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黃仙討封:我反手就是五雷轟頂
黃仙討封:我反手就是五雷轟頂 連載中

黃仙討封:我反手就是五雷轟頂

來源:google 作者:會吸貓的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會吸貓的魚 王昊 都市小說

靈異復蘇,百鬼夜行,妖魔亂世王昊偶遇黃皮子討封,反手就將其一家整整齊齊的送走索命女鬼:小哥哥我好寂寞啊...「那正好,我這裡差個洗腳的...」凶煞:夜幕降臨,我就是這世界的噩夢....「那正巧,我缺個伴唱的...」妖王:本王縱橫世間千年,彈指一揮間就能殺人於無形....「.桂皮八角香葉,起鍋燒油..」.王昊手持鳳鳴,態度極其囂張展開

《黃仙討封:我反手就是五雷轟頂》章節試讀:

從小王昊就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一直跟着爺爺王天運在王家村生活。

五歲那年,王昊就被王天運送到了清風觀,那時候的清風觀的環境比現在還要艱難。

王昊躲在王天運的身後,打量着眼前的觀主聖陽子。

聖陽子拎着個酒壺,身上的的道袍滿是油漬,眼睛裏滿是眼屎,很明顯就是作息極其不規律。

「你確定嗎?」聖陽子猛灌了一口酒。

「我已經決定了。」

王天運輕揉着王昊的小腦袋。「阿昊,從今天開始,他就是你的師父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可明白?」

「我不要!」

王昊稚嫩的聲音響徹整座道觀。「爺爺,帶我走吧,他是怪叔叔,我害怕。」

「怪叔叔?」聖陽子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鬍鬚。「小子,這叫男人的魅力。」

「屁!」小王昊指着聖陽子身後的後院。「那裡還有幾道黑影飄來飄去的,我才不要住這裡呢!」

「你能看見它們?」

聖陽子饒有興趣的看着王昊。

「我什麼都不知道。」王昊緊緊的抓着王天運的衣袖。「爺爺,我不要在這裡。」

王天運沒有理會王昊,而是將身後背着的長盒交給了聖陽子。

「我要走了。」

「注意安全。」聖陽子一改頹廢之色,語重心長的說道。

「謝謝。」

王天運拉開王昊的手。「阿昊,爺爺會回來看你的,你要好好聽師父的話。」

「我不要。」

王昊搖着頭。

但王天運還是決絕的離開了。

王昊站在道觀門口哭喊着。「爺爺!」

這時候,數道黑影飄了過來。

「你爺爺不要你了。」

「真可憐的小娃娃。」

「我們來陪你玩吧。」

這些黑影一邊說著,一邊凝聚出了人形模樣。

「鬼啊!」

王昊大叫了一聲,隨即暈倒了過去。

等他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一張老式木床之上,旁邊坐着的正是聖陽子。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能看見那些黑影的?」

王昊沒有說話,小手緊緊的抓着被子。

「靈異復蘇,妖魔亂世,惡靈橫行,一切皆有定數。」

聖陽子起身自顧自的說道。

王昊聽着這句話,總覺得有些熟悉。「我爺爺好像也說過同樣的話。」

「你爺爺是個英雄。」聖陽子敬佩的說道。「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師父了,和我說話,要加上師父兩個字,這是規矩。」

「師父....」王昊小聲喊着。「我什麼時候能見爺爺?」

「你爺爺有重要的事情去處理,很快就會回來的,你乖乖聽話。」

聖陽子微笑着。

「從明天開始,我會教你道術,只不過在你二十歲之前,無論如何都不得在道觀以外的地方使用道術,否則會有血光之災。」

聖陽子叮囑道。

「是不是我學好了,爺爺就會來接我了?」王昊天真的問道。

「差不多吧。」

聖陽子起身背對着王昊,眼中充滿了悲傷之色,王天運這一去,估計是回不來了。

「好,師父,請教我道術,我一定會聽話,努力學習。」

王昊從床上跳了下來,跪在了地上。

「好,好,好。」聖陽子欣慰的說道。

接下來的日子,王昊每天學習道術,打雜,練嗩吶,偶爾還會跟着聖陽子進城參加紅事白事賺錢。

當初,王昊第一眼就覺得聖陽子不靠譜,現在更加堅定那感覺是對的。

聖陽子視財如命,不修邊幅,天天弔兒郎當,哪裡有天師的形象?

直到王昊十五歲那年,才徹底改變了對聖陽子的看法。

那天和往常一樣。

聖陽子帶着王昊參加完婚禮後,喝的醉醺醺的,走路都是飄的。

王昊扶着聖陽子。

「師父,少喝一點嘛,對身體不好。」

「師父高興啊,錢收了嗎?」聖陽子打着酒嗝問道。

「收了,一共200塊錢。」

王昊高興的說道。

「不錯不錯。」聖陽子拍着王昊的肩膀。「阿昊....」

嘔!

