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皇朝不良人
皇朝不良人 連載中

皇朝不良人

來源:google 作者:十難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十難 厲權耀 奇幻玄幻

這個世界各種修行體系林立,儒家、道家、佛家、術士,武者、巫蠱之術等等穿越過來睜開眼,第二天就要被斬首「系統……」開局給個地獄模式,還不給系統,要玩死我的節奏嗎?原本只是想自保,無奈卻卷進朝廷各派的鬥爭之中「我只想做個安靜、有錢的美男子……」多年後,回首來時路,早已物是人非,功名利祿、處心積慮、百般算計,終是一場空世事漫隨流水,算來一夢浮生展開

《皇朝不良人》章節試讀:

等待是最煎熬人的事情,尤其是面對死亡時。

如果一個人經歷意外死亡,他的心裏並不會如何恐懼,畢竟不知道死亡降臨,也就無所畏懼了。

可是知道了死亡時間,眼看着時間一點點臨近,那種感覺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按着日子算,今天就是蘇烈一家殺頭的日子,從早上開始,蘇烈就做好了準備,他努力讓自己顯得豪邁些。

不管咋說,老子也是守備軍百戶,大小也是個官員,不能像普通老百姓那樣哭哭啼啼的面對死亡。

他都想好了,真到了法場上,他肯定要高喊一句:老子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厲權耀和小舅舅蘇傑很平靜,一個是心裏有底,另一個則是不能失了讀書人的氣節和風度。

三人等到中午,仍不見衙役來提他們,蘇烈多少有些狐疑了,難不成真是自己外甥破了案子?

這時牢頭送來了飯菜,蘇烈急忙打開,只見裏面是少得可憐的米飯和青菜。

看到青菜蘇烈提着的心終於放下了,按着皇朝的規定,每位死刑犯在行刑之前都會給頓好飯菜,魚、肉、酒這三樣是必有的。

既然他們今天的飯沒有肉,這也就說明,他們不用死了。

「兄弟,我問下,生辰綱的案子怎麼樣了?」看着送飯的牢頭還算好說話,蘇烈試探問了一句。

「有進展了,你們可能不用死了。」牢頭冷冷的回了一句。

雖然語氣很不客氣,但是聽在蘇烈等人耳中,猶如天籟。

三天後,刑部下來了批文,說生辰綱案已經告破,念及厲權耀破案有功,蘇家人免去誅九族的大罪,官復原職。

走出死牢的那一刻,厲權耀長長的吐了口氣,總算是撿回了一條命。

蘇烈更是高興的放聲大笑,不停拍着厲權耀的肩膀,一口一個好小子的叫着。

三人走出衙門口,只見舅母肖靜璇帶着大女兒蘇紅袖,小女兒蘇添香正等着他們。

蘇紅袖年芳十五,出落的亭亭玉立,精緻的臉蛋,修長的玉腿,眉眼間與肖靜璇有幾分相似,笑起來格外甜美。

小女兒蘇添香六歲,長得胖乎乎的,小臉都變成了圓形,十分可愛。

衙門關押男、女犯人並不像電視演的那樣,都關在同一個牢房裡。

而是有嚴格的規定,監區有男、女之分,而且女牢房裡的衙役也都是女人。

如果像電視演的那樣,男女都關在一起,萬一哪個衙役起了歹心,要對女犯人不軌……,古時候的牢房裡又沒有監控,豈不是要亂套了。

看見妻女,蘇烈這個魁梧的漢子激動的眼圈泛紅,本想上前好好安慰一下,可迎接他的卻是肖靜璇的破口大罵:「你個殺千刀的,因為你差點讓我們娘仨跟着陪葬,這個破百戶以後別幹了。」

