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黃泉客棧
黃泉客棧 連載中

黃泉客棧

來源:google 作者:黑白無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黑無常 黑白無常

黃泉客棧因為在黃泉路上而得名,它接待鬼魂,卻不接待活人因為陰間是鬼魂最終的歸宿,但卻被人們稱之為地獄我是黃泉客棧的掌柜,千年以來我都在我的客棧過着無憂無慮的生活可是,自從我認識了萬玉堂堂主洛千麒這個邪神之後,我感覺我的生活就徹底被打亂了……展開

《黃泉客棧》章節試讀:

天空中烏雲密布,紫色的閃電縱橫交錯,滿布天空。

一個十九歲模樣的女孩正坐在客棧櫃檯內,雙手撐着下巴靜靜的看着門外,外面的天灰濛濛的,不見一絲陽光。

「掌柜,結賬!」,一個臉色蒼白的婦女向女孩道。

女孩慵懶的看了一眼婦女,她的手指飛快的在算盤上飛舞着,輕快熟練。

算盤的算珠很光滑,看樣子是已經有很久的年頭了。

女孩的視線看着櫃檯上的算盤沒有抬頭,道:「三億!」。

婦女淡淡的點了點頭,扔下三億冥幣後便轉身離開了客棧。

女孩一臉平淡的將冥幣收入櫃檯中,然後又撐着下巴看着屋外。

這裡是陰間,沒有白天黑夜之分,天,永遠都是灰濛濛的一片。

一座規模龐大的客棧矗立在通往陰間的必經之路上,鬼魂都稱它——黃泉客棧。

我叫張小柒,是黃泉客棧的老闆,我也記不清楚我到底多少歲了,我只記得我生活的那個朝代叫秦。

客棧外又走進來一個臉色蒼白,面如死灰的穿黑色休閑服的年輕男子,他一走進來就朝我叫道:「掌柜,來一碗牛肉麵!」。

說完,那個年輕男子又走到一旁沒人的三號空桌上坐了下來。

我把男子說的牛肉麵用筆寫在一張小紙條上,然後又在後面加上三號桌,這樣有利於服務員送食物,。

隨後我將寫好的紙條投進櫃檯內右邊的暗道內。

右邊的暗道通往的是廚房,廚房內的廚師會通過暗道拿到我投下去的菜單,做好後由服務員送出來。

而左邊的暗道通往的是人物部,那裡是擺放賬本的地方。

我發現那個男子的心情似乎很不好,所以就忍不住多看了幾眼,誰料居然被他給發現了。

男子看着我怒道:「你看什麼看,沒見過鬼嗎?」。

我看着男子不屑的冷哼了一聲,我什麼沒見過,見的最多的就是鬼。

以那個男子的脾氣,我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活着的時候一定有什麼不如意的事,直到死了也沒有完成,所以火氣才那麼大。

我不屑與男子爭論,他見我沒有說話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這裡我是老闆。

不一會兒服務員就把牛肉麵送到了男子桌上,男子剛拿起筷子準備開吃的時候黑白無常就走了進來。

我看着黑白無常笑着道:「兩位,你們可是很久沒有光顧我的小店了,不知道今天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黑無常看着我笑着道:「小柒掌柜,昨天有一隻鬼這我們兄弟倆的手上逃脫了,我們兄弟倆現在正在找他,若是小柒掌柜看見了,還麻煩您通知一下我們兄弟倆!」。

說完白無常拿出一張摺疊着的紙張對我道:「小柒掌柜,你看一下,這就是那個罪犯的畫像!」。

我接過白無常遞過來的紙張,一邊打開紙張一邊笑着向黑白無常道:「能從你們兄弟倆手上逃脫的人那肯定能力非凡了!」。

白無常嘿嘿的笑着道:「可不是嗎,他可是人間萬玉堂的堂主洛千麒!」。

白無常話說完的時候我已經就紙張完全打開了,並且看清了紙上畫的那人的面容。

畫上畫上是一個年輕男子,男子長得很帥氣,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樑,俊亦非凡的臉龐。

我盯着畫上的人看了一會兒,總感覺有些眼熟,然後我的視線不自覺的落在了那個吃牛肉麵的男子身上。

我看了一眼那個男子,心想:是他嗎?

白無常笑着向我道:「小柒掌柜,你見過這個人嗎?」。

男子似乎發現我在看他,他停下筷子看了我一眼後又繼續吃面。

我嘁了一聲,指着那個吃面的男子語氣平淡的向黑白無常道:「我感覺那邊吃面的那個男子有點像,你們倆看看是不是他!」。

黑白無常聽了我的話就朝那個男子走過去。

我就坐在櫃檯內樂呵呵的等着看好戲。

黑白無常走到男子身旁停下了腳步,白無常道:「把頭抬起來!」。

男子繼續吃面,完全無視黑白無常。

黑白無常見男子居然敢無視自己,頓時就怒了。

黑無常看着男子怒吼道:「該死!」。

說完黑無常就將右手搭在了男子的左肩上,應該是準備把男子提起來。

黑無常手剛放上去,男子的臉頓時就冷了下來。

男子語氣冷淡的道:「把手拿開!」。

黑白無常愣了一下,我也愣了一下,這個男子好大的口氣噢,難道他真的是那個什麼洛千麒?

黑白無常看着男子冷哼了一聲,黑無常道:「好大的口氣!」。

說完,黑無常就右手運力準備將男子從凳子上提起來。

「砰!」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見黑無常已經被那個男子一個過肩摔摔在了地上。

男子拍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灰塵,看着黑白無常一臉不屑的道:「陰間的黑白無常就這點本事嗎?」。

當白無常看見男子面容那一刻的時候就焉了,結巴的道:「洛,洛千麒!」。

當客棧內的其他客人看見黑無常被男子一招撂倒之後都朝這邊投來了好奇的眼光。

洛千麒朝那些鬼魂狠狠的瞪了一眼後那些鬼魂又紛紛收回了視線。

我愣了一下,心想:他還真是洛千麒啊?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後就準備離開客棧。

我突然想到他的飯錢還沒給呢!

我看着洛千麒的背影叫道:「站住,想走先把飯錢結一下,三億!」。

洛千麒停住腳步看了我一眼,然後他的視線又看向了黑白無常,黑白無常見洛千麒在看自己,身體都不自覺的在打哆嗦。

洛千麒看着黑白無常冷笑着向我道:「那兩個廢物替我結!」。

說完,洛千麒就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客棧。

我看了洛千麒的背影心想:萬玉堂的堂主是什麼東西?很牛逼嗎?

我想了一會兒,我朝黑白無常招了招手,道:「你們兩個過來!」。

黑白無常相互看了一眼,然後走到櫃檯前。

白無常嘻笑着向我道:「小柒掌柜,有什麼事嗎?」。

我看着黑白無常笑着道:「剛才我看見那個洛千麒一招就把黑無常給打趴下了,怎麼,你們倆也打不過他嗎?」。

聽了我的話黑無常的臉色不是很好,白無常看了一眼黑無常後乾笑了兩聲,道:「洛千麒是萬玉堂堂主,而萬玉堂又是人間最大的一個抓鬼家族,他年紀輕輕就能夠當上堂主,你說他厲不厲害!」。

我看着黑白無常笑了笑,道:「那現在他走了,你們兄弟倆回去怎麼交差啊?」。

白無常一臉無奈的道:「還能怎麼辦啊,等着受罰唄,誰讓我們兄弟倆運氣背呢,接到這個任務!」。

我看着黑白無常笑了笑,然後提筆在白紙上寫了一個「赦」字。

我把寫着「赦」字的紙遞給黑白無常,道:「希望這個字能夠幫助你們兄弟倆!」。

黑白無常接過我遞給他們的字臉的欣喜,白無常急忙向我道:「多謝小柒掌柜!」。

我朝他們擺了擺手,道:「沒事,你們快回去吧!」。

黑白無常沖我點了點頭後就離開了客棧。

黑白無常離開之後那些鬼魂的眼神又看向了黑白無常離開的背影。

此時,我不禁對那個洛千麒產生了好奇,對萬玉堂產生了好奇,對外面的世界產生了好奇。

我已經很久沒有出去過了,外面的世界到底變成了什麼模樣?秦朝又變成了什麼樣子?

我曾經聽一些剛死去的鬼魂說,秦朝已經滅亡了,現在是2008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皇帝,是人民當家做主的社會。

我做在櫃檯內,尋思着我是不是要出去看看了,畢竟已經幾千年了!

