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皇后每天都在宮斗
皇后每天都在宮斗 連載中

皇后每天都在宮斗

來源:google 作者:楚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慕容克龍顏 楚衿

(爽文爽文爽文~~~男女雙潔雙強)楚衿在楚府寄人籬下受了十七年的罪才算是活明白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句話誠不欺我,要受苦要受罪就讓別人去受,她可受夠了所以一入宮,她就把自己活成了宮裡最大的反派人人都道她狠毒,可皇上卻偏偏就好她這口......某日,賢妃:「皇上,貴妃她冤枉臣妾偷盜,您可得給臣妾討個說法!」皇上:「宮裡那麼些人貴妃不冤枉就冤枉你一個,你得從自身找找原因」辰妃:「...展開

《皇后每天都在宮斗》章節試讀:

  林氏瞪了楚衿一眼,泠然道:「昨兒個夜裡你未用膳吧。」

  楚衿道:「國喪大事,女兒憂心忡忡,食難下咽。」

  「是嗎?」林氏繞着楚衿走了半圈,定定立在她身後陰陽怪氣道:「倒看不出你還是個心懷天下的主兒,盼着你這份家國情懷再足一些,食難下咽的日子再多一些,你這條命,便也能活得更長久一些。」

  說完這話,聽得她冷笑了兩聲,便行的遠了。

  楚衿明白林氏的心思,林氏也絲毫不懼楚衿知曉自己要投毒暗害她。

  打這日後,楚衿在府上的日常吃食便開始自己動手,再不敢假手於人。

  克元六十四年四月初八,昭純帝慕容克崩,年八十三。

  七日後,太子慕容玄珏登基時,皇長子慕容玄琛與皇三子慕容玄琰挑兵起義,內自勾結領侍衛內大臣恪敏、羽林衛副總領卓布汗攻入皇城,以慕容玄珏德不配位、偽造先皇遺詔為由,逼迫慕容玄珏交出傳國玉璽退位讓賢。

  然其二人詭譎心思一早為慕容玄珏所洞悉,征南將軍楚懷山及九門提督百里震遠一早重兵埋伏於帝苑城,下鑰宮門,瓮中捉鱉,一舉捉拿反賊問罪。

  克元六十四年七月二十四,皇長子與皇三子潰不成軍,乃被生擒。

  禍首領侍衛內大臣恪敏與羽林衛副總領卓布汗被判凌遲極刑處死。

  謀逆皇子生母淑妃與賢妃為張皇后一道懿旨,廢為庶人,賜飲鴆赴死。

  克元六十四年八月初一,皇五子慕容玄珏以太子位繼承大統,次年改國號為豐元,世稱昭豐帝。

  奉生母張皇后為皇太后,加號純德。

  餘下先帝遺妃,正三品以下隨葬帝陵,正三品以上奉為太妃、太嬪,留於宮中頤養天年。

  豐元元年一月,加封楚懷山為正一品領侍衛內大臣,百里震遠為正一品掌鑾儀衛事大臣。

  天下易主,楚家一躍成了大昭的肱股之臣,一時名聲大噪。

  因慕容玄珏登基前尚未成婚,宮中後位虛懸,而這後位,多半也是要落在楚家和百里家身上去。

  百里震遠獨女百里淑嬅與慕容玄珏年齡相當,論容貌才情那是在昭都里出了名的。

  林氏知曉楚玥得了這樣一個競爭對手,本安放在腹中的心又懸了起來。

  臨近選秀還有三月,林氏尋了宮中資歷最深的嬤嬤來教習着楚玥規矩禮儀,勢要在選秀初見時艷壓百里淑嬅,一舉奪得後位。

  玄珏與楚玥本就是舊日相識,楚玥傾心於他,而玄珏也並未拒絕,面上逢迎着與她相處着。

  在楚懷山與林氏眼中,他二人是情投意合的一對璧人。

  可唯有楚玥自己心裏明鏡似的,玄珏待她不過是尋常兄妹之情,遑論男女歡好?

