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花發連夜
花發連夜 連載中

花發連夜

來源:google 作者:天涯酩酊客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上官婉兒 軍事歷史 武小松

大學畢業生武小松穿越來到大唐,授命調查太子李弘的死因及唐軍兩次大非川大敗的緣由,隨着對案件的深入調查,以及和武則天的幾次近距離接觸,他發現她並不是他讀過的歷史書上所描述的那樣心狠手辣、殘酷無情,她的果敢和智慧,令大多數男人無法超越,同時她又是一個敢愛敢恨,渴望被愛的女人,但她卻被一個巨大的陰謀所籠罩,這個陰謀的始作俑者卻是她身邊最親近和最信任的人展開

《花發連夜》章節試讀:

沛王李賢進到屋內落座後後開口說道:「聽聞武公子接任天機閣閣主,本應早該前來道賀,盡地主之誼,但這兩日一直陪在天皇天后身邊,不得有空。今日天皇天后和幾位閣老商議討伐吐蕃一事,這才抽出身來來叨擾公子。」

「殿下客氣了,草民本應先去拜見太子,怎敢勞駕殿下移駕。」武小松答道。

「武閣主無需客套,今後你我都為天皇天后效力,看我們年齡也相仿,平時兄弟相稱也自在些。」不等武小松接話,李賢接著說道:「聽父皇說起讓天機閣開始調查吾兄的死因,不知有何進展?」

「目前得到的線報都是些沒有太大價值的消息,看前些日子大理寺整理的案宗里也沒有什麼頭緒。」摸不透這位皇子的底細,武小松也不敢透露太多的細節。

「本王這位哥哥平時人是最好的,為人善良仁孝,對我們這些弟弟妹妹也照顧有加。」他說著說著不禁潸然淚下。

停頓了一會,李賢接著說道:「母親對我們幾個兄弟要求極是嚴格,平時我們要是犯了錯,訓誡和懲罰也極是嚴厲,兄長總是把錯攬在自己身上,為我們兄弟幾個沒少背鍋,沒想到就這麼去了。」

「太子在朝中和宮裡可得罪過什麼人嗎?」見他難過,武小松放輕聲音問道。

「兄長從小到大待人極是溫恭,以仁德著稱。有一次父皇東出洛陽,命兄長監國,當時關中地區遭遇旱災,鬧起饑荒。兄長就親自巡視士兵的糧食,發現有吃榆皮、蓬實充饑的人,就命令家僕發放米糧以保證供給。這麼多年他都是待人極善,從未見他和誰紅過臉,真想不出有誰會這麼狠心害他。」

「那他有沒有什麼事情惹惱過你的母后?」武小松以前讀過一些唐史,史書上也提到過可能是武則天毒害了太子,因此對中國歷史上這位唯一的女皇沒什麼太好的印象。

「兄長從來都是順着母親,從不任性而為。只是最近發生過一件事,我們有兩個異母姐姐,義陽公主和宣城公主,她們是蕭淑妃所生,兩位公主一直被幽禁宮中,年近三十還尚未婚配,兄長發現此事後心生不忍,就上書請求父皇允許兩位姐姐出嫁,父皇就准許了。後來為這事母親大發雷霆,當天就隨便指了兩位殿前侍衛,將兩位公主下嫁給了他們。」

武小松對這位天后的成功之路大體有些了解,看來史書上記載的她和蕭淑妃之間的故事,基本上沒什麼虛構。送走李賢之後,他暗自思忖此事難道真的和武則天有關?史書上只是記載了她和另外幾位皇子的恩恩怨怨,但和長子李弘之間有什麼瓜葛確是所提不多,眾說紛紜。

如果此事真如歷史上所記載的和這位天后有關,那麼黃零陵午草這個線索可能就是突破口,心想明天帶上白芙蓉到那家藥店去實地看看。

第二天一早,未待武小松出門,狄仁傑就來到天機閣。武小松將白芙蓉提供的黃零陵午草的線索,以及沛王李賢到訪之事一併說與他,並問狄仁傑如何看待此事。狄仁傑沉吟片刻,開口說道:「除了義陽和宣城公主之事,還有一件事,天皇天后曾為太子李弘選定司衛少卿楊思儉之女為太子妃,卻被天后的外甥賀蘭敏之在大婚之前**了,這兩件事雖然使母子之間心生嫌隙,但想來也不至於讓一個母親殺害自己的兒子,況且太子一向溫順,心裏雖有怨氣,但在天皇天后面前從未表露出來。這黃零陵午草確實有些蹊蹺,還是詳細調查一番為好。」

