純粹是因為他白爛的性格。

而這樣的人卻和周宇寰成為了朋友,也是非常奇妙的一件事了。

向明遞給了周宇寰一台掌上遊戲機,二人一同打開了裏面的一款名為街頭霸王的遊戲,這款古董遊戲直至今日都是遊戲機里的常客。估計連開發者也沒想到它能火爆這麼多年。周宇寰玩的時候話比較少,向明就不一樣,一直絮絮叨叨個不停。不知道的還以為向明打的多好,其實每局都是周宇寰在讓着向明,向明的存在極大程度的增加了遊戲的難度,畢竟故意輸的不着痕迹可比贏要難的多。

好在周宇寰的操作確實足夠細膩,基本上都能讓向明舒舒服服的贏下遊戲。

向明眼睛盯着屏幕,片刻後突然向周宇寰問道,「哎,馬上高三了。宇寰,你有啥想法。」

周宇寰一愣,手上操作也頓了一下,差點就被對方擊殺,他趕緊操作着人物走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我也不知道。」

「你遊戲打的這麼好,不考慮去當個職業選手?」

「也沒有那麼厲害啦,我文不成武不就的,走一步看一步咯。」

周宇寰一直努力的不讓自己去想那些問題,不過緊迫感卻是真實存在的。可是他不知道為什麼,老感覺心事重重的,就是沒心思學習。

職業選手?自己也吃不了這碗飯。想來想去,或許自己只能當一個網管吧,包餐不包住,工資剛剛夠自己活下去。不過好像也不錯,沒事的時候可以玩玩免費的電腦,但這樣日復一日幹着同樣事情的人生也未免太無趣了。

這局最終又輸掉了,周宇寰靠在椅背上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是在感慨這局比賽還是在感慨什麼。

「我去趟廁所!」向明說著離開了座位。

周宇寰拿出手機看了會兒小說,突然發現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坐了一個穿着藍色棒球服的女孩子,她素麵朝天,看起來年紀比自己大個幾歲,頭上壓着一頂白色的棒球帽。周宇寰依稀能從棒球帽下看到對方玲瓏精緻的五官。他突然感覺對方有些眼熟,但是怎麼也回憶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你知道這個電腦怎麼開機嗎?」女孩對着眼前的電腦摸索了一陣,突然詢問起了身邊的周宇寰。她的聲音冷冷的,臉上也彷彿寫着生人勿近四個大字。

這裡有一台公共的電腦,不過很少有人使用,一般來咖啡廳的誰又會動電腦呢?

周宇寰愣了愣,或許是平時自己沒怎麼注意,但這個女孩真的是他少見的漂亮。

周宇寰不覺得她在求自己幫忙,反而覺得對方如同女王一般正對自己下達着無法拒絕的命令。

「知道知道……」周宇寰說著,趕緊動手幫其按下了桌上的開關。

「謝謝。」女孩的聲音依舊不帶感**彩。

「宇寰!我們接着來!」一旁的向明休整完畢,準備拉上周宇寰打下一把。

周宇寰往椅子里蜷縮了一下,沒來由的有些困,於是閉上了眼睛,「你先玩一把,我休息一會兒。」

「行,那我自己玩兒會兒。」向明說完就自己和機器操控的人物對戰了起來。他們見面一般也就是在一家咖啡店虛度一下午,現在時間還早。

剛剛聊到了有關未來的話題後,周宇寰不自覺的有些疲憊。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逃避這個話題。初中那會兒,在他的想法里,或許未來他會當一個徹頭徹尾的宅男,上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學,然後每天窩在十幾平米的家裡吃着零食打着遊戲,他想着想着就笑了,覺得這樣也挺好的,什麼能比玩兒有意思呢?

上了高中以後他的想法漸漸地有些的改變了,他突然發現自己也不是什麼二世祖,哪來的條件天天窩在家裡當大爺?或許自己會去找個一天要工作十二小時的工作,日復一日的重複。

或許這是每個年輕人在成長的路上都會遇見的困擾,不過周宇寰是個白爛的人,這樣的人最大的優點和最大的缺點一樣,就是能很快的忘記煩惱。

他窩在椅子上,迷迷糊糊半夢半醒的睡著了。

他夢到了那個勇者,他無所畏懼,用手中的劍橫掃着眼前各種奇形怪狀的魔獸。他想看看那個勇者的臉,意外的發現那個手持黑劍的人竟然是自己。周宇寰有些開心,心裏格外的踏實。

咖啡店的一陣交頭接耳的聲音將做着美夢的周宇寰吵醒。

「怎麼回事兒,為什麼突然停電了!」

「我的東西還要多久才能上?」

「退了吧退了吧!」

店員也是一時焦頭爛額,只能趕緊安撫,「大家別慌!已經在緊急檢查問題了,很快就能解決的!」

話雖這麼說,店員心裏也是格外的慌張的。他急忙檢查電路,卻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周宇寰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聽着四周此起彼伏的高呼也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他坐直了身體,意外的看見身邊的電腦居然還亮着,正是剛剛那個女孩用過的那台。

