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紅樓大相公
紅樓大相公 連載中

紅樓大相公

來源:google 作者:一頓兩饅頭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林黛玉 秦鍾

何為相公?進取功名者,可為相公!舉案齊眉者,可為相公!宰執天下者,可為相公!一場意外,成了紅樓秦可卿的弟弟秦鍾,自此,一切有了小小的變化展開

《紅樓大相公》章節試讀:

「《八佾》之篇。」

「孔子謂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此語何解?」

「鯨卿,說說看?」

京都七月,正是一年炎熱之時,晴空萬里無雲,一輪耀日高懸,肆意而又瀟洒的釋放熱情之意。

宣北坊,西斜街之地。

算得上京城繁鬧的區域之一,此地靠近宣武門,商鋪、民居等廊房眾多,更有京都排名第一的菜市口。

值巳時,西斜街內的衚衕一隅,一處略顯簡陋的二進院落內,傳來一陣書學之音。

「回宋師!」

「此為聖人談及季孫氏之言,季孫氏在自家庭院內,以天子八佾之禮奏樂為樂,此等事都做得出來,還有什麼做不出來?」

「可見其心,至聖先師甚為憤慨。」

一語朗朗而應,清晰乾脆,並無期期艾艾,就是聲音聽上去有些淺淺的稚嫩。

似乎年紀不大。

「嗯,不錯。」

「坐!」

「此語本意如此,卻還有更深之意。」

「天下事,歸根結底,一切就在於禮,是以,九州雖大,以禮匡之,就是《周易》也是乾坤為首,此為天尊地卑,禮儀化定。」

「……」

單手輕捋頷下寸許灰白之須,對於面前的這位俊俏少年人,宋弘不住的給於驚訝。

半個月來,鯨卿好像開竅了一般。

首先,每日留下的課業,都很好的給於完成了。

其次,練字也有些效果了,就是不知道鯨卿為何好端端的從顏體改換成歐體。

若非寫的比之前好,定要說一說。

再者,也康健了許多,原本很是有些瘦弱的,再加上清眉秀目,粉面朱唇,每每問他課業,都怯怯靦腆,頗有些女兒之形。

而今,那些皆無。

這是……好事,就是不知道為何變化如此,莫不是秦大人私下裡專門教導了?

估計是。

心中這般想着,口中之語不絕,將剛才八佾之篇的開言細細說道着,聖人之語,微言大義。

明悟表意,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明悟先賢深意。

「是!」

秦鍾頷首坐下。

看着宋師又開始將手中書卷背於身後,踱步廂房,便是不在多言,靜靜聽着。

聽着那些之乎者也。

聽着那些經義深言。

……

半個月來,也慢慢熟悉了這種一對一的私塾教導,順便,也熟悉了一下這個世界。

念及此,秦鍾便是忍不住走神。

半個月前,自己還是現代社會的一名鄉鎮醫生,剛繼承了爺爺那輩傳下來的診所,正要大幹一場的。

誰料,一次夜間出診,歸來偶遇大雨,騎車不慎滑溝,醒來便是這般模樣了。

原本二十七八歲的帥氣小伙,變成了一名十歲的……小朋友,名字倒是沒變,自己還是秦鍾。

借屍還魂了?

穿越了?

費了一番功夫,再加上這個小身板原來的記憶,倒是差不多弄明白了一些事情。

首先這個世界有點怪,宋朝、元朝、明朝都有,可明朝之後,便是此刻所處國祚正盛的大楚了。

其次,自己的身份也有點意思,名字沒變,然……多了一個姐姐,她叫——秦可卿。

去年剛嫁入寧國府,夫君為寧國一脈正派玄孫賈蓉。

寧國府?

榮國府?

賈家?

開國八公?

自己還有一個老爹,其名——秦業,如今是大楚工部營繕清吏司郎中,官居五品。

五品官?

在京都這裡,伸手一抓,便是一大把,倒是不顯。

記憶中,閑暇時,也有前往寧國府玩耍,和姐姐秦可卿聊天的時候,也聽了一些榮國府的事情。

比如榮國府那位銜玉而生哥兒,名叫寶玉的。

還有和姐姐關係不錯的榮國府璉二奶奶。

一切的一切,貌似已經有些明晰了。

自己來到的是這個世界!

千紅一哭的世界!

萬艷同悲的世界!

而自己則是成了那位短命鬼——秦鍾,成了那位因和小尼姑拉拉扯扯不清楚的秦鍾!

和小尼姑?

想到此,秦鍾那清秀的面上便是不自覺抽了抽,自己的取向……還算正常吧?