我打了一個響指,欣喜的道:「好,出去玩幾天,就這麼定了!」。

我寫了一張紙條投進左邊的暗道,不一會兒就有一個穿着性感的女子走到了櫃檯前。

我抬頭看了她一眼,她的名字叫紅艷。

紅艷塗著大紅色的口紅,一頭金色的**浪,一身火紅色的及膝短裙,大紅色的高跟鞋,單手撐着下巴的看着我。

我語氣平淡的道:「你來了!」。

紅艷眨巴着眼睛看着我,笑着道:「掌柜的,你找我!」。

我點了點頭,道:「是啊,我打算出去玩,你就在這裡收賬吧!」。

「啥?」,聽了我的話,紅艷頓時大驚,一下子跳的老高,正在吃飯的鬼魂都不禁朝我們這裡投來了好奇的眼光。

我看着那些鬼魂沒好氣的道:「看什麼看,吃飯!」。

我話音剛落,那些鬼魂都「唰」的一下回過了頭。

我看着紅艷沒好氣的道:「你吃錯藥了吧?大驚小怪的!」。

紅艷重新用雙手撐着下巴,道:「你要出去玩,這個消息若是傳出去,不光是我,恐怕整個陰間都要沸騰了!」。

我乾笑了兩聲,道:「有那麼誇張嗎?」。

「有!」,紅艷做了一個特別誇張的表情,道:「你一個幾千年的老鬼,從來沒有離開過陰間,也沒有離開過黃泉客棧,現在你說要出去,不震驚才怪!」。

我嘿嘿的笑着道:「就是因為我沒出去過,所以我才想要出去看看嗎!」。

紅艷點了點頭,關心的道:「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要注意一點,外面騙子很多的,而且還有很多道士!」。

我笑着點了點頭,隨即紅艷又道:「你一個千年老鬼,我看應該只有你欺負別人的份,別人欺負你……嘖嘖!」。

我白了紅艷一眼,道:「有你這麼說話的嗎?」。

紅艷朝我嘿嘿的笑了兩聲,道:「我這是說的實話好嗎!」。

我朝他揮了揮手,道:「好了,我走的時候你看好客棧!」。

紅艷拍着胸脯一本正經的對我道:「我辦事你放心!」。

我呵呵的笑了兩聲,隨後我走出櫃檯向紅艷道:「那我走了!」。

紅艷點了點頭,道:「在外面自己小心啊!」。

我笑着點了點頭,然後便離開了客棧。

離開客棧後我就準備先在陰間逛一圈,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離開過黃泉客棧了,具體有多久我也不記得了。

我將雙手負在身後,哼着小曲,邁着小步走在忘川河邊,忘川河內滿是紅的妖艷的彼岸花。

彼岸花雖美,但也凄苦,花葉永不相見,就像是硬生生的將兩個相愛的人分開,永生永世不得相見,這是何等的痛苦!

忘川河上便是奈何橋,過了奈何橋,喝了孟婆湯就可以投胎轉世,再度為人。

走過了忘川河,當我正準備上奈何橋過去看看孟婆的時候,一個陰兵攔住了我。

「你不能過去!」,一個陰兵對我道。

我看着陰兵疑惑的道:「為什麼我不能過去,這橋又不是你家開的!」。

陰兵看了我一眼,似乎認出了我的身份,道:「小柒掌柜,閻王在上面!」。

我愣了一下,心想:閻王不是日理萬機嗎?他吃飽了撐着沒事來這裡做什麼?

算了,既然閻王在這裡那我也懶得過去了!

不過我又很好奇閻王到底來這裡做什麼?

我看着陰兵呵呵的笑着道:「既然閻王在上面,那我就不打擾了,再見!」。

說完我就轉身離開了奈何橋邊。

不過我怎麼可能輕易離開,我從沒有守衛的地方悄悄的來到奈何橋下,立在一朵已經盛開了的彼岸花上。

我雙手抱在胸前,豎著耳朵聽橋上人的談話。

閻王道:「洛千麒,你此次來陰間是為了什麼?」。

聽見閻王的話我愣了一下,難道上面和閻王對話的人是洛千麒?他和閻王很熟嗎?

洛千麒冷笑了一聲,道:「看來閻王你是很不歡迎我來陰間咯!」。

閻王笑看了洛千麒一眼,語氣平淡的道:「你洛千麒,堂堂萬玉堂堂主,不可能無事光臨我們陰間的,有什麼事就直說吧!」。

洛千麒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此次我來陰間是為了帶回去一樣東西!」。

閻王疑惑的朝洛千麒道:「你想要帶回去什麼東西?」。

洛千麒看着忘川河內紅的妖艷的彼岸花,他向閻王道:「彼岸花!」。

閻王愣了一下,拒絕道:「不行,忘川河內的每一朵彼岸花記載着每個人的生死,忘川河內有多少朵彼岸花就代表着有多少人活着,一旦那個人的彼岸花被拿走,就等於拿走了那個人的生命,所以我是不會讓你帶走彼岸花的!」。

洛千麒看着閻王笑着道:「你知道我要帶走誰的彼岸花嗎?」。

閻王看了一下洛千麒,然後搖了搖頭。

洛千麒笑着道:「我要帶走我自己的彼岸花,你可以給我嗎?」。

閻王愣了一下,道:「為什麼?」。

洛千麒嘆了一口氣,道:「我生活的太危險了,只有生命掌握在我自己手上,我才會安心!」。

閻王看着洛千麒呵呵的笑着道:「確實,萬玉堂堂主這個位置是很多人都惦記着,而且明明知道很危險,但卻還是有很多人想坐上這個位置!」。

我在下面聽了一會兒都感覺有些煩了,原來那個洛千麒來陰間找閻王就是為了拿走他的彼岸花啊!

那為什麼黑白無常會說洛千麒是從他們手中逃走的呢?

我離開了忘川河之後就來的了陽間,看着和以前大不相同的生活環境大吃一驚。

在黃泉客棧的時候,我雖經常聽新死的鬼魂述說外面世界的變化,但卻從未想到變化是如此之大。

以前的木質房子已經變成了高樓大廈,而且處處閃爍着霓虹燈。

我欣喜的打量着四周,感覺一切都是那麼的奇特,那麼的新穎,那麼的不可思議。

我在街道上停留了一會兒後就從一些小鬼的口中打聽到了萬玉堂的地址。

我按照那些小鬼給我的地址找到了萬玉堂。

萬玉堂在距離城市比較偏遠的地方,這裡沒有了城市的喧嘩聲,顯得很寧靜。

「萬玉堂!」,我看着高高掛在門上的扁額念道。

萬玉堂很雄偉,而且還是古式建築,還有有兩座威武的獅子立在門口

當我打算走進萬玉堂內的時候,卻被門口的門神給攔住了!

其中一個門神指着我怒斥道:「哪裡來的小鬼,速速離開!」。

我雙手抱在胸前看着那兩個門神冷哼了一聲,道:「你們兩個給我仔細的看清楚了,我可不是什麼小鬼!」。

那兩個門神仔細的盯着我看了一會兒,其中一個門神驚訝的道:「黃泉客棧!」。

我點了點頭,道:「是啊,黃泉客棧,現在你們倆可以放我進去了嗎?」。

倆門神相互看了一眼對方後,一個門神向我道:「實在是不好意思,不是我們兄弟倆不通融,而是別人請我們兄弟倆來看守家門,我們,我們兄弟倆也有難處的,是吧!」。

我看着那兩個門神點了點頭,他們說的確實有道理,若是放我進去了那就是他們失職,而且這還會壞了他的的名譽!

我看着那倆門神,道:「那怎麼辦,反正今天我一定要進去!」。

其中一個笑着道:「要不這樣吧,你走後門,後門不是我們兄弟倆管轄的地方!」。

我看着那倆門神試探性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倆門神一同點了點頭,我向那倆門神道了謝之後就走向了後門。

那倆門神沒有騙我,由於後門沒有了門神的阻擋,所以我很順利的就走進了萬玉堂內。

我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萬玉堂內,裏面的裝修都是古典風格,就和以前我生活的朝代的房子一樣。

萬玉堂內的守衛很多,可謂是守衛森嚴,不過他們都看不見我!

當我走到假山旁的時候,我看見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

我躲在假山後面看着那個人影,這麼晚了還鬼鬼祟祟的,肯定沒什麼好事!

我想都沒想就跟在了那人的身後,因為我想知道他到底想幹嘛!

我跟着那人來到一個單獨的院子,院子內一片漆黑,好像這裡根本沒有人住。

那人走到一個房間門口停下了腳步,依那人的身形來看,應該是個男子,而且還是在二十幾歲左右,不然不會有那麼強健的體魄。

我看見那個男子推開房門鬼鬼祟祟的走了進去,隨即我也跟了上去。

我沒有推開門走進去,而是直接從門上穿了過去。

男子走進房間內後點燃了一根蠟燭,那隻蠟燭光雖小,但也足以看清屋內的情況。

對我來說有沒有光都不重要,就算是沒有光,我也一樣能夠看清楚屋內的情況。

看着房間內的裝飾,這應該是一個人的卧室,因為有桌子、有書桌和書架、還有床。

我還床上有一個人正盤腿,雙眼微閉的坐在床上,而剛才走進房間內的那個男子的右手上則是拿着一把匕首。

男子拿着匕首看着床上的人,冷哼了一聲,道:「對不起了,誰讓你坐在這個位置上的!」。

我仔細一看,發現坐在床上的那人居然是洛千麒。

我看着坐在床上的洛千麒感覺到很疑惑,洛千麒不是和閻王在奈何橋是談話嗎?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回來了?

隨即我又一想,不對,在陰間的那個是他的魂魄,而這個則是他的肉身。

我一臉平淡的看着那個想對洛千麒不利的男子,心想:雖然我不是很喜歡洛千麒,不過我也不能見死不救啊,若是他的肉身被毀壞了的話,那他就永遠回不來了!

