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花都狂龍戰神
花都狂龍戰神 連載中

花都狂龍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無用書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九州 奇幻玄幻 蕭晚晴

葉九州出身豪門,是個名副其實的豪門闊少,從小嬌生慣言然而在他十五歲那年,他的世展開

《花都狂龍戰神》章節試讀:

新海省,臨海市,市中心站。
「少爺!」
「少爺!」
二十來個穿着黑西裝的人對着人潮,神情莊嚴肅穆,喊聲一致,像是在叫着什麼人。
剛下高鐵的旅客熙熙攘攘,拎着大小行禮,低頭快步從他們旁邊走過,卻又忍不住回頭觀望兩眼,到底是來接何人的,竟搞得如同舊社會軍閥一般!
為首的老頭穿着白色西服,長相和藹,此時卻眉頭緊皺。
老頭突然猛地一拍腦門,似是想起了什麼,顧不上手下,隻身往綠皮車區域跑去。
葉九州翹着二郎腿,坐在嘈雜的休息室,自顧自地玩手機。
「少爺,老爺卧病在床,二夫人誠心請您回去。」
旁邊男子點頭哈腰,極為恭敬。
「不去。」
葉九州冷漠道。
頭也不抬。
「少爺,二夫人說當年都是為了磨練你,只要你回去,就是葉家家主,夫人還給你找了門婚事,是豪門雲家……」 「滾!
那個騷狐狸自己管不了家族就想起老子了!
還包辦婚事?
害了我媽還不夠,還想害我嗎?」
一聽「婚姻」二字,原本滿不在乎的葉九州,瞬間雙眼血紅,直接將管家的話打斷。
老管家背上和額頭上驚出一身冷汗,敢這樣看不起燕都豪門葉家,這樣稱呼夫人的,也只有眼前的男子了。
他是葉家大少爺,更是葉家名正言順的繼承人。
更令老者震撼的是,他還是**第一猛將,東方公認的九州戰神!
帝國勢力,但凡看到那個血紅的『九州』大字,無不是膽戰心驚。
「少爺……」 管家還想說什麼,葉九州卻起身,毫不猶豫地離開。
「再敢多說一個字,我殺了你這個老匹夫!」
恐怖的殺氣,讓管家覺得眼前彷彿有屍山血海。
直到葉九州的背影消失,管家顫抖着的雙腿才能微微邁開。
他當年面對華爾街的巨富,傭兵界的怪物時,都沒有感受到如此強大的壓迫力。
車站外,一輛車頂有血紅「九州」字的悍馬,已經等候多時。
葉九州上車,手機響了起來。
「老大,都安排好了,司機會帶你去。」
特製的耳機里傳來粗獷的男聲。
「阿慶,辛苦你了。」
葉九州淡淡道,掛斷了電話,目光卻透過車窗,被一個賣糖葫蘆的小販吸引,陷進了回憶里。
十年前,他不過才十五歲,母親被害,逐出葉家,流落臨海市。
餓得兩眼發黑之時,一個穿着白裙,長相美麗清純,跟他年紀相仿的姑娘,遞給他一串糖葫蘆,他伸出手,還沒接穩便暈了過去,朦朧之中看見了女孩一臉焦急地喊路人,叫救護車。
而等他醒來,已是在營地里,床邊站着一個奇怪的老頭,也是他日後的師父。
他第一次斬頭露角之時,便是**最強戰士。
三年後,征戰境外,整個世界因他顫抖,接替師父,終成一代戰神,那年,他才十八歲!
如今十年過去了,戰神威名,早融進了境外邪崇的骨子裡,葉九州卻選擇解甲歸田。
為此師父還要跟他比試,但他站在那不動,讓師父結結實實地揍了他一頓,打完,老頭子已是老淚縱橫。
因為葉九州忘不了那個清純的姑娘。
忘不了那串晶瑩剔透的糖葫蘆。
更忘不了女孩的焦急和關心。
臨海市,東華大酒店。
葉九州深吸了一口氣,走了進去。
若是昔日部下在此,眼珠子都會被驚掉,堂堂戰神,竟然緊張了?
此時,東華酒店張燈結綵,熱鬧非凡。
臨海市有名的蕭家,要在這為孫女蕭晚晴招納贅婿,這樣的事情,看熱鬧的自然不少。
房間里,美得動人心魄的蕭晚晴一臉絕望,一雙美眸中的眼淚早已流干。
