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荒年種田發家,王妃上朝五殺
荒年種田發家,王妃上朝五殺 連載中

荒年種田發家,王妃上朝五殺

來源:google 作者:開環聚合物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南喬 古代言情 褚鴻煊

【穿越+種田+親情+宅斗+權謀+搞笑】理工科學霸研究生南喬做實驗太累了?一睜眼穿越到了幾千年前,成為了痴傻恨嫁的唯一外姓王王府庶女南喬身上身陷囹圄,生母慘死,主母迫害,前任追殺,這簡直就是妥妥的炮灰嘛!不慌,不慌,智商在線,這點困難算什麼!我本想想以普通人的身份與你們相處,但你們欺人太甚,不好意思,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滿級大佬屠新手村!資源浪費?不存在的,我可是理工科學霸!紈絝王爺?扮豬吃老虎?痴傻恨嫁女?全能女神?看我拿捏!滿朝文武:王妃帶帶我……紈絝王爺:你負責賺錢養家,我負責貌美如花?「南喬!你給我站住!」展開

《荒年種田發家,王妃上朝五殺》章節試讀:

南喬從王府出來,還是清晨。

昨夜的浮沉還未來得及平定,街邊的小攤就人滿為患,街道兩邊,店肆林立,各種各樣的小販子們在沿街叫喊,行人如織,有各類雜貨、小點乾果、早餐包子、茶水點心,甚至還有算命的,呼喊聲此起彼伏。

清晨的陽光灑在遍眼都是的綠瓦紅牆之間,那高高飄蕩的招牌旗號、粼粼而來的馬車、川流不息的行人,各種胭脂水粉首飾字畫,一直往前延伸,十里長街,熱鬧非凡。

南喬站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覺得有些恍惚。

她只在書上和電視劇里見到過一國之都,沒想到真正身臨,竟如此繁華。

「晚上會更繁華熱鬧!」

身後傳來身影,南喬回頭,看見一個人,配着刀,雙手環抱在胸前,懶散走來。

「你是,朔風?」

南喬疑惑,朔風年輕,卻勇猛非凡,所以父親把他招來,做了近身侍衛。

「你怎麼知道我出來了?」

朔風在南喬面前站定,他足足高了南喬兩個頭,低着頭看着她。

「當然是王爺派我出來的。」

她果然猜得沒錯,她父親坐到如今地位,絕不是只會打打殺殺的莽夫,有手段,什麼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既然讓你保護我,就好好跟着我!」