男子舉起匕首就朝洛千麒的心臟刺去,見狀,我立即抬腿提向了男子的手腕。

男子吃痛的握着自己的手腕,而且匕首已經脫離了他的手,插在了一旁的柱子上。

男子一臉驚愕的看着四周,卻根本沒有發現有人。

男子也意識到了暗自可能有人在幫助洛千麒,他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洛千麒後就快速的離開了洛千麒的房間。

男子離開後我現出了身形,我走到柱子旁拔下插在柱子上的匕首,把玩了一下後走到洛千麒的床上坐下。

我坐在洛千麒的身邊,笑着將匕首在元神出竅的洛千麒面前晃了晃。

我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笑着道:「萬玉堂堂主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位置?」。

那一瞬間我注意到了洛千麒的眼睛,他的眼睛不同尋常。

我用右手撥開了洛千麒的左眼皮,發現他左眼內的眼珠與眾不同。

這時,洛千麒開口道:「你想幹什麼?」。

我盯着他的左眼,想都沒想就回答道:「我想吃掉你的左眼!」。

說完我才反應過來洛千麒醒了,我鬆開手,立即才床上站起來和洛千麒保持一定的距離。

洛千麒揉了揉左眼,看着我道:「你是誰,來這裡做什麼?」。

我把手上的匕首仍給洛千麒,笑着道:「剛才有人想殺你,是我救了你,你要怎麼感謝我呢?」。

洛千麒拿着我扔過去的匕首看了一眼,語氣冷淡的向我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我叫張小柒,我來這裡呢是幫你看守一下你的屍體!」。

「我的屍體?」,洛千麒皺着眉頭念道,隨即他語氣冰冷的道:「不需要!」。

我看着洛千麒冷哼了一聲,道:「若不是我在這裡了話,你現在已經變成屍體了!」。

洛千麒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道:「我記得你了,你是黃泉客棧的掌柜!」。

我點了點頭,道:「那又怎樣?」。

洛千麒看着我冷笑了一聲,道:「那我勸你還是回去安安靜靜的去當你的掌柜,不然,我怕你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一個閃身坐在了洛千麒的身旁,我用右手食指挑着他的下巴,笑着道:「好大的口氣啊,幾千年了,已經很久沒有人這麼和我說話了!」。

洛千麒拍打掉我挑着他下巴是手,語氣冰冷的道:「滾!」。

我笑着看了洛千麒一眼,然後往床上一滾,直接躺在了床上。

洛千麒看着我的眼神中滿是不解。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洛堂主,你不會介意小女子我在你這裡借宿一晚吧,畢竟你還欠着我的飯錢呢!」。

洛千麒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我,語氣冰冷的道:「我什麼時候欠過你飯錢?」。

我躺在床上,單手撐着下巴看着洛千麒笑着道:「洛堂主,你的記憶力可真不是一般的差啊,幾個小時以前,你在我的客棧吃了一碗牛肉麵,沒給錢!」。

洛千麒皺着眉頭看着我,道:「我不是讓黑白無常給了嗎?」。

我看着洛千麒想了一會兒,嘿嘿的笑着道:「不好意思,他們忘記給了,所以說你還在我這裡欠着賬呢!」。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語氣平淡的道:「明天我燒給你!」。

「不行!」,我想都沒想就拒絕道。

洛千麒皺着眉頭問道:「為什麼?」。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這裡是陽間,又不是陰間,所以你不能燒給我,你必須給陽間的錢!」。

洛千麒看着我問道:「多少?」。

我勾着指頭數了一下,笑着道:「三億!」。

「我沒有!」,洛千麒想都沒想就回答道。

我看着洛千麒沒好氣的道:「沒有,那你就是想吃霸王餐咯!」。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然後他扔給我一張銀行卡,道:「裏面有些錢,你先用着,欠你的以後我再還給你,密碼是999999!」。

說完洛千麒就走向了一旁的書桌,我拿起銀行卡仔細的看了研究了一下,感覺和陰間的卡差不多!

我躺在床上感覺無聊,於是就不斷的把玩着手中的銀行卡,洛千麒很大方的將他的床讓給了我,他自己則是坐在書桌旁看書。

我翻身從床上站起來,然後走到洛千麒的書桌旁。

我將雙手撐在洛千麒的書桌說,背對着他,笑着道:「洛千麒,你這裡就沒有什麼好玩的嗎?無聊死了!」。

洛千麒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把他的手機遞給我。

我欣喜的接過手機,然後就坐在他的書桌上玩開心消消樂,而洛千麒則是繼續看他手中的書。

我打開開心消消樂一看,發現他居然是在第一關卡。

我白了洛千麒一眼,道:「洛千麒,你根本不玩遊戲,為什麼還要把他們放在手機裏面,不佔內存嗎?」。

洛千麒抬頭看了我一眼,道:「你對手機那麼了解,難道你們陰間也有玩手機的習慣嗎?」。

我抬頭看了一眼洛千麒,笑着道:「紅艷經常會來陽間,回來的時候會給我帶很多陽間的東西!」。

我朝洛千麒舉了一下手中的手機,笑着道:「包括手機!」。

洛千麒放下手中的書,他看着我道:「你為什麼不去投胎?」。

我的視線沒有離開手機,語氣平淡的道:「你又不是我娘,管那麼多做什麼?」。

洛千麒冷哼了一聲,然後又拿起了桌上的書。

「哈,我又通關了!」,我驚喜的叫道。

洛千麒用餘光瞥了我一眼,然後直接無視我。

我朝洛千麒「嘁」了一聲後又繼續玩遊戲。

「咚咚咚!」,外面傳來了敲門聲,隨後有一個男聲道:「堂主,你在嗎?我是千平」。

洛千麒抬頭看了一眼門口的位置,語氣平淡的道:「進來吧!」。

我朝窗戶外看了一眼,發現居然已經天亮了,金色的陽光從窗戶中照射到房間內。

是我玩手機玩的太入迷了嗎,天什麼時候亮了我居然都不知道。

看見太陽的那一刻我異常的欣喜,因為我已經很久沒有看見過那麼美麗的陽光了。

我將手機扔給洛千麒,然後興奮的朝門口跑去,我一打開房門就看見了站在門口的千平。

洛千平摸了摸後腦勺,一臉疑惑的道:「奇怪,我都還沒有開門呢,門怎麼自己打開了呢?」。

洛千平看不見我,自然不知道門是被我打開的。

我直接無視站在門口的洛千平從他的身上穿了過去。

當我的身體接觸到陽光的時候我感到的並不是溫暖,相反的是有點難受,不過也沒有什麼大礙。

洛千麒朝站在門口發愣的洛千平道:「千平,你愣在門口做什麼?」。

洛千平聽見洛千麒叫他從從思緒中回過神來。

「哦!」,洛千麒應了一聲後就走進了房間。

在陽光下的感覺不是很好,所以我很快就回到了房間內。

洛千麒看着洛千麒問道:「千平,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洛千平一臉驚訝的看着洛千麒,道:「堂主,你忘記了嗎?今天要祭祀啊!」。

洛千麒揉了一下太陽穴,慵懶的道:「這幾天有些忙,一時間沒想起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說完洛千麒就從椅子上站起來就帶着洛千平朝門外走去。

見狀,我急忙向洛千麒道:「哎,洛千麒,你去哪裡,帶上我可不可以!」。

洛千麒沒有理會我,而是直接離開了房間。

我看着洛千麒的背影冷哼了一聲,然後就附在了洛千平的身上。

我只是附在洛千平身上,並沒有控制他的思想,所以對洛千平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我沖洛千麒做了一個鬼臉,洛千麒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我附在洛千平身上,跟着他們穿過了幾條小巷後,我感覺這間屋子內的環境很熟悉,感覺我以前好像來過這裡,但就是想不起來。

洛千麒和洛千平來到了他們口中的祠堂,當他們來的時候,祠堂內已經有很多人了。

洛千麒剛走進祠堂就有一個長的很漂亮的女孩向他迎了上來。

這個女孩叫李顏心,是洛千麒一個遠方表叔的女兒,現在暫時居住在萬玉堂。

李顏心一上來就拉着洛千麒的手,關心的道:「千麒哥哥,你終於來了,我記得以前祭祀你是從來都不遲到的,今天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洛千麒看着李顏心語氣平淡的道:「我沒事!」。

說完,洛千麒就推開了李顏心拉着自己的手,然後向祠堂內走去。

李顏心被洛千麒推開後簡直是氣的跺腳,隨後又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樣子,跟着洛千麒走進了祠堂內。

走進祠堂內後我便不再附在洛千平身上了,而是坐在了祠堂內的供台上。

祠堂內沒有牌位,只要一尊威武的石像,而且我感覺這具石像看起來很面熟。

洛千麒看見我坐在供台上臉上有些不悅,語氣冰冷的道:「下來!」。

眾人見洛千麒對供台說話都是一臉的疑惑,其中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向洛千麒道:「堂主,你在和誰說話?」。

這個中年人是洛千麒的二叔洛成光,在萬玉堂也是有一定權威的,不過不知道為何至今未娶。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我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嘛,你有必要那麼小氣嗎?」。

說完我還順手拿起了桌上供奉的一顆蘋果準備往嘴裏塞。

見此洛千麒的眉頭皺的更緊了,這顆把我嚇了一跳,不就是準備吃一個蘋果,至於對我用這種臉上嗎?

