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壞壞總裁傾城戀
壞壞總裁傾城戀 連載中

壞壞總裁傾城戀

來源:google 作者:周萌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萌萌 溫燁 現代言情

周萌萌,天然呆萌資深宅女;溫燁,正經腹黑悶騷多金總裁她有眾多追求者,卻不曾動心,十八歲愛上的男子成了她心中不可揭開的傷疤已是大三的她從未談過一場正經戀愛,打算將精力放在工作上的她,在面試路上偶遇自己生命中的最大剋星他的容貌驚為天人,卻拉着與自己素不相識的她進了西餐廳,只為還一個幫刷公交卡的人情,因為公司面試,她胃病突發,從此總裁大人對自己曖昧糾纏,周萌萌想堅守陣地,卻每次淪陷於他的柔情在她將要繳械投降之時,十八歲那年的初戀男友突然出現,蠻橫地將她奪走,兩者的爭搶之中,她模糊心意、舉棋不定當真相浮現,初戀的追求並非真愛,只是瘋狂的佔有慾,總裁的愛慕也非真情,只是上一輩的過錯與幼年時的同情天之驕子競相爭奪的鳳凰女,瞬間成為被世界拋棄的可憐人周萌萌的一切幻想終於破滅,工作、感情、家庭上的打擊令她一蹶不起,準備離開的前一天,卻被溫燁找到直接帶回家成為骯髒不堪的情婦,她墮落,他暴虐,沒有感情只剩身體的糾纏當美女情敵紛紛出現之時,她以為自己不在意,卻發現心中的醋意難以掩飾,最終,還是輸給了他,輸給了心愛情之路塵埃落定,婚姻的墳墓還未邁進,受人唾棄的她如何能嫁入豪門,為了維護他的聲譽和公司利益,她寧可離開,寧可放棄甚至,為了一刀兩斷,她公然躺在別的男人床上在感情的折磨之下她突然懷孕,卻不知該不該留下孩子,得知這個消息的溫家人陷入混亂,最終允許她嫁入溫家身世之謎終於解開,她與他,竟是真正的門當戶對所有顧慮全然拋卻,他們之間,只剩彼此傾城之戀,傾世眷侶壞壞總裁傾城戀展開

《壞壞總裁傾城戀》章節試讀:

大學畢業後,周萌萌把母親接到了C市,她老人家一個人在偏遠的城鎮生活了太久,也該接過來享享福。

機場。周萌萌接過母親的行李,望着人來人往的售票大廳,有一種恍若隔世的錯覺。她很久沒來這了,上一次,還是十八歲高三畢業的暑假,在這蹲了一晚上都沒有等到他回來。這個地方,成了她的禁忌。

「媽,你這帶了什麼啊,怎麼這麼沉?」周萌萌拎着行李箱,帶着撒嬌的嗔怒道。半年未見,說不想念是假的。

「沒什麼,就是我的衣服什物,還有一些你愛吃的土特產。」母親解釋得很簡單,帶着魚尾紋的眼睛笑得很慈祥。想接過周萌萌手裡的重物卻被攔住,只得輕嘆了一聲,「你看你啊,又瘦了。」

周萌萌笑了。她本身就嚮往那種骨感苗條的大美女,以前自己因為飲食問題有點小胖,現在顯然就勻稱了不少。「媽,這不叫瘦,叫苗條。」

母親笑着搖搖頭,沒有再糾結於這個問題。女兒說什麼都行,但是她看在眼裡,很清楚是瘦了。周萌萌挽住她的手,一臉得意的模樣。

「我現在還沒找到工作,但是前些年打工還有些積蓄,等我工作之後,就能養你了。以後啊,也不用花什麼錢都想你彙報,你女兒我一定……」

聲音戛然而止。

周萌萌怔怔看向面前的高大身影。陽光洒脫,亞麻色的短髮顯出耀眼的色彩。雙手揣在寬鬆的荷包,毫無瑕疵的英俊面龐上掛着不羈的淺笑。

他出現得太過突然,她猝不及防。

一種名為悸動的情緒充斥着她的心房,往事的一幕幕重新浮現。周萌萌眼眶微紅。行人匆匆街市繁華彷彿都化為虛影,他的眉眼,他的鼻樑,他的薄唇……一切都美好如初。

路言,你為什麼還要出現?

「萌萌,這些年好嗎?」他的嗓音總是帶着一種令人沉醉的磁性。微微抬眸,睫毛刷下一片陰影,身上卻帶着強制的氣息。

母親有些驚異地看向面前的男子,拉了拉周萌萌的手,低聲道:「這是誰?」

「同學。」她言簡意賅地解釋了,看向路言的眼神中有些生疏和冷漠,「路同學,好久不見。」

真的……很久不見。在她窩在被子里抱着枕頭哭得驚天動地的時候,她看不見他;當她在機場等了整整一夜,連工作人員都要將她趕走的時候,她看不見他;當她用了四年的時間終於走出那段感情時,他卻出現了。

路言,你為什麼不能放過我?