周宇寰伸頭看去,電腦上,一個進度條已經走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奇怪……」周宇寰嘀咕着,正準備伸手去操作那台電腦,那個進度條也走到了百分之百。

隨着那台電腦上的進度條走完,咖啡廳同時恢復了工作,店員解釋過後,周圍不滿的聲音也漸漸平息,很快恢復了正常的運作。

「你還玩嗎?」向明問道。

「我也不玩了,我們走吧。」周宇寰壓下了內心的疑惑,起身和向明一起離開了咖啡店。

大街上,向明激動的拉了拉周宇寰的衣袖。

「有美女!」

順着向明的目光看去,是一個穿着緊身牛仔褲和藍色棒球服的女孩,一頭栗色的頭髮壓在白色的棒球帽之下,隨意的披散在背後。周宇寰覺得有些眼熟,稍微回憶了一下想起來應該是剛剛坐在自己身邊的那位。

「你都沒看到臉,怎麼知道是美女?」周宇寰臉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向向明問道。

向明得意的揚了揚頭,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小爺我可是見過世面的人,這裡可是裝着雷達的。」

周宇寰只覺得滿頭黑線,不由得吐槽,「有這種東西還是留到高考的時候再用吧!記得給我也裝一個!」

二人也沒繼續關注,人們每天都會在路上遇見無數的人,而大多數只是擦肩而過,然後一輩子都不一定能再次碰上,周宇寰雖然也對女孩做了什麼有些好奇,但也沒有糾結剛剛發生的事,很快就遺忘了,畢竟咖啡店也不是他家開的,哪怕是她注射什麼病毒之類的,也和自己沒什麼關係。

往前走了一段,向明又想了想,突然問道,「我看你報名了下周的活動?什麼時候興緻這麼好了兄台?」

「高中生涯都快要結束了,明年估計會很忙,總要給自己留下些回憶不是?」周宇寰答道。

「嘻嘻,那小爺我陪你一起去,仗義不?」向明笑嘻嘻的。周宇寰都有些佩服他,好像永遠這麼歡快。

「扯吧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看到名單里有蘇星月的時候就報名了!」周宇寰不仗義的拆台。

回顧自己過去五年的中學生涯,周宇寰發現自己確實沒什麼記憶點,似乎每天就是在無所事事中度過的。至於更遙遠的記憶,就更是模糊了。

他對自己的要求不高,甚至有些沒臉沒皮。

像甫清這樣的貴族學校,很注意自我人格的教育。剛入學的第一課,老師就問所有的學生他們的理想。班上有的人說自己的理想是成為科學家,為國家做貢獻,造福百姓。有的人想成為名揚海外的富商,想榮華富貴。不管是什麼理想,老師都會點頭鼓勵,偶爾遇到金句,還會加勉幾句,和善的摸摸孩子的頭頂。

老師遇到的第一個障礙就是向明,那時僅僅十二歲的向明騰地一下站起了身子,高聲說道我要繼承我爸的財產,然後讓所有競爭對手破產!老師愣住了,還在組織語言之間另一個學生喬遠飛站了起來,說你什麼意思,是不是想打一架。直到兩人扭打完父母出現在辦公室老師才知道這向家和喬家就是最大的競爭對手。

而第二個障礙就是周宇寰了,他在迷迷糊糊間聽到老師喊自己的名字後慢悠悠地站了起來,睡眼朦朧的說了句我想接着睡覺。

那時年僅四十的張老師第一次切實感受到了自己的血壓。

和向明道別後,周宇寰回到了家中,此時已經時候不早了,周宇寰看見桌上留了一點飯菜,他便自己放進微波爐里加熱吃掉了。

聽見動靜,周母從房間里走了出來,這次她出奇的沒怎麼嘮叨,只是說了句,「飯熱了再吃,記得洗了澡早點睡覺。」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周澤睿也被吵醒了,他也沒打招呼,上了個廁所就回去了,從頭到尾都沒看周宇寰一眼。

「臭屁的小鬼……」周宇寰暗自嘟囔着。

周宇寰有點兒蔫壞,有段時間周澤睿喜歡收集一款卡片,周宇寰就提前去偷偷把一款限量款的買了下來,也不告訴周澤睿,就藏在抽屜里吃灰,然後看着坐在客廳里哭鬧的的周澤睿偷笑。

後來他還是把卡片拿給了周澤睿,他沒告訴周澤睿其實自己是怕這款被別人買走才提前幾個小時去蹲點買的。不過他不樂意看這臭屁的小孩得意,就想着氣一氣他。

刷着手機吃完了晚餐,周宇寰洗了個澡便回房間躺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