「不吃就不吃!」,我看着洛千麒嘟囔了兩聲,然後又把蘋果仍回了盤子內。

洛成光向洛千麒道:「堂主,時間不早了,該祭祀了!」。

洛千麒看了一眼仍坐在供台上的我道:「下來!」。

我看着洛千麒冷哼了一聲,道:「我說洛千麒,我好歹也是一個活了幾千年的鬼了,說不定你們現在拜的這尊石像的年齡都還比我小呢!你們拜我一下也不吃虧吧,你有必要那麼小氣嗎?」。

「下來!」,洛千麒沒有理會我,語氣仍是那麼冰冷。

這時,祠堂內的人都意識到,這個祠堂內可能有一個他們看不見的朋友,那個朋友就是我!

洛成光向洛千麒道:「堂主,你一直說話卻沒有聽見人回答,難不成祠堂內有一個我們看不見的朋友?」。

洛千麒還未回答,李顏心就跑上來拉着洛千麒的手一臉害怕的道:「千麒哥哥,祠堂內真的有什麼東西嗎?我好害怕啊!」。

我看着李顏心不屑的「嘁」了一聲,她那嬌滴滴的聲音我實在是受不了!

「害怕個屁啊,這裡不是還有祖師爺保佑着嘛,你少給我在這裡說晦氣話」,一個粗獷的男聲道。

這個男人就是李顏心的父親李石,他呵斥李顏心是怕李顏心耽誤了祭祀的時間同時也怕壞了洛千麒的心情。

各大家族眾所周知的就是萬玉堂堂主洛千麒的脾氣不怎麼好,而且誰也摸不準,前一秒都還好好的,說不定下一秒就發火了!

李顏心被李石呵斥了之後被乖乖的退到李石的身旁。

洛千麒沒有理會李顏心他們,而是轉身看了一眼洛成光,道:「二叔,麻煩你在旁邊添一張桌子和一張椅子,然後桌子上再放一下吃的,祠堂內有一個餓死鬼!」。

洛千麒特別是把「餓死鬼」那三個字說的特別重。

洛成光聽了洛千麒的話先是愣了一下,隨後便吩咐下面的人去做事了。

聽了洛千麒的話我頓時火冒三丈,「噌」的一下從供台上跳了下來。

我走到洛千麒身邊看着他怒道:「洛千麒,你說誰是餓死鬼呢,我告訴你,本小姐可是堂堂黃泉客棧的掌柜,就連閻王都要忌我三分,信不信我分分鐘弄死你!」。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沒有絲毫的害怕。

這時外面有人搬着凳子和椅子走了進來,後面還跟着一個端着吃的東西的人。

洛千麒看着我語氣平淡的道:「餓了先去吃一點!」。

說完他就走到了供台前,向供台上的石像上了三柱香,直接把我給無視了!

我冷哼了一聲後就走到為我準備好的椅子上坐下,吃着盤內的東西,靜靜的看着洛千麒他們祭祀。

他們說的祭祀無非是每個人上去上三柱香就得了,我東西還沒吃完,他們祭祀就已經完了。

洛千麒離開祠堂的時候朝我看了一眼,道:「你走不走?」。

我吃了一瓣橘子,看着洛千麒沒好氣的道:「不走!」。

洛千麒看着我冷哼了一聲還就離開了祠堂,隨後祠堂內的人都朝我坐的地方看了一眼後都紛紛離開了。

他們都看不見我,當然除了洛千麒,因為他的左眼不同尋常!

「真的就這麼走了,真沒義氣!」,我看着洛千麒離開的背影嘟囔道。

隨即我又想到,我貌似和他沒有什麼交情啊!

早晨的陽光都讓我感覺到有點不舒服,而中午的太陽高高的掛在空中,我都有一種快要被烤的魂飛魄散的感覺!

我在萬玉堂的院子了漫步,反正除了洛千麒之外也沒有人可以看見我,所以我也沒有什麼好怕的,當然咯,還要加上那顆太陽。

看着這裡的建築我真心感覺很熟悉,難道這裡是我家?

我立即搖了搖頭否定了這個結論,這裡絕對不會是我家,那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啊?想的我頭都快炸了!

「啪!」,我用力的將洛千麒的房門推開了,此時洛千麒正坐在書桌旁,他的身邊還有兩個人,一個是他二叔洛成光,一個是李石。

洛千麒一臉平淡的看着我,似乎我會來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我看着冷哼了一聲後就走到床上躺下了,而洛成光和李石則是一臉驚訝的看着毫無徵兆被打開的房門。

洛千麒咳嗽了兩聲,道:「可能是風有些大,把門給吹開了!」。

洛成光和李石一同看了一眼窗外,外面分明是陽光明媚,哪來的風啊?

洛成光和李石只是乾笑了兩聲,也沒有和洛千麒過多的追問什麼。

洛成光、李石和洛千麒談了一會兒就出去了。

洛成光和李石離開後我向洛千麒道:「洛千麒,你們祠堂供奉的是誰啊?」。

洛千麒抬頭看了我一眼,道:「殺神白起!」。

「什麼,白起?」,聽了洛千麒的話,一個激靈從床上蹦了起來。

洛千麒一臉疑惑的看我,道:「怎麼了?」。

我平定了一下情緒,道:「沒事!」,說完我又躺在了床上。

殺神白起,我說那座石像怎麼看起來那麼眼熟,原來是白起。

我記得我死的時候白起才九歲,不過那時白起雖只有九歲,卻已經熟讀兵法,武功也不是他那些兄弟能及的。

我看了洛千麒一眼,道:「洛千麒,你昨天一晚都沒有睡覺,不困嗎?」。

洛千麒看着我語氣平淡的道:「你睡在我的床上,我能怎麼辦?」。

「呵呵!」,我尷尬的笑了兩聲,然後就從床上爬了起來,道:「不好意思!」。

我走到洛千麒身旁,笑着道:「洛千麒,你帶我出去玩,好嗎?」。

洛千麒抬頭看了我一眼,道:「不去!」。

我撅着嘴拉着洛千麒撒嬌道:「洛千麒,你就忍心看我一隻鬼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瞎逛嗎,萬一迷路了怎麼辦?」。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既沒同意也沒拒絕。

我一見有戲,一臉笑意的向洛千麒道:「洛千麒,再說了,外面太陽那麼大,我出去會被曬的魂飛魄散的,你就行行好,陪我去嘛!」。

洛千麒一臉平淡的看了我一眼,然後他的視線又回到了手中的書本上,然後毫不猶豫的拒絕道:「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說完,洛千麒就不再理會我了!

「哼!」,我甩開洛千麒的手,然後大步的走出了房間。

洛千麒看了一眼我離開的背影,然後又繼續看書。

我離開洛千麒的院子後感覺無聊至極,於是我就在萬玉堂內亂逛。

當我走到一個房間旁邊的時候,屋內的談話勾起了我的興趣。

我直接穿過房門走了進去,然後坐在房樑上靜靜的聽着他們的談話。

屋內有兩人,其中一個人我見過,那就是洛千麒的二叔洛成光。

還有個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不過我感覺到他身上的氣息有些熟悉,絕對是最近才接觸過的,但我一時又想不起來。

洛成光向那個年輕人道:「楊生,你的意思是說昨天還有人在洛千麒的房間里!」。

我看着那個年輕人,原來他叫楊生,昨天晚上有人在洛千麒的房間里,那不就是我嗎!

等等,那個楊生怎麼知道昨天有人在洛千麒的房間里,難道他就是昨天那個想殺洛千麒的人?

楊生看着洛成光點了點頭,道:「不錯,若不是昨天晚上有人阻止,洛千麒早就成為我的刀下鬼了!」。

洛成光恨恨的拍了一下桌子,怒道:「真是該死,本來是打算讓你去殺了洛千麒,然後再讓洛千平去找他,以此把殺害洛千麒的罪名嫁禍給洛千平,現在看來都吹了!」。

楊生看着洛成光試探的問道:「要不,我今晚再去試一下?」。

洛成光朝楊生擺了擺手,道:「不成,既然昨天有人救了洛千麒,那他一定給洛千麒報了信,對此洛千麒必定會有所防備!」。

聽了洛成光的話,我懊惱的拍了一下後腦勺,心想:洛成光不說我還真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楊生道:「那現在要怎麼辦,洛千麒一天不死,這萬玉堂堂主的位置我們是很難拿下的!」。

洛成光朝楊生擺了擺手,道:「你先回去吧,讓我再想一下!」。

楊生點了點頭,然後就離開了洛成光的房間。

我看着洛成光和楊生冷哼了一聲,我打心底的鄙視他們,為了一個堂主的位置,洛成光居然不屑於殺死他的親侄兒。

我從房樑上跳下來走到洛成光的身旁。

我用我的右手遮住了洛成光的眼睛,然後再用一點點香灰蓋住,這些香灰是我剛才路過祠堂的時候順手拿了一點。

我用香灰掩蓋住了我下在洛成光眼睛上的咒語,這樣任何人都看不見了,對此,洛成光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