「是啊萌萌。」他突然摟住她的肩,一臉親昵,溫熱的鼻息在她耳邊流連,「這些年,想你想得很苦啊。」

周萌萌下意識地一縮,有些驚懼地瞪着面前的男人,又蹙眉看了眼一臉茫然的母親。語氣嚴肅:「路言,放開。我和我媽要回家了。」

「啊啦,抱歉。」他突然鬆開,精緻的容顏爬滿誇張的笑容,「再見!」

她拉着母親匆匆走出機場,強壓住內心強烈的不安,可驚疑不定的神色還是暴露了她。「萌萌,剛才……」母親禁不住出言詢問。

「沒什麼,媽。就一同學,我們回去吧,這大夏天在外面待久了會中暑。」周萌萌撒謊了,但是她不得不這麼做,她和路言的一切,都成了過往。

那種刻苦銘心至今還血肉模糊的傷疤,她絕不會輕易揭開。

她們租了一間較小的公寓,在那之前周萌萌已經布置妥當了,整理好衣物之後,周萌萌便躺在大床上開始玩手機,她一直都比較依賴於電子產品,似乎這已經成為了現代青年的特徵。

突然,手機震動。是一個陌生的號碼發來的信息。不知為什麼,她莫名地恐慌,點開信息,內容很簡單:這是我的手機號——路言。

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聯繫方式!周萌萌差點從床上跳起,整個人陷入一種混亂的狀態,他找到了自己,他回來了,他說再見……

這個男人是她最美好的初戀,也是摧毀她一切的夢魘。

「喂,梁音,你是不是把我的手機號告訴路言了?」

「咳咳,是啊,不過我也沒辦法,他在我家絮絮叨叨了半天求着我告訴他,路言跟你說什麼了?事情過去這麼多年了,就當是普通朋友吧。」她帶着幾分勸誡的聲音讓周萌萌聽了很不爽,當初自己和路言的情況梁音可以說是再清楚不過的,現在她居然幫着站在他那邊?!

閨蜜真是不靠譜。周萌萌氣憤地掛了電話。在翻看聯繫人的時候,一個熟悉的名字闖入眼帘:溫燁。平和的名字,她淺淺勾起唇角。與他在一起的日子很短,卻很平淡溫馨。很多人分手後會哭爹罵娘情緒失控,但是和溫燁在一起直到分開,她都沒有任何負面情緒。

他們之間不存在真正的愛情,但帶給彼此的溫暖卻是實實在在的。

「萌萌啊,這項鏈好像很貴啊,你什麼時候買的?」母親的聲音傳來,她在收拾衣物的時候發現了這個盒子,周萌萌又見到了那條明晃晃的項鏈。

「一個朋友送的。」

「哦,萌萌,你也要工作了,要是交了男朋友,一定要帶回來給媽瞧瞧。」母親顯然是誤會了,一邊疊好衣服收進柜子,一邊開始和周萌萌絮叨着所謂的愛情觀和擇偶標準。「最好是別找那些有錢的大款,還有什麼空有其表的繡花枕頭,都沒什麼用,找個踏踏實實的,媽也放心。」

「媽,你就別操心了。」周萌萌怪嗔地叫了一聲,將項鏈鎖回了抽屜。抽屜關上的那一剎那,她禁不住多看了眼。那真的是很昂貴的國際品牌,但是她從未戴過。她覺得,自己配不上這種奢侈品,也配不上溫燁。

她從一開始就把自己定位得很清楚,所以結束了也不會難過。

母親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繼續干手頭的家務。

第二天清晨,她換了一身較御姐的職業裝準備去找工作,一年了,周萌萌的面容沒有多大變化,可是氣質卻發生了改變。也許是時間的沉澱令她成熟了,她現在看起來柔和鎮靜,更重要的是多了些女人該有的典雅。

這個場景,有些似曾相識。她依舊是在很早的那個時間站在車站等7路公交車,帶着期待與不安,踏上未知的征程。只是再沒有一個美好如斯的男人出現,也沒有她掏出公交卡美救英雄的機會。

一年沒有和他聯繫,自己應該是被遺忘在角落的那個透明人吧。

周萌萌習慣性地抿了抿下唇,像在淺淺地笑。其實這只是她調整心情的一個普通動作。

「早啊,萌萌。」富有活力的聲音響起,循聲望去,是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英倫氣息的大男孩,瞳孔卻是純正的黑色。「真巧,我們又見面了。」