  到了選秀前這一日,楚玥心情愈發忐忑,惴惴不安難以成眠。

  於宅中庭院內閑步時,瞧遇見一熟悉的身影跪拜於庭院中,雙手合十虔誠拜下,前額磕在生硬的土地上,發出的『砰砰』聲於靜夜裡格外刺耳。

  楚玥遠遠打量着舉止奇怪的楚衿,剛想上前尋她晦氣,卻聽她道:「信女楚衿祈願神佛庇佑,吾妹楚玥此番入宮選秀,定能討得一好位份,所願必所得。若楚玥可心想事成,信女願折壽十年以報神恩。」

  楚玥一字一句聽得真切,竟腦中一時空白愣在了原地。

  她那般相待楚衿,如今她卻還肯為自己思慮至此,倒令楚玥覺得存了半分的羞愧。

  她立在楚衿身後不當心鬧出了動靜,楚衿旋即警覺回首:「誰在那兒?」

  目光與楚玥對上的一瞬,不覺驚異道:「二小姐?明日是您選秀的大日子,您怎在這兒……」

  「睡不着,便出來走動走動。」楚玥收斂了以往對着楚衿的戾色,走到她身邊兒輕描淡寫說了句:「夜裡寒涼,別跪着了。」

  楚衿起身撣去身上浮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她湊到楚玥身邊,輕聲道:「二小姐安心,以您的姿色同與皇上的舊日交情,明日,定能心想事成。」

  楚玥喟嘆一聲,道:「但願吧。」

  又閑話了片刻,見天色見晚,楚衿便將楚玥送回了房,於她房中短暫逗留了片刻,同她寬心。

  楚玥雖打從心底里不待見她這個長姐,但今日她為自己寬心的話,卻是句句都說在了理上。

  一來二去的,緊張的心緒自也緩和許多,夜裡便得以安枕。

  第二日一早,楚懷山與林氏親送楚玥入了順暢門,眼見她和一眾秀女入了帝苑城後才忐忑離去。

  到了夜裡,人還未回來,宮裡的旨意倒先傳來。

  因初定了位份,聖旨還未擬定下來,公公徒手而來,待府上主子都集齊了,才朗聲道:「楚大人有榮了,皇上對二小姐頗為另眼,着仰承皇太后懿命,冊為從一品麗妃。冊封禮便定在了下月十六,麗妃娘娘正往府里趕着,楚大人且準備着接駕吧。此番選秀,除卻皇后外,便數麗妃娘娘位份最為尊貴了。」

  聽得麗妃二字,楚懷山與林氏臉色登時沉了下來。

  可在御前的人面前,到底也得顧及規矩,遂齊齊下跪謝主隆恩,又命家丁取了錢銀來給公公添利。

  公公舔着笑臉收下銀兩,林氏則問道:「誰家冊了皇后?」

  「哎呦,百里家可風光了……」公公話說一半,見楚懷山隱有怒意,便默聲退下了。

  正殿死寂一般的沉默,楚衿勸慰二老道:「父親、母親,麗妃也好,終究是從一品的位份,與皇后也只隔着個正一品的皇貴妃,不算太差……」

  「賤人!」

  不等楚衿話說完,林氏的巴掌已然招呼在了她臉上,「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正盼着玥兒不得好呢!」

  楚衿捂着燒紅的臉頰,一臉委屈立着,也不敢駁林氏的話。

  楚懷山見林氏這般責打楚衿,更是一言不發,自顧連連嘆道:「終究是讓百里家討了這便宜去……」

  「老爺,夫人,可了不得了!」

  門外,伺候着楚玥的貼身婢女珊瑚喘着粗氣闖了進來。她面色煞白,指着楚玥所居偏房道:「小姐回來便鬧着要自戕,您二老快去瞧瞧吧!」

  林氏慌了神向門外趕去,楚懷山則追問道:「玥兒不是尋死膩活的性子,不過是次於了百里家的女兒,怎這般過激?」

  珊瑚面露難色,聲音怯懦道:「小姐……小姐她……今日選秀,小姐不知怎地突然鬧了肚,眾目睽睽之下,出恭(解大便)了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