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橫空出世:重生漢末錦馬超
橫空出世:重生漢末錦馬超 連載中

橫空出世:重生漢末錦馬超

來源:google 作者:涼州雪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涼州雪 馬超

宅男馬小超——一個電競遊戲小主播,穿越到了漢末,成為了名揚天下的西涼錦馬超如何適應那個烽火連天的亂世,如何一步步爭霸天下……展開

《橫空出世:重生漢末錦馬超》章節試讀:

馬超的鐵騎終究沒有翅膀,無法飛躍護城河,而弔橋的升起,也宣告了張綉帶領的五千步卒的滅亡。

滿地的斷臂殘肢,伴着一聲聲的哀嚎,鮮血順着土壤流進了護城河,染紅了整個河面。

一盞茶的功夫,五千士卒便在馬超麾下鐵騎的衝殺下死傷殆盡。而現在彷彿這一切什麼都沒發生過,所率鐵騎仍舊佇立在那個浴血的銀甲獅頭鬼面盔戰將身後,馬超此時就像從地獄裏殺出的神祇一樣,冷冷的盯着長安城頭。幾千人的殺戮,馬超不論是前世還是穿越到現世,都是第一次面對,脫離戰場後漸漸回過神,只見他握着長槍的右手微不可見的顫抖着,看着這人間煉獄般的場面,心在喉嚨里砰砰直跳,額頭已有汗珠,好在有面具,在旁人眼裡他依然是冷麵殺神一般。馬超長默默的深呼吸,調整心神,適應,一定學會適應,這個時代,這個身份,有些東西是不可避免的。

李傕郭汜冷汗遍體,即使他們也是從屍山血海中殺出的西涼悍將,可自從入朝把持朝政後,已經有多久沒有經歷過這種廝殺的場面了。

「撤!」馬超銳利的目光掃了城頭一眼,撥馬轉身就走,近五千騎兵列隊整齊跟隨身後,緩緩的進入了城西的密林,消失在李郭二人的視野中。

行不多時,龐德也率軍趕來匯合,向馬超稟報,三萬北大營步卒被萬餘虎狼鐵騎殺散,士兵四散逃亡,潰不成軍,已形不成威脅,北大營的糧草,在龐德帶足兩萬人的口糧後焚燒一空。

「令明兄,弟兄們傷亡如何?」馬超下馬問道,摘下頭盔長出一口氣,戴了半天感覺有些憋悶。

「死了二百多,輕重傷員大概不到四百人!」龐德如實稟告。

「好,傳令下去,下馬休整,歇息半個時辰!」馬超點點頭下令道。以萬餘騎衝擊三萬,死傷五百餘人,並不吃虧。

「是!對了少軍主,末將在北大營里抓了個文官,來人,帶上來!」龐德還記着馬超之前所說的「招攬人才」。

「哦?文官?」馬超看着被兩名西涼兵押送過來的中年文士,腦中努力拋棄之前的種種不適,將注意力轉移到來人的身上。

「給他鬆綁,一介文士,無需如此。」馬超命令道。

中年文士驚詫於馬超的年輕,一邊揉着被麻繩綁得酸麻的肩膀,一邊謹慎地打量着馬超。

「多謝將軍!」中年文士躬身拜道。

「先生無需多禮,敢問先生尊姓大名,何方人士,為何居於李郭二賊大營之中?」馬超也毫不掩飾的打量着對方。

此人大概三十多歲,兩寸長的鬍鬚,消瘦的臉龐,一雙細長的雙眼,透出一種精明的感覺。

「在下只是北大營的糧草書記官,武威姑臧人,無名小卒一個,當不得將軍垂問。」文士躬身答曰,臉上現出誠惶誠恐之色。

「姑臧?無名小卒?呵呵!」馬超心想「我信你個鬼,你個糟老頭子」,略帶玩味地問道:「先生可騎得馬?」

「騎得,騎得!將軍可是賜在下歸鄉?多謝將軍恩典!」文士喜出望外,慌忙行禮。

「歸鄉?先生想多了,既騎得馬匹,就歇息片刻,隨我軍出征!」馬超大手一揮,不容置疑道。

「額?在下……在下不通戰陣,將軍為何要在下隨軍呢?」文士一臉苦相問道。

「不通戰陣?」馬超有些失笑,「先生聰慧,但瞞得了天下人,卻休想瞞得了我馬孟起,是不是啊,文和先生?」馬超背過手,眼神中有些戲謔。

「這……將軍、將軍如何識得在下?」中年文士細細的眼睛睜大了好幾倍,這下是真慌了,之前的偽裝全都顧不上了。眼前這位年齡不大,一副公子樣貌,怎麼感覺城府比自己還深呢。

「武威賈詡,早年被舉為孝廉,因病辭官,後隨董卓進京,封討虜校尉……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馬超頓了頓,目光冷冷地盯着眼前這人,聲音升高道:「李郭二賊禍亂京師,便是你賈文和的計謀吧!」

「既然將軍都已知曉,請賜賈某人一死!」文士這時反而平靜下來,臉撇向一旁,對馬超淡淡地說道。

「文和先生,不必如此,某也不是急公好義之輩,先生為人,在下也略知一二,身處亂世,所為也不過是自保而已。」馬超彷彿變了個臉似的擺了擺手說道。

賈詡聞言,頗有些動容,說道:「敢問將軍究竟是誰?」

「某乃漢伏波將軍馬援之後,西涼馬超是也。」馬超也不隱瞞。

「原來是壽成公的大公子,果然百聞不如一見。早就聽聞茂陵馬家錦馬超,威震西羌,將軍威名果然名不虛傳,今日奔襲長安,雖未攻克,但已足以李郭二人膽寒。果然是將門之後,在下敬佩不已。」賈詡又是躬身一拜。

「好了,文和先生,不用如此客套,在下不善言辭,客套話也不願意多說,我只問你,如今這般,先生可願輔佐於我?」馬超朗聲道。

「這……將軍,不是賈詡不識抬舉,實在是早就抱有歸隱鄉間的打算,還請將軍體諒一二,放賈某回鄉去吧。」賈詡一副誠懇的語氣說道。

「歸隱?文和先生,明人不說暗話,但凡先生真要歸隱,董卓死後就可獨自返鄉,那時京師大亂,可是無人羈絆先生吧。你非但沒有如此,反而為李郭二人獻策,三輔之地盡陷二賊之手,天子蒙難,百官蒙羞,關東戰亂又起,敢問先生,這便是你的歸隱之意?」馬超雙手環抱胸前問道。

「額……在下確實身不由己。」賈詡擦了擦額頭的汗,不知道如何接話。

「好一個身不由己,好一個亂國『毒士』賈文和!」馬超劍眉倒豎,厲聲說道,「可知因你一人之計,陷大漢於水火之中,天子百官受辱,天下割據混戰;因你一人之計,大漢民不聊生,百年之後中原人口銳減;因你一人之計,到時外族南下入侵,屠戮奴役我漢人,賈文和,你可知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