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紅葉伴燕飛
紅葉伴燕飛 連載中

紅葉伴燕飛

來源:google 作者:楓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楓語 陌紅葉

特種兵穿越平行世界,卻淪為乞丐好不容易尋回師門,又遭人嫁禍,不得已跑路逃命只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從此開啟混吃混喝模式,拜了個結義大哥,最後發現她是個美女一路行來,才發現根本沒有世外桃源,一切都要靠自己歷盡滄桑的浪漫,是你依然在等我展開

《紅葉伴燕飛》章節試讀:

當他睜開眼睛的那一刻,眼中滿含的淚水已經順着臉頰流下。

並沒有重生後的驚喜,而是對前世的留戀。此刻,他已經擁有了一個全新的生命,但是卻永遠失去了父母和兄弟姐妹,以及親戚和朋友。

令人難以割捨的還有同生共死的戰友!培養過他的老師、教官。還有自己時刻準備為之獻身的國家!

雖然想不起他們是誰,但是潛意識裡知道自己曾經擁有過。

不過這些記憶都被強制抹去了。

所有的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

此刻的他一無所有,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誰,家住哪裡。

這種悲涼與孤獨,更與何人說?

「咪嗚……」一個毛茸茸的腦袋從他的肋下鑽出來,脖子上掛了一個銀色的鈴鐺,一雙碧綠的眼珠子忽閃忽閃的看着他。

他輕輕的撫摸着小貓,意外的發現這竟然是一隻猞猁!

雪白的長毛,尖尖的耳朵。鋒利的腳爪,粗壯的四肢,短短的尾巴。雖然呆萌可愛,卻屬於猛獸。

沒錯!野外生存的科目中有這種野獸的資料介紹。

不過這個白色的品種卻是從來沒有見過。而且這個品種比一般的野生猞猁的形體要小很多,也就是比家貓稍大一點,比狗還要小一點。

這猞猁似乎跟他很熟,一直形影不離的偎在身邊。由於它小巧可愛,很容易被人誤認為是一隻貓。

看來它應該是這副身軀的主人之前養的寵物。

雖然現在主人完全換了靈魂,它卻渾然不知,依然在身邊撒嬌賣萌。

既然你全身雪白,又是如此粘人。我這個主人如此落魄,你依然不離不棄。就好比忠誠的奴僕,我就叫你雪奴吧!

既來之則安之。不管前方有多少艱難,我自大步向前!牢記使命不忘初心!

當務之急,是先填飽肚子。

然而,懷揣着一顆現代心的他,卻完全沒有在古代謀生的經驗。

這副身板還算壯實,身上都是鼓鼓的肌肉,渾身彷彿有使不完的力氣。

帶上雪奴,他往前面的集鎮走去。

這裡應該屬於西南地區,聽口音好像是四川省一帶。當然在古代這個地方不叫四川,而是叫「羌」。屬於羌族人聚集的地區,在當時並不屬於中原王朝的管轄之地。

到底是特種兵出身,搞搞偵察還是很簡單的。他很快就知道了,這個地方叫「項家集」。大楚亡國以後,楚朝宗室後裔的一支就逃到了這裡,慢慢形成了這個大集鎮。因為這裡大多數人都姓項,所以叫做項家集。

畢竟大楚統治了中原九百多年,宗室後裔人數龐大。走到哪兒都能碰見幾個項家人。

在自己前世的歷史裏,楚霸王項羽輸給了劉邦,自刎烏江。如果他知道在另一個時空里,自己曾經建立過一個龐大的帝國,擁有無數的子孫後裔,不知道他是何感想。

摸了摸衣服,發現自己衣裳襤褸,渾身上下沒有找到半個銅錢。

這叫舉目無親,身無分文!

一個現代人,在古代社會中其實很難混。這裡沒有地方可以打工,整個社會都窮,混口吃的着實不易。不誇張的說,就憑現代人吃不了苦的個性,餓死都有可能!

街邊的小吃攤上,蒸籠屜里的包子散發出誘人的香味,攤位上擺滿了焦黃酥脆的大燒餅。攤主賣力的叫賣:「燒餅!包子!香噴噴的大燒餅!」

他吞了吞口水,把雪奴緊緊抱住,默默的走開。雖然燒餅很香,可是囊中羞澀的他只能看看。

對了,雪奴可是極好的獵手!逮個野雞什麼的那是手到擒來!走吧雪奴!我們去打獵!

到了不遠處的小山,蹲守了一會,果然發現了獵物。在古代,野生動物可比現代多的多了。隨隨便便就捉到一隻野雞,一隻竹鼠!