完事後我拍了拍手,朝洛成光冷哼了一聲後,就一個瀟洒的轉身離開了洛成光的房間。

在洛成光那裡折騰了些時間,等我出來的時候太陽已經下山了。

我回到洛千麒的院子,推開門後我發現洛千麒正躺在床上睡覺。

我輕輕的將房門關上,以免吵到他。

隨後我看見洛千麒的手機正放在書桌上,我見洛千麒還沒醒,於是就跑到書桌旁,拿起他的手機繼續玩開心消消樂。

就昨天一個晚上的時間,我已經打到一百五十關,對此成績我不禁在心裏自戀了一下。

「嘟嘟嘟!」,沒玩多久洛千麒的手機就發出了電量過低的提示。

我將手機扔在書桌上,然後將腳放在書桌上,順手拿起洛千麒看的那本書看了一眼。

「乾坤十八術」,我念道,「怎麼感覺這名字這麼熟悉,好像這哪裡聽過!」。

我翻開書頁看了幾眼,隨後我就感覺到有人在盯着我。

我抬頭一看,發現洛千麒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書桌旁。

我從椅子上站起來,看着洛千麒疑惑的笑着道:「你什麼時候來的!」。

洛千麒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拿過我手上的書坐在椅子上看了起來。

洛千麒看着我道:「剛才你說你聽過這本書的名字,在哪裡?」。

我坐在書桌上玩弄着自己的頭髮,道:「忘記了,不過我確定我聽過,應該是在我活着的時候!」。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忽然我靈光一閃,打了一個響指,欣喜的道:「我想起來了,是白起,這本書是白起的!」。

洛千麒看了一眼手中的書,然後又看了一眼我,道:「不錯,這本書確實的白起的!」。

隨後他又疑惑的看着我,道:「你是怎麼知道的?聽你的語氣你好像和白起很熟!」。

我嘆了一口氣,道:「我記得我死的時候白起才九歲!」。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道:「那你死的時候幾歲!」。

我想了一會兒,道:「十九歲!」。

洛千麒放下手中的書,向我道:「你是怎麼死的?」。

我正準備回答,隨後我盯着洛千麒的眼睛看了幾秒,道:「你查戶口的啊?」。

洛千麒咳嗽了兩聲,然後又拿起放在桌上的書。

我看着洛千麒呵呵的笑了兩聲,隨後我又想起了剛才在洛成光房間內聽到的話。

我向洛千麒道:「洛千麒,有人要殺你,你知道嗎?」。

洛千麒抬頭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有些複雜。

他看着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我笑着道:「昨天晚上我來萬玉堂的時候看見有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我出於好奇就跟着那個人影,然後就來到了你的房間內,那個人準備用匕首殺你,然後被我攔住了,然後他就跑了,就留下那一把匕首!」。

洛千麒看着我語氣平淡的道:「那把匕首是洛千平的!」。

我看了一眼洛千麒,然後把我剛才在洛成光房間里聽見的話告訴了他。

我本以為洛千麒聽了會很驚訝,誰料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就像這件事和他無關。

我看着洛千麒疑惑的問道:「洛千麒,聽了這個消息你怎麼可以一點表情都沒有?」。

洛千麒沖我笑着道:「這一切都在我意料之中!」。

「噗嗤」,我朝洛千麒笑了笑。

洛千麒疑惑的看着我,道:「你笑什麼?」。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其實你笑起來很好看,根本沒有必要每天板着一張臉啊!」。

聽了我的話洛千麒的臉瞬間又冷了下來,道:「習慣了!」。

我點了點頭,道:「那現在你準備怎麼辦?我想他們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

洛千麒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看着我道:「你準備什麼時候會陰間?」。

我想了一會兒,道:「不知道,反正我又不着急回陰間!」。

洛千麒放下手中的書,笑着向我道:「那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我看着洛千麒嘿嘿的笑着道:「說來聽聽,或許我可以考慮一下!」。

洛千麒道:「他們看不見你,你可以幫我監視一下我二叔他們的行蹤嗎?」。

我想了一會兒,笑着道:「那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你必須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洛千麒看着我疑惑的道:「什麼條件!」。

我看着洛千麒嘿嘿的笑着道:「你以後能不能多笑笑,你整天板着一張臉,我看着都難受!」。

洛千麒想了一會兒,笑着對我道:「我只對你一人笑!」。

我看着洛千麒不屑的「嘁」了一聲,道:「洛千麒,你能不能不要那麼噁心啊?」。

洛千麒看着我笑了笑,然後他的視線又回到了書本上。

我「嘁」了一聲,然後便回去了陰間。

監視人這可是一個大功夫,我一個人怎麼可能忙的過來 肯定要回去搬一點救兵回來啊!

我的腳剛踏進黃泉客棧,紅艷就欣喜的朝我迎了過來。

紅艷拉着我的手,笑着道:「怎麼樣掌柜的,外面好玩嗎?」。

我看着紅艷笑了笑,道:「這幾天我都待在萬玉堂,沒時間出去!」。

紅艷一臉擔心的道:「掌柜的,你得罪萬玉堂的人了嗎?」。

說完紅艷還拉着我仔細的看了一下。

我疑惑的向紅艷道:「紅艷,你做什麼?」。

紅艷道:「我看看你受傷了沒有啊!」。

我看着紅艷笑着道:「放心吧,我沒事!」。

隨即我想到了我此次回來是為了辦事的。

我向紅艷道:「對了紅艷,我回來是為了找人出去辦事,你幫我找幾個法術厲害的鬼來!」。

紅艷沒有多問,應了一聲後就離開了。

夜是那麼的安靜,但人們永遠也想不到,短暫的平靜往往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奏。

萬玉堂的祠堂內,有兩個人正在密謀着一個可怕的計劃,卻又被別人撞了一個正着,但撞着的那個人偏偏又是一個大腦短路的人!

洛千平正和洛成光在祠堂內商議着怎麼對付洛千麒,但卻被路過的李顏心聽在了耳中。

李顏心聽見了他們的談話,她不但沒有立即離開,反而是跑進去和洛千平他們理論。

李顏心氣沖沖的跑進祠堂,她指着洛千平和洛成光的鼻子,罵道:「你們兩個怎麼可以這麼喪心病狂,千麒哥哥對你們不好嗎?你們怎麼可以對他不利?」。

洛千平和洛成光都被突然闖進來的李顏心嚇了一大跳。

洛千平看着李顏心笑着道:「顏心表妹 你說什麼呢,我們怎麼都聽不懂啊?」。

李顏心看着洛千平氣憤的道:「哼,你們說的話我都聽見了,要去告訴千麒哥哥!」。

洛成光攔住了李顏心的去路,他看着李顏心笑着道:「小侄女,東西可以亂吃,但話不能亂說啊,不然……」。

洛成光朝李顏心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道:「會死的!」。

李顏心一臉驚恐的看着不斷朝自己逼近的洛千平和洛成光,道:「你們想幹什麼?」。

洛成光嘿嘿的笑着道:「你知道的太多了!」。

李顏心還未來得及說話,洛成光的手掌已經放在了她的額頭上,李顏心的臉上浮出了一絲痛苦的神色。

洛成光運力將李顏心的魂魄從她的體內抽出來,隨即李顏心便倒在了地上。

李顏心的魂魄被洛成光握在手中,她看着洛成光憤怒的道:「你想要做什麼,趕快放開我,若是千麒哥哥知道了是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聽了李顏心的話,洛千平就像是聽了一個偌大的笑話一樣,他大笑着道:「不會放過我,我告訴你,洛千麒他自己現在已經要自身難保了,楊、陸、彭,三家已經答應幫助我對付洛千麒,你以為他還顧得上你嗎?」。

李顏心看着洛千平恨恨的道:「洛千平,他可是你親哥哥啊,你怎麼可以這麼對他?」。

洛千平看着李顏心呵呵的笑着道:「誰讓他坐在了堂主這個位置上呢,如果我是堂主,我想他也一定會這樣對我的!」。

李顏心反駁道:「不可能,我相信千麒哥哥不是那樣的人!」。

洛千平看着李顏心冷笑着道:「隨便你怎麼說吧,反正你是沒有機會去告密了!」。

說完洛千平朝洛成光揮了揮手,道:「二叔,她就交給你處置了!」。

洛成光點了點頭,道:「你放心吧!」。

洛千平點了點頭,然後便離開了祠堂。

「嗨,洛千麒!」,我拍了一下洛千麒的肩叫道。

洛千麒疑惑的看了我一眼,道:「有什麼事嗎?」。

我嘿嘿的笑了兩聲,道:「昨天我已經派人跟蹤洛成光、楊生還有洛千平,我呢,剛收到四個消息,三個壞消息和一個好消息,不知道你要先聽哪個!」。

洛千麒毫不猶豫的道:「壞消息!」。

我笑着點了點頭,道:「你要做好心裏準備啊!」。

洛千麒看着我點了點頭,我清了清嗓子,道:「第一個壞消息就是,你二叔身邊的那個楊生是楊、陸、彭,三家中楊家的大公子,而且他們三家也答應幫助他們對付你!」。

洛千麒點了點頭,語氣平淡的道:「那第二個壞消息呢?」。

我笑了笑,道:「第二個壞消息就是洛千平也不是什麼好人,我的人跟蹤他發現,其實洛千平才是真正的幕後主使人,是他指使你二叔洛成光找人來殺你的,只要那個楊生為什麼會幫助你二叔,我想你應該很清楚吧!」。

洛千麒的臉色有些難看,道:「第三個壞消息是什麼?」。

我盯着洛千麒看了三秒,道:「這個消息的份量有點大,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啊!」。