南喬轉身向集市走去。

留下朔風一臉困惑,撓撓頭,小聲嘀咕「她怎麼知道,王爺派我來是來保護她的?」

「小姐,等等我~」

南喬走進集市,煙火氣息滿滿。

早上走的急,還沒來得及吃早飯,街邊的包子真是香氣撲鼻,南喬聞着味道,更餓了。

「老闆,來一個包子……三個吧。」

南喬接過包子,吃了一口,沒讓人失望。

朔風追上來,果然毫不客氣,「小姐,你怎麼知道我沒吃早飯。」

說著,也不給南喬說話的機會,從南喬手裡拿過來包子,就囫圇吞棗往嘴裏送。

「哎,你怎麼拿我包子。」

朔風滿嘴塞滿了,支支吾吾得說:「這……這難道不是小姐買給我的嗎?」

朔風還真是不客氣,不過,這兩個包子就是專門給朔風買的。

南喬沒接話,向前走了兩條街,便到了那家茶樓。

那間茶樓,足有三層,正處京都繁華地段,隔了三家鋪子,就是那家成衣鋪子,人流眾多,位置極佳。

「怪不得這徐闖輸了那麼多家鋪子,也捨不得賣這幾家。」

「小姐,我們來這幹什麼啊?」

朔風只知道南司凌派他來保護南喬,並沒說她們要做什麼。

南喬抬頭看了一眼朔風,拍他的胳膊,「來茶樓當然是喝茶啊,不然來茶樓上吊嗎!還有,從現在開始,叫我公子!」

朔風覺得有道理,雙手抱在胸前。跟着南喬晃晃悠悠進了茶樓。

一進茶樓,那小二很有眼力見,把抹布往肩膀上一搭,彎着腰就迎到了門口。

「二位公子喝點什麼,本店今天剛到了上好的日鑄茶,二位客觀要不要嘗嘗。」

南喬咬咬牙,暗示自己,我剛穿越到這,喝點好茶怎麼了,不要那麼小氣。

跟着小二的指引,在一處拐角處落座。

「好,今天就喝這個日鑄茶。」

聽到這個,小二頓時臉上樂開了花,咧着嘴說:「那二位公子吃點什麼果子。」

南喬不懂,自己抬手倒了桌上一杯水,神色平靜,「你看着搭配就好。」

小二走了後,南喬觀察四周,這家茶樓位置極佳,客人卻十分稀疏。

南喬問朔風:「這間茶樓為什麼人這麼少?」

朔風開口:「這間茶樓,原是蕭家家產,口碑極好。後來落入蕭闖手裡,他只懂風月,不懂經營之道,茶水漲到天價,還常動手打人,時間一長,生意自然就差了。」

南喬喝水的動作戛然而止,放下水杯,伸手按着朔風的手腕。

「你說……他們家的茶水天價?」

「昂!」朔風一臉天真無辜。

「那你剛剛怎麼不攔着我點!」

「你又沒問我。」

南喬,「……」

南喬看着,店裡仍是十年前那種風格,客人三三兩兩,櫃前站着一位中年人,穿着長衫,正撥着算盤,提筆記賬,看起來溫文儒雅,應該不是蕭闖。

「朔風,你知道他是誰嗎?」

朔風轉過頭,眯着眼,仔細打量了一番。轉過來,對南喬一陣搖頭。

算了,從朔風這也打聽不到什麼消息,不如去問問。

南喬一隻手撐着桌子,努力站起來,走向櫃檯。

朔風看南喬起身,並未跟去,只是拿着水杯,扭過臉,警惕的看着周圍。

走到櫃前,那人正在提筆記賬,他虎口處有明顯的老繭,這顯然不是一個掌柜該有的繭子。

南喬上前,先是拱手作了個揖,一隻胳膊撐在櫃桌上,慢慢開口。

「老闆,您這茶樓地理位置真是絕佳。」

那人聽出了南喬的客套話,停了手裡的筆,搭在筆格上,抬頭看着南喬,眼底渾濁,看不出任何情緒。

「這位姑娘,我不是這的老闆,我只是個掌柜,您有什麼事嗎?」

南喬心裏震驚,他是怎麼一眼就認出她是女扮男裝。但南喬表面平靜,慢慢抽回手臂,南喬正迎着他的目光,就這樣,兩人死死盯着對方。

他既然一語道破了南喬身份,南喬也不客氣,先開口,「掌柜,我看您氣度非凡,何苦屈才一輩子在這當個掌柜呢!」

掌柜低下頭,又拾起筆,邊寫邊平靜開口,「我都在這十幾年了,哪還有別的去處。倒是姑娘,今日這身打扮,神秘的緊。」

南喬聽到他說他在這已經十幾年了,那他肯定認識她母親。

南喬探身,焦急地開口:「掌柜,您說您在這十幾年了,那我向您打聽個人?」

「請問。」

「您可認識蕭楠意?」

聽見南喬的話,掌柜一怔,停了手中的筆,筆尖隨着他的手不斷顫抖,墨跡染黑了整張紙。

「咔」的一聲,他手裡的筆被攔腰折斷,他雙手用力一拍桌,惡狠狠盯着南喬。

咬牙切齒問,「你怎麼知道她,你們什麼關係?」

朔風一看這情形,心道不妙,趕緊抄起佩刀,一溜身走上前,把南喬拉到他的身後。

南喬嚇得後退了幾步,只是提了蕭楠意的名字,他就如此激動。

不知道他和母親之間有什麼過往,斷不能貿然說出身份。

《荒年種田發家,王妃上朝五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