聖陽子捂着肚子,在一旁狂吐起來。

「師父!」王昊無奈的走上去,拍着聖陽子的後背。

「我沒事。」

聖陽子吐完還打了一個飽嗝。「為師白酒三斤半,啤酒任意灌,這都是小意思。」

「是是是。」王昊扶着聖陽子繼續走着。

突然。

王昊看見不遠處的草叢裡躺着一名身穿黃色道袍的男人。

「師父!那邊好像有人?」

「那裡?」

聖陽子推開王昊,挽起袖子吼道。「放馬過來!」

「師父,是地上躺着一個人。」王昊快步走了上去,地上的天師渾身都是鮮血,呼吸極其微弱。

「師父!你快過來,他要不行了。」

「誰?」

聖陽子幾個縱步就跨了過去。「嗯?小十一!」

「小十一?」王昊茫然的看着聖陽子。

「還看我幹啥?」聖陽子的酒意瞬間就醒了一大半。「這是你十一師叔聖虛子,快扶回道觀!」

王昊以前聽聖陽子說過,十一師叔聖虛子在外遊歷,怎麼會被傷成這個樣子?

王昊此時也不敢大意,連忙背起聖虛子跑向道觀。

回去以後。

聖陽子脫掉聖虛子的道袍,王昊看見聖虛子全身上下都鼓起了黑色紋路,有的地方還溢出了黑血。

「師父....」

「別說話。」聖陽子一臉凝重之色。「看傷口已經是凶煞的煞氣造成的。」

「凶煞?」

王昊心裏咯噔一聲,他在道觀的古書上了解過,凶煞比厲鬼還要高一個級別,十分難對付。

「你先出去。」

聖陽子揮揮手,王昊點點頭,走出了房門。

當天夜晚。

陰風呼嘯不斷。

王昊坐在小凳子上,心裏擔心極了,這時候院子里突然響起一陣鈴鐺聲。

緊接着,一陣虛無縹緲的聲音飄了過來。

「聖虛子,你在哪裡啊?奴家好想你啊。」

「師父!」

凳子上的王昊瞬間清醒了過來,對着房裡大喊着。

「聽見了。」聖陽子不緊不慢的從房中走了出來,身上已經換上了乾淨的道袍。

「師父,你這衣服哪裡來了?」在王昊的印象之中,就沒看見過聖陽子穿過乾淨的道袍。

「別說話,這是你十一師叔的,反正他也沒穿,我就借來用用。」

聖陽子低聲說道。

「聖陽子?」空中的聲音認出了眼前的聖陽子。「聖虛子追殺了我三年,今天你不把他交出來,我就毀掉你的破觀。」

「你這小娘們....」聖陽子呸了一聲。「打傷我師弟的事情就先不說了,你來我道觀,啥禮物都不帶,好意思嗎?」

「我來殺人還要帶禮物?」

凶煞被聖陽子震驚到了。

「那不然呢?」聖陽子往前踏出一步,瞬間全身覆蓋了一層金光。「在我的地盤,我說了算。」

「金光咒!」

凶煞想要逃走,結果無數金色光劍從聖陽子身後升起。

片刻後。

凶煞的身影就從空中落下,重重的摔在地上。

「天師,求放過啊。」

地上的凶煞哀求着。

「下輩子吧。」聖陽子捏起符咒。「今蒙天令,速收邪精。翻天覆地,雷電喧轟。上掣太極,下至幽冥。神光電目,子細搜尋。千千截首,萬萬剪形。敢不從命,粉骨碎身。急急如律令。」

「不,不要!」

凶煞知道這雷符的厲害,當場就尖叫了起來。

轟隆幾聲巨響。

天雷落下。

凶煞當場化作了灰燼。

一旁的王昊被這一幕徹底驚呆了。

「這還是那個買菜為了幾毛錢能和菜販子rap幾個小時的靈魂歌手?」

「沒事就去寡婦家探討人生的猥瑣大叔?」

「塵歸塵,土歸土,一路順風,恕不遠送。」

聖陽子說完,轉頭看向王昊。「你的嗩吶呢?」

「在這裡。」王昊將腰間的嗩吶遞給了聖陽子,聖陽子輕輕敲了敲嗩吶,凶煞剩下的氣息全部飛進了嗩吶之中。

「卧槽!」

王昊沒想到自己用的嗩吶還有這用處?

「接着。」聖陽子將嗩吶扔給王昊,然後繼續說道。「小十一被凶煞之氣入侵靈魂,命倒是保住了,只是以後性格會有變化,你要好好照顧他,不能笑話他,明白嗎?」

「明白。」王昊用力的點點頭,十一師叔居然追殺了凶煞三年,這樣的大佬,他怎麼可能嘲笑?佩服都來不及。

後來。

聖虛子康復後,不但修為大減,就連性格也變得有些女性化....

「十一師叔,師父去哪裡了?」

王昊走到功德箱旁邊,對着後院喊着。

「申請福利去了。」聖虛子隨口回應道。「看了沒有,裏面有多少錢?」

「馬上。」

王昊熟練的打開功德箱,裏面果然躺着一封厚厚的紅包。

「這下發財了。」

王昊取出紅包,在手裡掂量了一下,隨即打開了封口,裏面裝着一沓百元大鈔。

「難不成真遇見富婆了?」

王昊大喊了一聲。「十一師叔,你快來。」

「怎麼了?」後院的聖虛子聽王昊聲音不對,立馬就跑了出來。

「你看。」王昊將紅包遞給了聖虛子。

「那個女的難道是活菩薩?」

聖虛子看着紅包里的錢,一臉的吃驚。

突然。

王昊看見那些錢上滲出了腥臭的污血,片刻後,那些污血就凝結成了一個死字。

「這是厲鬼的買命錢?」

王昊表情複雜的看着聖虛子。