洛千麒點了點頭,道:「你說吧!」。

我點了點頭,道:「最後一個壞消息就是,李顏心死了!」。

「什麼?」,洛千麒驚訝的道。

「她死在了祠堂里,我相信等一下就會有人來找你去祠堂!」,我道。

洛千麒深吸了一口氣,道:「她是被誰害死的?」。

我看了洛千麒一眼,道:「你二叔和洛千平!」。

洛千麒看我質問道:「那你為什麼不救她?」。

我看着洛千麒冷笑了一聲,雙手抱在胸前沒好氣的道:「你還真把我當成你的手下了啊,我肯幫你監視洛千平他們已經是給你很大的面子了,再說了,又不是我去跟蹤他們,我在陰間,她在陽間,你要我怎麼救啊!」。

洛千麒知道自己說話的語氣有些不對,道:「不好意思,還有一個好消息是什麼?」。

「好消息就是你二叔洛成光請黃泉客棧幫助他殺你!」,我道。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道:「這也算是好消息?」。

我冷笑了一聲道:「我沒有答應,難道不是好消息嗎?」。

我看着洛千麒語氣平淡的道:「若我不認識你,我肯定會接這筆生意的,畢竟他出的價很誘人!」。

洛千麒看着我道:「他出多少?」。

我數了一下手指,道:「五百萬人民幣!」。

洛千麒點了點頭,道:「確實很誘人,雖然他請不到你們的黃泉客棧,不過我想,應該還是有些人會衝著這筆錢來幫助他的!」。

我點了點頭,道:「那是肯定的,我只能保證我們黃泉客棧的人不會幫助他們殺你,其他的我可就管不着了!」。

洛千麒嘆了一口氣,道:「從我坐上這個位置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會有那麼一天,我爺爺是,我父親也是,我想,我離那一天也不遠了!」。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你們人的煩惱可真多,這個位置真的那麼搶手嗎?」。

洛千麒看着我苦笑道:「他們想坐上這個位置無非是為了一樣東西,那個東西只有萬玉堂的堂主才知道放在哪裡!」。

我看着洛千麒問道:「什麼東西?」。

洛千麒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我知道這些他可能不方便給我透露。

我咳嗽了兩聲,道:「那你知道那樣東西被藏在哪裡嗎?」。

洛千麒點了點頭,道:「我們洛家的祖宗曾經是殺神白起座下的一員大將,白起臨死前給了洛家祖宗一張圖紙,讓我們洛家世世代代幫他守護這樣東西!」。

我點了點頭,道:「你們洛家也還真是守信,居然守了兩千多年都還未曾放棄!」。

洛千麒看着我笑着道:「也就是因為這樣,萬玉堂才足以從兩千多年前延續到今日!」。

我疑惑的向洛千麒道:「既然這個位置那麼危險,你為什麼還要……」。

洛千麒看着我苦笑道:「萬玉堂自秦朝以來,堂主這個位置都只傳給嫡長子,那樣東西的地址也是一個一個的口傳下來的!」。

我點了點頭,道:「現在幾點了?」。

洛千麒看了一眼手機,道:「十點了,怎麼了嗎?」。

我看着洛千麒嘿嘿的笑了兩聲,道:「都已經十點了,該開飯了!」。

洛千麒愣愣的看了我三秒,然後「噗嗤」的一下笑出聲來。

我看着洛千麒沒好氣的道:「有什麼好笑的,鬼就不用吃飯嗎?」。

洛千麒笑着搖了搖頭,然後從抽屜里拿出三根香為我點上。

我狠狠的吸了一口香,然後一臉的滿足。

洛千麒看着我笑着道:「張小柒,你是多久沒有吃飯了?」。

我瞪了洛千麒一眼,沒好氣的道:「還不是為了幫你打點,害得我昨天晚上連宵夜都沒得吃!」。

洛千麒看着我笑着道:「晚上我賠你!」。

我看着洛千麒一臉欣喜的道:「真的嗎?」。

洛千麒點了點頭,道:「我騙你有什麼好處嗎?」。

我搖了搖頭,洛千麒看着我笑了笑,然後又繼續看書。

忽然,我向洛千麒道:「洛千麒,你會死嗎?」。

洛千麒愣了一下,然後他看着我笑着道:「你為什麼會這麼問?」。

我笑着搖了搖頭,道:「沒有!」。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很害怕洛千麒死去,這種感覺也突然讓我感覺很害怕。

洛千麒放下手中的書,他拉着我的手笑着道:「別想太多!」。

我點了點頭,隨即我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我瞪了一眼洛千麒,道:「洛千麒,你他媽的拉我的手做什麼?」。

洛千麒急忙放開我的手,尷尬的笑了兩聲,道:「我絕對不是故意的!」。

我嘟囔了兩聲也沒說什麼,然後和洛千麒要了他的手機後就不理會他了。

「咚咚咚!」

我剛玩手機沒多久就聽見有人敲門了。

我看了一眼洛千麒,洛千麒看了一眼門口的位置,道:「進來!」。

門打開了,走進來的是洛千平。

洛千平滿頭大汗的走到洛千麒的書桌旁,道:「堂主不好了,出事了!」。

我看着洛千平嘟囔道:「什麼堂主不好了,洛千麒這不是還沒死嘛!」。

洛千麒瞪了我一眼,而洛千平則是聽不見我說話。

我嘟囔了一聲後又裝作一臉無事的樣子。

洛千麒看着洛千平道:「千平,出什麼事了,你慢慢說!」。

洛千平點了點頭,平復了一下情緒後,道:「李顏心死了!」。

洛千麒其實知道李顏心死了,但還是裝作一臉驚訝的道:「什麼?」

我一臉笑意的看着洛千麒,道「演技真好!」。

洛千麒沒有理會我,而是向洛千平道:「怎麼死的?」。

洛千平支吾了一會兒,道:「她的魂魄不見了,現在還在祠堂里躺着呢!」。

洛千麒二話不說就站起來朝大步朝祠堂走去。

洛千平看着洛千麒離去的背影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洛千平的笑容雖然是一閃即逝,不過還是被我看着眼裡。

我坐在洛千麒的書桌上摸着下巴,一臉冷笑的看着洛千平。

洛千麒離開後洛千平也立即跟了上去,而我也跟在了他們身後。

跟着洛千麒來到祠堂,祠堂內已經有很多人聚在祠堂內了,被眾人圍在中間的是一個雙眼緊閉的女孩。

我一眼就認出了躺在地上的女孩,她就是昨天洛千麒一進來祠堂,她就拉住洛千麒手的那個女孩。

我對她的聲音極為深刻,不過沒想到再見她的時候她卻是躺在這裡。

李石見洛千麒來了,一把抓住洛千麒的手,哭喪着臉,道:「千麒啊,我可只有顏心這麼一個女兒啊,你一定要查出兇手幫顏心報仇啊!」。

洛千麒看着李石安慰道:「表叔,你放心吧,這件事既然是在萬玉堂發生的,那麼我作為萬玉堂堂主,我就一定會查出殺害顏心的兇手, 給死去的顏心一個交代!」。

李石點了點頭,恨恨的道:「對,我一定要抓住真兇,給我的寶貝女兒報仇!」。

在洛千麒他們都在談話的時候,我一直盯着站在他們身後的洛千平。

果不出我所料,洛千平對此事一點都不關心,相反還帶着一種看好戲的神情。

事後,洛千麒回到了他的房間,我也跟着他走了進去。

這次洛千麒沒有看書,而是雙手抱在胸前,冷着一張臉坐在書桌前。

我走到洛千麒身旁,道:「李顏心是你什麼人啊?」。

洛千麒抬頭看了我一眼,道:「一個遠親表妹,李石是她父親!」。

「噢!」,我點了點頭,然後便乖乖的坐在書桌上不說話。

洛千麒見我不說話,笑着打趣道:「今天你怎麼消停下來了?」。

我一臉疑惑的看着洛千麒,道:「什麼?」。

洛千麒笑着搖了搖頭,道:「每天你一坐下來就有說不完的話,我很奇怪這一會兒你怎麼安靜了!」。

我看着洛千麒嘿嘿的笑了兩聲,道:「你們萬玉堂不是出事了嗎,那你肯定要整理思緒不是嗎?若是我鬧騰,打斷了你的思緒怎麼辦?」。

洛千麒看着我露出一個微笑,道:「想不到你還會考慮到這一點!」。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

洛千麒抬頭向我道:「這件事你怎麼看?」。

我搖了搖頭,道:「別問我,你自己想去!」。

洛千麒笑着看了我一眼,然後又陷入了沉默。

沉默三分鐘後洛千麒看着我道:「我們必須要主動出擊了!」。

我點了點頭,看着洛千麒道:「那你準備怎麼辦?」。

洛千麒看着我道:「你讓你的人繼續監視着他們,我們就先從楊、陸、彭,三家入手,破壞他們和洛千平之間的關係,然後我們再伺機下手!」。

我點了點頭,道:「那你準備先從哪家下手呢?」。

洛千麒的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道:「人人都知道陸家大公子陸修貪生怕死,若不是因為陸家有各位長老,你覺得陸家還能夠延續到現在?」。

我看着洛千麒嘿嘿的笑着道:「你的意思是……」。

洛千麒咳嗽了兩聲,道:「知道就好,別說出來!」。

我笑着點了點頭,然後我們就找到了陸家大公子陸修。

我們約了陸修在藿香樓的701號房間見面。

不是我說,藿香樓的菜可不是一般的貴,就一盤花生米,都可以抵我三天的伙食費了。

洛千麒約陸修來701號房間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這個房間的隔音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也不知道這藿香樓是怎麼建的,其他房間的隔音效果也都一般般,但是這個房間裏面傳出的聲音,外面一點也聽不見。

也就是因為這樣,701號房間的價格至少是其他房間的兩倍。

我坐在洛千麒的身邊,雙手撐着下巴看着洛千麒,道:「距離約定的時間都已經過去三分鐘了,那個陸修不會放你鴿子吧?」。

洛千麒看着我笑着道:「你放心 他一定會來的,他這麼做無非是想給我們一個下馬威罷了,放我鴿子,量他們陸家也沒那個膽!」。

果然,洛千麒話音剛落,我還為來得及說話就有人推門走進來了。

來的有兩個人,先走進來的是一個白頭髮白鬍子發老頭,後面進來的是一個和洛千麒年紀差不多大的男子,長相嘛,一般般!