是路言。與她相戀三年的路言,也是棄她而去,到英國深造至今才歸的路言。

周萌萌的確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態度面對他,只是微微別過頭看了一眼就收斂目光,熟視無睹。她不想再感受到那種在還未癒合的傷口上潑一勺辣椒油的灼熱痛感。寧可逃避,也不想面對過去。

他無奈地聳聳肩,小跑着到她身旁,一隻手摟住她的肩,十分自然輕鬆的樣子。英俊的面龐綻開笑容,明媚動人:「萌萌,你還要躲我多久?」

為什麼連一個解釋機會都不肯給我。這些年我經受的痛苦,也不比你少。

她的身子微微一僵,連周萌萌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以往親昵的動作她會覺得這麼不自在?她掙脫他的手,警惕地向後退了幾步:「躲?當初你平白無故消失四年,現在說我在躲你?」

「我去英國是有原因的。無論你信不信,當初我的確不是有意不告而別——」

「夠了。」周萌萌不耐地打斷,聲音充斥着她自己都感到陌生的冷冽,「既然都過去了,說這些有用嗎。你不用跟一個互不相干的人解釋這麼多。」

互不相干?路言瞬間收縮瞳孔,雙拳緊攢,透着濃濃的怒意。她可以怪他、責罵他、罵他打他,但是她不能說這種撇清兩人關係的話。

「萌萌,你還愛我。」這不是問句,是陳述句。他說得斬釘截鐵,可每個字眼裡都帶着對她的卑微無能的嘲諷。

他的話,可能並不錯。如果不是愛他,就不會大學四年都不接受任何人的追求,如果不是愛他,就不會留着他的一切,就連對溫燁這種完美的男人都做不到敞開心扉……只是因為,她還念着他。她還不甘心。

「路言,我希望你看清事實,在你選擇走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放棄了我。就算你現在回來——唔……嗯……」

路言猛地按住她的雙肩,俯身咬上她的唇瓣,反覆廝磨,帶着濃濃的怨氣。炙熱的氣息在兩人唇舌之間蔓延,面對他的霸道強勢,周萌萌根本沒有反抗的可能。

「砰——」突兀的抨擊聲傳來,路言臉上頓時浮現一塊淤青,嘴角隱有血漬。這一拳的力道不輕。周萌萌很快被一個男人掩在身後,寬厚的脊背太過熟悉。

路言欲要反擊卻被輕易擋住,身高上的差異和氣場的強弱很分明,路言的霸道氣焰很快被削弱了些許,只是臉上的陰鷙並沒有消減分毫。

周萌萌下意識衝上前去,指尖小心翼翼地撫上路言的臉,聲音急促:「怎麼樣?有沒有事?」她流露出來的關心令路言揚了揚高傲的唇角,他握住她的手,周萌萌才意識到方才的失態。

她明明都不在乎了,明明都要忘記了……

兩個男人肢體上的衝突很快引來不少人的圍觀,周萌萌無措地站在那裡,身子向後挪了幾步,卻被一雙長臂擁進懷中,她渾身僵直,男人將她圈在臂彎中強勢地抱進了停在一旁的豪車。

「你是誰!把萌萌放開!」路言立刻追上去攔住那男人,輕狂的雙眸卻明顯露出幾分怒意。無疑,他的阻攔是徒勞的,他只能眼睜睜看着男人將周萌萌擄走,臉上的傷口也發出一陣灼熱火辣的疼痛。

車門合上,路言死死扒住車窗,盯着周萌萌黯淡無神的眼,心口被猛地劃拉了一道:「放開她!你究竟是誰?」

「你真想知道?」男人的聲音帶着嗤笑的意味,骨節分明的手指落在方向盤上,輕輕扶住,「溫燁。」

字音剛落,黑色轎車便化為利劍奔馳而去。路言險些跌坐在地。

亞洲溫氏財團總裁溫燁……怎麼可能?萌萌怎麼會認識那號人物?他在震驚中忘卻了身體的疼痛,望向越行越遠的兩人,心中充斥着滿滿的驚懼。

就算他是亞洲商人的龍頭,也不能奪走他之所愛。

感情這種東西,並不是有錢有勢就能夠佔有的。路言安慰着自己,頎長的身子慢慢直起,在寬鬆的荷包里拿出一個舊的泛黃的信封,上面寫着女生有些稚嫩的語言,她把他的名字寫得格外慎重,一筆一划,筆尖甚至帶着顫抖。

那是她寫給他的情書。

在英國,這是他支撐下去的唯一理由。

《壞壞總裁傾城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