此時白芙蓉走了進來,三人就一起出了門。

那家藥房位於長安城西南側的一條僻靜的小巷子里,門頭很不起眼,要不是大門左上方的杆子上掛着一個寫着葯字的旗幡,很難發現它的位置。走近一看,大門上方寫着保安堂三個大字,走進門裡,迎面擺了一排暗紅色的裝葯的柜子,葯櫃的前方一米處有一個長長的櫃檯,裏面站着一個掌柜,整個屋子面積不大,靠着大門的左邊放着一張桌子,兩個凳子,桌子上放着一個墊子,看來是大夫用來把脈的地方,和其他的藥房相比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三人邁步來到櫃檯前,狄仁傑對掌柜的說道:「掌柜的,近來生意可好?」

掌柜的答道:「小店不像城裡的那些大藥房,只是附近的住戶來瞧些小病,抓兩副葯,混口飯吃而已。」

「看你店雖小,藥材種類卻是不少。」狄仁傑接着問道。

「小店地處偏僻,只能靠好東西來招攬顧客,藥材的品質在長安城內算是數一數二的,三位客官是來看病還是抓藥?」掌柜的答道。

「我們今天既不是來看病,也不是來抓藥,是想向掌柜的打聽一件事情。最近是不是有人來買過很大量的黃零陵午草?」狄仁傑問道,

掌柜的想了想,說道:「最近是有一個小姑娘,隔三差五來買些黃零陵午草,看裝扮像是宮裡出來的。每次買的量都不少,而且都會多給些錢。我問過她做什麼用,她說是上面吩咐買的,具體做什麼用她也不清楚。黃零陵午草是種常用的藥材,我便沒再多問。」

「這小姑娘多大的年紀?」白芙蓉追問道。

「也就十一二歲的年紀,個頭也不太高,鴨蛋臉,長得挺秀氣的。」掌柜的回道。

三人看也問不出什麼,就轉身離開了這家藥房。坐回到馬車上,狄仁傑向武小松說道:「昨夜去了一趟太醫院,向幾位老太醫詢問了黃零陵午草的功效,都說這是極普通的一味中藥,平時用來治療傷寒、頭痛、下利、鼻塞、牙疼等癥狀,沒聽說過有什麼毒性。」

「團兒目前在天后身邊服侍,也不好提來問話,閣主看如何處置?」白芙蓉接着問道。

武小松沉吟片刻,說道:「我看此事還是先放一放,總覺得裏面隱藏了什麼事情,團兒也得找機會接近她,此事需花些時日慢慢去查。」

三人回到天機閣,張柬之和宮裡的陸公公已候在那裡,他們帶來了皇上的秘旨,三人急忙跪拜接旨,大意是朝廷已決定發兵討伐吐蕃,奪回西域十八州。上次大非川大敗,有很多疑點,除了兵力上的差異是導致戰敗的一個原因之外,副將郭待封一意孤行,擅自率後隊冒進,在主帥薛仁貴令其合軍一處時,又不聽號令,致使大軍遭吐蕃圍困,輜重糧草皆失,導致了最終潰敗。有人懷疑郭待封的所為似乎是受人指使,而且這次唐軍的部署似乎完全都在吐蕃的掌握之中,才一步步落入吐蕃的圈套。皇上指示天機閣隨大軍西征,暗中對此進行調查,看看是否可以找出一些線索。

隔日朝廷頒下御旨,道吐蕃狼子野心,吞滅土谷渾,又屢次進犯我朝鄯、廓、河、坊等州,命英王李顯為洮州道行軍元帥、豫王李旦為涼州道行軍元帥,率領工部尚書劉審禮、左領軍衛將軍契苾何力等人分兩路前往討伐吐蕃,二王領命各自準備,並相約兩月後同時出兵。

這日下午,武小松派人去請狄仁傑、張柬之兩位大人過府議事,不久兩位大人前後腳到了。坐定之後武小鬆開口說道:「皇上命我天機閣隨大軍西征,我想先行一步,繞路去一趟凌雲山,看看我師父是否對黃零陵午草有沒有什麼線索,京城裡的事就拜託二位大人了。」

狄仁傑道:「讓白芙蓉陪你去吧,一路上還有個照料,今後對大非川一戰的調查也離不開她。」

武小松說好,心想一路上也怪寂寞的,有個大美女陪着也好。

正說話間,下人來報說天后請閣主去大明宮一見,三人面面相覷,不知何意。沉默了一會,武小鬆開口說道:「是何用意,去去便知。」

於是出門上了早已等候在門外的馬車。

《花發連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