我看着那兩個人向洛千麒道:「洛千麒,他們兩個誰是陸修啊?」。

洛千麒沒有回答我的話,而是笑着向陸修和那個白鬍子老頭,道:「陸公子,想不到你居然把你們陸家的大長老清平長老都請來了!」。

陸修走到洛千麒的對面做下,然後他又示意那個白鬍子老頭坐下。

陸修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白鬍子老頭笑着向洛千麒,道:「為了保險,那是必須的嘛!」。

我看着陸修不屑的「嘁」了一聲,然後我的視線落在了那個叫清平的白鬍子老頭的身上。

洛千麒泯了一口茶,他看着陸修笑着道:「為了保險,不知道陸公子你是覺得現在你的處境很危險嗎?」。

陸修笑了笑沒有說話。

清平看着洛千麒語氣冷淡的道:「洛堂主,這屋子裡除了我們三人之外,是否還有其他人的存在?」。

我朝清平笑了笑,因為我絲毫不擔心他會看見我,至於他為什麼會向洛千麒提這個問題,可能是因為他感受到這個房間里的氣息有些一絲不對。

鬼魂在的地方難免會有一絲鬼氣,如果鬼魂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他們便可以將氣息完全隱藏起來。

而我就屬於那種可以完全將自身鬼氣隱藏起來的,我留着那一絲鬼氣,只不過是為了震懾身邊的小鬼罷了。

洛千麒也知道清平其實根本看不見我,只是感受到了那一絲冷氣罷了。

洛千麒笑着向清平道:「沒有,我想清平長老你會這麼問,是因為感受到了一絲冷氣了吧!」。

說完,洛千麒拿起放在桌上房間冷氣的遙控器,他按了一下遙控器,房間內頓時暖和起來。

而在洛千麒按遙控器的一瞬間,我也將那一絲鬼氣收了起來。

在洛千麒將冷氣關了之後,清平感受不到剛才的那一絲氣息的存在後,他的防備也降低了許多。

陸修吃了一口菜,他笑着向洛千麒道:「想不到洛堂主居然願意發這麼大的手筆在藿香樓設宴,陸修我真不知道要怎麼還這份禮啊!」。

洛千麒泯了一口茶,他看着陸修笑着道:「還禮就不必了,想必你們也知道我約你們來這裡的目的了吧?」。

陸修點了點頭,道:「知道,不過我們已經答應了洛千平,是不可能在反過來幫助你的!」。

清平戳了一下陸修,給了他一個眼色,示意他話不要說的那麼明了。

陸修點了點頭,然後又回給清平一個眼色,示意自己明白了。

清平和陸修的舉動都被我和洛千麒絲毫不落的看在眼裡。

洛千麒看着陸修笑着道:「陸公子,話不要說的那麼絕對,說不定什麼時候你又改變主意了呢!」。

陸修看着洛千麒笑着道:「絕對不會!」。

洛千麒看着陸修和清平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陸修和清平冷冷的看着洛千麒,清平道:「洛堂主,我知道你很厲害,難道你沒有聽過雙拳難敵四手嗎?」。

洛千麒看着陸修和清平露出一個冷笑,道:「別人要我性命,若是我不在他最孤立無助的時候滅掉他,那以後他將是我最大的威脅!」。

「啪」,陸修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怒道:「洛千麒,你別以為你很了不起,你只不過是被萬玉堂的人護在中間而已,現在連你的親兄弟都要反你,可見你這個堂主做的是多麼失敗!」。

「嘖嘖!」,我看了一眼陸修,笑着向洛千麒道:「洛千麒,扁他!」。

洛千麒朝我露出一個微笑,然後一拳頭打在陸修的臉上,陸修連連後退。

清平見狀,立即揮着拳頭迎了上來。

洛千麒看着清平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側身一閃躲過了清平的攻擊。

洛千麒穩住身形後抬腿踢向清平的小肚,不過被清平用手擋住了。

對此,洛千麒並沒有放棄,他右手運力朝清平的胸口砸去。

清平見狀,立即伸手去擋,清平的手掌碰上了洛千麒的拳頭,清平招架不住連連向後退了七步。

「噗」,清平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鮮血,而洛千麒則是安然無恙的站在原處,可見洛千麒的功力在清平之上。

陸修見狀 急忙走到清平的身旁扶住他。

洛千麒將雙手負在身後,他看着陸修和清平冷笑道:「今天就算是你們兩個一起動手,也不是我的對手!」。

我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洛千麒的身邊。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洛千麒,給你一個贊!」。

洛千麒看着我笑了笑沒有說話,我知道他是不想讓陸修他們知道我的存在。

清平抬頭看了一眼洛千麒,冷哼了一聲,道:「洛堂主,你若是殺了我們,難道就不怕陸家找上門來嗎?」。

洛千麒看着清平冷笑了一聲,道:「那也要看看他們有沒有那個膽!」。

陸修和清平相互對視了一眼,很明顯他們心中也沒底。

我拿出兩顆黑色的丹藥遞給洛千麒,道:「這兩顆是鬼丹,你讓他們服下!」。

洛千麒接過我遞給他的鬼丹,而這看在陸修和清平的眼中,就像是洛千麒的手中憑空出現了兩顆丹藥。

洛千麒拿着鬼丹走到陸修和清平的身旁,笑着道:「服下丹藥,饒你們不死!」。

陸修看了一眼清平,明顯是在徵求清平的意見。

清平看着洛千麒冷哼了一聲,道:「居然是鬼丹!」。

「不錯,這就是鬼丹!」,洛千麒看着陸修和清平笑着道:「那你們吃還是不吃呢?」。

我一臉笑意的看着洛千麒,道:「你真毒!」。

洛千麒笑了笑,沒有說話。

清平冷哼了一聲,道:「反正橫豎都是死,吃!」。

說完,清平就從洛千麒的手中拿走了一顆鬼丹,然後張口就吞了下去。

見狀,陸修猶豫了一下,然後從洛千麒的手中拿走了另一顆鬼丹吞了下去。

看着陸修和清平都吞下了鬼丹,笑着洛千麒拍了拍手,道:「好,不錯,你們可以走了!」。

陸修看了一眼清平,清平朝洛千麒冷哼了一聲後就帶着陸修離開了包廂。

陸修後清平離開後我向洛千麒道:「就這麼讓他們走了?」。

洛千麒看着我笑着道:「是啊,不然要怎樣?」。

我看着洛千麒嘿嘿的笑着道:「至少也要先把他們痛扁一頓,然後再放走啊!」。

洛千麒盯着我看了三秒,笑着道:「張小柒,你到底是有多暴力?」。

我看着洛千麒嘿嘿的笑着道:「我這不得暴力,我只是……」。

洛千麒看着我笑着道:「只是什麼?」。

我吱唔了一會兒,道:「你管我啊!」。

說完我就轉身離開了包廂,洛千麒看着我笑了笑,然後跟在了我身後。

陸修回到陸家之後非常憤怒,原本他以為帶着清平去會保險些,誰知道……

陸修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他向清平道:「大長老,我們現在要怎麼辦?」。

清平冷笑着道:「他以為一顆鬼丹就可以搞定我們嗎,真是太天真了!」。

陸修驚奇的看着清平,道:「大長老,你的意思是……」。

陸修的話沒有說完,但也明了。

清平看着陸修笑着道:「區區一顆鬼丹,解了它還不在話下!」。

聽了清平的話,陸修重重的鬆了一口氣。

天說變就變,原本還是艷陽高照,轉眼間就下起了濛濛細雨,天空灰濛濛的一片。

我和洛千麒走在回萬玉堂的小路上,洛千麒沒有帶傘,點點雨珠粘在他的髮絲、睫毛之上。

我看着洛千麒呵呵的笑着道:「洛千麒,你的樣子看起來真像一個老頭!」。

洛千麒看着我笑着道:「你你肯定就是那個陪着我到老的老婆子!」。

「鬼是不會變老的!」,我想都沒想就回答道。

「哈哈哈!」,洛千麒看着我哈哈的笑了起來。

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話。

「洛千麒,你這個無賴,居然占我便宜!」,我指着洛千麒沒好氣的道。

洛千麒向我攤了攤雙手,一臉無辜的道:「我什麼都沒有做啊!」。

說完洛千麒就跑開了。

「洛千麒,你給我站住!」,說完,我就快速朝洛千麒追了上去。

「有本事你就追上我啊!」,說完洛千麒還俏皮的朝我做了一個鬼臉。

「洛千麒,你也太小看我了吧!」,說完我已經擋在了洛千麒的前方。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洛千麒,我們鬼魂可是可以日行千里的,你以為你跑的過我嗎?」。

