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洪荒魔劫殺,玄幻萬象,血魔滅天
洪荒魔劫殺,玄幻萬象,血魔滅天 連載中

洪荒魔劫殺,玄幻萬象,血魔滅天

來源:google 作者:-吃瓜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吃瓜哥- 奇幻玄幻 血痕/血魔

青木部落一稚童,從小被魔道養大,傳授衣缽,推演出《濁煞血魔寶典》,從此道號血魔人族抱陰負陽,心魔由是生,血魔無法壓制便捨去一命,放走情魔無壽,善魔無邊,功德魔無血,惡魔無生無壽百世情緣不得善終,建因是界,被天庭毀滅惡魔出世便去摧毀蜀山,被紫青雙劍所殺善魔無邊修萬萬世善人,無形中洗去魔根,欲要感化血魔,卻被血魔吞噬吞噬無邊後善念再次回歸本體,亦被天地善力影響,從此歸隱,不再過問世事展開

《洪荒魔劫殺,玄幻萬象,血魔滅天》章節試讀:

老魔瘋癲大笑:

「老夫一生殺戮無數,可知為何你我二人無人打擾?就是因為誰也不願得罪一個將死的魔頭!」老魔狀若瘋狂,聚精會神的煉製着元丹,稍微分出心神,與血痕對話:

「老夫將畢生道行煉入這元丹之中,可能你也發現這顆元丹的不同。這,就是老夫給你準備的大禮!」

「你……」

血痕剛想說話,卻被老魔打斷,元丹已經煉製完畢,他已無半分修為。這顆元丹,不僅僅是他畢生的修為,他還將自己的生命本源煉入其中。輔以各種天材地寶,將其藥性壓制,緩緩釋放。

他伸出乾巴巴滿是皺紋的手,將元丹顫顫巍巍的遞給血痕,看着他,吩咐道:

「今以畢生十萬年修為,助你成就無上道基。你,前途無量。可還記得那日,你抱着雞腿,老夫曾言,當你長大之時,讓你報仇。而今日,老夫為你而死,可算是讓你報仇?你大仇已報,而你的養育與教導之情卻未償,如今最後一次再問,可願繼承老夫遺願:滅天帝、誅妖族?」

「吾今日起誓:滅天帝、誅妖族,天地共鑒!」

血痕早就泣不成聲,只能使勁點頭,散亂的頭髮與他的淚水一起垂落。

老魔情緒稍緩,又顫顫巍巍的遞過自己的儲物袋,道:

「其實吾另有所悟,都在裏面,只是可惜,大限將至,明悟太晚。」老魔喘了口氣,繼續緩緩道:

「老夫所悟,定能助你成就無上魔尊。記住你的誓言,滅、滅……」

老魔兩眼開始翻白,接不上氣,血痕接過老魔手裡的儲物袋,又將老魔的手握住,重若千鈞,接着替他說完:

「一息尚存,誓滅天帝!」

看着地上的白骨,老魔瞬間瞪大雙眼,用盡最後一口氣大吼:

「蒼天不公!天未滅,而滅天已死!蒼天不公!」

接着,老魔徹底斷氣,直挺挺的硬硬的倒了下去。

血痕雙手仍舊死死的握着老魔的手,淚水簌簌而下。

就在老魔閉氣的瞬間,天上一顆本就暗淡的星辰迅速滑落,在天上拖着長長的尾巴。

月色如皎,玄月似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邪陰山三十萬里外是銀狼族部落,此時銀狼部落的妖王看見天上划過的流星,神情激動。那個老魔終於死了,終於死了,他苦苦等了兩萬年!

老魔殺他族人,卻又敵不過,只能在附近東躲西藏,而如今老魔終於死了!怎能讓他不開心?

老魔殺人不知幾許,積累天材地寶不知多少,又怎能讓人不心動?