旋即,一邊走神,一邊聽課。

這位宋師……是老爹秦業為自己請的家業課師,其名宋弘,年紀起碼也有近五十,鬚髮灰白,科舉之路不順,至今還只是一個秀才。

教導自己還是足夠的。

「鯨卿,已經午時二刻,今日便到這裡吧。」

「今日所講《八佾》,細心抄寫十遍,再寫一篇心得。」

「此外,如果時間足夠,可以溫習一下以前的課業,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

近兩個時辰的私塾課程便是結束了。

宋弘簡單收拾了書籍,將其歸於廂房一角,教導一個連生員都不是的少年人,輕而易舉。

「是,宋師!」

秦鍾起身相送,因為自己還沒有下場考試的緣故,課業不算緊張,宋師一般一個月來家裡十次至十五次左右。

老爹現在還在部里,按照慣例,估計要申時、酉時才可能歸來,身為工部郎中,事情還是不少的。

……

……

秦家府邸不算大,一個二進四合院罷了。

若是正宗規矩的院落,一個二進院落是不大的,因為一進之地,還要有倒座房、影壁、垂花門之類。

自家府邸沒有,進入大門,便是一個大院落,正堂、左右二房,東西廂房。

再進,便是後罩房,內眷居住之地,記憶中姐姐秦可卿沒有出嫁的時候,就和瑞珠、琪珠生活在那裡。

自己?

一直在東廂房居住。

送走宋師,秦鍾仍歸於西廂房,坐於臨窗的案後,手中翻閱一部典籍,是家裡收藏的國朝正史。

史冊而言,原有的歷史痕迹變化不小。

明朝應該亡於崇禎十七年,偏偏史書之上,明朝在天啟七年朱由校病死之後,便是發生了變化。

魏忠賢並未和自己前身知道的那樣被誅滅,而是不甘身死,結果宮廷內亂,京城內亂。

加上外部農民起義,再有九邊之外的異族侵擾,不知不覺天下大亂,待魏忠賢真正身死之後,崇禎已然無力收拾殘局。

是時!

本朝太祖自江東出,率領義兵,不住的發展壯大,進而在四王八公、十二侯、外加一眾能臣幹吏的輔助下,內平亂象,外拒異族,開創大楚!

國姓為項!

立鼎已然超過百年,天子之位傳承五代,當今天子年號德正。

是時德正十二年七月!

大楚承平日久,國泰安詳,一片盛世之象!

「少爺,飯做好了。」

正在繼續瀏覽國朝史書細節之事,廂房之外,傳來熟悉的聲音。

「我這就來。」

是自己的隨身小廝多福,寓意很明顯。

合上手中的書籍,秦鍾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所穿栗色冰染靛青衣衫,撫了撫腰間的荔枝紋理金縷帶,踏了踏腳上所穿的千層納底小短靴。

若言輕裘寶帶,美服華冠……還沒到那一步,好歹自己現在也是一個官二代吧。

一個略顯寒酸的官二代!

「多福,你說人活一世,是為了什麼?」

片刻之後,秦鍾在自己的東廂房內用飯,燒臘肉、燒雞翅、十香甜醬瓜茄、酸筍湯——四菜一湯,外加一碗米飯。

滋味做的還行,有條不紊的吃着飯,又時而的和立於一側的多福聊着天。

多福也就十四五的年紀,不算大!

記憶中,跟在身邊也有四年了,自然彼此很是熟悉,人還是老實、穩重的,就是個頭不算高。

看向青綃直綴,涼鞋凈襪的多福,隨意一言。

「少爺,這……多福不知道。」

這個問題?

多福仔細想了想,搖搖頭,人生在世,吃好喝好不就行了?待在少爺身邊也挺好的。

「可有聽過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小丈夫不可一日無錢?」

秦鍾微微一笑。

那兩句話是在現代社會所得,而且,一直覺得很有道理,前身從事的醫生行業,就是很有錢途的。

尤其自己還即將繼承爺爺的老牌子診所,就算在鄉鎮里,一年賺個幾十萬也是輕鬆隨意。

至於權勢?

這個貌似更牛一些!

有錢了不一定有權!

有權了一定有錢!

古來真理!

「少爺將來一定是要做官的。」

多福隱約可以聽得明白,少爺所說的大丈夫明顯更厲害,至於權勢?做官就可以了。

少爺讀書很好,一定可以做官的。

「我也覺得應該要做官,不一定做很大的官,做大官整天忙碌的沒法享受。」

「做縣令、知府就很好!」

「順便再有點錢,那日子就賽過神仙了。」

來到了這個世界,回……回是回不去了,唯有安心於此,以謀將來,古往今來,什麼職業最好?

上九流的職業帝王、聖賢、隱士、童仙、文人、武士、農、工、商中,過半都需要讀書。

經商也是位列上九流,縱然名義上地位卑賤,但是……金銀開道,一些人該折腰還得折腰。

一手權,一手錢,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

「老爺都說少爺最近進益很大,一定可以的。」

多福憨厚一笑。

「哈哈哈。」

「讀書……必須要讀書!」

「這個時代……像我們這樣的人家,欲要臻至富貴,唯有從書中取來。」

秦鍾喝了一口酸筍湯,果然酸爽。

而後深深道。

自己所求不多,出將入相就不必了,眼下好好讀書,爭取考一個舉人,就可以做官了。

如果考中進士了,就穩穩做官了。

若然考不中,那就當小丈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