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鶴仙鎮詭談
鶴仙鎮詭談 連載中

鶴仙鎮詭談

來源:google 作者:語戒仙姑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御桔杍 懸疑驚悚 花狐貂

歡迎大家來到我的直播間,我是新來的冒險女主播——語戒,當然了,你們也可以叫我的外號,仙姑!今天我要帶大家認識一下我從小就生活的地方——鶴仙鎮展開

《鶴仙鎮詭談》章節試讀:

我有些累的回到自己十五平方米的出租房裡,躺在自己的小木床上休息了會兒。

木床在我躺下後,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看來它的時限也快到了,我得趕緊搬走,免得到時候退房,房東找我做個冤大頭。

我睡醒後,就煮了碗雞蛋面下肚,然後開始收拾了行李,決定回家讓老媽辛苦些,救濟自己過段時間。

打包行李前還打了個電話給好閨蜜任森森,借了幾套衣服穿穿,畢竟自己已經三四年沒買新衣服穿了。

回去的時候不想讓媽媽太擔心,也不想再聽到她的抱怨聲。

「念書的時候就穿那幾件衣服,都工作回來了還是那幾件,女孩子都不好好的打扮自己,顯得那麼窮酸樣,小心嫁不出去。」

老媽的念叨聲彷彿又出現在了耳邊,我嘆了口氣,找房東退回剛租房住下時付的押金。

第二天站在大街上,就看到任森森騎着小電瓶車出現在我的面前,她下車時,直接扔了一個紅藍色條紋格子的編織塑料袋給我。

「真是我的好閨蜜啊!」我讚歎了一聲,她也沒停留多久,就開車走了,走時還說袋子里的衣服全送給我了。

她的工作是在鶴仙鎮的一家服裝店裡幫人看店,賣賣衣服,店裡進了什麼好看的衣服,她自己會第一時間扣工資買下。

一是女孩子的愛美之心和衝動的消費欲,二是可以給店裡充充業績。

反正她的工作是比我做主播的工作要來的正經,穩定的多了。

我打開塑料袋,裏面的衣服整整齊齊的疊在一起,雖然是穿過的衣服,不過每件都乾淨整潔,被她收拾的就像沒穿過的一樣。

我左手提着20寸的行李箱,右手拖着編織塑料袋,攔下了大巴車,就走了進去,心裏滿是能回家的歡快之情。

回家的路途又是山路十八彎,我把車窗帘拉上,閉上眼睛,準備小睡一會兒時,聽到了車裡幾位大叔大嬸的聊天聲音。

一位大嬸激動地說道:「你們聽說了嗎?鶴仙鎮通往吉相村的唯一輛公交車,司機被派出所的人帶走了。」

「派出所抓人的時候,我就在那兒附近,我早就知道了!」一位大叔也有了興趣,大聲地回答道。

「我們鶴仙鎮風調雨順的過了幾千年,至建國以來,至有派出所以來,**就沒怎麼出動過,應該還是些抓小偷小摸的小事兒吧!」

一位腿腳不方便,鬍子發白的老爺爺說道。

另一位老爺爺摸着自己的鬍子,不認同的說:「我看不像是抓小偷的事兒,警鈴響了兩三條街,而且,據說在吉相村,派出所的人在那裡都發現屍體了。」

老爺爺說的非常認真,我睜開了眼睛,側耳認真的偷聽他們的對話。

「你們有誰知道出了什麼事嗎?」

「吉相村真的有屍體嗎?」……

「有人知道開車的老彭 ,那傢伙是因為殺人,才被**局的人給帶走的嗎?」

「誰知道呀!」……

「老彭他這人面相上看着是挺老實的,應該不會做壞事?」

……………………

眾人跟着風,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讓整倆大巴車裏面變的熱熱鬧鬧。

而舉報司機的人,就是我本人不大好意思的坐在座位上偷聽。

這時候一位大爺開口說起話來,讓眾人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

老大爺的親戚在派出所里打掃衛生,在清理垃圾的時候,聽到了所里**們的聊天對話。

他們說鶴仙鎮到吉相村這條路段往來的公交車師傅, 也就是司機老彭在被抓到派出所的當天,就全都招認了。

