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凰權醫妃
凰權醫妃 連載中

凰權醫妃

來源:google 作者:柳南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柳南梔 現代言情 鎮國公

「救命啊,放開我,不要!」小丫鬟凄厲的慘叫聲充斥着幽僻的後院,讓這座掩映在山澗深處的小庵堂染上一抹令人森然的寒意淡淡的血腥味在冷白的月光下瀰漫壓在小....展開

《凰權醫妃》章節試讀:

珍貴妃派廣坤宮中的掌事嬤嬤竹楠親自來王府走了一趟,將柳南梔接入宮中。

清晨細雨紛紛,廣坤宮大殿內香薰裊裊,清幽雅緻的裝潢一掃屋外陰雨綿綿的煩悶。

珍貴妃坐在卧榻上,手扶額頭,輕柔着太陽穴,一臉精緻的妝容不掩略顯疲憊的病態。可聽到宮人宣「驕陽王妃到」時,她還是立馬支起身子,扯出笑容來。

「參見母妃。」柳南梔走上前行了個禮。

「王妃快起來!」珍貴妃親自扶起柳南梔,又親昵地拉着她在自己身邊坐下,「昨日王妃寢殿失火之事,母妃已經聽說了,想必王妃定是受到不小的驚嚇,本宮特意讓竹楠熬了參湯給王妃壓驚。本宮知道,她以前是你的奶娘,她熬的湯最合你的胃口,你快趁熱嘗嘗。」

「多謝母妃關懷。」柳南梔趕緊接過參湯。

珍貴妃又笑道:「前幾日蜀中進貢了不少上好的布料,本宮命人做了幾套禮服,都一會兒讓竹楠挑幾套王妃能用的,加上之前皇上賞賜的一些珍貴藥材,一併送到王府去。」

「母妃,這怎麼可以?母妃挂念著兒臣,兒臣已經很知足了,無功不受祿,又怎能讓母妃如此破費?」柳南梔連忙推辭。

珍貴妃握住柳南梔的手,嘆了口氣:「這些年你一直在山中庵堂為母妃吃齋念佛地祈福,也吃了不少苦頭,一片孝心,母妃都看在眼裡呢。如今王爺將你接回王府,說明他心裏還是有你的。母妃就是希望你記住,你作為王爺的正妻,代表的是王府的顏面,也是王爺的顏面,你得有你該有的氣度,與王爺攜手進退,莫讓旁人看了笑話!」

柳南梔心知,這個旁人,恐怕說的就是太子一黨。

這幾日北慕辰的大婚鬧得整個宓都沸沸揚揚,柳南梔的出現更是傳出不少閑話,昨日王府的衝天焰火更是惹人遐想萬分,對於北慕辰來說,這些可都是十分不利的情形,若是三軍之中的鎮國公舊部再因此而對北慕辰心生不滿,軍心動搖,那可就更是更是大事不妙了。

聽竹楠嬤嬤說,這把火的火星都濺到了皇上的耳根子,昨晚皇上還因為這些事從廣坤宮拂袖而去。

想來,東宮那邊應該沒少幫忙煽風點火!

珍貴妃是宮中的老人,可一直不怎麼受寵,這些年也是因為北慕辰得勢,她才能母憑子貴,從一個小小的嬪妃一路晉陞到了如今貴妃的地位。見慣了後宮人情冷暖的她,比任何人都明白權勢的重要性!

所以她才要安撫好柳南梔,替自己兒子把好後院這一關!

柳南梔得意地用眼角餘光和竹楠嬤嬤交換了一個眼色,表面上還是對珍貴妃一本正經地點頭應承:「兒臣明白。只要王爺不嫌棄,兒臣自當竭盡全力,做好妻子的本分。」

「母妃知道你向來是個聰明的孩子。本宮也已經跟王爺說過,既然王妃回了王府,本宮的身子也有些起色,今年的中秋晚宴,王妃就隨王爺一同進宮,咱們一家人熱熱鬧鬧地過個團圓節!」珍貴妃見柳南梔態度這麼好,還是一副對北慕辰深情款款的模樣,不禁暗暗鬆了口氣,輕柔地拍了拍柳南梔的手背。

中秋晚宴是宮中一年一度的大宴,規格僅次於過年,前兩年北慕辰都以柳南梔要在山中清修為由,不帶她入宮,也避免了在文武百官面前還要裝作夫妻恩愛的模樣。

而珍貴妃今日的舉動,就是想給柳南梔吃一顆定心丸,表明不管北慕辰怎麼想怎麼做,自己都認定了柳南梔這個正室的地位。

又拉扯了話裡帶話的家長里短,珍貴妃才讓竹楠嬤嬤送柳南梔出宮。

走出廣坤宮範圍,柳南梔不禁放下一身戒備,呼了一口氣。

竹楠嬤嬤見狀,笑道:「小姐這把火可把貴妃娘娘嚇得不輕,早些時候還把王爺訓斥了一頓。這下子,王爺應該暫時不敢再對你怎麼樣了。」

其實除此之外,柳南梔還有另一個目的。

今日珍貴妃召見一事,應該能夠震懾到柳南薰,讓那個女人意識到,若是自己在王府出了事,對她沒有沒有半點好處。她柳南梔再不濟也還是鎮國公府的嫡小姐,也仍有一幫忠於她的舊部,而她柳南薰不過是一個依附着北慕辰才有好日子過的蛀蟲,要是北慕辰在皇上面前討不了好,那柳南薰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這次只是給他敲個警鐘罷了,他若是再這麼拎不清,非要把我當成敵人,那我也不會對他客氣!」柳南梔揚了揚眉梢。

竹楠嬤嬤看着柳南梔臉上略顯陌生的神情,還是忍不住問道:「小姐你對王爺真的……」

畢竟,從前柳南梔對北慕辰的痴戀,她這個做奶娘的可是仔仔細細都看在眼裡,那一片真心怎麼可能是說抹去就能抹去的呢?

「放心吧,奶娘。我早就看清楚了,北慕辰將我當成可利用的棋子,對我來說,他也不過如此。如今爹爹不在了,鎮國公府的風光也不如從前,我手裡只剩下北慕辰這一張王牌,在我靠自己站穩腳跟之前,還必須利用驕陽王妃的身份自保。」柳南梔仔細地分析道。

竹楠嬤嬤雖然仍有些擔憂,可也不由得感到欣慰。哪怕她的小姐變成一個完全沒心沒肺的人,也總比太過情深而落得遍地鱗傷的下場要好!

說話間,兩人已經抄近路走到一間雜物房前。

竹楠嬤嬤向四周張望一眼,確認沒有人看見,便推開雜物房的門:「小姐你要的東西,老奴都準備好了,就在房裡。」

「勞煩奶娘了!」

柳南梔微微笑道,吩咐竹楠嬤嬤守在門口。她走進雜物房,換上了準備好的男子裝扮,畫了一張粗眉大眼的麻臉,又用一小塊人皮面具遮住右顴骨上的胎記。。

看看鏡子里的自己,想來那幾雙從她離開王府之後就一直在背後緊盯着她的眼睛,恐怕已經辨認不出喬裝打扮之後的她了吧?

接着她混在來宮中送菜的粗人隊伍里,隨他們離開皇宮,雇了一輛馬車,直奔南郊山下!

憑着記憶,她獨身走了幾里山路,終於來到位於山澗的一片村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