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和NPC奔現後我emo了
和NPC奔現後我emo了 連載中

和NPC奔現後我emo了

來源:google 作者:米開朗姬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亦川 奇幻玄幻 陳安可

輕快的腳步聲逐漸的逼近,躲在床底下的陳安可眼睜睜看着穿着球鞋的少年拎起巨大的砍刀將人劈成兩半血四分五裂的濺射在四周,她瞪大眼睛拚命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卻在顫抖的淚眼朦朧中看到少年丟下砍刀屈膝彎腰光芒被遮住,熟悉而又溫潤的臉龐上沾滿了鮮血,嘴角上揚露出的卻是魘足病態的笑容,他朝陳安可伸出手,語氣輕的越發的溫柔纏綿「安安,過來……」……安安嚇的原地暈厥展開

《和NPC奔現後我emo了》章節試讀:

古曼童是經過佛法洗禮,使墮胎或意外死去的小孩的靈魂入住到雕塑中的一種信仰物件,泰國有很多這樣的「靈物」,他被認為是一種善物,常常有寺院供奉,承受香火。

這也能解釋得通為什麼NPC會聽到佛經。

不過宋清容這樣說還是沒有依據的。

古曼童的靈入住的是雕塑,無論是金身銀身,總歸都和用棉花塞好的玩偶娃娃不符合。

那就還有一種可能。

養小鬼。

一尊小孩子模樣的器件,可能是古曼童也有可能是小鬼,要想分別也很簡單,小鬼的雕塑內部有小孩的遺體,而古曼童沒有。

「去看看?」陳安可大膽提議。

宋清容搖頭。

「她摔倒的時候你們有看見壓出來什麼東西嗎?」

這指的就是嬌嬌女了。

陳安可仔細想了想,還真沒注意到,一時間都在害怕蟲子會不會跳她身上,哪裡還有空去管這些。

王文義也搖頭。

陳安可想了一下,轉頭看向小哥,問他玩偶為什麼會說話。

NPC不回答了,沉默着面對眾人。

「這是正確的方向嗎。」王文義撓了撓頭,「我怎麼感覺這玩意不用深究,就算知道是古曼童或者小鬼,也沒什麼用吧。」

陳安可這就不樂意了:「你玩沒玩過密室逃脫啊,真相都是由一點點線索拼接出來的,我們不能放過每一個細節。」

「行行行。」王文義無所謂。

宋清容認為這是很有必要區分出來的。

古曼童是一種善物,而小鬼則是直接將胚胎或者小孩的遺體裝入特殊容器中,利用其怨力所造,是一種邪術。

要是古曼童的話,問題還不是很大。

要是是小鬼,他們可能就會有危險。

陳安可抿唇,伸手想要推開紙門。

小混混眼尖瞅到了,嚇的魂不守舍,立刻尖叫了起來,伸手扒拉陳安可:「不要打開門!萬一屍體還在裏面怎麼辦!!」

陳安可被小混混嚇了一個激靈,手也收了回來。

王文義抱胸嘆了口氣,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這還怎麼玩啊。

大哥是誰,在Infinite maze的時候他都是直接莽的,大不了就是game over他再開就是了,可在這裡他的那一套沒用了,小命在手裡,說沒就沒,這怎麼著都亂來不了。

大哥內心沉重。

「我們先走吧。」宋清容看了一眼陳安可,「或許後面會有線索。」

陳安可點了點頭,擠了回去。

王文義推了把NPC,示意他繼續往前。

NPC便抬步在狹窄的長廊上走着,一步一步踏着木板發出腐朽吱呀的聲音。

轉過長廊來到了另外一側。

大家看到原來打開的浴室門不知為何關上了。

「這裡是家裡的浴室。」NPC聲音低弱的繼續介紹。

卻沒有伸手去拉紙門的意思。

這是首個出現和第一個循環不一樣的劇情。

大家都沒敢輕舉妄動。

接下來,NPC轉向了左邊,宋清容提着油燈往那邊照,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新的門。

NPC沒有動作,宋清容推了推他,沒推動。

「這是奶奶的更衣室,不過被爺爺鎖起來了。」

NPC低沉的聲音響起。

整個屋子裡沒有任何一處是完整的,整棟建築都是處在一種極其破敗糟糕且陰鬱的狀態。

大家皺着眉,表情有點嚴峻。

「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念經……」NPC低沉出聲,腔調怪異,他似是費解的想了一下,歪頭告訴大家,「我的爺爺最喜歡在收音機里聽佛經了……」

……

第二次循環結束,按照之前的流程,王文義本以為NPC會帶他們回房間,結果NPC帶着他們開始重返第一個節點——「祠堂」。

接下來的事情彷彿遊戲機出了故障,倒帶快進,一切都不受控制了。

祠堂、玩偶室、浴室、更衣室……

「今晚颱風過境,這裡是我的房間……」

「我帶各位參觀一下房間。」

「這裡是房間最長的走廊……」

「這是奶奶用來裝玩偶的房間,不過被我爺爺鎖起來了。」

「這裡是家裡的浴室。」

「這是奶奶的更衣室,不過也被爺爺鎖起來了。」

「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念經……」

「我的爺爺最喜歡在收音機里聽佛經了……」

……

牆上斑駁痕迹彷彿是惡性的皮膚病,使得整個屋子開始潰爛霉變,噁心的味道縈繞在大家的鼻腔內,四處掉渣灰塵橫飛。

陳安可捂着口鼻,聽着NPC一遍又一遍的重複之前一模一樣的內容,怪異的感覺浸透了整個空氣,她內心的不安逐漸擴大。

小混混和王文義從一開始的抱怨到現在寒氣襲骨,沒敢啃聲,倆人冷汗漸漸的流了下來,王文義伸手擦拭,機械一般的跟着NPC在室內往來。

祠堂、玩偶室、浴室、更衣室。

……

「這是奶奶的更衣室。」

不知道這是第幾次了,NPC再一次帶他們來到更衣室,大家站定,看着眼前的景象詭異恐懼的感覺巨大擴散。

這一次發生了變化,被爺爺鎖起來的奶奶更衣室門開了,裏面黑漆漆的看不真切。

NPC站在旁邊,眼睛似乎在望着更衣室,他沒有任何行動,沒有帶他們進去、沒有介紹、也沒有繼續帶他們走開。

大家無言,相視之間全是對方緊張到表情僵硬的臉龐。

他們都不敢輕舉妄動,宋清容站在門口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設,深呼一口氣,拎着油燈顫抖的照了過去。

模糊的黑色蟲影快速退散爬開,裏面黑漆漆的放滿了衣服,並且衣服上血跡斑斑……

「奶奶去世了。」NPC腔調詭異的開口。

緊接着,他重複了三次「奶奶去世了。」

這些衣服上的血點是被蟲子啃食過的洞,如今陳舊破敗變色發紅,放在房間的角落顯得格外詭異滲人。

陳安可心悸。

自始至終,出現了第一個死者的信息。

他的奶奶去世了。

陳安可張口,冷氣灌入口內,她聽到自己聲音微顫的詢問:「你的奶奶,為什麼會去世。」

NPC聽到聲音,僵硬的轉頭,厚厚的劉海遮擋住了他的眼睛,他似乎是在看陳安可,沒有說話,嘴角上揚,裂開了詭異的笑容。

他語調怪異的重複了一遍:「我的奶奶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