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花都榮耀戰神
花都榮耀戰神 連載中

花都榮耀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右顏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北 鄭墨 都市小說

他天資驚人,被武門看中,斬斷七情六脈,十年磨鍊,榮耀歸來,天下權勢,盡手而握我所失去的,終會親手拿回來「此債、此仇,爾等當千百倍償還!」展開

《花都榮耀戰神》章節試讀:

第2章

鄭墨臉色一陣青一陣紫,冰冷的說道:「好大的口氣,不過本少瞧上的寶貝,還沒人能夠搶走!」

說話間,他從手下那裡接過一萬塊錢狠狠地摔在林北胸口。

「別說我鄭墨欺負人,拿錢滾蛋!」

林北捏住鈔票,戲虐的望着猖狂的鄭墨,覺得很是可笑。。

歷練十年,他斂盡數不清的財富,金錢對他不過就是串數字罷了,而今,這還是第一次被人拿錢羞辱,可笑,可笑至極!

林北轉身瀟洒的將鈔票丟在空中,漫天的鈔票如同雨點,惹得眾人一陣哄搶。

這些人儀態盡失,哪裡還有半點之前的彬彬有禮?

鄭墨站在人群之間,眉頭凝重的盯着離去的林北,嘟囔道:「真是個猖狂的傢伙!」

恆天大酒店,宴會分為內外兩廳,外廳不限身份,魚龍混雜,可凡是能夠進入內廳里的,都是些有頭有臉的集團老總和富家闊少。

林北闊步走了進去,站在大廳**打眼一瞧。

紅毯銀紗,金碧輝煌,金樽銀盞,好生闊氣!

他兩指間夾着張鎏金請帖遞給禮儀小姐,後者翻看請帖頓時啞然失色,驚道:「你……你是全球能源集團出席代表!?」

全球能源集團可是世界排行前五的巨頭,資產破五萬億的經濟大鱷,談笑間攪動經濟風雲的大財團!

這麼牛轟轟的公司代表,怎會出現在這麼個小小的慶功宴!

禮儀小姐驚的花容失色,正打算通報卻被林北按住玉手,他單指壓在唇邊示意她不要出聲,而後悠然轉身離開。

林北坐在角落觀察着四周,凡是進入內廳的人物談笑間都自帶三分傲然,七分不可一世。

李冉作為宴會主咖還未現身,可一道熟悉的身影卻已經映入眼帘,林北上下打量了幾眼。

暗灰色中山裝,舊式皮鞋,鐵框眼睛架在斑駁的鼻尖,身材略顯佝僂,早已是知天命的年紀。

此人名叫王艷新,原林氏地產副總經理,為人正直,工作兢兢業業,十幾年如一日的輔佐林雪打拚江山。

林北十分欣賞他,每每在公司偶遇都會親切的喚一聲王叔。

林氏地產改朝換代後李冉上位,她逼得王艷新走投無路,為保全自身只能無奈與之為伍。

林雪玉殞香消之後,公司上下人人自危,生怕跟她撇不清關係而受到牽連,唯獨王艷新為她置辦棺木,去墳前掃墓,兩年來,月月如此。

林北銘記恩情自然不會怪罪於他。

落座,林北從懷中掏出一小瓶烈酒為王艷新斟滿,笑道:「宴酒再美終究差強人意,哪有我們林家烈酒醇香,王叔,我為您斟上一杯。」

烈酒雖然濃香四溢,可王艷新卻無心細細品嘗,他瞪大雙眼指着林北,顫聲道:「二少爺,你……你怎麼在這裡!」

王艷新使勁兒揉了揉眼睛,再次確認是林北後,咕噥一聲,面色煞白。

林北未來得及回答,他慌忙四下張望,確認無人發現後急忙抓住林北的肩膀急聲道:「二少爺,你真是瘋了,怎麼還敢來這裡,你知不知道李冉派人正滿世界的追殺你!」

王艷新瞪着凸出的大眼泡,情緒十分激動,可林北卻淡淡一笑,說道:「有趣,殺我?他李冉看來到現在還是沒拎清自己幾斤幾兩!」

林北的話擲地有聲,立刻招來一片詫異的目光,王艷新如坐針氈慌忙拉住林北的胳膊,說:「二少爺,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報仇……」

「報什麼仇啊,王艷新你個老傢伙該不會誰是主子誰是狗都分不清了吧!」

「怎麼著?難不成你還要背叛李總,為那個死了的臭婊子報仇?」

來人西裝打挺,梳着大背頭,肥頭大耳,滿臉橫肉,名叫錢九,乃是李冉身邊的一條舔狗,林雪死後,對其百般侮辱只為溜須拍馬,玩的不亦樂乎。

「不……不是……」王艷新嚇得趕忙起身讓開座位,低三下四的縮到一邊。

林北苦笑,林氏曾叱吒一方的王總,沒想到竟淪落到如此下場,可悲。

「沒事王叔,我林北還是分得清是非的,你對我姐有恩,我記在心裏,可某些人今天我肯定要給個教訓!」

只此一句話,立刻惹得哄堂大笑,大家都投過來嘲諷的目光。

王艷新面色煞白,暗道林北真是瘋了在這裡胡言亂語。

錢九張狂肆意,一屁股坐下,抬腿翹在林北面前的桌子上,獰笑道:「呦呵!我道是哪家的公子呢,原來是你這條喪家之犬!」

「姐姐是個賤人,弟弟看起來也跟個廢物似得,怎麼著?為你那商業犯罪崩潰自殺的姐姐報仇來了!哈哈哈!」

「真是不知道你哪裡來的底氣,竟在李總的慶功宴上口出狂言,嫌命太長是嗎?」

錢九拿起烈酒杯灑向林北,林北微微側身,輕鬆躲過。

「你是李冉養的第幾條狗?現在閉嘴我還可以饒過你!」

林北無悲無喜伸手指着錢九的腦門,慵懶中透露着霸氣。

蔑視,十足的蔑視!

錢九感覺到被羞辱,火冒三丈,嘴角抽搐呵斥道:「不知死活的狗東西,真是蹬鼻子上臉!」

啪!

錢九一把將胸口的工作證拍在桌面上,獰笑道:「你給我瞪大眼睛瞧好了!」

「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李氏地產營銷部兼事務部總經理,東湖區龍武社龍頭錢九爺,你告訴我你怎麼饒了我啊!」

兩部總經理已讓錢九身價千萬,龍武社龍頭更是讓他黑白通吃,混的如魚得水,誰人見了不得低頭叫聲錢九爺?

林北,該不會是腦子受刺激,說胡話吧!

口無遮攔、不知死活,這是圍觀眾人最直觀的評價。

前一個拿錢羞辱自己,這一個拿身份壓自己,屬實有意思,不知死活,到底是誰不知死活?

林北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淡淡道:「我林北想讓你死,誰都救不了你,好好珍惜最後的時間吧!」

「因為你,已經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林北語出驚人,可是這次沒有哄堂大笑,有的,只是浮現在眾人臉上那一縷駭人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