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和親公主:邪帝的傾城皇妃
和親公主:邪帝的傾城皇妃 連載中

和親公主:邪帝的傾城皇妃

來源:google 作者:李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湘 煊兒 現代言情

五月端午,一年中最毒的一天一副紅得刺眼的棺材從大將軍府的後門抬了出去,擺放在後院的香園裡,陽光洋洋洒洒地射在棺材上,發出妖異殷紅的色澤,歲月彷彿凝滯了,只等着清河郡主咽下最後一口....展開

《和親公主:邪帝的傾城皇妃》章節試讀:

果然如清河所料,桃兒當夜便自盡身亡,沒有吐一個字。

喜公公把此事回了皇帝,皇帝厭惡地皺眉,「把她丟上山喂狼。」

喜公公領命而去。

此事傳到清河耳中,清河只是淡淡一笑,並沒說什麼。

倒是蘇貴人有些擔憂,「桃兒什麼都沒說,皇上會不會相信我們呢?」

清河淡淡地道:「雖然桃兒什麼都沒說,但是父皇也知道是什麼人指使的,只是他沒有追查而已。」

蘇貴人猶豫了一下,看着清河,「你好似知道是何人指使的,到底是什麼人指使桃兒教唆你自盡?」

清河瞧着蘇貴人那張潔凈的臉,不禁嘆息,心思如此單純,在這後宮生存,能活到現在算是奇蹟了。

「還有誰?尚貴嬪啊!」清河淡淡地道。

蘇貴人霍然起身,瞪大眼睛搖頭,「這絕不可能,雖然她一直都不喜歡我們,可她是蘇和宮的主位,若你出事,她首當其衝是要受到責罰的,她怎麼會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她沒有這麼愚蠢的。」

「她不愚蠢,相反,她很聰明,」清河站起來,在桌子上倒了一杯水慢慢地飲入口中,潤了潤嗓子,繼續道:「桃兒教唆我自盡,那她必定是在旁邊看着的,所以我是決計死不去的,但是,我這麼一鬧,皇上知道之後,會降罪誰?皇上不會降罪於我,頂多是責罵一通,因為我還要和親到北漠,那麼,皇上在我出嫁之後,肯定會降罪於貴人你,一般來說,和親公主出嫁,會晉其生母位分以示嘉獎,可這樣一鬧,到時候,莫說不會晉你的位分,你這貴人的位分能不能保住還另說。」

蘇貴人聽得手心冒汗,半響說不出話來。

許久,她才看着清河,道:「你怎麼一口一個皇上?連父皇都不喊了呢?」

清河一怔,才記起剛才有些口誤,蘇貴人給她提了個醒,以後這個問題是要注意一下的。

「或許是我心裏始終有些怨恨父皇,讓我嫁到北漠這種地方去。」她黯然地道。

蘇貴人握住她的手,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也是我沒用,連累了你,但凡我出身高些,你也不至於是這個樣子的。」

清河不愛聽這種自怨自艾的話,迅速地轉移話題,「除了小綹之外,還有哪個奴才比較可靠?」

蘇貴人愣了愣,囁嚅道:「這……他們一直都在我身邊伺候,大概都可靠吧?」

她明顯底氣不足,之前她也沒想過桃兒會背主。

清河再一次嘆息,搖搖頭道:「貴人,在這後宮生存,您真的要長點心啊。」

蘇貴人定定地看着她,終於忍不住道:「懿兒,你這自盡一次之後,似乎有些不同了。」

清河淡淡地笑着,「變了不好嗎?總比以前唯唯諾諾任人魚肉好。」

蘇貴人嘆了口氣,「我本來只想在這後宮安靜度日,但是十幾年了,便沒一日安生過。」

清河不做聲,在這後宮之中,從來都是波譎雲詭,不會有什麼安生的日子,想安靜度日,簡直是奢想。

清河養了數日,每日服用御醫開的補身方子,臉色漸漸紅潤了起來,加上皇帝也終於覺得自己虧待了這個女兒,賞賜了華服和首飾,並且特意命喜公公前來告知清河,三日之後在萬壽宮舉行皇宮晚宴,讓她與蘇貴人出席,長長見識。

蘇貴人顯得很興奮,以往這種宴會從來沒她的份兒,想不到這一次皇上竟然准她與懿兒前去,看來,懿兒自盡一事,已經是徹底的翻篇了。

小綹把從御書房伺候的陳公公那邊聽來的話告知了清河,本來皇上只讓她一人前往,是尚貴嬪在皇上面前進言,才讓蘇貴人也一同前往赴宴。

清河從小綹的話中嗅出了濃濃的陰謀味道。尚貴嬪不會這麼好心,讓蘇貴人在眾人面前亮相,因為,蘇貴人雖然出身低微,但是打扮起來相貌出眾,輕易便能壓過她這個蘇和宮主位。

這宴會不是什麼正式的宴會,每隔幾個月,皇帝都會找一天聚起皇公貴族們,王爺親貴們都會帶着家眷入宮相聚,說白了,就是皇帝要通過這個聚會,看看這些人當中,有誰會生異心。

然後宴會結束的時候,封賞一些人,聯誼感情,增加他們對皇權的忠心。

皇后尚在病中,所以宴會由協理後宮的戚貴妃操辦。

清河還是元大將軍夫人的時候,曾入宮給戚貴妃請安,在戚貴妃宮中留了一盞茶的時間,但是戚貴妃的尊貴與威壓給她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

戚貴妃不是一國之母,卻有一國之母的架勢。

這日清晨,戚貴妃命人送來了一副紅珊瑚頭面,說是皇上特意交代,讓她在宴會上戴上,免得失了公主的威儀。

蘇貴人急忙去了一趟戚貴妃宮中謝恩,自然是見不到戚貴妃的,只是戚貴妃有賞,她們這些身份底下的嬪妾,總要走走過場,親自去謝恩。

「懿兒,你在後宮之中十六年,都不曾受過這般重視。」蘇貴人看着妝容精緻的女兒,臉上頗有欣慰之色。

清河讓接過小綹手中的蔻丹,在自己指甲上慢慢地塗著,「貴人,這璀璨只是暫時的,如今重視,不過因為我是和親公主。」

「是的!」蘇貴人的神色又黯淡了下去。

清河沒做聲,只是靜靜地塗抹着指甲,心中靜靜想着尚貴嬪的陰謀。

尚貴嬪指定是針對蘇貴人的,她不會愚蠢得在桃兒剛死便對付自己,之前她命人教唆李懿兒自盡,也是為了打擊蘇貴人,今晚,她的目的應該也是一樣的。

到了中午時分,尚貴嬪命人送來一套衣裳,說是讓蘇貴人穿着參加今晚的宴會。

這是一條緋色宮裙,銀線綉繁複的月季圖案。

蘇貴人十分開心,拿着裙子急忙便要試穿。

清河盯着那條宮裙,一手奪了過來細細地看着,卻在寬大的廣袖中,看到一兩朵牡丹刺繡圖案。

清河再翻看,看到後背的暗紋中竟綉着一條飛鳳,暗紋不太清晰,她命小綹點亮蠟燭,放在蠟燭光芒之下,暗紋飛鳳便十分清晰地浮現了出來。

「天啊!」蘇貴人白了臉,「這,今晚晚宴,萬壽宮燈火通明,這暗紋飛鳳可隱藏不住,到時候,這僭越之罪,我是無論如何也逃脫不了。」

暗紋飛鳳,綉牡丹,都是皇后才能夠用的,即便尊貴如戚貴妃,也只能綉芍藥,而不能用牡丹,更不要說代表皇后的鳳凰暗紋刺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