洛千麒嘿嘿的笑着道:「想要試一下嗎?」。

說完洛千麒已經消失了在我的視線中。

我四周看了一下都沒有發現洛千麒的蹤跡。

「沒這個可能啊!」,我雙手叉腰不肯置信的道。

「啪」,我感覺到有人拍我的左肩,我毫不猶豫的給了那人一拳。

「啊!」,洛千麒捂着臉,道:「張小柒,你還說你不暴力!」。

我看着捂着臉的洛千麒乾笑了兩聲,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啊!」。

洛千麒朝我擺了擺手,笑着道:「沒事,我很能挨打的!」。

我看着洛千麒笑着道:「給你一個警告,千萬別從我身後拍我的肩,不然我可不知道你會不會被打死!」。

洛千麒看我微笑着道:「你還是和以前一樣,討厭別人從你身後拍你的肩!」。

我看着洛千麒疑惑的道:「什麼和以前一樣?以前我們見過嗎?」。

洛千麒笑着搖了搖頭,道:「沒事!」,說完洛千麒就轉身離開了。

我愣了一會下,然後立即跟了上去,道:「洛千麒,你快把話說清楚,我怎麼不記得我們以前見過!」。

夜是寧靜的,但夜空中交加的雷電註定了今晚的不平靜。

洛千平、洛成光還有楊生此時正在洛成光的房中討論洛千麒和李顏心死去的事情。

楊生道:「我得到消息,說洛千麒去找過陸修了!」。

洛千平愣了一下,道:「他怎麼可能知道我們的計劃?」。

洛成光搖了搖頭,道:「不可能,我們的計劃他不可能知道,他去找陸修或許是因為其他的事情!」。

楊生點了點頭,贊同道:「不錯,但願陸修不要說漏嘴!」。

洛千平冷笑了一聲,道:「不管怎麼樣,我們還是要趕快制定一個完美無缺的計劃來對付洛千麒,萬萬不能大意!」。

洛成光和楊生一同點了點頭,心想:對付洛千麒這種人,是萬不能大意的。

此時李石來到了洛成光的房間外,他來找洛成光是為了商量尋找殺害李顏心兇手一事的。

他看見洛成光房間內的燈還亮着,對此他很是欣喜。

李石原本還愁着,這麼晚了還來打擾洛成光很不好意思,可現在見洛成光房間的燈還亮着,頓時他的心中舒坦了不少。

當李石準備敲門的時候他聽見了屋內的談話,而且他聽到了「對付洛千麒」這個關鍵詞,使他不得不躲在門外偷聽。

洛千平向洛成光道:「二叔,你把李顏心的魂魄怎麼樣了,可千萬不能讓洛千麒找到!」。

洛成光哈哈的笑着道:「小侄子你就放心吧,你二叔我辦事,你還不放心嗎?」。

洛千平笑着道:「二叔,我沒有那個意思!」。

楊生看着洛千平和洛成光疑惑的道:「李顏心是誰?」。

洛千平呵呵的笑着道:「李石的寶貝女兒,我的一個遠方親戚!」。

楊生點了點頭,道:「那你們抓她的魂魄做什麼?」。

洛成光雙手負在身後,冷哼了一聲,道:「要怪就怪那個丫頭運氣太好,聽到了我和千平的談話!」。

楊生冷笑了一聲,道:「那她的運氣可真是好的不得了!」。

屋外偷聽的李石聽見自己女兒原來是被被洛成光等人害死的時候氣的不得了,他恨不得馬上衝進去殺了他們幾個。

但是他不能,李石和李顏心不同,他是個成年人懂得分寸,知道事情的輕重。

他現在要做的不是立即衝進去為李顏心報仇,而是要偷聽洛千平他們的計劃,然後回去告訴洛千麒。

「可不是嗎!」,洛千平笑着道,然後他又向洛成光道:「二叔,你把李顏心的魂魄放藏在哪裡了?」。

洛成光笑着拍了一下清平的肩,道:「李顏心的魂魄被我藏在七里坡的山洞之中,我在那裡設下了重重陣法,我們不用擔心她逃脫,而且那深山老林的,也沒有什麼人去,所以我們也不用擔心會有人去救走她!」。

洛千平點了點頭,笑着道:「李顏心我們現在大可不管,不過我想洛千麒總有一天會查到我們頭上來,所以我們必須儘早想好計策!」。

洛成光和楊生一同點了點頭。

李石在得知李顏心魂魄被藏的位置後非常高興,轉身就準備離開。

「啪!」,李石在轉身離開的時候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枯樹枝,李石心中暗叫糟糕。

「誰?」,說完楊生就率先跑了出去,隨之洛千平和洛成光也走出了屋外。

李石大驚,然後就準備以最快的速度離開,然而楊生卻早一步擋住了他的去路。

楊生看着李石冷笑着道:「這麼急,想去哪裡啊?」。

李石冷冷的看着楊生沒有說話。

洛千平和洛成光從屋內走出來,洛千平看着李石冷笑着道:「表叔,你什麼時候愛上當特務這一行了?」。

李石指着洛千平和洛成光他們怒道:「你們想對千麒不利,還殺害了我的女兒,你們真是,真是……」。

洛千平對李石攤了攤雙手,笑着道:「真是什麼,禽獸不如嗎?哈哈哈!」。

洛成光看着李石笑着道:「李表弟,我勸你還是識相一點,不要和你那個蠢貨女兒一樣,自討苦吃!」。

李石不屑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冷哼了一聲,道:「想讓我和你們一起謀害千麒,休想!」。

楊生看着李石冷哼了一聲,道:「敬酒不吃吃罰酒!」。

說完,楊生就捏緊拳頭朝李石攻了過去,李石彎腰躲開了,隨後他反手握住了楊生的拳頭。

楊生的拳頭被李石抓住之後,他用另一隻空手拿出了匕首刺向了李石的小腹,不過這些李石絲毫沒有察覺。

「小娃娃,你還不是我的……」李石話還未說完,隨後傳來的便是楊生狡詐的笑聲。

李石緩緩鬆開楊生是手,然後捂住了自己的小腹 ,臉上的表情很是痛苦。

楊生退到洛千平和洛成光的身邊,洛成光看着李石冷笑着道:「嘖嘖,李表弟,你這又是何必呢?」。

李石捂着鮮血不止的小腹,痛苦的道:「卑鄙,你們會遭報應的!」。

洛成光看着李石冷笑道:「報應,不錯,我們確實會遭報應,不過很可惜,你怕是看不見了!」。

說完,洛成光臉色一變就揮着掌朝李石劈去,李石看着洛成光臉上露出了絕望的神色,這一掌,他是絕對躲不過去的。

「啪!」,掌對掌,洛成光的手掌對上了一抹紅色身影的手掌。

洛成光被震退了三步之後才站穩了腳步,而那一抹身影則是以最快的速度帶走了李石。

洛千平和楊生走到洛成光的身邊,洛千平向洛成光道:「二叔,你沒事吧?」。

洛成光搖了搖頭,道:「來人太厲害了,我不是對手!」。

洛千平道:「若是救走李石的那個神秘高人是和洛千麒一夥的話,那就遭了!」。

洛千平話音剛落,楊生就立即否定道:「這應該不可能,洛千麒暫時還不知道我們的計劃,所以那個神秘高人應該不會是和他一夥的!」。

洛千平點了點頭,洛成光道:「不論怎樣,我們都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洛千平和楊生一同點了點頭,楊生道:「我回去之後就聯繫陸、彭兩家,讓他們儘早做好準備,順便問一下陸修今天洛千麒找他是為了何事!」。

洛成光道:「時間也不早了,你就先回去吧,若是被人看見了你在我這裡也不好解釋!」。

楊生點了點頭,道:「那我就先告辭了!」。

洛成光和洛千平點了點頭,隨後楊生就轉身離開了。

楊生離開後,洛千平扶着洛成光進了屋。

洛成光捂着胸口坐在椅子上,很明顯,他被那個紅衣神秘人傷的不輕。

洛千平為洛成光倒了一杯水,洛成光喝過水後洛千平道:「二叔,剛才那個神秘人真的那麼厲害嗎?」。

洛成光將杯子放在桌上,捂着胸口咳嗽了兩聲,道:「不錯,可以說,三招之內我必敗無疑!」。

洛千平將雙手負在身後,他嘆了一口氣,道:「那這就有點難辦了!」。

洛成光點了點頭,道:「是啊,若是那個神秘人當真是和洛千麒一夥的話,那無疑是我們的一大威脅!」。

洛千平點了點頭,一臉嚮往的道:「若是能請來黃泉客棧幫我們的話,那可真是如虎添翼啊,只是不知道他們為什麼不答應,難道是我們出的籌金太少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