蘇烈一下子愣在原地,臉上多少有些難堪。

放在厲權耀前世,怕老婆是很正常的事情,可在這個世界,怕老婆是件很丟人的事情,男主外,女主內,分工很明確。

厲權耀仔細打量了下舅母,這是個三十歲出頭的艷麗少婦,雖然在牢里關了幾天,容顏有些狼狽,可仍難掩飾她的美艷。

有時候厲權耀想不明白,這麼好看的一個美嬌娘怎麼就嫁給了大舅這麼個粗人。

呃……封建包辦婚姻害死人。

在原主的記憶當中,他和舅母的關係並不是很好,平日里很愛鬥嘴,彼此看誰都不順眼。

主要原因還是生活所迫,大舅蘇烈是守備軍百戶,每月俸祿只有七兩銀子加兩石米,可家裡卻有六張嘴在吃飯。

原本舅母想讓厲權耀當個讀書人,畢竟窮文富武,可惜這傢伙並不是讀書的料,無奈才走的武者修行路線。

武者的花費很大,別的不說,在初期光吃喝這一項就是尋常人的三四倍,加上一些藥材之類的,一年的花銷在百兩銀子左右。

這絕對不是個小數目了,雖然蘇家有些祖產,可這麼下去總歸要坐吃山空的,後來厲權耀突破了九品境界,食量有所下降。

十六歲成年後,在大舅的幫助下,在定遠縣謀了個差事,總算能給家裡賺點銀子了。

即便如此,蘇家還是入不敷出的,一家人的生活過得比較拮据,別家婦人身上總會有幾款首飾,可肖靜璇除了從娘家帶來的,這些年幾乎沒買過新的。

還有自己的兩個女兒也跟着吃苦,這也是肖靜璇看不慣厲權耀的原因。

「夫人,咱們有話回家說。」蘇烈被妻子罵,顯得有些尷尬,不過他還是陪着笑臉好好說話。

畢竟這幾年也的確是虧待了妻女。

正當幾人要回家時,從遠處街道跑來一人:「厲兄,請留步!」

厲權耀轉頭望去,來人他認識,正是那天在刑部一起辦案的司天監術士方圓。

「何事?」厲權耀現在只想回家吃點好的,牢房裡的伙食太差了,這幾天嘴裏都淡出鳥來了。

「厲兄,在下還有幾個問題要請教。」方圓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表情卻極為鄭重。

看到司天監的弟子對厲權耀這般客氣,所有人都傻眼了。

因為皇朝的修行體系是有鄙視鏈的,儒、道、佛三家博大精深、底蘊深厚,向來看不起術士這種後起之秀,而術士又對巫、蠱之術所不齒,最後所有修行體系都看不起武者。

呸!粗鄙的武夫,只會打打殺殺,一點技術含量也沒有。

今天,這名司天監弟子對厲權耀如此恭敬,簡直讓人驚掉下巴。

「什麼問題?」厲權耀不耐煩道。

「厲兄似乎對於爆炸很有研究,可否對在下多講講?」不得不說,厲權耀很佩服方圓的求學精神。

可他現在真的沒心情。

「其實爆炸並不局限於殺傷力,用火藥可以做出很多種熱武器,有時間我會給你細講,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回家了。」

見厲權耀毫不客氣的拒絕,蘇烈更加愕然了,深怕司天監的這名弟子發火。

誰知方圓聽後,居然滿臉歉意:「是在下魯莽了,厲兄剛剛出來,應該好好休息一下的。」

「我去……這什麼情況?」蘇烈一頭霧水,在厲權耀近前,司天監術士就像是只溫順的小綿羊,以往的高傲蕩然無存。

「對了,還有件事,案子是怎麼結的?」厲權耀忽然想到了什麼,順口問了一句。

「案情與厲兄推理的一樣,此案主謀是戶部侍郎黃大鵬,他劫取生辰綱是因為私自挪用了庫銀,而京察馬上快到了,為了彌補庫銀缺失,這才出此下策。」

「他挪用了庫銀?」厲權耀聽到這個消息多少有些吃驚,雖然戶部侍郎是正四品下的官員,但挪用庫銀……,他還不夠資格。

「被熔煉成官銀的銀子已經找到,證據確鑿黃大鵬已經招認了,而且也畫了押,刑部將此案上報給陛下,陛下御批,夷九族。」

方圓似乎沒有意識到厲權耀的神情有些不對。

「多謝,我先回家了。」厲權耀道了聲謝,和舅舅等人往家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厲權耀剛剛死裡逃生的喜悅,被聽到的案情給沖淡了,他隱隱感覺,這件事情並沒有想像的那麼簡單,或許日後還會再起波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