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和舒先生的往後餘生
和舒先生的往後餘生 連載中

和舒先生的往後餘生

來源:google 作者:bbh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清蘺 現代言情 舒望寧

和前夫離婚後,前男友死皮賴臉的貼上來江清蘺只想離他遠遠的奈何父親病重舒氏集團總裁為愛煲湯的新聞登上熱搜,人們只當是某家公司博眼球的操作次日,常年不更微博的舒望寧更新,配圖是兩隻緊握在一起的手以及手上的婚戒眾人:肯定是被盜號了,又是某家公司某家公司:都是老闆自己發的,我們不背鍋展開

《和舒先生的往後餘生》章節試讀:

車內氣氛尷尬,江清蘺緊緊拿着自己的包包,心裏醞釀著狂風暴雨。兩人都不開口說話,蒼蠅飛進來都會被這氣氛尬死。

「江清蘺,你這麼緊張幹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誰緊張了」

「…」

「江清蘺,為什麼自殺。」

這句話說的很輕,卻像一顆釘子釘在了江清蘺的心上。

她沒有問舒望寧為什麼知道,語氣假裝慵懶 「活到30歲,足夠了。」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舒望寧沉默了半晌,從兜里掏出煙來。

「煙味沒問題吧」

「沒」

煙在黑夜肆意的燃燒着,舒望寧的眸子不再疏離冷漠,那是愛一個人的眼神。

「蘺寶,再給我一個機會。」

「我們之間不可能」

「如果我今年20歲,你哄哄我我或許會繼續愛你,可我今年已經30歲,不想再去過這種有未知傷害的生活,我享受着一個人的平靜的生活,不需要你來闖進我的世界。」

「這是我們分開的第六年,這六年我們的生活截然不同,我們永遠都不是一條路上的人。」

舒望寧沉默地聽她說完,心有千斤重,他這是第二次感到無力,無奈。

「你說我們不是一條路上的人,我們在一起的那六年怎麼說。」

「我們當時還小,不明白人都是有階級的。」

「我一直以為我們之間是平等的。」

「階級算什麼呢?」

階級對於他這種上位圈的人確實不算什麼。

「這麼多年過去你還是很幼稚。」

舒望寧指尖煙蒂熄滅,保持沉默,看着窗外問道「我愛着你,你呢?」

「謝謝舒總今晚來送我,再見。」

舒望寧一把拉住江清蘺的手,不給她掙脫的機會,語氣柔軟「蘺寶,你知道我的性格,不會輕易放棄的。」

「隨你」江清蘺甩開他的手,頭也不回的往小區走去。

她大方承認她也愛着他,但她只能淋着大雨往前走。

方舟不敢說話,任憑小雨隨風飄在舒望寧臉上。

「方舟,回江天境。」

「是」

江清蘺站在雨中見車子沒了蹤影才慢慢上樓。

她住在18樓,對面是公司的一位男同事,公寓樓人很少,大多數是沒結婚的人或者沒錢的人才住在這裡。

江清蘺走出電梯,聲控燈剛一亮,一個人影迅速走過來抓住她的手,江清蘺啊的一聲,條件反射踢向男人的襠部,抬頭這才看清是許嘉應。

江清蘺此刻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和急促的呼吸聲,臉上血色消失殆盡。她的手心裏都是汗,咽了口口水視線停留在許嘉應身上。

「你為什麼在這裡。」

許嘉應上前一步,想要牽住江清蘺的手,眼中多了幾分卑微「清蘺,我們復婚好不好。」

「不好」

「清蘺,我沒有你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沒資格當你的所有,你再不走保安就來了。」

面前的許嘉應變了一副嘴臉,身上的氣息橫衝直撞沖江清蘺而來,突如其來的吻讓江清蘺有點噁心,她從包里掏出眉刀划了上去。

男人悶哼一聲,放開她。

「隨身帶刀?」

「防狼」

許嘉應眼中寒芒划過,原來在她心底他與流氓沒區別。

「我不會輕易放棄的。」

江清蘺開門進屋關門一氣呵成,賭氣似的把包往沙發上一扔,拿起水漱了漱口。

……

疾風驅使着驟雨瞬間灑落雲城,雷聲轟鳴。

房間的燈全部被江清蘺打開,猶如白晝。

她躲在被子里,不敢露出一毫,房門被人敲得很響,她快要死了。

呼吸之間,門外的人敲的更急更響。

「蘺寶,是我,開門。」

熟悉的聲音傳來,江清蘺一下子眼睛溫熱,淚水在眼眶打轉。她下意識想要開門,忽的想起了剛剛自己說的狠話。

自己說他們之間不可能。

她現在開門不就是證明她剛剛說的是氣話,玩的欲擒故縱的把戲?

「蘺寶,讓我進去看看你。」

理智戰勝了害怕,她走到門前,輕聲說道「我沒事,你走吧。」

門外的人停止了手上動作,漸漸沒了聲響。

江清蘺知道他大概是走了,勉強牽起嘴角苦澀的笑了笑。

樓下,舒望寧全身被淋濕,一聲不吭的站在路燈下。他在賭,賭江清蘺會不會心軟。

雨還在下,江清蘺在窗邊看着暈倒在地上的男人,來不及多想,穿着睡裙跑了下去。

江清蘺衝進雨里,費力的把他從地上拖起來,嘴裏帶着不加掩飾的擔心。

「舒望寧,你扶着我的肩膀,支着力。」

「好」

方舟在遠處看着老闆拙劣的演技,恐怕只有擔心他的江小姐看不出。

江清蘺把他拉到沙發上,兩人身上的雨水滴在地毯上。

「你等等,我去倒熱水。」

一瞬間,被舒望寧抱了滿懷。

舒望寧知道江清蘺會害怕,但看到左臂流着血的許嘉應走出小區,他擔憂到了極點,幸好她沒事。

舒望寧,你放開我,我呼吸不過來了。」

舒望寧頭蹭了蹭她的脖子,濕漉細軟的毛髮讓江清蘺有點癢。什麼霸道總裁,這分明就是溫順的大狗狗。

江清蘺忘記了自己拒絕他的話,此刻極好說話。

「舒望寧,再不吃藥你會死的。」

說著江清蘺推開他去給他找葯。

在看到舒望寧的時候,舒望寧躺在沙發上呼吸均勻,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

江清蘺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臉,有點微燙「舒望寧,起來吃藥。」

舒望寧緩緩睜開眼睛,手臂抬起來又放下,看向江清蘺,眼神說明我沒有力氣。

「你別騙我」

舒望寧搖搖頭

江清蘺給他喂下藥,看着濕衣服又犯了難「舒望寧,你自己不可以也可以。」

「好…」

「那你什麼時候走?」

舒望寧剛剛緩過來的臉色霎時變得蠟黃。

「外面打雷了」舒望寧無意的提醒一句。

「那…那怎麼辦。」

江清蘺低頭等待舒望寧回答

「我睡地板你睡床。」

「好」江清蘺點頭看着他。

兩人之間氣氛逐漸凝結,不知道以什麼身份來解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夜晚,舒望寧看着縮成一團死死抓住被子一角的江清蘺笑了,她回到了他的身邊。

「蘺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