一旁的母親陳柳,更是氣得滿臉通紅,快要喘氣不過來氣。
「蕭立德,那群混蛋就是要害晚晴,你要是不想讓咱閨女被糟蹋,就拒絕你大哥和老爺子!」
「媽,要是真的嫁給那些人,我就去死!」
蕭晚晴絕望的臉上滿是絕決。
「晚晴,你要冷靜,要相信你爺爺!」
「還有你,不要在刺激晚晴了,老爺子是晚晴祖父,是長輩,會害孩子嗎?」
蕭立德也惱也很,可是他不敢忤逆老爺子,也鬥不過自己大哥,他只能寄希望於大哥給晚晴挑個好點的。
可是真的會嗎?
蕭老爺子從賣糖葫蘆起家,花了十年,把蕭家變成了臨海市三流勢力,也算是個白手起家的典型例子了。
老爺子蕭嚴有三子,大兒子蕭立威,次子蕭立武,小兒子蕭立德。
老大蕭立威接手了家族大部分產業,蕭立武則是去省會發展,蕭立德從小性格懦弱,很不得老爺子歡心,年輕時還患上了小兒麻痹,成了個跛子,又沒什麼能力,只能被蕭家養着,沒少受人白眼。
這次擇婿,就是老大蕭立威聯合蕭立武慫恿蕭老爺子做的決定,倆人還信誓旦旦地保證,一定給蕭晚晴找個人中真龍。
結果呢,一個個長得獐頭鼠目,有些還是直接從街上拉過來的流浪漢。
畢竟這些人一聽有機會免費娶到臨海有名的大美女蕭晚晴,又能躋身豪門,自然是饞的哈喇子都流了出來。
蕭立德能看出這其中的貓膩,但他能說嗎?
蕭嚴雖然已經老眼昏花,可在蕭家,依舊是一言九鼎,他的決定,任何人都不能忤逆。
「柳妹,放心吧,老爺子不會把晚晴嫁給那些人的,起碼會選個良民。」
蕭立德拉過陳柳的手,安慰她道。
「別碰我!
蕭立德,你知不知道你這叫為虎作倀!」
「還良民,裏面不是流浪漢就是罪犯,還有個犯……犯了花案。」
「我怎麼就嫁了你這個窩囊廢呀!
嗚嗚嗚……」 陳柳甩開蕭立德的手,邊罵邊哭,幾乎快要哭暈。
她當初是看上了蕭立德的溫和善良,哪裡能想到人太溫和就會任人拿捏啊!
眼前老大老二聯合起來欺負蕭立德,不給他們資源,蕭立德不爭也就罷了,現在二人變本加利,要把蕭晚晴推入火坑,蕭立德還不爭!
這樣的男人,不是廢物是什麼?
「好了,都別吵了!」
蕭晚晴抹掉臉上的淚痕,顫抖着吼了一聲。
她怎會不知這是大伯二伯的陰謀呢?
她自打進入蕭家公司工作以來,短短三年不到的時間,就拿下幾個大項目,業績出色,將其他晚輩壓了下去。
蕭家重男輕女,女子沒有繼承權,蕭晚晴知道這些。
但她太過出色,讓大伯二伯感受到了威脅,才會迫不及待的找個人入贅給她。
這樣一來,以蕭嚴的脾氣,肯定不會讓蕭家公司落到外人手裡,蕭晚晴便徹底出局了。
可是蕭晚晴能不從嗎?
一旦不從,她便會被趕出公司,到時候一家三口都要去喝西北風。
「晚晴小姐,你準備好了嗎?」
見有人來催,蕭晚晴深吸一口氣,做出了決定。
酒店大堂,人聲鼎沸,無比喜慶。
蕭嚴老爺子一身精緻的紅色唐裝,面色紅潤富有光澤。
「恭喜蕭老爺喜得龍婿!」
「恭喜蕭家再添一名能人!」
賓客的吹捧,更是讓老爺子笑得合不攏嘴。
「爸,時間到了,該揭曉了。」
一旁的蕭立威看了手腕上的勞力士一眼,沉聲道,很有氣勢,不怒自威。
「咳咳,大家安靜,我們擇婿有了結果,選中了一名優秀的年輕人!」
蕭立威走上台,輕咳兩聲,現場頓時安靜下來。
接着蕭立威看了坐在第一排的蕭立德一家,嘴角浮現一抹難以發覺的譏笑。
他自己安排的自然比誰都清楚擇婿規則,誰差選誰,最好是選一些犯過事的人渣。
這樣,於情於理,蕭家不會再認同蕭晚晴。
「那麼,就讓我宣布最出色的人選!」
蕭立威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朝着他看了過去……  

《花都狂龍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