這猞猁打獵就是利索。

野雞肉少不中吃,但是竹鼠可是美味山珍!剝下竹鼠皮,拿着毛皮去街上找飯店裡換點醬油、鹽巴。這竹鼠的皮毛是極為柔軟,非常適合縫皮帽子。

店主很喜歡,二話沒說就收了。

他就在鎮西頭找了個破廟,架起了一堆柴,生起了火。把野雞和竹鼠架在火上烤得滋滋冒油,香氣撲鼻!一邊烤一邊撒上鹽巴,淋上醬油。

嗨!你別說,還真是香!

一人一貓(姑且稱之為貓)美美的吃了一頓。

看看天也黑了,就在廟裡的神案底下找了塊乾淨地方,把雪奴抱在懷裡。

這猞猁的毛可比貓狗的毛要長,又生的濃密,就跟毛毯似的,抱在懷裡可真暖和。

就着旁邊燒的炭火餘燼未熄,這一覺睡得是踏實安穩!

重生後的第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第二天,他來到鎮上,看見街上好幾個叫花子,跟他一樣穿的破破爛爛,身上的衣服破的都是一條一條的耷拉着。

他猛然一驚,心想:我來到這個時代,我是來拯救這個世界的呀!但是我現在混的都跟叫花子一樣了……不!我就是個叫花子!我還怎麼懲凶除惡?還怎麼匡扶正義?

想到自己的使命,他心情沉重。

就這麼在鎮上混了幾天,跟那幾個叫花子也混熟了,也學了一些古人的禮數。怎麼跟人說話交流,什麼人怎麼稱呼,這些都跟古裝劇裏面演的都差不多。

唉!想不到啊,過去看過的那些古裝劇武俠劇,今天在這裡派上了用場!

這天晚上他在破廟裡睡覺。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被一張草氈子蒙住了頭,黑暗中被人按住了手腳「噼里啪啦」的一頓拳打腳踢,揍得鼻青臉腫。

說……你不是特種兵出身嘛?不是也會擒拿格鬥嗎?怎麼不還手呢?

一來吧,壓根就沒有危機意識,都成了叫花子,身上一分錢沒有,誰會去圖一個叫花子的身上有點啥呢?

二來吧,也是麻痹大意,以前過慣了治安良好的和諧社會,忘記了這是個險惡的世道。再說又是睡夢之中,頭被人蒙住了,手腳又被摁的結結實實,架不住別個人多勢眾啊!寡不敵眾,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你看看這算個啥事?倒霉不倒霉?

打完了被人拉起來一看,得有十好幾個人圍着他,都是叫花子。他一看,其中還有一個認識的:「嗨……狗剩子!你們為啥要打我?」

其中一個叫花子就說了:「哎!你小子懂不懂規矩?這廟本來是我們的地盤,你新來乍到,又沒有拜過山頭,你就給佔了,那不打你打誰?行有行規!你得找我們丐幫的大哥上香,入了幫派,你才能在這塊地方混!」

我靠!當個叫花子還要請客送禮?你看看,這就是他娘的江湖!

不過,還真有丐幫?看來小說電視劇上演的也不全是胡說八道。

另一個叫花子說:「今天打你還是輕的!你要是敢不聽話,哪天把你小子裝進麻袋裡,沉河!結果了你的小命!」

沒辦法,好漢不吃眼前虧。對付這些人得智取,不可意氣用事。

「哎!我無名無姓,無家可歸,身無分文……我拿什麼去上香?我也不認識丐幫大哥呀!」

狗剩子說道:「不認識沒關係,我可以給你引薦一下。你拿着打來的山貨做禮就行。媽的,你天天吃烤雞,你真行啊,饞死老子了。以後這些東西,要先孝敬我們!知道嗎?」

說話間,廟門口白影一閃,雪奴出現了。它目露凶光,緊緊盯住這幾個人,喉嚨里發出「嗚嗚」的低吼,身子低伏,做出警戒的姿態,隨時準備發起攻擊。

叫花子一看,這哪來的貓?抬腳就踢,一腳沒踢上,反而被雪奴撓了一爪子,腿上頓時皮開肉綻,鮮血直冒,疼得鬼哭狼嚎!

有個認識的,大叫:「這是山狸子!能吃人,快跑!」一幫叫花子嚇得嗷嗷亂叫,一鬨而散,逃的無影無蹤。

抱着雪奴,他鼻子一酸,這不爭氣的眼淚就下來了。倒也不是怕被人打,當初在部隊受訓,也沒少吃苦,也沒少挨打。可是如今孤孤單單,看着這相依為命的貓兒就心酸啊,被人欺負了,看見雪奴就好像看見了親人一樣……

哎!我的好兄弟,你剛才去哪兒打野了?我被人欺負了你知道嗎?你說我這上哪兒說理去?

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我這來自現代社會的特種兵,穿越到古代當了個乞丐,落的個孤苦伶仃,靠着雪奴過日子。

這滿腹的心酸委屈,更與何人說?

《紅葉伴燕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