「嗚……嗷嗷……」

狼王發出嚎叫,召集族人,去搶奪老魔的寶貝。

此時此刻,許多的勢力蠢蠢欲動,各自整備人馬,向著邪陰山而來,為復仇,也為老魔的寶物。

血痕自然料到此事,他收拾起悲傷,走出骨海,一掌打出,一束束流光迸發,血紅的光芒沖向通道不同的位置,深深的通道全部塌陷,將骨海掩埋。

「這裡是你最好的歸宿,安息吧!」

血痕看了最後一眼,然後堅定的轉身而走,快速的收拾一些物品,然後走出巨大獸骨的嘴巴,飛快的向邪陰山西邊而去,不時回頭遙望。

血痕乘着黑氣,速度極快,剎那間跑出幾個山頭。

而那些寶物,血痕只帶走一些,大部分都留在邪陰山,而且還放在比較顯眼的位置。有人追殺是肯定的,但是他可不想被數不盡的大能追殺,所以只能放棄寶物。

大神通者來得快,毫不留意路途上的情況。而那些小修士就完全不一樣,他們也不去爭奪那些大寶物,只是來敲敲邊鼓,看看有沒什麼大能看不上眼的東西。

說不定,大神通者之間也能打起來,到時候還能摸摸魚。

血痕架着黑霧,以自己最大的速度向前奔行,他也不敢飛到天上,只是貼着地面快速穿行。

半個時辰,他已經前進幾千里,卻仍在拚命的逃。

「師兄快看,可是那個小魔頭?」

兩個修行者正從血痕對面去往邪陰山,其中一人青衫長袖,一人白衣勝雪。其中的青衫者遠遠的感應到血痕。

「不錯,滅天老魔身死道消,小魔連夜奔行,定懷重寶!」白衣修行者望着旁邊的師弟:

「師弟,看來那邪陰山不用再去!」

青衫修士點點頭,二人略微商量,做好準備,等着血痕自投羅網。

血痕一路奔行,不敢有絲毫大意,感知放開。

「唰唰唰唰!……」

天上一輪寶鏡照射,夜晚看不清寶鏡全貌,只見寶鏡發著淡淡的青光,無數的金色飛劍從寶鏡中射出,遠遠的射了過來,好似一條光帶。

血痕立刻躲開,他感知到寶鏡後邊還有一人在操控,那人境界在築基之上,是陰神境界大能,他快速的向自己靠攏,還操控着寶鏡不斷對準自己的位置改變方向。

方才躲開寶鏡的金色飛劍,卻發現身後的位置有人掩飾了氣息,此刻正對着他,血痕感到身後一道劍氣,劍氣又突然聚攏,如寒星爆發,小劍四下激射而出。

血痕入道不久,並未築基,此刻逃無可逃,心中大駭。

立刻以黑氣在身前形成一道屏障,些許小劍被黑氣所融化,大多數卻劍穿過黑氣,將他的身體洞穿個個血洞。血洞里殘留着劍氣,無法快速癒合,傷口不斷的滴血。

卻不見血痕慌張,受下這一招,他從容的從儲物袋中拿出老魔之前送的一個漆黑如墨的大葫蘆,名為「萬鬼魔葫蘆」。

漆黑的魔葫蘆往地上一放,葫蘆口「波」的自動彈開,鬼哭狼嚎之聲頓時充斥兩位道人耳邊。

葫蘆里裝着妖族的魂魄,名字中的萬,是個虛數,裡頭實際裝着十數萬冤魂厲鬼,其聲如哭如述,如凄如戾。

其聲能鎮魂,意志不堅定者,會被震散神魂,七竅流血而死,死後元神自動收入葫蘆內。

二人頃刻頭腦發昏,意識模糊。那個在天上操控寶鏡的人連同寶鏡一起掉落下來。

「出!」

隨着血痕打出法決,一聲令下,數百厲鬼呼嘯而出,張牙舞爪,分別撲向二人。

方才偷襲那人離得太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厲鬼吞噬元神,七竅流血而死。

離得較遠那人頓時清醒,繼續操控寶鏡,無數小劍對着厲鬼激射。

前頭的厲鬼死了幾個,後邊的紛紛繞開,從不同方向而去。

那人一躍而起,飛到天上,厲鬼跟在後邊,彷彿長長的尾巴。

「嘯!」

血痕將魔葫蘆托舉頭頂,葫蘆口對着天上那人,鬼哭狼嚎之聲越發凄厲。

天上之人中招,剎那間眼睛血紅,頭腦彷彿被一雙大手撕裂,疼痛欲炸。

短暫的停頓,讓後邊的厲鬼追上,紛紛衝進他的身體,撕咬他的神魂。

天上傳來「嗷嗷」慘叫,接着七竅流血而亡!

血紅收起萬鬼魔葫蘆,快速將二人屍體收起,飛快的離開這裡。

明知自己身懷重寶,區區陰神還來打劫,血痕想不通,他們到底如何作想!

搖搖頭,不管那些,血痕立刻趕往鳳棲山華胥氏部落方向,此處是人族大本營,號稱人族聖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