因為他親眼看見了別人殺人,知情不報,一直隱瞞到了現在,當時還幫着兇手清理兇器和搬運屍體。

老大爺的話,一時間激起千層浪,讓車裡的乘客們都感到害怕,包過正在開這輛大巴車的司機也脊背寒涼。

殺人這種事在我們鶴仙鎮,真真是太少見了,就像老大爺說的一樣,我們這裡大概太平了幾千年。

大家都想再問問關於老彭的其他事情,還有具體的情況,老大爺表示,自己的親戚也沒聽到多少,就只知道這麼多了。

還寬慰大夥,等到**們調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就會真相大白的。

而且**為了安撫民心,會寫在鶴仙鎮大街上貼出來的,到時候滿大街的公示公告。

大夥知道後,也不便細問。怕打亂了**們的布局,而且事情的真相一定會查出來的,我們相信鶴仙鎮派出所的能力。

況且關於殺人的事情,我們農村人知道的太多也不好,就各自關緊了嘴巴,有些大媽也早就閉上了眼睛裝睡覺去了。

幾天後的大街上,果然貼出了案子的調查結果。

兇手已經在本省的大城市裡被警方逮捕了,司機老彭犯了包庇罪,被判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案子還在審理中,具體細節不公布。

雖然公告欄上的具體細節不公布,但是我也從別人的口中, 了解了老彭那天晚上,所看見的一切。

每天晚上的6:45分,司機老彭準時的從鶴仙鎮開車到吉相村。

那天是空車,沒有人要從鶴仙鎮到吉相村,天色也已經很晚,他等了一會兒就想着快點下班。

誰料,在車門快要關上的時候,一位長發飄飄的有些凌亂的,臉色蠟黃乾癟的女乘客,她穿着件男人的大外套,赤着腳的跑到車上來了。

司機老彭覺得這女的模樣不大像正常人,腿上又都是傷疤,不太想搭載這個女人到鶴仙鎮。

女人跪在地上苦苦的哀求他,還掏出了一些鋼鏰兒給他。

老彭看着她說話條理還算清晰的模樣,就載着她發動車輛,心裏想着到鶴仙鎮時報個警,別讓這個姑娘惹事和四處亂跑,出了危險。

車子的排氣口冒着黑氣,車子在發動後緩緩的行駛着。

這時候,不知道從哪裡來了,兩個五大三粗的男人,他們手裡拿着竹棍,鋤頭,罵罵咧咧的追趕着大巴車。

其中一個拿着鋤頭砸在車子上,發出了「啪鐺~」的碰撞聲,把老彭嚇了一跳,急忙地踩下了剎車。

女人跪在地上哭喊着不要開門,兩個男人在外面拚命的拍打着車門。

其中一個拿棍子不斷地敲打車窗,另一個跑去撿起了自己丟下的鋤頭,拿鋤頭去砸車,一鋤頭一鋤頭狠狠地砸在車玻璃上。

老彭哪裡見過這個架勢,為了保住自己的車,也想着把車門開了後,與他沒交流交流,或許這兩個村夫也會明白事理,別來劫車搶錢。

抱着老好人的心態,他打開了車門,女人則是緊緊抓着車座位邊上的不鏽鋼杆子。

門一打開,一個男人放下手裡的鋤頭,就衝進來要把女乘客給帶走,這人大概是女人的老公吧,當時的老彭心中慌亂的想到。

那個男人撕扯着女人的手臂,另一個漢子也衝進車子里幫忙。

他生拉硬拽着女人的雙腳,一下子就把她拖到了地上,另一個男人(女人老公)就把她給粗魯的抓起來,扛在了肩上,手上還用力的拍打着女人的屁股。

老彭覺得這位女乘客有些可憐,就壯着膽子過去勸阻,沒想到其中的男人(女人的小叔子)對着他的臉就是一拳頭,差點把他的鼻子都給打歪了。

女人在漢子的肩上拚命的掙扎着,終於從男人的肩膀上掙脫着下來 ,焦急奮力地往車外跑去。

把她扛在肩膀上的男人那個氣的啊,撿起丟在地上的鋤頭,朝着女人的後背,就用鋤頭揮了過去,沒有打到。

男人氣憤的追趕,終於追上了女人。

他揮舞着鋤頭再次兇惡地鑿下去,那狠狠的一鑿,貫穿了女人的整個背部,女人身上的軍綠色外套,有紅色的血跡慢慢的滲出來,暈染了一大片。

她還沒發出任何的聲音,就已經倒在了地上。

《鶴仙鎮詭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